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喻黄]龙与物权法(2)

2


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要被压成一片三明治中间的芝士了。

上面是烤得硬邦邦的面包,下面垫着五分熟的带骨牛排,一切开还会留点血水。黄少天闭着眼睛咽了口口水,他的午餐应该在不远的地方,但估计已经被包装纸一起砸成了小小的,拳头大小的块饼,还拌着灰。

龙不安地动了动身体。屋顶掉下来的时候,龙英勇地把他护在了身下,也顺便把体重都压在了他的身上。龙的鳞片硌得他背后有点疼。在他身下,是刚刚进来买龙饲料的另一位顾客。

而且他还听到吧唧吧唧的声音。他的龙居然在这种时候,还顾着慢慢嚼那条人手。

本来黄少天见多识广,一条人手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如果情况是他的龙在嚼一条人手,这个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流木刚刚被开过罚单,要是再给抓到随便吃人,根据当地政策和法令,这样的穷凶极恶、为害一方的龙是要直接拉去人道毁灭的。

黄少天第一时间想把人手从龙嘴里拽出来。

流木居然龙心似铁,不肯松口。

粘稠的液体沾满了黄少天的指缝,那截人手也是滑溜溜软绵绵,还带着点龙的腥气……

黄少天觉得自己刚刚的饭都白吃了。

就在这紧要的时候,饲料站里来了一位新顾客。新顾客看上去是一个……好人,文质彬彬的,一看就跑不快,也不太能打。如果他要掏出手机报警,黄少天有信心第一时间敲晕他。

非常安全,没有任何威胁,黄少天决定向这个人求助。

新顾客显然也是被吓着了。黄少天并不泄气,一边跟他的龙搏斗,一边努力地试图跟那个人解释。他觉得自己脑力和体力在此刻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只要再突破一点点,就能看到新世界。

新世界伴随着地动山摇一起到来,黄少天感到无数冰冷的雨水像海浪般打在了他的脸上,一时间天昏地暗,流木嗷一声普扑将上来,把他们压在了身下。


在布拉布拉星,地震并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黄少天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因为地震频发,大多数房屋都采用了轻质的材料,即便直接砸在人身上,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能还远远不如一头龙压上来要命。

黄少天自己倒还好,但他怀疑自己身下那个人是不是已经给压死了。毕竟每年都有因龙的不当保护措施导致人员伤亡的惨案发生。

“你还活着吗?你叫什么?活着就哼一声吧?哼几声、哼一首歌也可以。”黄少天说,“你哼不出来我可以给你起头,你可别吓人啊,我听到你心在跳了。”

身下的人并没有出声。黄少天根本听不到他的心跳或者呼吸声。

黄少天心想自己一手是人的残肢。身下是个死人。随便来个人看看,都是要报警的。

“我叫喻文州。”被他压着的男人突然说,“我唱歌不好,你起头吧。”

黄少天一激动,大声地给他唱一首《布拉布拉进行曲》:

布拉布拉星 是宇宙的核心

鲜花到处盛开所有物种都美丽

布拉布拉星 是世上的唯一

四季都长绿 永远绽放光明


可能真的像黄少天之前判断的那样,喻文州是个好人。他居然没有打断黄少天。倒是流木人受不了这样非人的折磨,扑腾着爪子站了起来。悲哀的是,它站起来之后,龙肚子几乎还是贴着黄少天的脑袋。黄少天开始考虑是不是平时给它吃太多了。

他有些惭愧地从喻文州身上移开,却又没移开太远。龙肚子底下毕竟就这么巴掌大的躲雨的地方。

“我有伞。”喻文州说。

他抬了抬右手,出门带的那把伞,伞骨已经扭成了z型。

“现在没有了。”黄少天指出。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你受伤了没有?要叫救护车吗?紧急的话可以直接骑龙去,现在的救护车都拖拖拉拉的,等到了医院人都死了七回了……”

“我没事。我很好。”喻文州说。“顺便说,刚刚那个东西,我觉得,你的龙吃了问题也不大。”

“那个不是真正的人手。”喻文州指出。

“什么?”

“龙的咬合力是很强的,人类的手臂它一下就能咬断,不会像嚼口香糖一样嚼那么久,况且你还拽了那么久都拽不断。”

”而且它现在还在嚼,看来真是把这玩意当口香糖了。“黄少天嘀咕着,”既然你是个聪明人,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我们现在这样算不算违章停龙?“





评论(27)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