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阿多薰]阿多尼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没什么cp感,只是男子高中生闲聊的故事


==



“羽风学长,我想请教一件事。”

阿多尼斯提出这个问题,是在返程的大巴上。车程有大约两个小时,一般碰上这种团体外出的场合,薰总是很喜欢和阿多尼斯在一起。因为阿多尼斯总是很安静,不会打扰他。他们上车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按理来说,都应该好好在车上睡一觉。但是薰却一直在玩手机。阿多尼斯闭着眼睛,也能听到他的手机一开始时不时地有震动声,后来就没有了。大概是薰以为阿多尼斯睡着了,所以特意调了静音模式。

阿多尼斯悄悄睁开眼睛。薰靠着车窗,手机屏幕的白光正好照亮他的脸。窗外是一片橘黄色,车子行驶在一条很长的隧道里面。因为信号不好的缘故,薰好像并没有很认真在看手机屏幕,更像是在发呆。阿多尼斯就是抓住了这个时机开口的。

“怎么了,阿多尼斯君?”

薰像是被他吓了一跳,摘下了一边的耳机。

“学长和女孩子出去约会的时候,会合影吗?”阿多尼斯认真地问。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该不会是你也要去和女孩子约会吧?那阿多尼斯君就是我的情敌了。”

只要和女孩子约会就是情敌的话,那敌人的范围不是太广了吗?尽管心里这样吐槽着,但是为了避免被薰划入敌对阵营,阿多尼斯还是摇了摇头。

“不是要约会。”

“那是为什么啊?”

“就是,有些好奇。”

“好奇和我约会的都是一些怎样的女孩子吗?不过很抱歉,合照什么的我是一张也没有的,毕竟是偶像啊。”

“手机里,一张女孩子的照片也没有吗?”

“应该没有吧……喂喂,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啊?"

”很奇怪。“阿多尼斯说,“如果学长真的喜欢那些女孩子的话,不可能不留下照片吧。”

“毕竟如果被约会对象发现手机里还有其他女孩子的照片,会很难收拾的。”薰有些玩味地笑了起来,“总之,我的经验对阿多尼斯君没有什么参考价值,看你这个样子,说不定是那种一生只会和一个女孩子约会的类型。“

“学长,这才是正常的交往方式吧。”

“在这个国家才不是这样的。”薰说,“不过如果阿多尼斯君以后真的有关于约会的问题想要请教,那大哥哥我还是会帮助你的哦。毕竟团队里的其他两个人都不能给什么像样的建议了。”

阿多尼斯不知道要不要感谢薰的好意。他想了想,还是换了一个话题。

“学长,你的约会对象们姑且不论,你有转校生的照片吗?“

“是说小杏吗?很可惜,那个孩子一直都在躲着我,才不可能给我留下照片的机会呢。阿多尼斯该不会是想对她下手吧。”

“不是。”阿多尼斯说,“我只是想问一下,学长你知道转校生的脸是什么样子的吗?”

薰很奇怪地看着阿多尼斯,“当然了,我只是没有她的照片而已,阿多尼斯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呢。

薰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是生病了吗?啊,头真的有点烫呢。”

阿多尼斯有些紧张地往后缩了缩。”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比如说,学长你知道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吗?“

“嗯……是灰色的吧?不过没有机会好好近距离观察呢。“

“是黑色的。"

“啊?”

“在我印象里,转校生的眼睛是黑色的,和我母亲一样的颜色。”阿多尼斯说。

“你在开玩笑吗,阿多尼斯君,这种事情我怎么会搞错呢?”

“没有开玩笑。之前我问过神崎,他说的答案也不一样。我觉得,现在如果去问朔间前辈和大神,他们应该也是不一样的说法。而且,我这几天也尽力搜集了所有的资料,没有任何一张照片上出现过转校生完整的长相。”

薰露出了受到惊吓的表情,他伸手想去叫前排的晃牙,但是被阿多尼斯阻止了。

“还有一些事。”他说。

薰紧张地看着他,“阿、阿多尼斯君……”

“是关于我的,你记得我穿过的那套阿拉伯风的衣服吗?”

“啊,是性感路线的那个吗……我记得还有白老虎之类的吧。”

“学长那次自己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还记得吗?”

“是绿色的外套吧。不对,话题为什么会突然到这里,我是想问小杏的事情……”

“问题是,我们是在什么时候,为了什么而穿上了那套衣服呢?”

薰愣了愣,他回忆了很长一段时间,说:“是摄影那一类的工作吧,时间是在暑假?”

阿多尼斯皱起了眉头。

“学长你真的有穿着那套衣服被拍摄的印象吗?我虽然也记得那套衣服,但是完全想不起来我们是为了什么而穿上那套衣服的。”

“我想起来了,是那次广播节目的工作吧?……不对,广播节目为什么要专门拍摄海报……”

薰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仔细想想,我们并没有穿过那套服装,但是,你和我都对那个有印象的话,说明不是简单的幻觉。而且,不自然的地方还有很多,前辈虽然每天和女孩子约会,却没有任何那些女孩子真正存在的证据。我也是,虽然脑中对姐姐们的脸都有印象,但是我的手机里,没有任何一张他们的照片。”

薰看上去真的有些害怕了。“喂,阿多尼斯君,你想说什么呢?”

“我觉得,我们说不定在一个虚拟世界里。”阿多尼斯说,“有很多东西都不是真的。”

薰沉默了几秒钟,他伸手捏了捏阿多尼斯的脸。“一定是在做梦吧。”

”羽风学长,很痛。“

“没问题的,我没有觉得痛,所以一定是在做梦。阿多尼斯君觉得痛的话就快点醒过来。”

“学长……”

薰松开手,苦笑了起来,“不要一边说话一边凑近啊。啊啊真是的,一开始就不应该跟男人说这么多话,我要睡觉了哦,晚安。”

薰说完就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知道薰只是在逃避现实,并没有真正睡觉的意思,阿多尼斯却还是不敢打扰他。他有些后悔跟薰说了这么多奇怪的话。以后说不定要被薰当做怪人看待了。

车子还行驶在隧道里,这条隧道长得吓人,好像隧道的终点就是梦之咲。这么长的隧道,上面会是一座怎样巨大的山呢?阿多尼斯无法想象,他想,或许是构建这个虚拟世界的人懒得构造沿途的风景,所以才用了一条长长的隧道来搪塞他们吧。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薰小声说:“阿多尼斯君,如果是虚拟世界的话,那我们该不会也只是程序吧。”

阿多尼斯听不明白程序是什么意思。

“就好像是电脑软件、手机应用之类的那种东西啦。你没有看过黑客帝国吗?”

阿多尼斯没有看过黑客帝国,也不太会用手机应用。他试着理解了一下薰的意思,”意思是,我们都是电流吗?“

“不是,那个是两回事……唉,不该跟你讨论这个话题的。你理解成我们是被设定好要做什么事情的木偶就好了……”

“听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就是说啊,不可能的。阿多尼斯君只是睡眠不足了才有这样奇怪的想法。现在也赶紧休息一下吧。”

“嗯……好、好的。”

因为不善于撒谎,阿多尼斯只能很勉强地应付着。

他想,如果这条隧道是假的,那么真正的自己和薰实际是在什么地方呢?薰说程序是好像手机应用一样的东西,难道真实的薰和自己就栖息这个小小的手机里面吗?阿多尼斯想象了一下,觉得空气变得稀薄了起来。

薰那个木偶的比喻他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如果这是在童话里,木偶也有挣脱绳索,独立活动的可能行吧。问题在于无法判断自己要做的事情究竟是设定好的,还是出于自己的意志。

阿多尼斯觉得脊背慢慢变凉,内脏好像掉进了无底洞一样。

果然还是妄想得太过分了。阿多尼斯心想,这或许真的只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隧道而已。

“喂,阿多尼斯君。”过了很久以后,他听见薰在喊他的名字。薰抬起了脸,阿多尼斯觉得现在自己和他的表情差不多,也是深深困惑的表情。

“如果我是程序的话,我只会做设定好的事情。阿多尼斯君也一样。”

“是、是这样的吗?”

“比如说我喜欢女孩子、讨厌男人这件事如果只是设定的话,那么不管我自己怎么想的,我都不可能做违反这个守则的事情。所以只要打破这个守则的话,就可以证明阿多尼斯君的一切只是了不起的妄想了吧。”薰自信满满地说。

“所以,羽风学长现在要马上变得讨厌女孩子吗?”

“……那不行,这个真的做不到。虽然很讨厌,但果然只有选项B了。”

“选项B是什么?”

“阿多尼斯君,你觉得自己会喜欢男人吗?”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阿多尼斯陷入了沉思。

薰的表情渐渐僵硬,他说:“喂,不会吧阿多尼斯君,你该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不知道。我想应该是不喜欢的。”阿多尼斯无法想象自己和男人举行婚礼的样子。

“那就ok了。趁现在头脑还发热,我这就做给你看。”

在说完这句好像给自己打气一样的话之后,薰凑过来,吻上了阿多尼斯的嘴唇。

“看吧,程序是不会允许讨厌男人的我做出这种事情的哦,所以阿多尼斯君的担心是没有道理的……喂喂,你怎么还闭上眼睛了,这样不是显得太奇怪了吗?”

阿多尼斯呆呆地望着薰。这的确很奇怪。但是阿多尼斯也说不上是为什么。他的大脑正在慢慢地处理这刚刚发生的一切,但好像负荷太大似的,慢慢地变得滚烫起来。

“被吓到了吗?没办法啊,都怪阿多尼斯君说了奇怪的话。作为补偿,以后不许再帮着朔间来抓我去训练了。”薰说着,又像闹别扭似的把头扭向了窗外。

“羽风学长……”

“抱歉哦,今晚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毕竟刚刚的冲击真的太大了~”

虽然薰用了很轻松的语气,但阿多尼斯还是能感受到薰刚刚鲁莽的举动给自己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

正当这么想着的阿多尼斯,突然注意到窗外的景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羽风学长,你看。”阿多尼斯的声音意外地平静。

橘黄色的隧道内侧连同脚下的道路正在逐渐瓦解成各种彩色碎片。他们身后的世界已经被黑色吞没车厢的后半截也开始分解,一眨眼的功夫,车顶已经被隧道的风吹散了。

世界居然被羽风学长的一个吻给毁灭了,阿多尼斯心想。




评论(25)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