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雪白透亮(3)

第三章 别急,亲爱的


窗外面是一望无际碧蓝的海。三天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车上的人大呼小叫了一番。但现在却都见怪不怪地打起了瞌睡。离目的地还有一个半小时,他们还可以好好睡一会儿。

吕泊远捶了一下杜明:“打呼轻点。学着人家吴启点。”

杜明:“吴启是刺客,讲究的就是无声无息,跟我能一样吗!”

江波涛把自己往窗边挪了挪,避开战场中心。他从包里掏出一支防晒,递给后排的孙翔。

孙翔没有接。“用不着,晒黑点就晒黑点把。”

“给小周的。出来前经理可是专门说了,小周要注意点不能晒黑的。”

“都这个时候了,经理说什么都无所谓吧。”

江波涛脸上笑容一僵。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将防晒霜接了过去,打开盖子,一丝不苟地涂了起来。

涂完之后,孙翔捧着周泽楷的脸端详了一会儿,“这东西管用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大概。”

“也对。你合约还没结束呢。是得注意点。”

周泽楷眉头动了动。

江波涛发现后排也是修罗场。他赶紧回头靠着窗户装睡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孙翔均匀的呼吸声响了起来。江波涛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周泽楷将防晒霜递给了他。孙翔靠着周泽楷的肩膀睡着了。

你不睡?江波涛用口型问。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出神地看起了窗外的海与山。江波涛叹了口气,继续闭目养神。车子沿着山路往上盘旋,海被抛到了身后。山雾弥漫,如同一团棉絮将车子包裹其中。他们正行驶在一座火山上。很多人对火山有着危险而浪漫的想象。但其实这也没那么刺激。江波涛想,从旅程开始,火山就一直在他们脚下。现在他们都有些麻木,可以就这样安然地在车里睡成一团,哪怕下一刻岩浆翻滚,烈焰滔天。

他们怎么心都这么大呢,江波涛想着想着,自己居然也睡了过去。


离山顶天文台还有几公里的地方出现了唯一一个旅客中心,是一个很小的木屋子,里面卖点纪念品。还有一半分隔出来成了一个小放映厅,播着听不懂的英文纪录片。坐了半天车,全队的人都闷得受不了,要下去透透气。

一拉开车门跳下车,杜明就惨叫了一声,然后光速钻回了车里。山上山下两个季节,外面冷得跟寒冬腊月似的,一车人还都是夏装打扮。

“之前说了山上冷的。”吕泊远自豪地从背包里掏出一件冲锋衣穿上,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向了洗手间。吴启跟也穿好了装备,跟他一块去了。

江波涛也不急不慢地套上了毛衣。咯咯咯咯咯咯。他听到身后传来极有节奏的声音。孙翔只穿了一件黑背心,这时候冷得牙关打颤。周泽楷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胜在穿了长裤。

“有多的衣服没有?”孙翔抱着胳膊蜷在后座问,“今早起太早,出门忘带了。”

“我没有了。小周呢?”

“没。”

“你自己的也没带?”

“嗯……”

“算了,”江波涛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不靠谱,“我去游客中心帮你们看看有没有衣服卖。你们呆车里吧。”

游客中心里面果然那种特别难看的大红大绿的文化衫。正面印着这座火山,下边是山的名字。但好歹是长袖加了绒的,看起来挺保暖。江波涛买了三件。过了一会儿车里下来一红一绿一蓝三个家伙,衣服穿他们身上说不出的滑稽,加上都是刚睡醒,各个都一脸迷茫,特别像仨大龄儿童。江波涛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掏出手机就照了一张。

“挺好的。”江波涛鼓励道,“到此一游,也算是有个纪念了。”

孙翔不满意地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那件大红色的衣服。“没别的了吗?”

“真没有了。不信你自己进去看。”

孙翔人有点倔,真一路小跑跑到了店里。

孙翔这人在穿衣服这件事上审美也就是那个样了。网上有许多关于孙翔的段子,基本是他历年来干的各种蠢事的汇总,其中半真半假,有不少夸大的成分,其中有一条说的是有人看到他跟周泽楷在外面逛街,穿着骚包的小皮夹克和白T,看上去还很有点酷炫。结果进了商场他把外面衣服一脱,一贯温和的周泽楷脸色都变了。孙翔的T恤背后赫然写着“二缺青年”四个大字。孙翔就顶着这四个大字在商场里逛了一下午。群众纷纷表示无法直视。

这个段子当然是假的,或者说是现实成分上夸大的。孙翔再不长心眼也也不至于干出这种事。那件T恤背后写的其实是个龙飞凤舞的英文单词,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Zhuangbility”。

孙翔过了一会儿从游客中心黑着脸出来。“里面的更难看。”

“你嫌难看你跟我换啊。”杜明穿的是绿的,看上去像颗新鲜水嫩的小白菜,“我觉着我这件还不如你的呢,搞得我跟投靠了微草似的。”

“你们多大人了计较这个。”江波涛哭笑不得,心想还是周泽楷听话,“赶紧上车去,赶在日落之前还得到山顶呢。”


山顶上没别的东西,只有几座天文台,银白色的半球形建筑矗立在红色的土壤上,在夕阳中闪闪发光,看起来特别科幻。可惜温度比游客中心那还要低几度,风又很大,几个人一下车就被吹得有些不太好。一件文化衫根本挡不住。孙翔和杜明俩人都穿了短裤,冻得哆哆嗦嗦,在下面坚持了几分钟就躲回了车里把暖气开到最大。周泽楷从小就不太怕冷,又是长裤长袖,就留了车外面。火山上的日落说不出来和平常见到的有什么不同,只是四周光秃秃得像月球表面一样,可以看得特别的远。山的外面是云的海洋,粉色的云层在他们周围徐徐铺开,太阳在云与天的边界,慢慢融化成一条金色的光带,万物生辉。

“好看。”吴启简介地评价道,“不过我说吕泊远就你那拍照技术,能少照几张吗?”

“正好你们别动,我给你们也拍几张。”吕泊远相机扛了一路,可算有了用武之地,“笑一个。”

吴启懒得搭理他。倒是周泽楷出人意料地搭上了他的肩膀,江波涛会意,也跟他们挨得紧了些。只是风吹得太猛,他们脸上都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拍完了他们吕泊远显然有些不尽兴,又说:“杜明孙翔呢?让他们也出来,我们找个人给我们拍合照?”

“成,我来帮你拽他们出来。”吴启自告奋勇。

吕泊远和吴启跑到车那边去和那两个顽固分子作斗争。天文台下只剩下江波涛和周泽楷两个人。江波涛等待了好几天的时机终于来了。

江波涛拢了拢领口,说:“小周,你决定好了吗?”

“嗯。”

“还是想退?”

周泽楷点点头。

“小孙他怎么看?”

“……不知道。”

“这些天你们俩都有点奇怪。”江波涛不敢看周泽楷的脸,只好盯着远方他们的车,吕泊远和吴启正在威逼利诱地把车里的两个人弄出来,“不过大家心里都放不下这事。都怪俱乐部出这个馊主意。”

“没有……很开心。”周泽楷脸上还带着刚刚照相时僵硬的笑容。

“也对,出来玩本来就该开开心心的。想太多不好。队友这样子一起多难得。”

“嗯。”

“小孙他最听你的话。你真做了决定他肯定支持。他就是……舍不得你。我们谁都舍不得你。”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对不起。”他说。

“别这么说。”江波涛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边吕泊远吴启押着孙翔和杜明正胜利归来,江波涛像是想逃离这里的氛围,连忙跑去找人给他们照相。周泽楷一个人站在球形的天文台下。他看着他亲爱的队友们吵吵嚷嚷地向他走来,最美丽恢弘的夕阳就在他们的身后。

真好,周泽楷想,如果可以不离开他们的话。

孙翔虽然一脸不情愿,却第一个走过来,站在周泽楷身边。这是属于他的固定的位置。

“冷吗?”周泽楷问。

孙翔没有回答。周泽楷感到他在发抖。其他人围了过来,他们勾肩搭背地站成一排。孙翔这才暖和了些。别人拍照的时候喊茄子,他们几个照相的时候喜欢喊队名。“轮——回——!”这一大嗓子出来,弄得旁边的人都看他们。江波涛找来的游客吓得手一抖就按下了快门。吕泊远跑去看了一下效果。“再来一张吧。”他说。

“要不这回喊英文队名吧,入乡随俗。”杜明建议道。

江波涛试了试,觉得嘴型不太好看,推翻了这个建议。他们又在火山之巅喊了两遍轮回,重拍了两张才算满意。

拍完了照片杜明一溜烟钻进了车里,孙翔却还站在周泽楷身边没动。

“回车里。”周泽楷说。

“没事,我陪你。”孙翔特别大气地说。

周泽楷知道自己应该让他回到车里去,这里这么冷,孙翔的鼻子被冻得通红。他还想说什么,孙翔瞪了他一眼。孙翔是个脾气急躁的人,但他很少对周泽楷这样做。周泽楷觉得挺新奇的。起初是他不肯来,现在又是他不肯走,今天他真是格外任性,但没什么可苛责的。这样美的风景,他们谁都舍不得丢对方一个人看。

天暗了下来,只剩下一条金色的线分开天地。深蓝色的夜幕下人影渐渐模糊了轮廓。大部分的旅客都是回车上了,他们要下山,回到游客中心,在那里等待星星全部出来。四周愈发的空荡,也愈发的冷。

“这海拔……挺高的吧。”孙翔冻得有些口齿不清,顾忌和郁闷也被忘得干干净净,“我觉着有点缺氧。”

“可我还是想亲你。”他低声说。

他把这个两难的抉择抛给了周泽楷。周泽楷思索了一秒,决定还是吻他,让自己的氧气流入他的身体。其他几个人有点不知道做什么好,纷纷低头看脚。只有杜明指着天上最亮最高的一颗星大喊:“看!启明星!”

“你醒醒,现在是傍晚。”吴启说。

天完全黑下来以后山顶的工作人员开始清场。他们回到了游客中心。可能是怕影响星空观测的效果,游客中心到了晚上里面亮起了暗红色的灯,像洗照片的暗房,呆在里面有种特别诡异的感觉。孙翔坐在放映厅的冷板凳上,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热巧克力。这里的巧克力甜得要命。孙翔知道周泽楷一定很喜欢。他把杯子递给周泽楷。“你尝尝。”

周泽楷喝了一口,眼睛一亮,跑去又买了一杯。

风景区的工作人员正在外面架设天文望远镜,方便游客观测。入夜之后山上更加地冷。他们决定等望远镜架好了再出去看。放映厅放的纪录片他们都听不懂,不过好歹有个坐的地方,又比较暖和。在来之前孙翔以为火山上是个能热得让人化掉的地方。结果不是。好在现在他和周泽楷能穿着一样宽大而傻气的文化衫,毫无形象地靠在一起,灯光昏暗,手中的纸杯子里散发出一股甜甜的巧克力香气,温馨得好像他们回到了上海的家里,回到了一个冬天的午夜。去年的时候孙翔在周泽楷家同一个小区里买了房子。小区的安保很好,离得又近,不会被别人发现。到了冬天房子装修好了,他们就经常趁着周末在那里约会,有时候做很多事情,有时候什么也不做。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太打游戏。孙翔在沙发上放了抱枕和被子,到了晚上他们穿着睡衣腻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着看着就直接在沙发上睡到第二天天亮,然后各自起床去迎接新的一周。那时候周泽楷状态严重下滑,因为早年打法消耗过大,本来已经进入职业生涯暮年的他已不能再完全驾驭一枪穿云。整个轮回战绩都受到了巨大影响。要适应这种变化,调整节奏和攻击核心,整个赛季他们都过得异常疲劳。而周泽楷在此之余,还始终承受着从顶端跌落的失意。即便他已逐渐从团队的核心位置退了下来,每场比赛结束后骂声依然第一个指向他。他依然不会对人倾诉。而孙翔也没有那么多余力去安慰他,因为核心的压力现在砸在了孙翔自己的肩上。粉丝总喜欢拿他与巅峰时期的周泽楷比较。到头来,孙翔发现,几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周泽楷成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那个闪闪发光的枪王是许多人的梦想。二十岁的孙翔每一天都觉得自己为了这个梦想可以奋不顾身。然而短短几年之后,面对梦想的终结,他却毫无办法。

在寂静的冬夜里他和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看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周泽楷枕着他放松地睡去。孙翔用被子把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他睡不踏实。一边掖被子他一边感慨这不像是以前的自己会做的事情。他发现褪去了光环的周泽楷,依然是他最喜欢的人。孙翔觉得这证明自己伟大的爱情挺过了考验。他为这件事感到自豪。

最后一场比赛在轮回的主场结束。他们这对昔日的最佳组合终于也走到了末路。新的血液奔涌而入。他们都如曾经的孙翔一样锐不可当,又如周泽楷一样光芒四射。孙翔和周泽楷从选手席里走出来。这是这整个赛季以来周泽楷表现得最好的一场比赛。尽管最终还是输掉了比赛,但没有人能再苛责他。身后的观众席有些安静,然后隐隐传来了哭声。周泽楷转身,迎着宽阔的观众席,认真挥了挥手。

“谢谢。”周泽楷说。

接下来的两个字,周泽楷只动了动嘴,没有说出声。只有站在他身边的孙翔读懂了他的唇语。

他说的是,再见。

孙翔咬住嘴唇。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酸痛从他的心口弥漫开,让他肩膀微微地颤抖。周泽楷张开手臂,轻轻拥抱了他一下。

“谢谢你。”周泽楷说。


周泽楷的退役并没有立即发布。即便状态大不如昔日,俱乐部里普遍认为他如果打轮换的话,肯定还能再多撑一两个赛季,况且他身上的代言还有些没有到期。面对他退役的决心,俱乐部认为他多半还是半决赛的时候受了打击,一时心灰意冷而已。经理决定冷处理一下,先放队员一个假,让他们出去旅游散散心,路上大家一起帮着劝劝,或许周泽楷还会回心转意。

抱着这样的目的,这趟旅行的气氛从一开始就很奇怪。除了江波涛,谁都没有在周泽楷面前提起过这件事。大家假装这只是一趟平凡的旅行。有回在海边,他们两个猜拳输了,到旁边的便利店里给大家买雪糕。江波涛趁机问了问孙翔对这件事的看法。

孙翔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什么看法。别问我这个了行吗?”

他语气不是很好。江波涛没再问下去。孙翔泄愤似的把半个甜筒都塞进嘴里,冻得呲牙咧嘴。疼完了他又说:“不好意思,江副,这事我也有点乱。”

看他那副困惑而又不甘心的表情,江波涛简直想拍拍他的头。


他们在游客中心坐了不知道多久。起初江波涛还想说点玩笑话活跃气氛,但考虑到这里是放映厅,角落里有几个人在认真地看着纪录片,大声说话实在有些没素质。他们几个人默默无语地坐了十分钟,杜明憋不住了,跑出去看望远镜弄得怎么样,刚一出去就听见他在外面大喊了起来:“我靠,我靠,我靠!”

孙翔跟着跑到外面:“你瞎嚷嚷什么,多没见过世面……我靠,我靠!”

小木屋外面的世界只剩下无尽的星空。孙翔从小长到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星星,又密又亮,满天都是。乳白色的雾气弥漫在一条发光的河流之上,河水席卷着明亮的星光缓缓从他们的头顶流过。

原来还真有银河啊,孙翔想。

“这里是世界上最适合观测星星的地方嘛。”江波涛事先做足了功课,这时候也免不了要解说一下。要说江波涛这个人业余生活十分丰富,多少还是有点清新的小情调的,还注册了个豆瓣ID叫水冷酒,没事就爱在上面给电影打个分,分享分享各种美食旅游相册什么的。如今良辰美景,更是让他心情舒畅,心想上次分享的那篇日志诚不欺我,一生中必去的五十个地方你值得拥有。

可惜杜明立马紧张地说:“是啊,看得我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吕泊远捅了捅吴启:“感觉如何?”

“嗯,治好我多年老颈椎病。”

江波涛听得简直心累。

“我们去排队看那个天文望远镜吧。”他建议。

众人这才想起他们在这地方等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可孙翔对天文望远镜其实不感兴趣。而且排队的基本都是些小孩子,他觉得夹着他们几个大人有点傻。周泽楷见他不去排队,也就站在他身边没动。

“你不去看看?”

“不用。”

尽管被冻得快要灵魂出窍,孙翔还是仰着头又看了一会儿星星,它们有种让人百看不厌的魔力,比任何照片上的都要好看。这种心情他特别想和身边的周泽楷分享一下。

“我之前还觉得,星星嘛,荣耀里面也能看到,我一转视角就能看,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还能一边吃薯片一边看。但来了觉得还是不太一样。这个还是好看多了。”

“是。”

“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世界挺大的,除了荣耀以外,大概还有很多更好的东西。”

周泽楷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么多年处下来,他知道孙翔想说什么。他有些惊讶。

“骗你的。我当然还是觉得荣耀最好。”

孙翔挠了挠头,他觉得刚刚那话有点难为情,连忙纠正了一下。他探出手指,用力地握了握周泽楷的手。因为热巧克力的缘故,周泽楷的手很暖,孙翔握住了就不想再撒开。他想,从五年前开始,能和这个人并肩作战,是他遇到过的最幸运的事。

“但如果你现在不想打了,也……也没有关系的。”孙翔冷得牙关打战,语气都是发抖的。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寒冷的空气让他头脑格外地清醒。他低下头,贴近周泽楷的耳朵。周泽楷的耳朵被风吹得失去了知觉。孙翔用嘴唇让它重新温暖起来。

“你可是周泽楷啊,”他认真地说,“就算离开了战队,以后无论去做什么,都一定能做得更好。”

周泽楷耳朵红了起来。孙翔很少夸奖别人,他在这种事情上不会撒谎。

“谢谢。”周泽楷说。

“你放心,”孙翔撩起一侧的头发,露出耳朵上的两个耳钉,每一个代表一次冠军,“下赛季我准能往这上边再钉一个。”孙翔迎着山风大声地说,“我会拼命,不让轮回再输了。”

“嗯,加油。”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知道孙翔不只是在安慰他。他从来都是这样斗志昂扬。

“还有一件事。”孙翔说。

“什么?”

“虽然你不在队里了,但我们还得跟过去一样。”孙翔问,“行吗?”

周泽楷望着孙翔忐忑不安的脸,温和地笑了起来。几年下来他依然内向、不善表达。但对于孙翔,他有十足的信心。他点了点头。

大概是因为寒冷,孙翔的动作有些僵硬,他笨手笨脚地抱住了周泽楷的肩膀,一脸心满意足。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孙翔高兴地说。


周泽楷的退役搞得异常煽情。但这样一件十分伤感的事情,对于周泽楷本人来说唯一的感想只有累。他本来外形好,也算是个明星,眼下在经纪人的牵头下,他顺水推舟地打算正式往娱乐圈发展,因此趁这个大好的曝光机会,要马不停蹄地在外面出活动拍照片接访谈,基本没有见孙翔的时间。天气很热,孙翔没有出去玩的心思,呆在家里只要一开电视基本就能看到他。孙翔头回看到周泽楷的退役纪念视频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下一秒又觉得两人的合照不够帅气,愤然把眼泪憋了回去。

一个月以后,周泽楷抽空把孙翔带回了自己的家吃饭。那里距离孙翔家直线距离只有两百米,但孙翔从来没去过。周泽楷家的房子大而空。因为请了钟点工,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客厅里摆着周泽楷妈妈的照片。周妈妈很漂亮,孙翔觉得周泽楷和她长得挺像。

周泽楷的父亲从书房里走出来。之前孙翔从周泽楷那听过,周泽楷的父亲是个做学问的,脾气还好,但平时有点闷。孙翔赶紧主动热情地迎了上去。

“你好,我叫孙翔。”孙翔手心里全是汗。他从来没这么紧张过,“我是周泽楷的队友。”

周父点了点头:“电视上见过的。”

“是吗?嘿嘿。”

孙翔说完就得自己特别傻,但实在无话可说。周泽楷的父亲跟周泽楷一样不爱讲话,没寒暄几句,就拉着他们坐下吃饭。孙翔如坐针毡,食不知味,也不管碗里的是芹菜大蒜还是生姜,都麻木地往嘴里放。要是这种事能打一架解决就好了,他心里轰隆隆地放着各种大招:豪龙破军!伏天龙翔!斗破山河!可惜精神胜利法一点用都没有。孙翔吃完了两碗饭,还没想好怎么跟周泽楷的父亲说这件事。这种要费脑子的事他至今仍不擅长。他觉得自己所有的情商都用来琢磨周泽楷了,在别的事情上就有点捉襟见肘。来之前真应该问问江波涛的,他想。

“小孙下个赛季就是队长了吗?”周父问。

“嗯。”

“会辛苦吧?”

孙翔连忙表决心,“没事,我觉得我能做好。”

周泽楷把一块肉夹到了他的碗里。“你可以的。”他说。

周泽楷这话只是单纯地评价当队长这件事。孙翔却硬要把他当做是对自己的激励和暗示。是时候了,他现在充满勇气,一往无前,要一招定胜负。他握紧了手中的筷子如同握紧一杆却邪。外面知了叫得格外响亮,夏天的影子在孙翔的脸上摇晃。他提高了音量。

“周叔叔,我忘了说,刚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漏了一条。”孙翔说。

“嗯?”

“我吧,其实是周泽楷的男朋友。”



~第三章 完~

评论(18)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