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6)B

根本只是一次能写完的更新我写了两次而已。



==

(6)B

后来第十赛季他们首轮输给了轮回。赛后一天队员情绪还没完全恢复,邹远也窝在房间里不想动,快中午的时候于锋跑来敲他的门。于锋站在门外像没事人似的跟他说,走,我们出去吃顿饭。

邹远没什么心情去吃,只是因为来的人是于锋。

他们去了那常去的餐馆。谁都没有刻意回避比赛的事情。邹远还主动问于锋,觉得今年的冠军是谁。

于锋说,大概还是轮回吧,你觉得呢?

邹远说,我希望是霸图。

于锋听了他的答案表情有些微妙。于锋憋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是因为张佳乐吗?

是,邹远说毫不犹豫地说,我希望他能拿冠军。

大概是因为邹远意外的坦率,于锋反而释怀了。接下来的气氛轻松了许多,他们聊完了比赛,又零零碎碎地聊了些日常琐事,聊起了假期。邹远知道于锋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但他们两人之间独处已经不会再尴尬,即便是沉默也是舒舒服服的——邹远扒着碗里的饭,于锋在桌子那边喝着可乐,眼睛像是在看着邹远,又像是在挑着他跟前盘子里的肉。

等邹远快吃完了,于锋忽然说,你得留着点肚子。

邹远问怎么了?

于锋说:生日得吃面。

邹远愣了一下。这段时间他都忙着比赛,再加上家里习惯给他过阴历,因此邹远自己也都快忘了这码事。

邹远问: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小曾问你星座的时候你说的。于锋说。

于锋其实是个挺细心的人。但邹远还是没想到他连这种事都记住了。他反思了一下,惭愧地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于锋什么时候生日。

就在这种感动而惭愧的情绪中,一碗清水挂面端到了他跟前。

邹远的心被各种情绪填得满满当当,邹远的胃更是早就被之前的食物填满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自己打饱嗝的冲动,在于锋慈爱的目光中埋头吃了起来。

加油啊邹远。他默默给自己打气。

等他终于吃完了面,于锋满意地结了账。邹远还没缓过劲来,于锋已经站了起来。

走,买蛋糕去。于锋说。

邹远眼前一黑。


那天于锋和他拎着蛋糕回了队里,把人挨个叫到食堂一起切蛋糕。邹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打着给自己过生日的名号来让大家振作起来,还是打着让大家振作的名号来给自己过生日。他例行公事地吹完了蜡烛许完了愿,又拿起刀把蛋糕切了个七零八落,将第一块递给了于锋。

于锋说谢谢,明年我们还要一起努力。

邹远也不知道自己被这句话里的哪个字眼打动了。他觉得脸上有点烫,手忙脚乱之中给张伟的那块蛋糕还没放进盘子里就断成了两截。

分到了最后是他自己的那一块。邹远这个时候还撑着,根本吃不下,只能用塑料叉子一点一点地挑着奶油往嘴里放。于锋凑过来,看了眼他的盘子,说别舍不得,还有剩的。

邹远连忙叉起一大块放进嘴里。没不舍得。他含糊地说。

于锋拍拍他的肩膀。二十一了啊,于锋感叹道。

嗯,邹远擦了擦嘴角,还能跟你打好多年呢。

于锋顿了顿。

他说,挺好。


大概能想起来的事,反反复复也只有那么几件。其他的都琐碎得抓也抓不起,几年来的日子好像每天都是一个样。但现在回头想想,他和于锋两个人都好像在这些零零碎碎的日常里变了个模样,就好像是榫头被一点一点地磨进了榫眼,这样紧紧地契合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他觉得和于锋在一起舒服又安心,有时候也会害怕他会突然离去。但这些感情都细微平淡,甚至不足以让他自己意识到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早已习惯了于锋这个人在他身边。他想于锋或许也是一样。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于锋酒醉和误会,或许他们会一直这样懵懂而亲密地继续过下去。

因此于锋问他的那个问题,他是真的从来也没有想到过。

邹远之前从来没喜欢过别人,这个时候也找不到标准来判断这件事是否真的发生了。挣扎了两个小时后邹远知道自己在这里苦思冥想到他退役也多半想不出结果。他决定找人求助一下。

队长和副队之间的关系闹不好要影响军心,因此这种事不能找队里的人商量,他一边想着,一边拉开了QQ列表。

和他常聊的基本除了队友,就是他同期的那几个选手,看上去显然都没法给他提供什么意见。他来回看了一下,在列表中锁定了一个人。

这人跟于锋比较熟,跟邹远也比较熟,总的来说,这个人基本上跟所有人都比较熟。邹远坚信在人际关系的问题上,他是一位专家。

邹远忐忑地发过去一个笑脸表情:“前辈在吗?”

大概十秒钟之后,江波涛回了他:“有什么事吗,小邹?”



评论(2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