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雪白透亮(完结)



第六章 愿你别蹉跎


孙翔人生中的最后一个赛季始于一个雨天,对手是越云。他坐在大巴上看窗玻璃上圆圆的雨滴,不知怎么就想起他刚进职业圈的事情。那时候他刚中考完,根本没怎么想高中的事,就一头扎进了训练营。到达越云俱乐部的那天,恰好也是个雨天。

越云是个很小的俱乐部,给正式队员的设施也就那样,更不用说训练营了,但凡一个像样点的网吧,都比越云的训练室要敞亮,就连电脑也只有七台,弥漫着一股老旧电线的金属味。斑驳的墙上贴着红色的战队海报,海报上写着雄心壮志的标语,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是一个几乎没有进过季后赛的战队。在孙翔看来,越云就像是一个随和的老人,亲切、懒散、而有点抠门,肚子里有很多大道理,面对命运却毫无抗争的斗志。

这就是他荣耀的起点。

离开越云之后的很多年孙翔都没有再怀念它。对于他来说越云不过是一块起跳板,还是质量不太好的那种。然而此时,在这辆开往越云的大巴上,孙翔忽然觉得往事历历在目,好像就在隔壁的那一条车道上,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里面坐着十七岁的他和他的狂剑士,冒着风雨向赛场驶去。

十七岁的时候他个子已经长得很高,长手长脚,在狭小的面包车内有些伸展不开,所以一般都让他坐在副驾驶上。他甚至还记得那时的司机姓赵,年纪不小了,在越云干了五年,见过不少职业选手,第一次送孙翔去比赛场馆的时候,一路都在给孙翔打气。后来孙翔去嘉世,也是他一路把孙翔送到飞机场的。临走的时候,赵师傅特别舍不得他,却又挺为他骄傲,他拍着孙翔的肩膀说:“加油,眼看我们越云也要培养出一个冠军来了。”

孙翔听了这话笑得特别开心,好像冠军已经近在咫尺。

他说:“放心吧,一定拿下。”


轮回的大巴缓缓驶入赛场的地下停车场。孙翔下车的时候特意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那辆白色的面包车。在给战队预留的车位上停着一辆中巴,上面还贴着越云的队徽。当初的转会费搞不好就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孙翔心想,如果真是那样,倒也挺不错的。

他转过头,带领着他的队员们走入他最初的赛场。


周泽楷拉开抽屉,里面躺着一张陈旧的账号卡。他将账号卡拿出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刷卡登陆游戏。

登陆界面上出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神枪手,装备平平,也没有穿风衣戴礼帽。去年荣耀已经开到80级了,神枪手却还停留在70级。这是周泽楷的第一个账号。周泽楷退役后基本没有再打过荣耀。曾经朝夕相伴多年的东西一旦放下了,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熬。这段时间他工作少了,人也清闲了下来,才重新捡起了游戏。

他点了一下登陆。熟悉的音乐响起,神枪手出现在了主城里。来来往往的玩家从他身边经过,如同现实世界一样繁忙。他检查了一下角色的状态和任务栏,决定先去给这个过时的神枪手满个级。

周泽楷小时候曾经看过一个钢琴家的访谈。钢琴家说他曾被囚禁了数年,这数年间他一次也没有弹奏过。然后他重获自由的那一天,他走入一个房间,房间的中央摆着一台钢琴。他以为自己会变得生疏,需要很多的练习才能重新回到音乐的世界里。但是他颤抖地将手放在了琴键上,第一个音符迸发,随即旋律就源源不断地在他的手下流泻出来,好像数年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并没有改变他分毫。

原来真的会是这样,周泽楷想。

他的手指几乎是自动地在键盘上移动。虽然操作的精度已远远不及当年,但多年训练养成的意识和反射都还在。有些操作他甚至要迟一秒,才反应出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这是沉淀在他骨子里的东西。说是天赋也好努力也好。这么多年过去,依然没有什么能将它带走。


神枪手在老区,没满级的角色不多。周泽楷看到有人邀请组队就接受。没人的时候自己打也挺快。打了一个上午,他决定歇一歇。就在这时有个战斗法师向他发了一个组队邀请。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点了接受邀请——这个战斗法师名叫千叶之秋。

周泽楷本来想再找找和战斗法师配合的感觉,结果对方却是个十打十的菜鸟,一路各种引怪摔跤,死了无数次。起初她还在聊天频道刷各种问题虚心请教,到后来手速实在跟不上,干脆开了语音和周泽楷聊起来。周泽楷一听声音,发现对方是一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而且没几句就暴露出她还在读初中的事实,本来的郁闷也都烟消云散,权当是在照顾亲戚家的小孩子。

好在初中生虽然小白,但悟性还算不错,反应也快,周泽楷只带了一个半个小时,就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只是小姑娘跟他熟络起来后,话也就越来越多,不禁让周泽楷想起了黄少天。

“你怎么光打字不说话?”打着打着女孩子问。

“感冒,嗓子痛。”

“这里怎么才能绕开那个怪?我觉得我没跳错吧?”

“左边缺口。跳两次。”

“天啊你太厉害了!枪神大大!”

“……”

“枪神大大你看我ID是不是很帅气?”

“帅。”

“我是从一叶之秋想到这个ID的。你知道一叶之秋吧?”

“知道。”

“我就觉得孙翔特帅,可惜最近电视都不太转播比赛了,周围同学知道我喜欢孙翔,还都嘲我过时呢。况且上赛季也只进到四强吧。”

“……”

“怎么了,你不喜欢孙翔吗?”

“很喜欢。”

“真的吗,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粉他的啊?”

“很早以前。”

“我可是今年才知道他的呢,以前我都没关注过荣耀。听说好几年前大街上都挂着他的海报。”

“是。”

“听说他以前跟别人搭档的时候风格和现在差很多,打得犀利又漂亮……不过我也看不太懂啦。反正网上都喷他说比当年差远了,手速不行反应不行什么都不行,就靠着斗志在硬拼,这么赖在场上,还不如退役算了。可我看他战绩至少不差啊。”

“……

“其实我还见过孙翔本人呢,羡慕吧。”

“?”

“就有一回我路过俱乐部,在他们俱乐部对面的便利店里看到他在买东西,一大堆都是零食。他真人比电视上还帅。我去找他要签名他还挺高兴的,还给了根棒棒糖我。”

“巧克力味?”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其实他的搭档也很帅的,你知道吗?叫一枪穿云的那个。”

“周泽楷。”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我光记得两个一了。也对,你是神枪肯定知道的。”

“嗯。”

“要是还有机会看到他们现场比赛就好了。真可惜。”

女孩那边传来点成年人的声音。好像是家里在叫她去吃饭。

“吃饭去。枪神大大下回再聊啊。”

“嗯,拜拜。”

千叶之秋下线之后没多久,周泽楷也退出了游戏。他摘下耳麦靠在躺椅上,发现这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人跟他聊孙翔的事情。那女孩子关于孙翔的每一句话,他都能在脑中再重复一遍。


自那个冬夜以后,他们几乎没有再联系过,只有在生日的时候互送了礼物,节日的时候简单地问候了一下。周泽楷相信他们之间的约定。因此他们决定在那之前将这段关系冻结起来,一切似乎就不会变得更糟。

周泽楷以为过一段时间他就会特别想念孙翔。结果却发现停止联络这件事并没有对他的生活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他们不吵架,也不为对方难过了。这反而让周泽楷有些如释重负。他甚至觉得过去那么多年两人在一起的日子是一层半透明的雾气。吹散之后,他的生活还是一样。

但刚刚那个女孩问他,你喜不喜欢孙翔的时候,周泽楷依然不假思索地打出了答案。

“很喜欢。”

原来是这样。

周泽楷恍然大悟。这原来并不是一件需要他思考的事情,甚至不容易被感知。因为他们已经过了需要靠甜言蜜语和肌肤相亲来维系感情的时节。就好像那个钢琴家的故事里所说的那样,这一切都不再会因为长久的隔离而生疏。

荣耀和爱情对他们来说都是这样的——以为自己正在远离,实际却变成了生命的一部分,无声无息地陪伴着他们,往前走去。


同一天的晚上,训练结束后孙翔跟其他队员一起去饭堂吃完饭。空荡荡的食堂正中居然坐着一个人。孙翔远远地一看到那个人的身形,就站在那不动了。后面的小队员们一时没认出来,还嚷嚷了一句:“谁啊?新来的行政人员吗?”

男人站了起来,摘下帽子,对他们和善地笑了笑。“孙翔。”周泽楷说。

这下就连从没见过周泽楷本人的新队员都认出他来了。轮回至今仍然随处能看到他的海报。队里人见他脸的时间比见自家亲人的时间都要多。

“周队!”几个大胆子又活泼的年轻人立刻围到周泽楷身边开始自我介绍,顺便近距离接触一下偶像。孙翔在旁边傻站着看了一会儿,才回过神,伸手把人给拨开,将周泽楷解救出来。

“吃饭了吗?”孙翔问。

“没。”

“正好,你有几年没吃过食堂了吧,今天和大伙一块儿。”

周泽楷点了点头。

孙翔揽着他的肩膀大摇大摆地去点菜。他点了番茄炒鸡蛋,红烧鸡腿和炒青菜。周泽楷要了一份牛肉炒西兰花和腐皮卷。别的队员也七嘴八舌地点了一堆。没过一会儿菜端上了桌,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围在一起。周泽楷自然成了饭桌上的主角。有人问周泽楷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回轮回。周泽楷说就是好久没回过了,想看看。又有人问周泽楷退役之后发展如何,问着问着就八卦到了各种女明星。“楷哥楷哥,”小队员很快改了称呼,“你近距离观察过你有发言权,你觉得我女神她到底是不是整容的啊?”

周泽楷居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鼻子……可能整过。”他谨慎地说。

小队员一脸梦碎的表情,还想再问什么,孙翔终于忍不住了。他黑着脸说:“让人吃饭。”

小队员嘤嘤地回去扒拉自己的饭碗。“没关系。”周泽楷说。

于是两分钟后又有队员卷土重来问起了八卦。孙翔也管不了他们,又不好加入八卦大军,只好闷头吃饭。


饭后孙翔借着送他的机会,才把周泽楷单独拉到一边,七拐八弯地把他带到一个僻静的走廊里坐了下来。

“干嘛突然过来了,吓我一跳。”孙翔说。

“不高兴?”

“高兴啊。”孙翔轻轻地说。走廊昏黄的灯光暖洋洋地映在他的脸上。夜风把他的留海吹得乱蓬蓬的,看上去特别孩子气。

周泽楷忍不住帮他理了理头发。“今天……有人提到你了。”他说。

“谁?”

“网游里。”

“哪个队的?”

“不是……是初中生。”

周泽楷将女孩子的事情跟孙翔复述了一遍。孙翔切了一声:“这种小女孩根本什么都不懂。”

周泽楷心想,那你还给她糖吃了呢。

“你笑什么。”孙翔问。“你今天特不正常你知道吗?”

“嗯?”

孙翔歪着头打量他。他觉得奇怪,今晚的周泽楷特别温柔,也特别好看,就连眼角的细纹都让笑意变得更加柔和。这种温柔和好看对孙翔来说有点新鲜,带着什么魔力一样,让他好像浸在温水里一样舒服。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孙翔纳闷地凑上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些。周泽楷顺势也把头往前靠了点,亲了亲他的嘴唇。

孙翔好像被烫到似的往后缩了缩。

“靠,你今天真的有问题。”孙翔咕哝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只是接个吻,两个人都会觉得有些难为情。

“什么?”

孙翔连忙伸手蒙住他无辜的眼睛。“不许这么看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周泽楷由着他去,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孙翔很不甘心地叹了口气,说:“去我那。”


孙翔的宿舍和几年前看上去没有什么差别,乱得一塌糊涂,连地板上都没多少空地,周泽楷只来得及扫视了一下,就被孙翔扑上来按在了门板上。刚刚纯情别扭的氛围瞬间被一扫而光。孙翔吻他吻得够了,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十分困惑地说:“你这个样子怎么会不讨观众喜欢呢?”

这种问题周泽楷当然也想不明白。好在孙翔也没有继续纠缠这个。他再不会看气氛也知道这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做。他们拥抱着,一路磕磕绊绊地滚到了床上。周泽楷习惯性地拉开床头柜抽屉往里摸。抽屉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孙翔这才想起来:“没套没润滑。怎么办?”

周泽楷考虑了一下,还是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孙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解开孙翔的裤子,弯下腰,将他含在嘴里。

孙翔刚刚那一秒的遗憾瞬间化为了惊惶。

周泽楷脸皮薄爱干净,平时很少肯做这种事。技术这么多年简直毫无进步。但只要低头看一眼周泽楷低垂的睫毛和潮红的脸颊,孙翔就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他咬着手背,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爽得连大腿都痉挛了起来,甚至没来得及抽出,就射在了周泽楷嘴里。周泽楷猝不及防,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糟糕。孙翔不管自己还喘着,赶紧挣扎着爬起来,从床头的纸巾筒里拽出一大把纸巾糊到周泽楷嘴上。

“下次不许这样了啊。”他严肃地说。

“呃……不舒服?”

“不是。你别问了。”孙翔红着脸,拿着一团纸巾奋力地擦着周泽楷湿红的嘴唇,力气大得几乎能磨下一层皮。周泽楷痛得哼了一声,孙翔才知道停手。

周泽楷好像明白了孙翔的想法。他摸了摸孙翔的头,“没关系。”

“周泽楷你今天真是吃错药了。”孙翔慌慌张张把人按进自己怀里,不敢看周泽楷那双湿润的眼睛。一切都这么好,搞得他又怀疑自己在做梦了。不比周泽楷刚走那会儿,近一年来他已经很少梦到周泽楷,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放松了警惕。

“周泽楷。”孙翔小声说。

“嗯?”

“今晚别走了。”

“……”

“大不了我也帮……帮你一回。”

“……”

“说话啊周泽楷。”

“好,不走。”

“我锁门了。你想赖账也没门。”

“……”

宿舍的床要挤下两个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着实有些艰难,逼得他们必须亲密无间。好在在这件事上他们已经十分有经验,能互相配合着尽量让对方躺得舒服。孙翔和他抱了会儿,突然说:“你不是会唱歌了吗,来唱首?”

周泽楷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他窘迫地摇了摇头。

“别不好意思。”孙翔傻笑着逗他,“来,走一个。”

周泽楷走投无路,只好堵住了他的嘴。

这天他们乱七八糟地折腾了一晚上,到了早上,孙翔也没搞清楚周泽楷为什么突然来找他。他觉得周泽楷的心里应该是想明白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整个人都变得焕然一新。但周泽楷不说,那也就随他去吧,孙翔特别宽宏大量地想。

跟往常一样,他没周泽楷想得那么深远,却也因此而更加死心塌地。


之后他和周泽楷又见了三五次。起初还是在俱乐部,后来觉得影响不好,就改到了家里。但其实和过去两年一样,两个人聊的事情依然天南地北,基本上一个说另一个只能干巴巴地听,听完了也就是一知半解。不见面的时候也基本不急着联络。只是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心情好像一直不错,总是笑眯眯的,连带着孙翔也觉得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轻飘飘的跟喝多了似的,什么都不怕,什么也不多想,就觉着他们可以这样一辈子过下去。

孙翔冷静下来之后就发现他们这样其实挺奇怪,既像是在谈恋爱,但又好像彼此都卸下了恋人的担子。他参不透其中的玄妙,久而久之却被周泽楷的笑容洗脑洗了个透彻。

他也开始奇怪他们以前为什么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闹不愉快,以至于到了差点分手的地步。


季后赛前,孙翔把周泽楷叫出来,在他面前立下军令状说,不拿下冠军就再也不见他了。周泽楷知道他是玩笑话,但也严肃地配合他说:“一言为定。”

于是总决赛最后一场前,孙翔托人给周泽楷带了一张票。周泽楷想了想,还是去了。在包厢里他遇到了几个熟面孔,包括江波涛、方明华、吕泊远,还有和孙翔同期的几个选手。他们都是被孙翔邀请来的,互相打了一个照面,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小孙这是告别演出吧。”江波涛有些伤感地说。

其他几个人表示同意。江波涛特意又问了周泽楷一句:“小周,你说呢?”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知道。”

江波涛察觉到有点不对,挪近了一点,凑到周泽楷耳边小声问:“和小孙最近怎么样了?”

周泽楷说:“还好。”

江波涛看他有些一言难尽,也没好追问下去。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周泽楷几乎比在场上还要紧张。这种紧张的氛围甚至感染了其他人,包厢里大部分时候都很安静。只有在团队赛一枪穿云被率先击杀出局的时候才发出了几声惊呼。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周泽楷。

周泽楷盯着赛场中央,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视线,仿佛是一座雕像。

场上的角色在不断地减少,幸存的角色们血线也在不断地往下滑。其实这并不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比赛,轮回打得一板一眼,并没有出现什么激动人心的场面。只有机械而精准的厮杀在不断地持续,虽然依然惨烈,但却让人看得有些困乏。

原来现在的孙翔是这样的,周泽楷想,朴实取代了华丽。留下来的唯有一颗单纯的求胜之心。

“能赢的。”江波涛看他脸色不太好,在一旁安慰他,“场上轮回形势还是明显占优啊。”

周泽楷点点头。

事实证明,江波涛的判断是正确的。


孙翔从比赛席中走出来的时候,轮回的全体队员和他站在一起,开始向观众致意。孙翔第一次望向了包厢的方向。周泽楷觉得他在看着自己。孙翔盯着这个方向看了一秒、两秒……然后笑着说了几个字。

大家都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就连周泽楷也一头雾水。

江波涛机智地分析了一下嘴型。他觉得孙翔说的是:“重新开始吧。”

大家还是不懂这句是什么意思。只有周泽楷知道江波涛没说错。


颁奖典礼完了以后包厢里的人一窝蜂涌到了休息室里。

“不是我说,联盟现在的冠军怎么这么寒酸。”刘小别抱怨着拿起孙翔的冠军戒指,“我怎么觉得今年这戒指连金都没镀啊。”

唐昊接过戒指掂了掂,“肯定没镀。”他斩钉截铁地说,“撑死了是黄铜的。”

“拿回来,弄丢了你们拿真金的赔都赔不起。”孙翔说。队员休息室里一下子挤了太多人,他觉得呼吸都有点不畅。

唐昊还在发表赛后点评:“你打得还成,用刺客的小鬼也还成。但一枪穿云一开始就该盯死对方那个阵鬼,现在这么打太险,刚刚周泽楷脸都吓白了。”

他这一说倒提醒孙翔了。孙翔伸长了脖子说:“周泽楷呢?”

周泽楷还在奋力地从门口挤到他身边。方明华赶紧分开人群把他解救了出来。刘小别和唐昊一看周泽楷来了,拔腿就跑。

“撤了,不想看你们俩腻歪。”刘小别说。

“滚。”孙翔没好气地轻轻踹了他一脚。刘小别敏捷地闪开。

周泽楷终于挪到了他身边。

“祝贺你。”周泽楷说。

孙翔大笑着扑上来,把他拽进怀里,用尽全身力气地拥抱他。

“我做到了。”他说。

周泽楷拍拍他的背。“我知道你行。”

他们这样抱了一会儿。孙翔想起还有别的事,才撒了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身边的方明华,“明华哥,帮我开一下我的储物柜。里面有张A4纸,你拿给江副看看,让他帮我斟酌斟酌。”

“是什么?”

“哦,是我的退役声明,一会儿发布会要用的。”

他说话声音不大,却让整个房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江波涛问:“小孙你决定了?”

“嗯。”孙翔心满意足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就这样吧。”


在记者会背了一遍声明,回俱乐部解决了手续的问题的事情,孙翔就这么风平浪静地退役了——一来是因为意料之中,二来也是整体名气下滑,总之关注度远不及周泽楷当年,干净利落,毫不伤感,省却了他不少麻烦。

弄完了这一桩大事,比起考虑今后的道路来,他决定先回一趟家。

将近一年半没有回家,孙妈妈一见到他就一脸心疼地说他瘦了,一副他在战队里受了虐待的样子。就连孙翔爸爸也凑过来感叹道:“电视上看没觉得瘦了啊。”

家里的摆设布局都有了细微的变化,踏进家门的时候孙翔都觉得看哪哪别扭,好在饭菜的香气还是熟悉的。抱着让孙翔一口吃成个胖子的目的,孙翔妈妈烧了一大桌子孙翔爱吃的菜。孙翔心想以后也不用管什么公众形象了,索性就放开了肚子吃,一顿饭下来撑得只能在沙发上挺尸。

孙爸爸坐在沙发那一头戴着眼镜看新闻联播。内容还是老一套。孙翔小学的时候就看腻味了。但这次他居然没有钻回房间玩电脑,而是陪着自家老爹看完了三十分钟的节目,中间还互动了几句。

没过一会儿孙妈妈洗完了碗,到客厅一看到他们俩这幅德行,就指着孙爸爸说:“翔翔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怎么都不关心一下,就知道看新闻联播。”

孙翔懒散地摊在沙发上。他说:“没事,我现在除了撑得慌。其他都特别好。”

孙妈妈还不放心,又拉着孙翔,把轮回的饮食作息战队情况都摸了个一清二楚。她绕来绕去,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和小周怎么样了?”

孙翔半晌没吱声。孙妈妈和孙爸爸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

孙爸爸咳嗽了一声,“呃,分了?”

“说什么呢!”孙翔跳了起来,“没分,以后也不分。”

“好好好,”孙妈妈赶紧把他摁了下来,顺带指责了孙爸爸一句,“你也真是的。”

孙翔吸了口气,说:“爸,妈。”

“怎么了?”

孙翔说:“周泽楷他说,想来见见你们。”


周泽楷说:“我想去见他的父母。”

周爸爸扶了扶眼镜,严肃地盯着周泽楷。小时候周泽楷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周爸爸如果不同意,只要这样看他一会儿,周泽楷就会乖乖地不再问了。

但周泽楷这时候只是稍微顿了顿,又无畏地说了下去。

“我喜欢他。”

“只有他。”

“不会有别人了。”

“我想和他……一直过下去。”

“他真的……真的很好。”

周泽楷实在想不出词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感到胸口以上锁骨以下一阵一阵地泛着酸。因为这么艰难也要说出来,所以每个字都必须是真的,不掺半点水分。

周爸爸一反常态地没有打断他。他的儿子这辈子第一次站在他面前,如此坚决地对他说这么多话。他听完以后,沉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来点上。

周泽楷一言不发耐心地等着他。这样的僵持仿佛要持续一辈子。但也可以只是一根烟的时间。

周爸爸最终将烟头摁碎在烟灰缸里。

他说:“去的时候,带点礼物。记得要礼貌一点。”


周泽楷是在从机场到家的路上把整个过程告诉孙翔的。孙翔还听完一脸不相信。

“你真说服你爸了?”他瞪大了眼睛。让周泽楷去说服别人,听上去简直像是天底下最稀奇的事情。

“真的。”周泽楷说。

孙翔哑口无言了半晌,才没头没脑冒出一句:“明华哥说的还真对!”

“?”

“‘相信爱的力量啊。’”孙翔眉飞色舞地说,“你忘了?轮回首席恋爱大师方明华,以前常常这么教导我们的。”

周泽楷记起这么一回事。他甚至还记得那是在第十赛季的总决赛赛场上,那么紧张严肃的场合,他们还能一直这么嘻嘻哈哈的互相开玩笑。轮回真是个神奇的队伍。

“你是见过大世面的,这会可别紧张,我爸妈可比你还紧张呢。”孙翔说。

“嗯。”

“我爸妈老抱怨我太闹心,你这么懂事,他们准会喜欢你的。”


事实证明,孙翔对自家爹妈的喜好还是比较清楚的。周爸爸给周泽楷提出的“双礼方针”(“带礼物,有礼貌”)也是比较靠谱的。周泽楷出手迅速,雷厉风行,只花了一个下午就让孙家爸妈的思想态度完成了从“勉强接受”到“祝福你们”的转变。

势头简直有点过好。眼看话题就要从周泽楷的家庭情况延伸到领养孩子的问题上了,孙翔感到一阵头痛,赶紧喊了停。


当晚周泽楷在孙家留宿。考虑到是第一回登门拜访,周泽楷十分懂事地和孙翔分开去睡了客房。到快天亮的时候,周泽楷感到有人蹑手蹑脚地钻进了他的被窝。

“怎么了?”周泽楷迷迷糊糊地问。

“睡不着。”孙翔干脆地说。“聊聊呗。”

周泽楷随便应了一声。他还没太睡醒,反应有些迟钝。

“说说,你最近都在干什么呢?”

“……学习。”

“啊?”

“外语。”

“学那个干什么啊”

周泽楷解释了一下,说是他上次参了朋友的一个小成本文艺片,本来没太上心,结果片子居然选去了一个影展。下个月他要去一趟。

“我靠,你要当影帝啦?”

“不太会。”周泽楷老老实实地说。而且小影展也没什么好自豪的,不少人履历里都能凑出这一条来。

“没关系,就算不成,你还有我呢。”孙翔特豪迈地说。

“你……以后怎么办?”

“我早就规划好啦,”孙翔说,“我觉得还是得从熟悉的行业下手,所以开一个网吧什么的吧。其实地方我都看好了,下次带你去看看。如果开得好呢就开第二家。开成连锁的最好。”

“一定行。”周泽楷给他打气。

“我也觉得行。”

孙翔看起来自信满满的。

“其实你退役的时候我很难受。搞得我老以为轮到我自己会更要命。但现在看还行啊。”孙翔说。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回应,随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别弄……周泽楷你好好听我说,”孙翔捉住了周泽楷的手。

“其实想想真没什么难受的,拿过冠军,还不止一回,进了轮回这么好的队伍,还有……嗯,遇到了你。”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在听。

倒是孙翔先扛不住了。“不行,太肉麻了,被子再给我点。”

周泽楷让出一大半的被子给孙翔,把他裹得像个花卷。

“幸亏那个时候你拦着没让我退。”孙翔说,“谢啦。”

谢什么呢,周泽楷苦笑着想,该说点什么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周泽楷下定了决心。他环住孙翔的腰,感到孙翔的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一下一下轻轻地蹭着他的胸口。周泽楷感到痒。可甚至连这种痒意都是幸福的。躺在他怀里是他最好的朋友和兄弟,也是他的爱人。

他凑近孙翔的耳朵,小声地说了几个字。

孙翔不知道是乐坏了还是吓坏了,居然呆呆地看着他,什么反应都没有。

周泽楷有点小失望。不过他并不泄气,鼓足勇气又说了一遍。

孙翔这回终于回过神来了。“我……我知道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就照你说的办。”

“我记性很好的。”孙翔补充道,“想反悔也没门了啊。”

“不反悔。”周泽楷说,“一辈子。”

大概是太不适应周泽楷说情话的模式,孙翔忍不住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到了周泽楷的颈窝里,只露出通红的耳朵。开了冷气的房间格外舒服,再加上松软适度的棉被,格外适合回笼觉。刚刚还号称睡不着觉的孙翔不消一会儿就睡得不省人事。

他们一起又多睡了两个钟头。再度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顺带着帮对方解决了一下晨间的生理问题,然后一前一后去洗手间刷牙。孙爸爸早起买了早饭,给他们摆在了餐桌上,他们坐下来的时候,豆浆和包子还冒着热气。


尾声


轮回俱乐部迁走的前一天,孙翔去找老板打了招呼,放他们进去转了一圈。房子里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搬走,空空荡荡的,看上去都是一个样。

“这间是我房间,旁边是你的,没错吧。”孙翔说。

周泽楷点点头。

“毕竟都住了十年,就算是搬空了也能认出来。”孙翔蹲下身,兴奋地指着墙上半人高的地方,“快看!这还有我打蚊子留下的血迹。”

蚊子血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但周泽楷还是陪他看了一会儿,导致站起来的时候都有点头昏眼花。

“都搬空啦。”孙翔说,“走,去赛场看看。”


赛场倒还是老样子。座椅什么都是好好的。孙翔拣了个头等座,拍了拍上面的灰,一屁股坐了下来。周泽楷坐在他旁边。场馆天花板上的几扇天窗都开着,落下几缕灰色的光。今天是个阴天。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表。“修好了。”他说。

“我都快忘了。”孙翔接过手表,“你什么时候去修的?”

“去年。”

“修了这么久?”

“嗯。”

周泽楷从口袋里摸出另一块一模一样的表给自己戴上。“以后我都戴着。”周泽楷说,“一直戴。”

孙翔有些诧异。转念一想好像真的没什么问题。

“那我也都戴着吧。”他说。

他们看着空旷的场地,一时间没有人再出声。慢慢的有一些白色的细屑不断地从天窗上飘了下来,落在场地上。外面下起了雪。

孙翔觉得他和周泽楷现在脑中出现的应该是相似的画面。

就在他们面前的这片赛场上,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正在并肩和看不见的敌人战斗。黑色的却邪化身为巨龙咆哮着席卷着风雪,荒火和碎霜的枪口不断迸出耀眼的火花,一闪一闪的,犹如星火,点亮着这个灰暗萧瑟的场馆。


荣耀不会就此完结。







~全文终~



叨逼叨时间:

好开心啊,终于写完了。一开始只是想好好写写小周小孙两个人日常谈恋爱,顺带治愈一下被6.5秒痛到的我自己。不过写着写着就多了起来……最后一章比第一章多了一倍的字数呢orz

跟最初的设想已经有很多不一样了。因为笔力问题有些想法没能好好表达。另外还有些没写到的内容,大概会放到番外里。(写的出来再说

因为写的都是正文完结之后的事情所以全都是私设,不好意思在文里写的太详细,只好在这里列一下时间表。

第一章是十赛季以后。标题出自《young for you》,英译中了一下

第二章是十一赛季至十三赛季。标题出自《追梦赤子心》

第三章是十四赛季末。大家去旅游的地方是夏威夷的Mauna Kea火山。标题出自《飞行员之歌》

第四章是十五赛季。标题出自《知音难觅》。

第五章是十五赛季末到十六赛季中。标题出自《雪白透亮》。

第六章是十七赛季至尾声的二十赛季。标题出自《骊歌》。

标题是Gala的歌(就是上面贴的那个啦)。正好这首歌是一部电影的主题曲,而电影的英文名叫《Song of Silence》,简直太合适了不是吗!(x

每章节的标题也都是出自Gala的歌词。我爱车祸现场摇滚发自真心。


顺便说这篇大概会出个本,于是又到了【没有画手跪地求封面】的阶段(。

如果赶得上魔都O的话就在魔都O

赶不上就妖都O

再赶不上就拜拜,拜拜,拜拜啦~

具体信息等有谱了再专门发布,这里先丢个天窗地址:

http://doujin.bangumi.tv/subject/36082

 


评论(45)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