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13上)

下回真完结。不驴人。

=


拉不拉灯的事情我们暂时不要追究了。我们,来谈谈,唐昊。

之所以要谈到唐昊这个人呢,是因为他一大清早给邹远打了个电话。唐昊每天早上要遛狗,起得特别早。眼下他这边快要回南京了,也没跟邹远见上一面叙叙旧。之前听说他跑去了广州,敲qq也老不理。唐昊有点急了,想问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邹远电话一般都是震动。唐昊打给他也知道他多半不会接。但是一旦唐昊这个人开始打电话了,就说明唐昊也位于炸毛的临界点。要是之后没及时回他,后果会特别严重。

出乎唐昊意料,一大早的邹远居然很快就接了他的电话。

邹远在那头有气无力地说:“什么事儿啊?”

唐昊急吼吼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广州有什么好玩的呆那么久?”

“后天……呃不对,今天几号了……哦,是明天,明天上午就回来。怎么了?”

“整个假期这么长,都没出来聚聚,太不够义气了。”

“哦……”

“靠你是不是没睡醒啊,干嘛呢?”

“看电影呢。”邹远的声音特别轻,也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怕什么人听到什么的。

“一大早看什么片?”

“电锯惊魂27。”

“那可是烂片啊。”

“没,挺好看的。25,24我也刚看了。26没找到源……”

“你怎么回事?一晚上不睡看这个?”

“没事,减减压。”
“赛季还没开始呢你哪来什么压力啊,别又搞得跟刚出道那会儿似的……于锋又找你谈思想问题了?”

“你想哪去了。没有。”

“我还以为于锋把你绑到广州去那么久要对你进行全方位的思想教育了,赶紧让他别费这个事儿,换掉你们队里那个元素法师才是正经事……喂?喂你在听吗?”

邹远没在听。因为于锋正从卧室里走出来,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有点生硬地对他说:“早啊。”

邹远愣了几秒,然后才想起应该先处理掉电话那头的唐昊。他飞快地说了句:“我现在有急事回来聊。”就挂掉了电话。

几秒后邹远开口:“嗯,早……”

于锋动作僵硬地走过来,坐到他旁边,一会儿看看邹远,一会儿看看茶几,一会儿看看电视屏。

“早上想吃什么?”于锋问。

“都行。没什么胃口。”邹远说,“正好你起来了,一起看呗,正演到恐怖的地方。”

于锋心不在焉地看着片。“……一直没睡?”他问。

邹远隔了几秒,轻轻地“嗯”了一声。

于锋紧张了起来:“没什么地方不舒服吧?啊?”

邹远说舒服也不是说不舒服也不是,只好哼哼了几声敷衍过去。

好尴尬呀。他想。

昨晚后半夜于锋睡着之后,他一直没能睡着,怕翻来覆去地吵醒了于锋,干脆就一个人到客厅去看电视,结果恐怖片一部接着一部地看,心头各种思绪也越攒越多,一直就看到了这会儿。

现在于锋坐在他身边,他觉得脑袋更加沉甸甸的,快要被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压坏了。邹远想,在他们两个人心中,这个早晨都不应该是这样的,本来他们应该一起躺在一张温暖的床上,睡到日上三竿,然后睁开眼就能看到对方。

现在哪样都没有。他们又困又饿。哎,现实也就是这么回事了。邹远笑了笑。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邹远。”于锋说,“我……”

“哎,”邹远突然打断他,“能借你靠靠吗?”

“好。”

邹远调整了一下姿势,“你继续说。”

“我今天早上醒了以后也想了很多。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也跟我想一样的事情。”

“大概是吧。”邹远说,“我们不是好搭档吗——心灵相同是最基本的。”

于锋摸了摸邹远的手指。邹远缩了一下,然后又摆在那随便他揉。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好想的,”于锋继续说,“我们就这么过吧。”

邹远头靠着他的肩膀,听到这句也没抬头,只是微微动了动。估计这就是点头了。

于锋感觉自己受到了鼓励,又继续说:“以后的事情慢慢规划,一步一步来,周围的人也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告诉几个人,然后慢慢地让大家都接受下来。不过保密工作得先做好,不能被人抢占了先机,而且什么时候公开,怎么公开,都是有技巧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我们可以好好研究研究……”

邹远一直点着头。大概是于锋对未来生活的畅想过于详尽,他光是点着头,都把自己弄得晕晕乎乎起来,最后干脆地睡着了。

 


评论(2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