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新百花]通天笔记(一)

1. 安心造雷,放飞自我

2. 会有大量情怀梗

3. 也不一定会再更

4. 粉到深处自然黑

= = = 

于锋提着巨剑,面色凝重地说:“各位,我要去当魔教教主了。”

他说这话正是吃早饭的时候,突然被来了这么一出,郑轩差点没把豆浆给喷出来。喻文州也手一抖,直接把咸蛋戳了个对穿,黄澄澄的油顺着筷子尖滴了下来。

“你要去干什么?”喻文州问。

“去当魔教教主。”于锋坚定地说。

黄少天啪地一声把筷子按在了桌子上,正要发作,喻文州把手一横,止住了他。

“于锋,”喻文州说,”蓝雨可曾亏欠你?“

“不曾。”

“你此前与魔教是否有过什么渊源?”

“没有。”于锋说。

“那为何要走呢?”

于锋犹豫了一下,说:“那里比此处更需要我。”

喻文州此前也不是不知道他有这个苗头。这时听他这么说,倒也不太惊讶。倒是一旁的黄少天已经重新将筷子夹在了两指之间,暗暗地瞄准了于锋。喻文州知道以他的功力,即便是用筷子,也能在于锋身上戳出两个血洞来。

这样不好。喻文州轻声说,好聚好散嘛。

于锋自然也感到情势不妙,此时他握着剑,也觉得有些尴尬——本来他是打算器宇轩昂地将剑拍在桌子上,还给他们的现掌门的。但现在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食,这么一把重剑拍上去,必然要引发众怒。而要是就地掷在地上,虽然霸气是有了,但以后行走江湖,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会儿总要留点礼数才是。

于锋还在思前想后时,喻文州已走到他面前,“你若真是要走,我们也留不住。只是此前听闻百花有柄重剑,名为葬花,乃是世间罕有的神兵利器。你现在这把旧剑,怕是派不上用场了吧。”

于锋瞬间明白喻文州的意思,顺势把剑交到了喻文州手中。等交完了剑,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几时说过我要去百花了?”他问。

“不然还能是哪?”喻文州笑着说。

于锋一看他这么笑就心里发毛,他打了个寒战,匆匆离开了院子。

喻文州见他走了,这才擦了擦头上的汗。

“好沉的剑。”喻文州说,“少天,快帮忙搬一搬……唉,还是小卢你来吧。”

数日后于锋辞别了蓝雨,怀揣着淡淡的惆怅和满腔抱负,一路往西,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了百花神教总舵。

按理来说,新教主上任,是一件大事。然而于锋只身一人站在山门处时,来迎他的只有一个名叫张伟的护法。他领着于锋见过了教内的各位弟子,又带他查看了教中的库房。

于锋虽然久闻百花在江湖上声势大不如前,但也没想到,这传说中的魔教竟已沦落到如斯境地。他心中自然充满感慨。只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向来是狂剑士应有的做派。振兴百花,使魔教重现江湖,这其中必定有诸多艰难险阻,然而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百花此前遭逢重创,确实有诸多难处。”张伟说,“只有一点,你大可放心。”

张伟领着他一路走到地窖深处,又从身上掏出一把金灿灿的钥匙,打开地窖深处一扇三指厚的铁门。

开门的一瞬间,于锋几乎要被门后边的光景闪瞎。

“刚刚卖了前教主的兵器……如今我们一无所有,只剩下钱了。”张伟痛惜地说。


评论(45)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