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9)

写傻白甜真开心!真开心!

要是完结前虫爹能让小远和于锋再露露面就更好啦。


--


(9)


于锋家里热情好客,一听说邹远要来,大张旗鼓地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等于锋他们到家的时候,菜已经又重新热过了一遍。于锋平时不太和家里聊队里的事情。倒是于家的父母平时从报道上得知了不少这个副队的情况。餐桌上于锋的父亲跟邹远聊了不少,险些连邹远爷爷辈做什么的都打听出来了。于锋看出邹远有些局促,吃完饭洗完碗之后就赶紧拉着邹远回了自己那边。

于锋当初买房的时候很是深思熟虑了一番,最终买下了同一栋楼里面的两套独立的单元,本来是打算一套父母住,一套自己住,既方便照应又保留了隐私,也为以后结婚做准备。如今结婚的事情虽然要无限搁置了,但于锋还是深深地感到自己当初的抉择真是英明之极。

“今晚你就睡这。”于锋把邹远领到客房,“床上用品都是新换的,毛巾牙刷洗手间里都有。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啊。”

邹远有点不好意思。他把行李箱“哗”一声打开,拿出几盒野生菌和茶叶出来。

于锋一看就头痛了,“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妈让我带上的,说是见面礼。”邹远把盒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刚刚一直没机会拿出来……”

“跟我还这么客气。”于锋嘀咕着,“行了,你今天坐飞机累了,赶紧去洗澡休息吧。”


等洗完澡之后,两人却没有休息,又腻在一起打了会游戏,一直打到十一点,邹远才打起小呵欠来。以往熬到这个点对于他们也没什么,可见今天邹远是真的有点累了。于锋赶紧关了电脑,让邹远去睡觉。

邹远很听话地爬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于锋确认了一下空调温度,正打算给他关灯。邹远突然喊他:“于锋。”

邹远眼睛很亮,看着于锋。于锋觉得气氛好像有些不对。他忽然想起他们已经不仅仅是队友了。在这样的时候,也许可以再亲密一点。

“嗯?”于锋攥紧了拳头。

“我想看看你的冠军奖牌。”邹远说,“行吗?”

于锋松了口气,又有些失望。他二话不说去隔壁房拿来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他的冠军奖牌,定制鼠标键盘,还有冠军戒指。放在一起的还有第六赛季最佳新人的奖牌。

邹远和他靠着床头,肩挨着肩,开始检阅起他灿烂光辉的过去。邹远小心翼翼地将这些东西一样一样拿起来仔细地查看。几年过去了,这些奖品都像新的一样一尘不染。

“好看不?”于锋问。

“嗯,”邹远点点头。他拿起冠军戒指:“能戴戴吗?”

“没事,戴吧。”于锋慷慨地说。

邹远将戒指拿在手中转了几圈,却终究还是放回了盒子里。

“还是留着戴我们自己的吧。”邹远说。

于锋大为感动。

他搂着邹远的肩膀,把人往自己这里又揽了揽。

“你那时候在做什么呢?”于锋问,“蓝雨夺冠的时候。”

邹远回忆了一下。“那时候我还在训练营,晚上好像是跟着正式队员一起看的决赛。嗯……张前辈好像说你和孙前辈的打法很不一样。”

邹远停了下来——关于那时的于锋,他真的有些记不清了。毕竟在蓝雨里,于锋本来就不是特别闪耀的存在。

“没事。”于锋若无其事地说,“都五六年的事了。”

“看到冠军颁奖的时候特别羡慕你。”邹远抚摸着那块奖牌说,“只比我早一期,你都拿冠军了,我还连正选都不是。哈,出道前还想着自己说不定能拿个最佳新人什么的,真正到了比赛场上才知道那么难。你真的很厉害。”

被邹远这么直白地夸奖了一番,于锋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比我还早一年当队长呢。”他说。

“那可不算。”想起那个糟糕的赛季,邹远多少有点窘迫。

于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些尴尬。邹远却没太在意,他把奖牌慢慢放回盒子里。

“想想也挺巧的,虽然队里一直需要一个狂剑士选手,不过如果早两个赛季把你挖过来,你一定会成为张前辈的搭档吧,前辈或许就也不会退役……你和他都那么强,百花搞不好也已经拿到冠军了。”邹远说。

“你这家伙也想太多了。”于锋无奈地说,“我和孙哲平不一样,未必就能和张佳乐配合上。”

“我就胡思乱想一下嘛,你别生气。”邹远笑着说。

“我生什么气,”于锋苦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况且要真是那样,你还不知道要坐多久冷板凳呢,有什么好的。”

邹远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那种可能性,然后无意识地又往于锋身边挨了挨。

“能和你一起战斗,我觉得我运气真的特别好。”邹远抬起脸,“真的。”

“谢谢你。”邹远说。

于锋这时候离他离得很近,他能看到邹远的脸上有一种温柔的坚定,就好像每次出赛前他在场地里闭着眼冥想一样。他知道直到今天,邹远依然需要时不时地面对心中升起的怯弱。他无法摆脱它,却坚持不懈地与之战斗着,就这样慢慢变成了一个越来越坚强的人。

于锋此时非常、非常想亲吻这样的邹远。

他这样做了。

第二个吻比第一个要绵长得多。邹远生涩地回应着,并伸手环住了于锋的脖子,微微打开了嘴唇,软而烫的舌尖蹭在于锋湿漉漉的唇线上,既温情又满怀欲求。如果说在此之前只是些日积月累的,琐碎而平凡的好感,那么在这一刻,于锋终于前所未有清晰地感知到了自己对邹远的爱意。邹远就是这么一个值得他去爱的人。

邹远轻轻地哼了一声。他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于锋放开了他。相同的沐浴露香味包裹着他们,温馨得一塌糊涂。

“于锋……”邹远用气声叫着他的名字。新奇的快乐充盈着他的身体,并让他茫然。

“我喜欢你。”于锋急切地说。

邹远迟疑了一秒,然后再次开心地笑了起来。他凑过来,又亲了于锋一回。“真巧,我也想说这个。”




评论(9)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