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Starry Liquid Dream(7)

(7)

这一天天气依然很好。这个星球上好像从来就没有什么坏天气。大地上两个孤独的影子被拖得很长。

孙翔看着周泽楷:“怎么样?”

“死了。”

孙翔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他走过去想抱起死去的小动物。周泽楷抬手拦住了他。

“别碰。”周泽楷说。

孙翔大概过了几秒就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突然暴毙的动物身上或许有某种不知名的疫病,贸然接触会相当危险。

“那怎么办?”孙翔问。

如果孙翔这时候暴怒,周泽楷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此时他语气冷静而平淡,反而让周泽楷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努力地试图阅读出孙翔此时的心情,但什么也看不出来。

“你……”

“我问你怎么办?”孙翔看着他,“直接埋了?”

周泽楷低头想了一会儿,说:“先烧掉。”

孙翔眼角抽动了一下。他咬着牙说:“好。”


肉到死也没能长得太大,依旧是小小的一团。要将它整个烧掉也不需要太多的燃料。火堆噼噼啪啪地燃烧着,因为没有风,黑色的烟一直升得很高很高,好像云端垂下来的一条线。不久以后,空气里弥漫开了一股焦糊的味道,还有油脂燃烧时散发的香味。周泽楷不得不承认,这和烤肉闻上去真的没有一点区别。孙翔用一根棍子捅了捅火堆,让火烧得更旺。从刚刚开始他做的每件事都是那么合理,在这个情景下,就变得特别不合理起来。

直到火堆燃尽,他们都一言不发。周泽楷望着孙翔,孙翔望着火堆,死去的动物身上跃起的火苗看上去比他们要有生气得多。火熄灭之后,原地留下了一堆焦黑的残骸。孙翔说:“现在可以埋起来了吧?”

“嗯。”

周泽楷和孙翔都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飞船上原先的四个看守就埋在离飞船一百米开外的地方。但孙翔应该只知道如何简单粗暴地处理敌人的尸体。就连周泽楷,也只是从书本上学过如何处理眼下的这种情况。他们本来都没有机会经历这样的场合。销毁与清除才是他们生命终结时应有的样子。

周泽楷等灰烬凉透了,伸手将那团残骸拢在了一起。因为燃烧得不彻底,还能看到相连的骨架。周泽楷耐心地将它一一捏碎。因为找不到装骨灰的容器,他只好用一片宽大的叶片盛着它。在他做这些工作的时候,孙翔已经在一旁干脆利落地挖好了坑。

周泽楷对他说:“这叫葬礼。”

孙翔迟钝地抬起头:“你说什么?”

“这个。”周泽楷将叶子和骨灰一起端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入了土坑中,“葬礼。”

“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周泽楷也说不上来到底区别在哪里,只能放孙翔自己去领悟。

孙翔似懂非懂地看着他将骨骸埋好,末了说:“我知道了。烧掉,包起来,埋好。就这样?”

“还有。”周泽楷堆出了一个土堆,“墓碑。”

“那是什么?”

周泽楷无法形容,只能说:“一个标志。”

“啧,真麻烦。”孙翔捡起刚刚他拿来拨火的棍子,插在土丘之上。“这样行吗?”

“嗯。”

“还差什么?”

“嗯……”周泽楷想到书上说葬礼的时候人们会哭泣。他打量着孙翔,对方还是那副木然的表情,一点不像是会哭出来的样子。

“没有了。”周泽楷说。

“那我学会了。”

周泽楷拉起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指正在流血,可能是刚刚挖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什么。在他想处理一下伤口之前,孙翔突然将手抽了回去。

“没事。”孙翔说,“我们回去吧。”

周泽楷并没有响应他的号召。他再次握住了孙翔的手。他说:“如果我……”

孙翔终于露出了好像是受伤了一样的表情。

“你闭嘴。”孙翔说。


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周泽楷从后面无声地抱住了孙翔,双手熟稔地从他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当他手指移动到青年胸口的时候,孙翔突然摁住了他的手。

“我不想做。”孙翔闷闷地说。

周泽楷停了一下,然后将手抽了出来,重新安安分分地环住孙翔的腰。

过了一会儿,孙翔翻过身来,认真地捧着周泽楷的脸说:“为什么它会死?”

“……”

“没有人要杀它,也没有人打它。昨天还喂过它一次。”孙翔说,“你不是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吗?”

周泽楷持续地沉默着。他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到后来孙翔也不说话了。孙翔安静地伸出手来抱住周泽楷的脖子,将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蜷了起来。

这一个夜晚,他们都第一次明白,死亡不仅仅意味着威胁的消失,也不都是干净、宁和的。

死亡还可以是这样,布满尘土,沉默哀伤。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