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11)

看总选看得头昏眼花,抽空码一点

这篇也快完啦。

顺便晒一晒真爱:

虽然就我听到的情况来看,这一票好像丢了……(虐

不过最终锋哥和小远票数一样也挺好啦。

==

11.


邹远的微信朋友圈加了许多初中同学,其中就有几个女孩子隔三差五就要往朋友圈里发照片。邹远每次抱着好奇心点开照片看都要震惊一下,他以前可发现自己周围有这么多的美少女,就是有点分不清谁是谁。后来有回同学聚会吃饭,他才发现小姑娘们在照相这件事情上有多用心,各种软件各种神器各种姿势统统招呼上,让人眼花缭乱,照片和真人也是判若两人。邹远自己算半个公众人物,却对照相这件事始终不太上心。就算是拍战队海报,最多也就是帮他磨磨脸,基本和平时没两样。因此他这会翻着那期杂志,才亲身体会到摄影以及后期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

“不说我真认不出来啊。”他嘀咕着。

“嗯?”

“你看看张前辈这张,拿出去征婚一般姑娘都不敢来问,太闷骚。”

“是不是啊?”于锋接过杂志一看,黑白的照片上张伟穿着牛仔衬衫,戴了礼帽还架了副黑框,很酷地看着一边。

“这谁啊?”于锋笑着掏出手机,“不知道他们买到没有,我拍到群里给他们看看。”

于是百花群内鬼哭狼嚎了一个晚上。每个人都发现了崭新的自己,有人欢喜有人愁——曾信然第一时间把微博头像都换了,周光义却叫嚣着要火烧杂志社。“太娘了,”周光义发了一个捶几大愤的表情,“你们说这像话吗!我是刺客我就有必要把自己藏在花堆里吗!”

他不吼还好,一吼起来,群里的人干脆把他那个图截下来当了表情。

曾信然:[周光义横卧花丛.gif]哎呀,我觉得我这个样子太娘了~不好的啦~

莫楚辰:[周光义横卧花丛.gif]伐开心

朱效平:[周光义横卧花丛.gif]买包包

邹远:[周光义横卧花丛.gif]我就晒一晒表情不说话

于锋也觉得这个表情挺好玩的,于是也跟着发了一个:

落花狼藉:[周光义横卧花丛.gif]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夜雨声烦:……………………

石不转:………………

百花缭乱:………………

无浪:……………

索科萨尔:…………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百花怎么回事周光义好好的一个刺客画风都不对了直接变成花仙子了有没有@大漠孤烟 老韩你快来欣赏一下

季冷:队长你卖我!

落花狼藉:……抱歉,错群。

季冷:晚了,什么都晚了。

落花狼藉:回自家群说。

于锋手忙脚乱地切回百花群的窗口:光义,我真不是故意的。

周光义:太伤感了,一世英明。

周光义:卧槽大群把我名字都改成“群芳妒”了!队长!

于锋:……我替你做主。去跟管理员说。

于锋:给你带鸡仔饼。

于锋:老婆饼。

于锋:杏仁饼。

于锋:我们还是个团结的集体,对不对?

曾信然:[周光义横卧花丛.gif]对!

莫楚辰:[周光义横卧花丛.gif]对!

朱效平:[周光义横卧花丛.gif]对!

张伟:[周光义横卧花丛.gif]对!

周光义:好累……

于锋把电脑合上的时候,邹远已经在一旁笑得不能自已。“你平时聊天都这个表情?”于锋问。

“没,今天特别欢乐。”邹远抄起杂志遮住了脸,只露出晶亮的眼睛。他很快发现于锋并没有在看他。而是盯着他手中的杂志。他将杂志转过来一看,发现正好是他自己的那页。杂志上的邹远扛着向日葵抿着嘴笑,看上去特别无害。

“唉,其实不该嘲笑光义,我也拍得特别奇怪。”邹远说。

“挺好的。”

邹远把杂志那一页和自己的脸比在一起,“像吗?”

于锋眯起眼睛认真鉴赏了一番。“不太像。”

“的确,我妈估计都认不出来这个是谁。太奇怪啦。”

邹远笑着翻到下一页,是于锋的照片。刚刚这张照片已经在群里被盛赞过了一番。群众纷纷表示队长英俊得人神共愤,敢笑枪王不帅哥。虽然是玩笑话,但也基本体现了这张照片的水准。于锋个子不算出类拔萃,但比例优秀,人也挺拔,再加上黑白照片自带天然文艺范,整个人气场都强了几个等级。

邹远凝视着照片说:“我要是有妹妹,一定不敢把她介绍给这么个人。太帅了,看着靠不住。”

于锋说:“那你呢?”

“压力太大。”邹远说,“我也不行。”

不行最好。于锋心情愉快地盖住邹远的手指。“那你就只能和这边这个凑合过了。”他说。

“不凑合。”邹远说,“这个就好。”

他们的话题从照片发散开,说着说着于锋就鬼迷心窍地到书房去搬了厚厚几大本相册过来给邹远看。里面有于锋从小到大的照片,不少下面还写了时间和地点。邹远发现于锋小时候又黑又瘦,简直让人想随手拍解救饥荒少年。特别是上学以后,宽大的校服挂在身上空空荡荡的,看着特别可怜。

邹远看看相片,又看看于锋:“蓝雨伙食挺不错啊?”

“那倒是。”于锋说,“去那以后长了好多。”

最让邹远惊讶地是居然有一张于锋拉手风琴的照片。照片上的于锋大概是小学三四年级的样子,看场景像是学校的艺术节。于锋脸和嘴唇都给涂得红彤彤的,一看就是班主任胡乱弄的,看着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要不是邹远的手放在相册上,于锋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差点没直接把相册拍上——他完全想不起自己还有这样的黑历史了,漆黑漆黑的。

邹远好奇地说:“你还会拉手风琴吗?”

“不太会,就学了两年,不喜欢,家里也没强迫。”

“就学两年能表演,你也挺厉害的嘛。拉得什么曲子?”

于锋回忆了很久:“共青团之歌?要不就是青春舞曲。一共也学了没两首。”

“小学生拉什么共青团之歌啊。肯定是青春舞曲。”邹远说。

于锋看着脸上两团红的自己,青春得无法直视。这种青春一去不复返就一去不复返吧。后来相册里陆陆续续了出现于锋在蓝雨的照片。照片上有黄少天,喻文州,还有他们一起夺冠的场面。所有这些都跟歌里唱的一样,像小鸟一去不回来。但是于锋从来不是个恋旧的人。他最宝贵的现在就在他的面前,一页一页阅读他的历史。

于锋想了想,说:“下回我会放些百花的照片进去。特别是你的。”

邹远只是笑。

然后邹远将照片翻回手风琴那一页,把照片拍进了手机里。“我拿这个安慰光义去。”




评论(1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