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喻黄]龙与物权法(3)

3. 春潮带雨晚来急








布拉布拉星上风起云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新鲜事,让人应接不暇,以至于黄少天很快就忘了地震、机器人残骸以及喻文州这档子事。




况且他有了一个新的烦恼——流木这几天好像有些不对劲。




流木是一条很乖、很聪明的龙,黄少天虽然觉得它有些中庸、缺乏个性,将来多半成不了那种能发售专属明信片、1:10模型、专属叫声彩铃的名龙,但总的来说, 它可能没有黄少见过的许多人有趣,但比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可爱。




就是这样一条很可爱很平凡的龙,自那次地震以后,就开始没完没了地闹脾气。




黄少天让它往西,它哼哼了半天,朝着南边狂奔了几里,突然咚地一声趴在了地上。黄少天差点没给它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颠得把胃翻出来。




“行又唔识行企又唔识企你系唔系痴咗线吖!”黄少天一急起来,连母星话都冒了出来。他从龙背上跳了下来,打算好好地教训一下它。




流木嚎了一声,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绿色的大眼睛里饱含着万般委屈。




黄少天硬是把举到一半的手给缩了回去。




“又饿了是吧饿了你到处乱跑就有东西吃了吗?你知道附近的饲料站在哪里吗?本来往西去走三五百米就是附近最好的饲料站价格公道童叟无欺饲料香甜可口营养丰富,现在呢?”




流木这回听懂他的话了,但看上去仍然没什么兴致。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流木的确是龙中江波涛,特别擅于倾听,擅于理解,擅于从变幻莫测的语句中迅速获取有效的信息,如果说江波涛是于无声处听惊雷,那么流木就是雾里看花心如镜……不过现在离《一周波涛秀》的播出时间还有几天。,于江波涛的事情这里些略过不表。




且说流木没精打采地趴在路中央,黄少天担心再这样下去又是违章停龙的节奏,只好生拉硬拽地把龙弄到了附近的饲料站去。




流木居然根本不屑于冲着食槽低下高贵的头颅。




黄少天震惊了。




我的龙病了。他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了这个念头。而且是重病。




要不然,就是地震的时候龙被掉包了。




就在这时,黄少天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了那一天的倾盆大雨以及那个看上去很聪明的好人。




从见到那个人的那一天起流木就开始发神经。




他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说流木很可爱。




他说他叫于什么来着………居然又是一个姓于的!




可疑,简直太可疑了。




黄少天决定等治完了流木的病,他一定要找这个聪明的好人问个究竟,必要的时候,让他负责。








以强按头的方式逼着流木吃了点东西之后,流木的状态变得好了一点。但到了半夜,又开始哼哼唧唧起来。黄少天被闹得睡不着觉,只好给徐大夫打电话。黄少天认识的兽医就他一个,年轻靠谱,特别爱岗敬业,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在这个星球上,兽医是一种隐秘而伟大的地下职业,他们鲜少在公共场合露面,声望都是通过口口相传积累起来的,因此通常兽医们都有点神秘兮兮的。徐景熙是个例外。就冲着一点,黄少天就觉得他特别好。




徐大夫那边是他专门定制的彩铃:“一刀根除烦恼,一刀还您好梦,徐大夫兽医诊所无痛节育大酬宾,敲三送一机不可失……”




黄少天听得眉头一跳一跳的。




三更半夜的诊所估计是没人值班,毕竟兽医紧急情况少,又是私人诊所,没有24小时执勤的成本。听了半天无痛节育也没有人来接,黄少天只好无奈地挂了电话。




窗外明亮的卫星悬在天上,蓝幽幽的光照在流木不安分的脊背上,好像海浪一样起伏不定。黄少天走到屋外摸了摸龙的脑袋。龙又哀哀地叫唤了起来,然后又颇为难受地打了个滚,险些把黄少天压在了身下。




第二天一早他再次给徐大夫打电话,无痛节育循环了好几遍之后,有个男人接了电话。




黄少天一听就知道这是徐大夫家的小护士。




徐大夫曾不止一次地抱怨过,他诊所前前后后招过好几次护士,结果最终应聘的却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都没有,白白浪费了他刚开诊所时候购置的粉红护士裙。




“我不管,下次来的新人不管是什么性别什么物种,我都要让他穿这条护士裙。”徐景熙痛心地说。




黄少天不愿意想象此时电话那头这个护士身上穿的是什么。但是画面就是不断地涌出来。




男护士说:“喂,我们今天不开门,拜拜。”




“等等等等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啊,徐景熙人呢?”




“去阿宝星参加第三性伴侣动物常见疾病研讨峰会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好说。”男护士慢悠悠地说,在黄少天想象中,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渣,“十天半个月总是要的。你知道嘛,他虽然那么爱看《天堂信息素》,这还是头回去阿宝星呢。”




黄少天大概花了两三秒钟就做出了下一个决定。




“给我他私人电话。”他说。




“干嘛?”




“去阿宝星找他。”




可能是被黄少天这样干净利落,没有半句废话的说话方式吓傻了,男护士沉默了一会儿,才报出一串数字。








从布拉布拉星到阿宝星交通十分便利,黄少天之前没有去旅游观光,纯粹是觉得旅行的时候托运一条龙有点麻烦,而当地临时租的龙脾气时好时坏,不合他的胃口。现在他却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他的龙折腾了一天一夜,没好好吃没好好睡,除了打滚就是嚎,这会已经差不多耗尽了力气,特别听话地趴在笼子里,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醒着。黄少天觉得像自己这样铁骨铮铮的硬汉,看着流木这幅样子都觉得有点心疼。




他干脆也不回乘客区了,一屁股坐在了笼子边上,看守着他的龙。




在他们的周围环绕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动物,中间有不少黄少天也不曾见过。




他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小型的动物园里,又或许他自己就是这个动物园中独一无二的成员。








数小时后,飞船抵达阿宝星。





评论(24)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