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风沙星辰(下)




晚上八点了,阳光依然灼热。红色的戈壁就好像科幻片里的火星表面一样,一路上也没有其他的车,只有一些形状奇异的植物,零散地分布在路的两旁,让薰产生了自己正在和阿多尼斯进行太空旅行的幻觉。可惜重力还在,氧气还在。阿多尼斯将半个身子探到后座摸索了一会儿,拿来一块饼干。后座上有水、干粮、行李,地上的金属箱子里放着一把枪。在出发前,阿多尼斯教会了薰枪械的操作方法。沉重的枪支和火药的味道,让薰在之后每看到那个箱子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安。但到目前为止,万幸的是,这把枪并没有派上用场。

阿多尼斯将压缩饼干掰成一小块,塞到薰的嘴里。薰虽然喜欢甜食,但几天下来也对这股甜腻的花生味道感到厌烦。说不定还是饿着肚子比较好,但是阿多尼斯一定不会允许他那样做的,薰心不在焉地想着。

“大概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阿多尼斯说,“如果觉得累的话,就换我来开。”

“说不定能赶在天黑之前到呢。”薰说,“你不是说那个地方很漂亮吗?如果黑漆漆的话就看不到了啊。”

“没关系,现在这个速度可以了。”

阿多尼斯望着慢慢向地平线移动的太阳。他们的时间确实还有很多。


车子在峡谷的入口停了下来,再往里面,就只能步行了。阿多尼斯将水和干粮装进背包,并将枪装进了枪套里。他走在了前面。

“跟紧一点,羽风前辈,里面还有很多岔道,如果迷路了会很危险。”

“嗯,只要抓住阿多尼斯君的手就没问题了吧。”

被握住手的时候,阿多尼斯明显有些犹豫。但他没有挣开。

很快薰知道了阿多尼斯犹豫的原因,峡谷里面有些道路非常狭窄,不适合两个人并行,确实不能悠闲地手牵着手前行,薰放开了手。其实只要看到阿多尼斯稳健的背影就足以安心了,不必像女高中生一样黏人。

天色逐渐由明朗的蓝色变成了淡紫色,在异星旅行般的超现实感也变得鲜明起来,模糊了时间和空间,这样走下去走入宇宙深处也不奇怪吧,薰这样想着,然后渐渐的,他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一条溪流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阿多尼斯跪下来,在溪水中洗干净了脸和手,又捧了一掬水给薰。冰凉的溪水让薰的手指关节微微发痛。

“我们快到了。”阿多尼斯说,“如果前辈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薰摇了摇头,现在停下来的话大概就没有力气继续再前进了。他擦干了脸上的水。

“阿多尼斯君走慢一点就可以了。”他说。


于是顺着这条溪流走下去,大约十五分钟后,他们走到了峡谷中央一块开阔的空地。在空地上的中央,有一座废墟一样的建筑。阿多尼斯就是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那就是神庙吗?”

“嗯。”阿多尼斯说。

薰好奇地打量着那座建筑。尽管大部分都已经残破不堪,但是仍有几块完好的青色琉璃墙面好像宝石一样反射着光芒。仔细一看,上面雕着的净是一些张牙舞爪的野兽和面目不清的神灵。在流动的光线中,这些古老的形象仿佛在舞动,并在下一秒就会跳上薰的掌心和肩头。

“这里建了多少年了?”

“大概有几百年了吧。是我的祖先修建的。”阿多尼斯边说着,边带着他穿过石门,来到大殿的中央。

橘红色的光从破烂的墙壁中渗透进来,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十点,这里终于有了一点黄昏的意思。好像怕惊扰到神明,阿多尼斯的声音和脚步放的很轻,握住薰的手却变得更加用力。他们沿着中间的走廊走到神殿的深处。

那里有一座石雕的女神像。神像的身体长满了鳞片,到处都装饰着金色的饰品。但最引人注目的是,神像白色的脸庞上有一双赤色的眼睛注视着他们。薰感到有些不安。

阿多尼斯默默地从背包里掏出蜡烛,用打火机点燃,摆放在神坛上。

“羽风前辈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我旁边就可以了。”阿多尼斯说,“……可能前辈会觉得有点奇怪,而且会稍微花一点时间。”

“没关系,毕竟花了那么久才来这里的嘛。”

“如果觉得饿了的话,也请忍耐一下,不能在这里吃东西。”

“阿多尼斯君,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了。”

“抱歉……那么,我要开始了。”

阿多尼斯单膝跪在神像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用薰听不懂语言祷告。

就好像阿多尼斯之前所说的,祷告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在阿多尼斯低沉的、平稳的声音里,薰觉得自己的意识也慢慢地变得有些模糊,好像神殿里突然灌进了温暖的水,让他身体在水面上浮浮沉沉。阿多尼斯用虔诚的目光注视着女神像。而薰就在水面之上,低头注视着他的侧脸。

他忽然想,如果我是神明,我也一定愿意全力庇护这个纯粹得好像能发出光芒的男人吧。


仪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最终,阿多尼斯停止了祷告。他注意到薰的恍惚,伸手扶住了薰的身体。

“很辛苦吗,前辈?”薰摇了摇头。

“之前……”

“嗯?”

“父亲和母亲结婚的时候,也来过这里。”阿多尼斯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所以来之前,我问i了父亲应该如何祈祷。”

“那阿多尼斯君刚刚说了些什么呢?”

“说了很多关于前辈的事,最后……祈祷前辈和我能一直幸福生活在一起。”

“啊,所以刚刚那个算是我和阿多尼斯君的结婚仪式吗?“薰凑近了阿多尼斯,轻快地吻了一下他,“这样仪式才算全部完成了吧?”

阿多尼斯的脸迅速地变烫了。”也、也可以这么认为。不用最后那个,也可以……“

“我很开心哦。“薰说,”作为答谢,我也想跟可爱的女神殿下说两句话。“

神坛上的蜡烛即将燃到尽头,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薰闭上眼睛,轻声地说了些什么,直到整个神殿陷入黑暗。

他伸手去摸手电筒。在碰到之前,薰感到自己的腰被阿多尼斯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住。耳边是发烫的、潮湿的呼吸。阿多尼斯的嘴唇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耳廓。只是轻轻的一下,薰觉得身体已经动不了了。

“喂……在这里可以吗?”薰做出了无力地抵抗。“那个,女神殿下在看着哦?”

“……没问题。”阿多尼斯说,“……本、本来这也是仪式的一部分。”

薰叹了一口气。现在外面肯定已经入夜,气温骤然降低,阿多尼斯的体温确实让他觉得很舒服。黑暗中他伸出手在阿多尼斯身上摸索了半天,找到了那把枪,将它从枪套里拎出来,推到一边。

“可不要走火了。”薰低低地说。


他们走到外面的大殿时,月亮和星星都升了起来。这里的星星比日本的大概要多好几百倍吧。怪不得阿多尼斯过去总觉得日本的夜空有些单调——薰这样想。

“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夜里走在峡谷里,不安全。“阿多尼斯说着,在地上扑上了一层席子,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卷毯子,将自己和薰舒舒服服地裹在了一起。

薰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他将脖子上的项链解了下来,放到阿多尼斯手心。

这些天薰一直戴着的这根项链,上面有一个贝壳形状的吊坠,和薰平时的配饰风格都不太一样。

“给你,是妈妈的项链。”薰说。

“谢谢,可是为什么……”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我也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妈妈见到阿多尼斯君的话会不会很开心呢'之类的事。 “

阿多尼斯沉默了。

“因为这里星星很多,这几天我一直想起很小的时候爸爸骗我说,妈妈在星星上面。”薰说,”虽然是谎话啦。但是就算是真的,地上人这么多,她想要看到阿多尼斯君也很难吧。所以我想有个标记什么的会不会好一点。”

薰抬起头,温柔地望着天花板破洞中的露出的那几颗星星。

“妈妈,这是阿多尼斯君哦。”他轻轻地说。



Fin.

评论(1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