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卜洋】一朝悲歌成金曲(1-3)

朋友们,我服了饥饿营销了,我搞了。

不要代入现实,不要上升正主,全是我瞎编的,要骂就骂kyyl!!!!!!!

大家清醒一点!!!跟我大声说一遍:

搞RPS是要吃牢饭的!!!!!!

(暴露年龄


1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出国了。但只有他们俩的旅行,就还是第一次。长途旅行容易让人分手,李振洋非常未雨绸缪,事先就和卜凡分好了手再旅行。再加上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天大的矛盾谁也离不开谁,可以说是史上最稳定的旅伴搭配。

这不是他们有据可靠的第一次分手,但李振洋觉得应该没有下次了。为了表达这种决绝的态度,连坐飞机地时候他们都没选到一块。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两个人是分开过的,李振洋不觉得难熬,他一上飞机就睡了,一顿飞机餐也没有吃,一个梦都没有做,十几个小时过得很轻松,醒来的时候却觉得又累又饿,连阳光打在眼皮上都是疼的,非常让人暴躁。

在廊桥上他看到卜凡,卜凡脸色也很难看。卜凡一不笑就让人觉得吓人。李振洋甚至怀疑他这个样子入不了境。

“晕机了?”李振洋问。

卜凡摇了摇头。“没睡。”

李振洋自己也没过起床气,又饿,两个人等行李的时候周身都是黑气。幸好,李振洋心想,幸好周围没有镜头。

过去几年,他们的生活大半部分都时刻暴露在镜头底下。李振洋自己都觉得,他们能在这样严苛的环境下相爱、分手、复合,翻来覆去的折腾,真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他非常佩服自己。毕竟卜凡不是一个脸上能藏的住事情的人。 

”你行李,愣着干嘛?“他指着传送带上的大红箱子,撞了撞卜凡的胳膊。卜凡露出了如梦方醒的表情,然后皱着眉说:“你不会拿一下吗?都快转过去了。”

“以为你看见了。”李振洋有气无力伸手帮了他一把。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合力抬一个二十七寸的箱子,看上去真的太不酷了。都是时差debuff的错,李振洋顺利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机场外的人行道上停了几只海鸥,胖得几乎飞不动得样子。他们推着行李箱走到了跟前,海鸥们才磨磨蹭蹭地给他们腾出个地方。

”懒成这样,也不怕被人抓来吃了。“李振洋说,“美国人是不是不吃海鸥?”

“中国人就吃吗?“卜凡反问。

“哈哈,说不好。”要不是在过马路,李振洋是真的有心逗一逗这些鸟。没有天敌,也不愁吃穿,简直开心幸福每一天。“决定了,下辈子我要投胎当这的海鸥。”他说。

“你少崇洋媚外,青岛不也有海鸥吗。”

“还想我去青岛哪?”李振洋笑了笑,“算了吧。”

卜凡懒得再理他,拖着箱子跑了。


他们去租车的地方提了车子,出门就上了高速。和他想象中的国际大都市不一样,从高架上望下去,这个城市几乎是由一大片矮小的平房拼起来的,只有远方有几幢高楼,整体看上去并不亮眼,只有点缀在街道上的棕榈树让人有了一些在异乡的实感。高速路也不是他们想的那种高速路,坑坑洼洼的,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两边的车却还是开得像八十迈似的。还真的要搞头文字d吗?李振洋抓紧了方向盘,他脑子还晕乎着,要是开太猛,搞不好真的会和前男友一起交代在这。

“哎,放点歌吧。”他说,“不然有点尴尬。”

“这不是怕你听不清导航,开过了吗。”卜凡一边嘟囔着一边捣鼓起手机来。因为搞不清楚怎么连音响,他折腾了一段时间才弄好。

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李振洋怀疑卜凡是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歌单,一路放的歌都挺配合这个蓝天白云棕榈树的调调,开了一个小时也没有重样。他甚至觉得,卜凡为了这次旅行,可能真的不止准备了一周时间。

好几年前,卜凡本来是有机会到这里呆一段时间。他护照连都办好了,最后还是没有来成。之后他们也出过国,走了很多地方,涨了不少见识,却始终没来过这。

李振洋用余光瞟了瞟卜凡,搞不清他是不是有点伤感。这座阳光之城没有他们以前在荧幕上看到的漂亮,甚至有点灰头土脸的。说不定早几年来就不一样了。那样他们也能少分一次手。

李振洋适时阻止了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他得控好方向盘。


2


”哥哥你老实交代,你到底谈过多少次恋爱了?”

他们俩大学刚搞上的时候,卜凡曾经傻乎乎地问过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犯了恋爱大忌。如果是换个对象,大概算是一道送命题。但是李振洋听他说这个的时候,正懒散地靠在窗边抽烟,甚至都没回头看卜凡一眼。

“就这一次啊。”他轻飘飘地说。

窗户开着,外面是林林星星有些绿树,知了叫得很大声,外面的热风一股脑地涌进屋子里。招待所的烟雾警报器估计多半也没什么用,但李振洋还是坚持把夹着烟的手伸到窗户外面,把烟灰弹在手边的玻璃瓶子里。汗湿得半透明的白T恤紧巴巴地绷在他的肩背上,看不出这是四十九的那件还是两千二的那件。卜凡甚至摸不清靠在床边抽烟的这个李振洋是温柔还是乖戾,这个人的各个形态好像完全是随机出现的。无论如何,卜凡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打听清楚。

“我不信。”他说。

“不信拉倒。那就当之前有十二次吧。你是老十三。”

卜凡有点郁闷。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后来那么了解李振洋,对于他这种真真假假的套路还不是很适应,有一种无知大学生被社会人欺骗的感觉。况且,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真的是李振洋先动的手,而且出手干净利落,可以说是让卜凡有一种锅从天降般的错愕感。

“我跟你说这样真的不好,哥哥。”卜凡挨到他身边,手伸进他的裤口袋里把烟夹了出来,又和他对了火。他本意是想很男友力地从后面把大学长一把抱住。但是太热了,之好作罢。

卜凡是上了大学才抽烟的,按照他们的说法,抽烟有助于抑制食欲。但是李振洋本来就是一个不怎么吃东西,又不怎么长胖的人,抽烟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用细长的手指懒洋洋地夹着细长的烟,眯着眼睛看着浮起的烟雾,相当有范儿。

可能他是把烟当作时尚单品了吧,卜凡想。

就在卜凡发自内心欣赏学长仪态的时候,李振洋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逗他说:“你抽烟就抽烟,别跟于谦老师似的猛嘬。”

“呸。”卜凡推了他一把,李振洋二话没说把烟头一摁,跟他扭打了起来。瞎闹了一会,从床边拧巴到床上,李振洋锤完了卜凡,才把汗湿的刘海撩起来,有点得意地说:“我凡弟弟是头回谈恋爱吧。”

“咋啦?你了不起呗!”

“没咋。就是想你付我学费。上一节五百。”李振洋看上去非常得意。

“行啊。”卜凡叼着烟乐了,“我这就上你。”


这下算是见识到凌晨三点的洛杉矶了,卜凡拉开窗帘,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具体来讲,就是除了路灯啥也看不见。时差没倒过来,他一醒就再也睡不着了,电视也看不懂,只好看看夜景。越看他越费解:我怎么会在这呢?怎么还把前男友给一块儿带来了呢?

为了继续划清界限,保持合理男男尺度,他们定了套房。里外两间,各睡各的。另外一间房里一点动静没有,李振洋现在估计睡得很舒服,毕竟他是个在哪都能睡着的人。卜凡甚至记得大学的时候他们有一次去后海划船,划到一半李振洋就睡,让卜凡怀着满腔爱意一个人划了一个小时小天鹅船。

在绿色的湖面上,他大汗淋漓,李振洋一睡不醒,卜凡既想揍他又想亲他。但他不敢动,以他的体型,一站起来船就晃得不像样子,从第三人称视角看,是一只大白鹅在湖面上垂死挣扎,画面并不美。何况闹醒了李振洋,他怕他们得打得当场沉船殉情。

他和李振洋的恋爱往事,大部分都是这样搞笑成分大于浪漫,这在现在看来,非常令人哭笑不得。

卜凡看了不到一分钟夜景就烦了。他端着手机打了一会游戏,屏上蹦出一条微信提醒,是李振洋发来的。

李振洋说:“我赌明天早饭,你没睡着。”

卜凡没有回复。他把游戏打完,又手机关了,丢到一边,重新躺回床上。外面传来直升飞机掠过屋顶的声音。GTA5,布加迪威龙,电动车,天鹅船。这几个字眼零零星星地在漆黑的天花板上冒了出来。


3.


他们值得纪念的首次分手是在烧烤摊上开启的,对于一向注重仪式感的李振洋来说,这一点就非常不走寻常路。他以前谈分手,或者拒绝告白,多半都会收拾打扮一番,清清爽爽,力求做到和平分手,好聚好散,还从来还没有一边撸串一边展开洽谈。

但是,他之前起码有预感,他和卜凡分手的理由,很有可能是为了吃。毕竟他是那种吃的不多,又吃不胖,但是会点一大堆挨个吃两口的人。而卜凡是那种能吃,也能吃胖,还不爱浪费食物的好人,这对时刻保持身材管理的他们来说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因为这个提分手,李振洋会觉得相当合理。

结果没想到一开始是卜凡提到了毕业的事情。卜凡随口问了句:“明年你能按时毕业吗?还留北京不?”

李振洋头都没抬。卜凡等了半天没见他回,又问了一次。李振洋这才慢悠悠把吃干净的竹签往旁边的桶子里一丢。

李振洋说:“我以后不当模特了。可能会去做艺人。“

他说话一直是那个软绵绵的状态,听着三分真话夹着七分假话。卜凡显然给他搞愣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也不会等到毕业,最近就会定下来吧。我连休学手续都打听好怎么弄了,不复杂。”李振洋接着说。

”不、不是,”卜凡结巴了,“你不毕业啦?”

“先休个两年,再说吧。”

卜凡彻底不淡定了:“你怎么想的,这是想当我师弟吗?”

没想到这种时候李振洋还能被他的脑回路给逗笑了。他一笑卜凡更加生气。

“就是觉得是时候去别的地方发光发热了呗。”李振洋说,“你看我公司的师兄不也开始跑综艺了。毕竟青春饭,早做打算没坏处。”

李振洋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没底气。关于职业规划,他确实一直没怎么和卜凡聊起过。卜凡面前,他总想保持一个光芒万丈的形象,把自己的窘境都好好地藏起来了。

“你做艺人你……具体是干嘛啊,唱歌还是跳舞?”卜凡看上去还是没有弄明白。

”说出来吓死你。偶像男团,什么都得干。唱歌跳舞,都来。”

而且,不怎么能谈恋爱,李振洋想。

”男团?就是那些个把头发搞得五颜六色妖魔鬼怪的……那种?“卜凡磕巴了一下,估计是斟酌了下用词。

李振洋这个时候当然不知道自己以后确实会有粉毛黄毛蓝毛的造型。但是那个时候,他就觉得小男朋友淳朴得稍稍有那么一点脱离时代。

“就当时那种吧。据说得封闭式训练,休学两年指不定都不够,搞不好十年八年出不来。”他说。

卜凡皱了皱眉头,“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啊?”

“也是这几天刚想好,又正好有个机会。”李振洋把声音放软了,“没来得及跟你说。你不是会跳街舞吗,要不你也考虑考虑吧?”李振洋又说。

卜凡黑着脸,拿起单子去结账。


回去的路上就很尴尬了,卜凡面无表情地大步向前走。李振洋在后面追着,险些犯阑尾炎。

“走慢点。”他命令道。

卜凡条件反射似的停住了,他正好停在路灯的一条影子里,脸也被分割成了明暗两面。

“……生气啦,”李振洋说,“是不是要哄啊?”

卜凡望着他,问:“封闭式训练是真的吗?”

“嗯,会挺苦的。”

卜凡走到他身边,看他脸色,李振洋觉得自己可能要挨打。

卜凡以最大地力气把他抱住。在李振洋觉得快要灵魂出窍的时候,又很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背。

“加油。”卜凡说。

这一抱,不仅把李振洋那个理性高冷的人格给抱没了,甚至还把他最感性幼稚的一面给抱了出来。李振洋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弄得热泪盈眶。

“谁更委屈啊?你还讲不讲道理了?”卜凡一边生着气,一边给他摸纸巾,“……别哭了,丢人,”

“是挺丢人的。”李振洋吸了吸鼻子,“……哎,小凡。”

卜凡仿佛察觉到他想说什么了,又用一张纸巾把他的嘴巴鼻子都捂了起来。“先擦干净。”他说。

“小凡,””李振洋眼睛还红着,却又装模作样地笑了起来,“跟洋哥谈恋爱开心吗?”

“你这是要总结陈词啊?”卜凡声音高了一个八度。越是这个样子,李振洋越看得出来他难过。

“算了吧。”李振洋说,“我还是希望你开心点。”

后边的路,卜凡再也没有说话。李振洋把眼泪擦干净,又回复了往日酷炫的形象。他们在楼梯口分开。卜凡明白他的心思,直到最终,李振洋正式办好了休学,又打包离开了宿舍,都没再来找过他。倒是李振洋觉得这样很不好,但又觉得,再多走一点,都会把过去的开心变成不开心。这件事上,卜凡已经够委屈,也够懂事的了,实在没必要再为难他。


新的一天,卜凡打着哈欠坐上车,今天车轮到他开,就为这个,早上他多喝了两倍咖啡。李振洋戴着太阳镜坐在副驾,车里播的是他自己的歌单,杂七杂八什么都有。他也困,但是为了让卜凡打起精神,他不敢睡,一直说着些有的没的,却唯独不提昨晚那条没有回复的信息。

今天要去海边,是李振洋的主意。回忆起首次分手这一人生败笔,李振洋居然觉得非常温馨,又觉得现在他们还能这样和平共处,足以说明他们都走向成熟。

 

2018-05-22 /  标签 : 卜洋 353 18  
评论(18)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