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Starry Liquid Dream(10)

反正完结倒计时了。干脆把这个写完再搞另一篇好了。

想了想觉得英文名不太好记。这文中文名可以叫《群星熔解之梦》(。

==


(10)

周泽楷也注意到了远方的异样。但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冷静地动手开始拆卸起了那块电池板。孙翔上前想要帮他。他挥了挥手:“你走。”

孙翔没有走。他置若罔闻地蹲下来,伸手帮他处理那几条相连的电线和固定电池板的开关。

周泽楷叹了口气。他扭过头,对孙翔说:“扳手……螺丝刀。”

孙翔这才离开了舱顶,爬下去给他找工具箱。在这期间风越来越强劲。周泽楷已经可以闻到那股烟尘的味道。但他没有半分动摇,专注于手上的工作。两分钟之后孙翔揣着扳手咬着螺丝刀又爬了上来。他把东西递给周泽楷。周泽楷知道此时分秒必争,并没有多看他一眼。他飞快地将电池板拆卸下来,并让孙翔再次回到地面,自己在上面用两人的上衣绑成了一条绳索,捆着电池板放到半空,由孙翔将它解下来带进舱里。

等做完了这一切,风已经猛烈得让周泽楷几乎已无法站立。粗糙的沙粒刮得他脸颊生痛。孙翔在下面焦急地大喊着他的名字。灰蒙蒙的沙尘中周泽楷已经有些看不清他的脸。

周泽楷屏住呼吸,强迫自己什么都别再去想。孙翔还在下面执拗地等着他,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他沿着外壁开始小心地往下爬。因为沙尘他的眼睛几乎无法睁开,只能凭着记忆中落脚点的位置逐步摸索了下

去。巨大的风声在他的耳边掠过,每一步都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到某个点的时候他记错了十厘米,一脚踩空,跌了下去。

在恐惧降临之前,孙翔冲过来接住了他。

幸好他坠落的时候其实离地面已经很近,孙翔虽然被砸得摔在了地上,但还是立刻将他半抱半拖进了舱内,“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黑暗中他们能听见沙粒冲击着飞船的外壁,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如同狂风骤雨。孙翔仍抱着周泽楷,他的头上和身上窸窸窣窣地落下了不少沙子。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脸,问:“没事吧?”

“嗯。你……”

“没事,最多背上青一块而已。”孙翔满不在乎地说,“下次你可别……”

一阵剧烈的震动打断了他的话。整艘飞船被狂风吹得移动了起来。

“靠,这次怎么这么猛!”孙翔被震得再次跌在了周泽楷身上。船舱开始震荡着向一个方向倾斜,本应该紧闭的舱门此时发出了喀拉喀拉的声音,好像随时都会被吹开——

周泽楷抓住孙翔的手,“去里面。”


从驾驶室出来通过一条不算太长的走廊,再往里走,是一件密不通风的舱室。这是最初囚禁他们的地方,舱室内侧铺满了加固的金属板,因此也是整艘飞船最安全的地方。唯一的问题在于此前飞船坠落舱门被震出了一条豁口。孙翔当时就是利用这一线的生机撬开了舱门逃了出去。

现在他们重新逃回了这个舱室。周泽楷觉得除了那扇关不上的舱门,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他们刚刚相遇的样子。孙翔因为路上几次撞到了墙壁而疼痛得微微喘息着,躺在他的面前。他抓着孙翔的手,船舱在山呼海啸般的风声中摇晃,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撕得粉碎。

终于在某个瞬间他感到天旋地转,大概是风暴终于将飞船整个掀翻。混乱中有什么东西“当”一声钉在了他的耳朵边。再差一寸,就会砸在他的脸上。

孙翔这时候抱紧了周泽楷,说:“别怕。”


当初飞船坠落的时候,孙翔撬开舱门,拖着半个身子自顾自地逃了出去。周泽楷却并没有立即跟着他出去。他还在迷茫地思考着,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是正确的——他并不觉得逃生对他来讲有什么意义,就如同他不知道死亡对他来说有什么可怕。

然后他听见了什么人的咆哮以及惨叫。

他的神经猛然绷紧。在意识做出判断之前,他已经走出了这个囚禁他的牢笼。

舱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驾驶室里一派地狱般的景象。两个驾驶员已经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周泽楷判断在飞船坠落的一刻他们应该已经不省人事了。另一位看守倚在椅子上,喉咙正咕噜咕噜地冒着血。孙翔正在地上和最后一位看守扭打成一团。

他们都没有察觉到周泽楷的到来。

周泽楷拾起死去看守身上的配枪,举了起来。缠斗中的两人这时才注意到他。孙翔此时已经将看守压在身下,右手死死地卡住了看守的脖颈,即使周泽楷什么都不做,再过十几秒,他也能干掉这个人。

周泽楷知道自己应该扣动扳机,射杀孙翔来阻止这一切,然后通知联盟,让联盟来处理剩下的事情。

他知道这是他应做的事情。但他却犹豫了起来。

孙翔的手上和身上都溅满了血,看上去简直像一头狂暴而嗜血的野兽。当周泽楷的枪口指着他的额头时,他的眼神变得既愤怒而又绝望,但身体却没有移动分毫。因为一切都只在周泽楷的一念之间,他已不可能躲开。

这是我应做的事情,周泽楷想,这个人是这么的危险、傲慢、自私。而且此刻,他是联盟的敌人。

我应该杀了他,他想,但是——这个人比任何人都想要活下去。

这是他非常好奇,但又不太能理解的一种欲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在孙翔濒临崩溃的那一刻周泽楷突然将枪口往下,一枪打穿了看守的脑袋。

几乎在枪响的同时,孙翔勾了一下嘴角,放心地昏迷了过去。


之后他们开始了在这个星球上的生活,这并不像孙翔想象中的那么快乐,却也不像周泽楷想象得那样艰难。他们将尸体上的衣服和武器统统拿走,然后将尸体掩埋了起来。在清洗干净飞船内的血迹之后,他们一点一点改变了飞船内的格局,将那里变成了一个家应有的样子。他们定期采集食物和水源,清洗衣物。周泽楷有时候还会检测一下飞船的性能,看有没有可能乘着它离开这里去往更好的地方。总之一切水到渠成,包括他与孙翔之间的事。周泽楷甚至觉得,他们第一次亲吻以及做爱都不过是冲动之下的巧合。周泽楷从未亲身经历,而孙翔更是什么也不明白。当孙翔第一次被周泽楷从黑色的连体囚服里剥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没有露出一点羞赧的表情,却在日后频繁的肌肤之亲中逐渐学会了面红耳赤。亲昵与依赖日渐滋长,等周泽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拥有了一种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新的情感。


此时此刻,他们周围的一切都沙暴的漩涡中疯狂地翻滚旋转,仿佛末日已然来临。同样是面临毁灭,他们却已经与当时第一次在这里相遇的时候截然不同——孙翔学会了拥抱周泽楷,笨拙地安慰他。而周泽楷却在脑中不断地想起孙翔曾经给他描述过的将近一千种未来光辉灿烂的可能。这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当初孙翔的愤怒和绝望。因为他也拥有了同样珍贵而不容失去的东西。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