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10)

先来自我检讨一下:为什么这篇文,一直没有更新呢?

其实没有客观原因。一切客观原因都不是原因。

主要就是,每次我一开头,写到小远喝早茶,我就痛彻心扉,呼吸困难,无法思考。啊,虾饺,我灵魂的归宿!不知不觉,已离开你那么久了呵!(别闹

简而言之就是一开写就饿。

今天我特意吃饱了才开写。疗效惊人。即便如此,我也无法在文中写出虾饺两个字。因为只要看到这两个字,我的眼角,就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



“起床了。”

邹远睁开眼睛,闻到了一股薄荷的味道。于锋刚刚洗漱完毕,脸和手上都带着冰凉的水汽。邹远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几点了?”

“八点半。”

“这么早……”邹远抱怨道,“没睡够八个小时啊。”

他从被窝里钻出来,打了个冷战。“好冷。”

空调温度开得挺低。邹远五点醒过一次,发现俩人正抱成一团。冷风嗖嗖地吹在他的眼皮上。他不禁把于锋抱得更紧了。里外温差巨大更有助于睡眠。他只脸红心跳了几秒,就倒头睡去。

“你要没睡够就再睡会儿吧。”于锋体贴地说。

邹远毫不客气地倒回了床铺里,重新用被子把自己裹好。没过多久于锋也钻了进来,从背后抱着他。被子里面暖洋洋的,邹远又开始犯困了。

他迷迷糊糊地说:“你不是故意把空调开这么低的吧。”

“啊?”

“算了。睡觉。”

人生最幸福的莫过于回头觉。邹远睡得很舒服,直到被饿醒。


喝早茶的地方离于锋家不远。他们运气不错,不需要等位。于锋把菜单给邹远让他自个选。邹远一点没跟他客气,刷刷刷地勾了一堆。勾完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把单子推回给了于锋:“看什么都想尝尝。要不你帮忙删掉几个吧。”

于锋看了一眼,果然点的乱七八糟。他审阅了一番,把所有不是本地菜的都一一剔除掉,又加了几个推荐的,然后下了单。

邹远看上去挺瘦,但其实食量远在于锋之上。在队里邹远和曾信然号称自助双侠,只是风格各有不同,曾信然吃起来如打霸王连拳一样生猛,效率惊人,挥一挥手,留下一摞空盘。而邹远则要慢条斯理得多,只是大家吃第一轮冷盘的时候,他跟着吭哧吭哧地拆螃蟹腿;吃到第三轮开始歇一歇的时候,他一边听大家说一边漫不经心地把盘子里的牛排切成小块;到了别人第五轮重战江湖的时候,他开始对付各种五花八门的小甜点,最后大家准备结账的时候才发现有个人又拿了一满盘的刺身回到座位上,一般还会特别从容而理所当然地说:“刚刚给抢完了,没吃上。等等我啊。”

因为邹远吃得不着急,很低调,大家都是过了很久才发现这个潜在战斗力的。有一回朱效平留心了一下,赫然发现他三个小时里从头到尾就没停过,食量约等于两个于锋,一点五个张伟,一点二个曾信然。邹远一战成名。

针对这一点,于锋在邹远来之前就列好了一份饭馆清单。他们本来每年打比赛都起码要来广州一回,该玩的地方都玩的差不多了,倒是吃的都挺一般。这回于锋打算带他好好吃几顿,领略一下大吃货省的风采。


早茶的点心基本都是事前做好的,上得很快,没过多久就满满当当地摆满了一桌子。邹远一边吃一边跟他聊着天气,交通,还有战队未来的发展。不知不觉桌子上的蒸笼和盘子就变空了。于锋心里有种异样的满足感。

“还要吗?”于锋问。

“不用了不用了。”邹远擦了擦嘴,“中午也不用吃了。”

“想什么呢,本来午饭也在这了。”


他这句话是不作数的。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在城市的另一头分起了一碗萝卜牛杂。店铺很小,看上去也不是很整洁,开在一条巷子里。他们到那的时候刚下了一场过云雨,地面上湿乎乎的。已经过了饭点,店里没什么人,老板娘懒洋洋地看电视。于锋要了碗萝卜牛杂,还和老板娘闲聊了几句。于锋说的是普通话,但老板娘答的是粤语,听上去挺奇怪的。

过了一会儿于锋扭头问邹远:“加什么酱?”

“看你呗。”

于锋熟练地拿起手边的调料罐往碗里挤了点番茄酱和辣酱,端过来,和邹远一起坐在店门口的板凳上。

吃了没两口,于锋指着巷子的另外一头,“看见那招牌没?”

“网吧啊?”

“嗯。我初中就在这旁边。以前老跑来这个网吧。最早打荣耀也是在这里。”

“逃课来打的吧?”

“逃过。”于锋爽快地承认了,“一般是下午的课。中午跑出来在这买点吃的,然后进去呆一个下午。进了训练营以后还去玩过几次。其实这个网吧条件挺破的。但那时候顾不上啊。”

“光想着打游戏了吧。”

“差不多,家里头疼了好久。”于锋用竹签插起一小块萝卜,沾了些红彤彤的番茄酱。

邹远:“反正我看你爸妈现在挺骄傲的。”

于锋:“几年前我来这,网吧老板还让我跟他合影了一张,说要挂起来。不过估计我到百花以后他就不会挂了吧。”

邹远还想说什么,几个穿校服的少年走进了店里。少年们都又黑又瘦,有两个还戴着眼镜,总之看上去都不怎么讨喜。带头的从身上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零钱递给老板娘,买了一碗牛杂。

于锋低头看了一眼表,“快到下午学校开门的时间了。”

“跟你一个初中的?”

“嗯。”

“你们校服长这样啊。”

“我家还有,你要穿吗?”

“想看你穿。”

“早穿不上了。”

邹远目送着那几个少年离开店。“你初中的时候就这样?”

于锋回忆了一下,“我初中的时候好像没这么高。其他都差不多。回家给你看相册。”

“都到附近了,我想去你初中看看。”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于锋用竹签戳破空空的塑料碗,随手把它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走吧。”

正好是下午上学的时间,穿着绿色校服的小朋友们从四面八方往学校里面涌。他们怕被认出来,不敢离得太近,只好绕开门口,绕着围墙走了一圈。于锋的初中的确挺小的,没一会儿就兜了一圈。操场上的跑道只有一百米,还是黑乎乎的煤渣,摔起来特别的疼。于锋说他们考八百米的时候有人跑到最后跑晕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跑了几个来回。“那个人就是我。”于锋最后说。

邹远隔着栏杆看了一会儿操场上正在准备上体育课的少年们。他们疯跑着,大喊大叫着,看上去都有点穷开心。邹远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于锋。“人真是会变的啊。”他感叹道。

于锋脸上抽了一下。“没有的事。我那时候也不这么胡闹。”

“真的?”

于锋抬头看天,“哎,好像又要下雨了,回车里去吧。”

回车里去的意思是去下个地方。下个地方又是餐馆。到吃晚饭的钟点了。


胡吃海喝了一整天,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他们回了家。在家门口的便利店跟前邹远喊他停车。

“干什么?”

“你家有饮料不?”

“没有。”于锋家里注重健康,很少买软饮料。

“我去买罐可乐。”邹远拉开车门。车外潮湿炎热的空气涌了进来,黏在皮肤上很不舒服。于锋看邹远匆匆跑进便利店,过了好一会儿,又匆匆跑出来。他一眼就看出邹远不止买了两罐可乐。

“买什么了?”

邹远有点不好意思地把怀里的东西亮给他看,是一本杂志。

杂志名字于锋看着有点眼熟。他又看了一眼封面上的本期看点,夹在一堆乱七八糟标题中间,有一行不大不小的字:

“百花深处——电竞豪门的七个时尚瞬间”




评论(13)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