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 Starry Liquid Dream(完结)

全文在这里:http://songofboat.blog.petitmallblog.jp/

--

今天已经不早了,可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飞船里面乱得一塌糊涂,至少先得把床给清出来,好好地睡一觉,然后再开始规划明天该做什么,周泽楷想。

孙翔显然还没有回过味来。他握着周泽楷的手不肯放开,好像周泽楷就这么一路把他牵到湖里他也不会说一个不字。他虽然没有说话,但周泽楷知道他心情和自己一样好。

眼看着走到了飞船跟前,孙翔突然停了下来。周泽楷一转头,就迎上了一个温暖的亲吻。

地平线上白光在他们两人交叠的侧影中慢慢收拢,化作发亮的一个点,孙翔的舌尖轻轻在周泽楷的唇上一卷,将最后一丝光芒舔进嘴里。周泽楷也笑了起来。

然后他们听见了一个奇怪而响亮的声音。

“咔。”


孙翔的脸色变了。

这声音不像是任何动物的叫声,也绝不可能是风声,而是像某种机械运作时发出的声音。

这一声仿佛是一切的开端,一秒之后,更多的噪声响起,大地开始震动起来。


在孙翔惊愕的目光中,不远处的森林在这轰鸣中开始缓缓沉入地下,湖泊迅速干涸,平坦的河床升了上来,一瞬间变成了一片平地。远方的山峰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凭空地消失了。一直笼罩在他们头顶那片紫色的天空以及沙粒一样的群星此刻都已无影无踪,变成了一大片空荡荡的,极眼的白色。

除了他们脚下的沙石,短短数秒之内,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了。没有一颗星,一丝风,也没有一点声音,四周陷入了死寂之中。

周泽楷以为孙翔会惊叫起来,但孙翔只是微张着嘴看着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周泽楷下意识地攥紧了孙翔的手。

片刻之后,随着又一阵机器的轰鸣声,在他们不远处的沙地上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

洞口下面是一排整齐的阶梯。一队黑色的士兵沿着阶梯冲了出来,迅速将他们包围起来。

为首的一人说:“到此结束了。”


孙翔死死地盯着士兵的枪口。“什么意思?”他问。

“请配合我们。”说话的人和其他士兵一样,都戴着头盔,没有人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但他的语气就好像机械一样平板,“我们有就地处决的权力。”

“你们是联盟的人?”孙翔问。周泽楷以为孙翔会就此爆发出来,因此一直拦着孙翔,害怕他会冲上去。但孙翔依然是一副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样子,脸上有些发木。他的声音和说话那位士兵的声音非常像,都没有一丝感情。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孙翔继续问。

对方终于回答了他。

“这是一个摄影棚。”

这个答案显然加深了孙翔的困惑。他转过头来,茫然地看着周泽楷。他潜意识里或许已经明白了什么。周泽楷听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周泽楷,”孙翔沙哑着嗓子,慢慢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其实心里早已有了模模糊糊的预感。

飞船在那条并不长,也并不危险的旅途上出了事故被迫降落在这个星球。而这样九死一生的事件却直接为他们制造了逃生的可能,并削弱了看守大半的战斗力。那些看守甚至有可能一开始就是预定好了要被他们杀死的,周泽楷后来检查过他们的尸体——他们全部都是和他们一样的复制人。

在那样千钧一发的时机飞船迫降地点理论上并没有多少选择,但这个星球的空气成分却恰好适宜他们生存,而且有足够的水。他们也没有降落在沙漠的中央,而是在森林的边缘。这座森林那么大,里面没有任何足以对他们造成威胁的猛兽,甚至连有毒的果实都不多。

他们在飞船里搜寻的过程中找到了各种基本的工具、药品和日用品,甚至还找到了一些罐头。尽管这些东西的出现在飞船中全部都是合理的,但似乎过于完备了一些。

从飞行时间上来算,飞船降落的地点其实没有脱离联盟的领域。可他们失踪了这么久,却没有任何人搜寻到他们。

总而言之,一切都太过“恰好”。他们好像并不需要太过努力,就可以轻易地生存下来。

在某一天黄昏的时分,周泽楷开始觉察到了什么。因为这里几乎总是这么天气晴朗,朝霞晚霞永远都那么美。

就好像假的一样。

出现这个念头的一瞬间周泽楷觉得心里响了一下,似乎所有回忆中美好的场景,都在此时“啪”地裂开了一条黑色的缝隙。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捏了一下他的脸,把他拽回了现实。

大概是觉得周泽楷脸色有些难看,孙翔原本兴奋的劲头下去了一点。他以为周泽楷等自己等得久了有些不高兴。孙翔那天脸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脏了,看上去有一点邋遢,但黑亮的眼睛依然很好看。

孙翔说:“没事的,我回来啦。”


有许多事情周泽楷都埋在心里,觉得孙翔一生都不必知道。比如说轮回的事情,又比如说那一瞬他心中出现的疑虑。他把这看做是对孙翔的一种保护。

他想,不知道这些事情,孙翔依然可以过得很好。他可以一直这样简单地,甚至有点没心没肺地生活下去。

因此此刻面对孙翔的质问,周泽楷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孙翔,他们这一生中见到的所有美景,其实全部都是虚假的。


孙翔见到周泽楷没有回答,便不屈不挠地又问了一次。

“这是一个实验。”黑色的士兵不耐烦地回答道,”你们来这里之后的每一天都在联盟的记录和监视之下。现在数据已经收集完毕。感谢你们的配合。“

他顿了顿,继而又想到了什么。

“不过除此之外,”他补充道,”这也是一个娱乐节目“


孙翔迅速地理解了他的意思。黑色的火在他眼中燃起。

电光火石之间,他抽出了腰间的猎刀冲向那名为首的士兵。他的动作快得几乎没有人能看清,在枪声响起时雪亮的刀刃早已割开了柔软的咽喉。子弹悉数打在了死去的士兵身上。孙翔夺过尸体手上的枪,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于此同时周泽楷也扑向了身边的士兵。从刚刚孙翔的动作上他判断出这些士兵的战斗力并不在他们之上。只要他再夺下一把枪——

孙翔那边的枪声停了,或许已经是没有子弹。周泽楷将那名士兵压在身上,两手卡住他的下颌和脖颈。然而刚刚因为头盔的反光,周泽楷并没有看清这些士兵的长相。此时他才突然发现,这个士兵有着一张和孙翔一模一样的脸。

他迟疑了一秒。

枪声在这毫厘之间再度响起。一团血雾从孙翔的身上爆开。

周泽楷几乎无意识地拧断了身下那个士兵的脖子。他耳中充斥着那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天地间好像突然变得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了。


在肩上传来一阵剧痛的同时,周泽楷终于架着孙翔退进了飞船的船舱内。他将夺来的枪甩到一边,小心地将孙翔放在床上,并打开应急灯。

外面的人大喊着,给他们一分钟投降的时间。

孙翔虚弱地呼吸着。血从胸腹间巨大的创口里涌出来,慢慢浸透了这张他们最熟悉的床。

周泽楷不敢碰他。他几乎是木然地想,孙翔这一次是真的快要死了。

“原来都是假的……”孙翔梦呓般地说。

他的每一个字都伴随着疼痛的喘息。除了在情事中,周泽楷从来没看过孙翔哭。但是这个时候他发现孙翔通红的眼角出现了一道水痕。

周泽楷感到胸口疼得像是要炸裂了。他伸手擦了擦孙翔脏兮兮的脸颊。孙翔咳嗽了起来,粘稠的血液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沾湿了周泽楷的手。他抬起手,使出全部的力气抓紧周泽楷的衣领,把他拽了过来。

孙翔的呼吸急促又灼热,还带着血腥气,就好像他们刚刚进行了一次激烈的接吻。

“周……周泽楷……”他茫然地问,“你是真的吗……”

周泽楷的回答来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快。他捧着孙翔的脸,点了点头。

因为害怕孙翔已经看不清了,周泽楷又坚定地补上了一句:“我是。”


孙翔没有神采的双眼还望着他,但手已从他的衣领上松开来。周泽楷怔怔地看着。他的手上满是孙翔的血,现在开始慢慢地变凉。外面的一切都已经消失,唯有这个舱室里似乎还保留着他们过去生活的模样。然而这仅存的一丝梦的气息,也开始逐渐消散。

周泽楷却已感觉不到悲伤和害怕。他想,什么都是虚假的。但他们拥有的最真实的东西,已没有人再能夺去。

一分钟即将过去。他最后一次将孙翔紧紧抱在怀里。他吻着孙翔的耳廓,很想再说点什么给孙翔听,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

“我是真的。”他在他耳边说。






end


==





……其实说不定还有个番外什么的。


评论(18)
热度(81)
  1. 蓝蓝路红茶V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转载了此文字
    当时被虐得(눈_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