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喻黄]龙与物权法(5)

这个文已经完全靠冻冻老师力挽狂澜了……



5. 请别问我水瓶座是几月份呢


黄少天全力地奔跑着。自从有了流木以后他好像再也没有这么玩命地跑过,跑着跑着他觉得自己双腿好像都失去了知觉,变成了呼呼的风,本来就跳得过快的心脏此时好像一柄铁锤一样不断地抡在他的胸口。他飞快地在巷子间穿梭着,希望那些突然冒出的店铺招牌和拐角可以让自行车骑手失去目标。

然而身后那魔性的叮铃铃铃声仍然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背后。自行车上的人骑速显然并不快,否则不会让他跑这么久,但话又说回来,黄少天就是体力再好,也跑不了多久了。最多不过再三分钟,他就能轻松截杀已经耗尽了体力的黄少天。

如果黄少天的脑门子上有一块屏幕能显示他此时所思所想,那么现在屏幕上一定处于一个满弹幕的状态。

黄少天迅速地转变了策略。他腾不出手来开导航,完全凭着刚刚走过的记忆全力地往主干道的方向奔跑——主干道上多得是出租车,只要搭上一辆,就能把自行车骑手远远地甩到身后,并把黄少天送回龙与剑的身边。

黄少天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下一个街角——

宽敞的主干道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甚至没来得及刹住车,直接一头扎进了路中央。

刺耳的喇叭声响彻天际。


黄少天感到背上顶着一个凉凉的、硬硬的东西,这个东西还有点凹凸不平……

他扭过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银色的车头。

车上的人显然也吓懵了,跟他大眼瞪小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刚如果不是驾驶系统刹车及时,黄少天就要被这辆车直接撞到马路的另一头。

黄少天惊魂甫定,一双手突然把他从地上捞了起来。

“你没事吧。”自行车骑手说。

“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不信你看。”黄少天笑了笑。

他扬起手,一个手刀直接劈向了对方的颈间。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这一下他没有劈中敌人,反而劈上了一根硬邦邦的警棍。阻拦他的是一个高个儿、看上去不很正经的警官。

“有你们这样的吗!“警官大声说,“就算是碰瓷,能这么还没讹到钱就要开始内讧了吗?”

四下一片寂静。

饶是黄少天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也被这警官清奇的脑回路惊得愣了一愣……

警官趁这档口咔一声给他带上了手铐。后面一个戴眼镜的警官也沉默着把他身后的自行车骑手也给拷了起来。

“从哪个星球来的?不知道在我们这里碰瓷是不管用的吗?“高个子的警官说,“都带走都带走。把这个,还有他同伙,都带回去问问。”

警官大手一挥,把他和自行车骑手一起押上了警车。


常言道,跟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辆车的后排,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黄少天上了车之后光顾着埋头琢磨手铐的问题,倒是并没有意识到气氛有什么不对。等他终于折腾完了抬起头,才发现从刚刚开始,身边的这个人一直慈爱地看着他。

而且还坐得很近。

两人双目相接。自行车骑手才很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

“呃,黄少天是吧……我们之前见过,在布拉布拉星。”他说,“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叫喻文州。”

“我记得你。”黄少天说。

喻文州微笑了起来,张嘴正想说什么。黄少天打断了他。

“你记得我。”他说,“那你一定也记得我的龙。自从那天见到你以后它就一直病着,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呃,”喻文州虽然并没有搞清楚这中间的逻辑关系,但还是十分镇定地说,“我真不知道。”

黄少天往喻文州的方向又靠了靠。黄少天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手铐里挣脱了出来,牢牢地钳在喻文州的后颈上。

“没关系我也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可以之后一起好好研究一下。”黄少天压低声音说,“但你坦白交代,刚刚到底动了什么手脚,为什么一见你我就跟跑了五公里似的心跳过速然后又无缘无故地被你追着跑了五公里……”

说着说着,他发现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叵测。

“后面的,我劝你话少一点。”前面眼镜警官突然冷淡地说,“另外,把手放回手铐里面。”

“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麻烦,你们现在把我们放下去就可以早点下班。我和这位兄弟也能一起探讨一点私人问题,大家两全其美,就这么说定了,前面路口那停车挺好……”

在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时候,戴眼镜的警官一踩油门,把警车开得越来越快了。

黄少天拧了拧左手上的手铐。

前面的高个子警官乐呵呵地转过头来,把第二副手铐铐在了黄少天的手上。黄少天估计这副手铐得有上一副的两倍那么重。

“挺有性格的啊。”高个子的警官把遮在眼前的黄毛撩了上去,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黄少天说:“你什么星座的啊?”


评论(10)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