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一些坑

放两个周翔坑的开头出来混更,都是AU,而且多半BE,而且九成九都不会再往下写了……


真的只有开头!!!!


而且是坑!!!


不负责任混更!!!!!!!




1. 泡沫战士 

周泽楷小时候玩过的许多游戏,一开始都是漆黑的屏幕,然后画面亮了起来,一个小人站在一个小房子中间。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小人是谁,他在哪里,他要做什么。这个小人要到处走,和许多的人对话。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周泽楷现在就像那个小人一样,身处于一个陌生的房间之中。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也想不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与游戏中的小人不同的是,他直挺挺地躺在房间的中央。天快要亮了,淡蓝色的光从窗纱外透进来,屋里也都是一层朦胧的蓝。周泽楷眨了眨眼,飞快地适应了这种暧昧不清的色彩。他的知觉此时也突然从天上坠回了自己的身体。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得有些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来自身下,还有拂在颈上温热的气息。他慢慢地翻过身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身上。

周泽楷微微一惊,搞不清为什么会这样。他身下的人却还没醒,只是发出了些不舒服的声音。周泽楷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想先撑起身下床再说。

他这一手下去,却什么也没有碰到,好像生生抓了个空。

周泽楷有些困惑,又试着将手撑了下去。这次他终于碰到了一个有形的物体。

他抓了身下人的手腕。

与此同时,那人终于惊醒,睁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周泽楷。周泽楷什么也没来得及说,那人已重重地一记老拳就朝他脸上挥来。

周泽楷条件反射地擒住他的手腕,娴熟地将他手臂往身后一拧,又整个人压上去将他制住。确认身下的人没有反击的能力后,他从身上摸出一个东西,“啪”地亮在他身下那人的眼前。这一套动作下来水到渠成,周泽楷甚至没有经过一秒的思考。

等他看清了自己掏出的是什么东西,周泽楷愣住了,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个人也愣住了。

他们最先看到的,是一个金灿灿的警徽,下面是周泽楷身穿警服的免冠照。

我原来是个警察……周泽楷恍然大悟。

“警察……我又没犯法,你大清早来我房间干什么?”那人虽然不敢再挣扎,但语气还是挺冲的。

周泽楷自己大脑也是一片混沌。他决定先放开这个人,让气氛缓和一点。

他刚一离开,身下的人便一骨碌坐了起来。

“把你的警官证再给我看看,”青年揉着肩膀说,“我得看看是不是真的。”

周泽楷把警官证又举起来让那人看了一下。

“你叫周泽楷。”那人盯着上面的证件照问。

周泽楷点点头。

“真是警察?”

周泽楷点点头。

“来查案子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啊……人民干警队伍现在还为残疾人提供工作岗位了?”

周泽楷过了一秒才明白他的意思。他连忙说了个不字。

“那你到底来干什么?”

周泽楷努力想了想,觉得自己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好像在寻找些什么。

他说:“找一个……东西。”

他四下看了看,想寻找一些线索,结果发现房间的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海报,好像都是些超能战士打怪兽的片子。海报的主角看着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原来就是眼前的这个青年。

“主演……孙翔?”周泽楷慢慢念着海报底端的演职人员表。

“你不认得我?”孙翔看起来有些泄气。

周泽楷诚实地摇摇头。超人打怪兽的片子他上了初中以后就不看了。

“没事,等演完下一部片你就认得了。”孙翔说。

周泽楷想我现在不就认识你了。

“你找什么啊?我这可什么违法的东西都没有。”孙翔看上去有些紧张,又有些不耐烦。毕竟大清早的被警察收拾起来,这样的经历谁撞上了都不会高兴。

周泽楷闷头苦想,无奈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要找什么,越急越想不到。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这么赖在别人房间里——这里看上去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而他连要找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这个样子真是什么也做不了。周泽楷索性站起来,闷声不响地朝门的方向走去。反正已经知道了这房子的主人是谁,回头到了局里慢慢再查下线索,说不定能想起什么。他这样想着,拧动了门把手。

居然拧不动。

周泽楷十分困惑地低下头,他发现自己根本抓不住门把手。

 

孙翔看到他站在门这不知道捣鼓什么,还以为他不会弄门锁,凑上前去想帮个忙赶紧把他送走。

这一看,孙翔顿时连呼吸都停了一秒。

周泽楷的手直接穿过了门把手。

周泽楷还在困惑地尝试着,他把手往前一伸,发现不只是门把手,就连门板都能轻松穿过去。

孙翔惨叫一声,跌坐在地上。“你……你是……”

拜这一嗓子,周泽楷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他要找些什么了。

他低下头,看着脸都被吓白了的孙翔。

“我好像死了。”周泽楷难过地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过来!”孙翔火速逃窜到房间的另一角。

“我要找……唔……”周泽楷为难地顿了顿,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委婉点的词,“我的尸体。”

 

 

2. 同学会


从学生时代起,孙翔就是有名的迟到大户,排练的时候没有一天准时。江波涛每次给他发的排练时间都比别人早半个钟头。但时间过去太久,今天江波涛倒把这事儿给忘了。孙翔却没忘了这个毛病,不过这回只晚了十五分钟。他走进包厢的时候,菜刚好上齐。这里最大的包厢装这么多人也有点吃力,大圆桌子一圈挤得满满当当的,再加上闹个没完没了,孙翔刚进门的时候都没人注意他。倒是刘小别第一个看到孙翔。“哟呵,还是老样子嘛!”他兴奋地说着,把孙翔拽了进来。

大伙儿纷纷给孙翔让位。你挤我我挤你,最后跟摩西分红海似的在周泽楷身边挤出来一个空隙。邹远从旁边拿了个塑料凳塞进这个空隙里,孙翔刚一坐下,两边的人又纷纷合拢,把他挤得手都挪不出来。周泽楷跟他肩膀贴着肩膀,手肘挨着手肘,每动一下都会牵扯到对方。

周泽楷有点抱歉地笑笑,然后递给他一副碗筷。

五年没见,周泽楷还是帅得不可开交。孙翔看得都愣了两秒。他上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可能还是半年前跟同事去看明星演唱会的时候。但台上的明星离得远,周泽楷和他却紧挨着没有距离,这张脸的杀伤力也就愈发不可估量。如果不是在他发愣的期间桌子上五个盘子已经空了,他准会再多感慨一下。可惜毕业了这么些年,团里的人在抢菜这件事上依然毫不见矜持,除非菜难吃到一个境界,否则十秒内肯定清完一个盘子。孙翔眼见形势有点严峻,赶紧一挽袖子,举着筷子投入到了抢菜的大军里。

一番激斗下来,孙翔成功地夹到了两块脆皮鸡,三块铁板鱿鱼,顺带还釜底抽薪地捞走了水煮牛肉里的最后一块牛肉。他嚣张地对着桌子那头败下阵来的唐昊比了个倒过来的拇指,然后开心地捧着碗坐回了位置上。

周泽楷的碗还是空的。他坐下来之后一直就在喝茶。

孙翔看不下去了。周泽楷过去虽然安静懂事,但在团内不良风气的熏陶下,抢菜的时候也十分稳准狠,两杆竹筷使得出神入化,百发百中,简直是抢菜届的小李飞刀,例无虚发。如今却显然是廉颇老矣,饭都不吃了。孙翔感到十分痛心。

“周泽楷,几年不见业务不熟练了啊。”孙翔问。

周泽楷说:“不饿。”

孙翔把一块脆皮鸡夹到他碗里,“都是大老远地回来,哪能不吃点。”

周泽楷说了声谢谢,没声没息地吃了起来。桌上觥筹交错,好像和他都没什么关系。

孙翔巡视了一遍桌上的菜,突然说:“没点糖醋排骨啊?”

“还真没有。”邹远说。

“那怎么行。”孙翔说,“怪不得呢,周泽楷没有糖醋排骨不吃饭的!”

众人纷纷恍然大悟,表示重逢的喜悦太过强烈,竟然忘了这件事。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个“不”字,刘小别已经风风火火地去找服务员点了单。

有周泽楷的地方就有糖醋排骨。这是剧团一个不成文的团规。剧团人多嘴杂需求多,每次到学校外面的大排档吃饭的时候服务员都懒得听他们报菜名,直接把单子甩到桌子上让他们自个儿写。轮到周泽楷写的时候,他总是工工整整地写上“糖醋排骨”四个字。到后来大家都知道他的这个习性,一上来就帮他写好。周泽楷也从此失去了换个口味的机会。

甚至到了周泽楷毕业以后的新一个学年,在请新人的第一顿上,孙翔依然十分郑重其事地在单子上写下了糖醋排骨四个字,然后缓缓亮给小朋友们看。

“你们有一位学长,”孙翔沉痛地说,“他以前最爱吃这个。为了纪念他,我们今天也要吃这个。”

小朋友们纷纷露出了“节哀顺变”的表情。居然还有人让出了一副空碗筷。

“周学长还健在呢,你们别这样。”邹远赶紧收掉了碗筷,然后从手机里翻出周泽楷的照片,递给师弟师妹们传阅,

周泽楷毕业了之后直接去了国外深造,家又在外地,跟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有五年没见。故而糖醋排骨上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扑上去战个痛,反而都用慈爱的目光地望着周泽楷,等着他开菜。

周泽楷受宠若惊。


孙翔那一届加入话剧团的时候剧团正值生死存亡之秋。04级的师兄师姐们特别给力,号称黄金一代,如今却正好到了忙毕业找工作写论文的时候,社团活动时间大大减少。剩下的05、06级的学长们要么就是长年做后台,要么就只跑过龙套,总之凑台戏都困难。

孙翔刚进来的时候可不知道这么多。他一开始想去的是篮球队,但军训的时候光荣负伤扭伤了脚。招新那天索性哪也没去,憋着一肚子闷气躺在床上,正打算好好睡一觉,忽然听见楼下有人拿着话筒哇哩哇啦地闹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个社团正在楼下招新

孙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穿着拖鞋蹬蹬蹬就跑到楼下去打算干架。他一身煞气地跑到一楼的架空层,一秒锁定了噪音的源头——几个看上去有点放荡不羁的学长正在自弹自唱,四个人唱出了八个声部,看样子是吉他社招新。

孙翔一步迈上去打算开吼,忽然有人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孙翔这个时候好比是一张拉开的弓,箭在弦上,被这么一刺激,整个人都抖了一抖。

他愤怒地回过头。

拍他肩膀的人跟他个头差不多,气势还挺足,哪怕被孙翔这么狠狠地瞪着,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波澜。倒是孙翔看得愣了一愣——这个人穿着最普通的黑T恤牛仔裤,头发没烫没染没发胶,但脸简直帅得惊天动地。

帅哥拍了他肩膀之后半晌也没有说一句话。两人互相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帅哥几次张了张嘴,但始终想不到说什。最后他干脆自暴自弃地塞给孙翔一张纸,然后转身离去。

帅哥走的时候还有些难为情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孙翔被他这个有点天真的动作给彻底搞糊涂了。孙翔低下头,发现纸上写着大大的“话剧团入团申请表格”几个大字。

孙翔不是那天唯一一个被周泽楷用这样特别的拉人技巧拉进团的人。据江波涛的事后统计,周泽楷手中发出去的申请表回收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六。

 

 

 

 

 

 

 

 


2014-09-14 /  标签 : 周翔 44 6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