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雪白透亮(2)


第二章  哪怕肝脑涂地


“洗发帽:采用环保材质,无毒害,可调节,佩带舒适。”

“磨牙棒:美观大方,有利于宝宝牙齿健康生长。”

“奶瓶晾干架:自然干燥奶瓶,避免二次污染,保障宝宝健康。”

……

面对眼前的各种古怪的各种装置,孙翔觉得自己简直来到了科技馆,每一样都基本认不出是干什么的。周泽楷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周泽楷只在过年回家的时候听表姐跟他说这其中大有门道,堪称一门玄学。他们转悠了一圈,决定还是放弃研究这些高科技婴幼儿产品,扭头到了隔壁的童装部。毕竟衣服的科技含量总不能那么高。孙翔从小营养好,个子窜得快,自打十二岁以后就没有进过童装部。此时他们两个全副武装的大男人走进来,堪称一道奇异的风景。孙翔想速战速决。他按照自己特有的风格,扫了一眼价格,准确无误地挑了个最贵的拿了下来。

“女孩。”周泽楷提醒他。

“女孩穿小老虎也挺好啊。”

周泽楷往旁边看了看,拿起一盒粉红色小兔子图案的睡衣。“这个……”

大概是他俩目标太过显眼,一个导购小姐走了过来,用奇怪地眼光打量了一下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朋友最近刚当了爸爸,给小孩买衣服。”孙翔急急忙忙地解释道。

“哦,小孩子多大呀?”

“嗯……”孙翔转头问周泽楷,“全明星那天,几号来着?”

“六号吧。”

“对对对,这个月六号生的,女孩。”

准确一点说,方明华的女儿在全明星周末的最后一天晚上呱呱坠地。那时候周泽楷正把孙翔压在浴室的玻璃墙上。孙翔觉得腿和腰都累得慌,正打算抗争一下换个姿势。两人的手机同时从地上扔的裤子口袋里响了起来。周泽楷停了一下,没管它。

等完事儿了孙翔整个人都瘫在浴缸里不想动弹。倒是周泽楷想起了这码事,一手扒在浴缸边缘一手去捞自己的裤子,从里面摸出了手机。

短信是方明华发来的:“感谢各位亲友的关心,小女笑笑已于今日二十三点十五分出生,母女平安。”

周泽楷把手机拿给孙翔看。孙翔一个激动差点把手机打到水里。

“哎哟,明华哥生了!”

“……是嫂子。”

“对对对,明华哥自己生不动……女孩子挺好的,将来能当我们轮回队花!”

水花四溅,孙翔挣扎着要爬起来摸自己的手机回短信恭喜一下。周泽楷按住了他。他帮孙翔把手机给弄了过来。

“不过为什么叫笑笑,君莫笑吗?”孙翔边打短信边不满地问。

“笑歌自若。”

“哦,那还差不多……哎,这么一来我们都是当叔叔的人了。”

周泽楷几年前就有外甥了。他倒是挺习惯的。

孙翔回完了短信还觉得不够,又打开微信群打了一串[鼓掌][鼓掌][鼓掌]的表情。

“喜欢小孩……?”周泽楷看到他这副鸡血的模样,有些不安地问。

“才不喜欢呢,我觉得我们俩这么搞就挺好。我最烦小孩了。”

完孙翔给周泽楷示范了一下怎么搞。周泽楷也觉得特别好。


等周泽楷和孙翔拎着大包小包来到方明华家门口,其他人已经在里面坐了一会儿了。屋子里面有股奶味,暖气也开得特别足。两人赶紧把围巾帽子墨镜都卸了,坐在茶几边听方明华倾诉初为人父的喜悦。大概是因为他们来晚了,方明华的人父感悟已接近尾声,接着又追本溯源地谈起了恋爱感悟。方夫人是方明华的小学同学,也正好是轮回的粉丝,在同学聚会的时候俩人碰上了,一来二去就擦出了火花。第九赛季轮回卫冕成功,俩人就喜上加喜地把婚给结了。当时轮回的一拨主力统统都去当了伴郎,江波涛还客串了一把司仪。方明华觉得人生最幸福的一刻莫过于此。

这都是在孙翔来轮回前发生的事情了。孙翔听大家热热闹闹地说,只能在一旁干听着。周泽楷觉得孙翔半天没有动静,担心地看了一眼。孙翔用一瓣橘子把他堵了回去。

方明华痛说完革命家史,终于到了向众人炫耀他家小银武的时候了。月嫂把笑笑从房间里抱了出来,轮回的大小伙子们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比着屋子里方明华两口子的大婚纱照,七嘴八舌地分析起这个孩子到底像爸爸还是像妈妈。笑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也不怎么害怕,安安静静地躺在小被窝里,一脸超脱地看着他们。

“这个普度众生的表情,以后也是要当牧师的料啊!”杜明感叹道。

方明华从月嫂怀里把孩子接过来,一改往日的稳重,脸上露出了那种傻爸爸特有的表情。众人简直不忍直视。

“你们要不要也抱抱?”

大家纷纷扭捏起来。吕泊远说:“队长手稳,让队长来!”

“那就让队长来抱抱我们战队的下一代?”方明华还真把女儿交给了身边的周泽楷。

周泽楷犹豫地接过了小被窝。在月嫂的指导下,他虽然姿势有些僵硬,但还算标准。笑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一时间鸦雀无声。周泽楷凑近了点。小家伙笑得更厉害了。

“天啊,这孩子也是个颜控……”吴启咕哝着。

方明华感到了一丝危机,赶紧把女儿重新抱了回来。方笑笑小朋友立刻不笑了。

“这怎么办?”方明华说,“难道以后家里要挂幅队长的海报?”

“我看行。”

“小孙也长得帅,要不也给小孙抱抱看?”

方明华把女儿凑到了孙翔跟前。孙翔有点抗拒。但还是接了过来。他也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这么小的婴儿,多少还有些好奇心。笑笑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又弯着眼角笑了起来。

真……有点可爱啊。孙翔心想。孙翔忍不住做各种怪相逗她,小姑娘笑得更厉害了。

方明华扶住了额头。

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给你捎一份双一海报挂家里。轮回最佳组合,专治小儿夜啼。”


从方家出来,一群单身汉都有点惆怅。大家纷纷讨论起了找对象大计。特别针对杜明,队员们纷纷摇头表示:“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挑三呢小杜同志。”

杜明泪流满面:“还可以,抢救一下吧。”

“别救了,学学明华哥,找个身边的好姑娘定了吧。熟人也好追点。”

“好追吗?”孙翔扭头看周泽楷,“我怎么觉得追你怎么那么难呢。”

“……难吗?”

“我觉得挺难的。”

周泽楷脸红了。他觉得这不应该是在大街上,在队友面前讨论的问题。

“你们两个,顾虑一下杜明的心情。”

“是啊。”杜明沉痛地说,“给异性恋一条生路吧。”

孙翔和周泽楷的事大半个队里都知道。孙翔刚来那会儿和传说中的差很远,话不多也不惹事,也很少抛头露面,导致队里都觉得是不是买了个同名同姓的选手。人际专家江波涛起初以为是他陷在挑战赛后的阴影中无法自拔。毕竟外面对他仍然骂声一片。但很快他就发现原因不止于此。

“小孙在他人生最坏的时期遇到了一个最好的人,在巨大的冷热温差之中谈了一场平凡的恋爱。”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江波涛事后总结道。

在察觉到孙翔那点苗头后江波涛拉着方明华一起着实焦虑了一段时间。他们俩知道,战队内个人感情问题处理得不好,是要出大问题的,何况又是主力,还是俩男的,传出去不知道要闹多少负面新闻。

江波涛:“怎么办?你是过来人,有经验。”

方明华:“不要打草惊蛇。”

江波涛抬头看了一眼,孙翔正乐呵呵地把一大捧零食挪到周泽楷的电脑桌前。孙翔在周泽楷面前特别听话,指哪打哪,还特别有训练热情,只要周泽楷还在训练室里就绝不比他早走。人也收拾得格外精神,就是有一直有一点紧张。

江波涛:“人家根本没把蛇藏草里。”

方明华:“那要不,直接打一打?”

江波涛:“……打吧。”

方明华:“一起上?不过看小孙这德行,估计是头一回。打击太大不利于年轻人成长。”

江波涛:“唉,其实小孙这样也挺好的,跟杜明似的,化爱情为战斗力。你看他跟队长现在配合得多好。”

方明华:“说起来,不知道队长怎么看这事儿,你最了解队长了,你说他怎么想?”

江波涛:“小周早看出来了吧。小孙这孩子追人手段挺……古朴的,换了谁都得看出来。但队长好像也没有特别困扰,可能不太在意这种事吧。”

方明华:“那还是先不打了?”

江波涛:“再等等吧。”


这一等就是几个月。孙翔依然风雨无阻地对周泽楷好。周泽楷依然淡然地接受他的示好。队内气氛格外融洽。方明华和江波涛也就渐渐把这事给抛到了脑后。

到了春节的时候,江波涛有天正上网看电影,QQ上一叶之秋突然给他发了个窗口抖动。

孙翔发来了一个酷酷的表情。“在吗?”

江波涛有了不祥的预感。

“怎么了?”

“我追到队长啦!”孙翔帅了不过三秒就原形毕露,过了会儿还补充了一句:“你知道我在追队长吧?”

“……知道。”

“我就知道江副你看得出来!”孙翔打了个得意洋洋的表情。

“其实吧,大半个队都看出来了……”

“真的?”

“呃,你们是什么时候确认关系的呀?”

“假期的时候,我们出来吃了个饭。”

“然后呢?”

“吃的是创意菜,可贵了还吃不饱,以后再也不吃了。”

“嗯……”

“吃完了出来我们觉得还有点不够,但那时候有点晚了没什么店开门,就去了家快餐店,买了十二块炸鸡。”

“然后吃完了我看气氛挺好,就跟周泽楷说我喜欢他了呗。”

江波涛严重怀疑十二块炸鸡能酝酿出什么气氛。但可能对孙翔来说,就是那么一个冲动的瞬间。

“小周答应了?”江波涛问。

“他肯定得答应啊。不过让他说句话可真难。紧张得我心都快跳坏了。”

“总之恭喜你们。”江波涛打了一个撒花的表情。

“嘿嘿。”

江波涛“正在输入”了将近一分钟后,打出了一个长久以来盘踞在他心头的问题。

“我说小孙啊……你当时怎么喜欢上队长的啊?”

“啊?队长他长得帅,荣耀又那么厉害,人也好……大家不都挺喜欢他的吗?”

江波涛觉得没话可说了。他给孙翔发了个囍字,转头跟方明华分享这个消息去了。

因为生怕是孙翔出现了什么理解上的误差,假期过后江波涛又去找周泽楷了解一下这个故事的真实情况。

“你喜欢小孙吗?”

周泽楷脸红了,局促地看着脚尖,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他……”周泽楷说,“很好。”

江波涛看周泽楷这个样子,就知道没弄错,顿时松了口气。

“你们觉得好就行。”他拍拍周泽楷肩膀。


对于周泽楷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孙翔小学生等级的示好,江波涛心里还是有点奇怪,感觉特别像一个绝世高手被个门外汉用王八老拳一通乱打给揍趴下了。

方明华倒是不怎么惊讶。他跟江波涛分析了一下:“小周吧,虽然看着男神了点,感情上其实还是挺单纯的,可这也就我们几个身边人知道啊。他人这么内向,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挺捉摸不透的,有距离感,估计之前也没有人这样明目张胆地喜欢过他,一腔热血傻乎乎地对他好。”

“至于小孙……混熟了之后他也挺可爱的,最重要的是没什么心机,有啥说啥,不用揣摩他的心思,俩人又有共同的事业和爱好,还真挺合适的。”

江波涛听完之后深以为然。

只是这样一场暗潮汹涌的感情居然毫不浪漫,毫无波澜地开场了,精心准备了应对方案的江波涛和方明华都有点小失落。

电影看得太多,生活还是如此平淡。江波涛感慨万千,掏出手机发了一条新微博。


周泽楷和孙翔好上了以后在人前还跟过去没什么区别,纯洁的战队情谊下隐藏着噼里啪啦的小火花,到俩人独处的时候才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周泽楷不喜欢张扬,孙翔就由着他。头回滚完了床单后,孙翔懒洋洋地枕着周泽楷的手臂,幸福得像一只刚破了蛹的蝉。其实整个过程并没有孙翔想得那么舒服,还挺疼。孙翔没多久就累得呼呼大睡。可第二天早上在周泽楷的亲吻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孙翔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周泽楷依然不喜欢说话。谈恋爱和打荣耀都一样,他只做不说。


可惜和打荣耀不同的是,在恋爱这件事上,周泽楷是个新手。孙翔也是。

生活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他们得摸索着适应对方,免不了有些磕磕碰碰的。

头一回吵架他们冷战了足足一个星期。孙翔已经不太记得其中原因,肯定不是什么大事,说是吵架,可能从头到尾周泽楷也没有说一句话,大概正是这种态度惹恼了孙翔。那一周他都阴沉着脸。

到了周末,训练放松下来,孙翔突然感到好像肚子饿了要吃饭一样,想念起周泽楷来。对他的喜欢迅速战胜了怨气。然后思念慢慢地就变成了自我反思。

孙翔想,无论如何,周泽楷即使不说,自己也一定相信他。

孙翔打开电脑,用小号上线,不出意外地发现周泽楷的小号也在,去组了他。周泽楷接受了他的组队邀请。俩人好像切瓜砍菜一样虐完了boss。打完了以后孙翔感觉如释重负,他舒了口气。他知道周泽楷能听到他这边的声音。但他还是不好意思开口。

他挣扎了很久,在频道里打了一句“对不起”发了过去。

周泽楷那边传来了一点声音。但周泽楷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的小号头上冒出了一个文字泡:“是我不好。”

孙翔速度摘下耳机跑去敲隔壁宿舍的门。周泽楷刚一开门他就抱了上去。

“以后别吵了行吗?”孙翔大口大口地吸着气,“累人。打游戏都没劲了。”

“好。”


以后的事当然孙翔说了不算数,周泽楷说了也不算数。他们之后仍然吵过好几次。每次都是孙翔忍不住先去道歉。队里人后来都已经习惯,碰上这种事都用“一物降一物”的怜悯眼光看着孙翔,连赌盘都懒得开。

孙翔一开始还有点不服气,到后来就彻底想通了。那些分歧,欲望,患得患失,对他来说,其实都是最最无关紧要的事。

重要的是,只要站在周泽楷身边,他就觉得自己能变成更好的人。


很久以后,在方明华退役的那个晚上,孙翔喝多了,他一个没憋住,把心底的这个想法告诉了周泽楷。周泽楷听他说完,伸手将他搂在怀里。

周泽楷说:“我也是。”

孙翔冲他咧嘴一笑。下一秒他可能就忘了这件事,扑上去抱着方明华喊明华哥你别走,死活不肯撒手。方明华也喝多了,哭得不成样子。场面非常伤感。

那天晚上周泽楷开车送他们回家。周泽楷将方明华架上了楼,按了他们家的门铃。方夫人出来迎他们。

“喝多了吧?”方夫人说。

“嗯。”

自打笑笑出生那次他们来方家拜访之后,两年多周泽楷再也没有来过。他注意到方家两口子的婚纱照旁边,挂上了笑笑的大照片。笑笑这个名字真好,这小姑娘笑起来特别好看,周泽楷不禁想。

他帮着方夫人把方明华架到卧室的床上躺好。笑笑的小床就放在双人床旁边。床边上还贴着一张陈旧的海报,海报上的孙翔和周泽楷并肩站在一起。当年江波涛真言而有信。

周泽楷想起了刚刚孙翔说的话。他不禁凑上前去,仔细地打量着海报上的孙翔和自己,想看看有什么不同。海报上的他们没有笑,也没有表情,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对方。

我觉得自己能变成更好的人。孙翔说,和你在一起的话。

周泽楷的眼眶有些酸胀了起来。他发现孙翔说的是真的。而他对孙翔说的,也是真的。


离开了方家,周泽楷回到车上,发动了车子。

“笑笑……两岁了。”周泽楷说。

“是吗,真快。”孙翔好像清醒了点,“我记得那时候她还那么点大。还特别喜欢你。”

“你也是。”

“明华哥这样真幸福。就算不打荣耀了,也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周泽楷没有回答。万家灯火正从他的窗外逝去,注定与他无缘。而属于周泽楷自己的那盏小小的灯火,正坐在他的副驾驶甜蜜地注视着他。微弱的火苗在他眼中跃动,生生不息。

孙翔说:“周泽楷,我觉着我们也该有个家了。”


~第二章完~



评论(19)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