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如果在夏夜,一个脑洞

tag都不打了,大家也行行好不要打我,不要不要


哎呀 正好还有十几天。









*









江波涛他们千里迢迢坐飞机赶到医院看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其实已经差不多可以出院了。但轮回那边死活不放心,要求再住几天,好好检查一下,也好之后向代言商索赔。江波涛他们到的时候,周泽楷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可见这几天是闷坏了。
轮回的队员看到他们队长这副模样,顿时恻隐之心大起,一窝蜂地涌进了病房里,把水果和补品铺了一床,病房里一下子炸开了。
“队长这几天都没吃好吧,瞧这瘦的!”
“队长我给你洗了一个苹果!”
“小周你手机是不是掉了?队里给你带了个新的……”
大家的热情让周泽楷有些手足无措,他一言不发地、呆呆地看着大家。
吕泊远:“队长你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不、不太好吧,我的个性很直的……”
周泽楷:“……”
病房门突然打开了,一个胖乎乎的护士探进头来让他们小声点。
大家收敛了那么一两分钟,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聊到最后大家都很感慨,觉得一个拍个矿泉水广告,多么温和无害的事情,非要搞到这深山老林子里面拍,还搞出失足坠崖这种事故来了——如今这钱是越来越不好赚了。
周泽楷始终一言不发,静静看着大家胡侃。
按理来说,大家对这样的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但今天,大家总觉得穿着病号服的周泽楷看上去特别心事重重,特别欲言又止。
方明华忍不住问:“小周你现在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是不是我们太吵了,打扰你休息了?”
周泽楷又摇了摇头。
杜明:“妈呀,队长的语言中枢彻底摔坏了。”
杜明被孙翔吕泊远一顿暴捶。
吴启:“我有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众人望向吴启,特别是孙翔,手里还提溜着杜明。
吴启往后缩了缩。
“队长不会是失忆了吧。”吴启小心翼翼地说。
周泽楷摇了摇头。
过了五秒之后,又点了点头。

愁云笼罩在病房的上空。就连赶来的大夫也被大家这种哀愁的气氛吓了一跳,还以为周泽楷有什么突发情况。
“我们队长他失忆了。”杜明沉痛地说。
大夫:“该做的检查都做了,除了点皮外伤,有点营养不良,身体上没什么大问题。要是真失忆了,估计是心因性的……”
江波涛:“什么意思?”
大夫:“意思是,不是脑子本身出了问题,是心理上,受了刺激,才失忆了。”
江波涛:“那一般这种会有多严重?多久才能恢复?”
大夫:“这个……不好说。”
江波涛:“那能治好吗?”
大夫:“这个也……不好说。现在得再检查检查,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失忆了,失忆到什么程度了,才能说接下来的事情。”
江波涛眼前一黑。

“所以说,小周你只记得自己名字了?”方明华端着大夫新写的病历,忧心忡忡地说。
周泽楷闷声闷气地说:“名字也……是看来的。”
说完他指了指自己床头的病历卡。
“那你还记得荣耀是什么吗?”
“不知道。”
病房里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过了很久,江波涛颤抖地拿起电话,打给了轮回的经理。
他说:“经理啊,我们小周这里,出了一个,比较严重的情况……”

几天之后,大家忧愁地带着周泽楷出院了。好在现在还是夏休,没有比赛,周泽楷还有一段恢复的时间。大家决定先回俱乐部再说。
周泽楷虽然失忆了,生活常识倒还有那么一点,并没有给大家添多少麻烦,只是过去的周泽楷虽然话不多,但好歹会微笑着坐在中间,听大家胡扯。而自从出院了以后,他就是喜欢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呆着,跟谁都不太亲近。只在上飞机前像是突然回过神了似的,问大家:“去哪?”
“回家呗。”吴启说。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关闭了语言功能。

飞机上闲得无聊,孙翔在江波涛的命令下,把自己的ipad贡献出来给周泽楷玩,想顺带测试周泽楷得游戏天赋还剩多少。
周泽楷反应奇快,食指和中指在屏幕上下翻飞,刷刷刷地把各种砍怪小游戏刷破了纪录。
大家看到他这出神入化的表现,心里稍微安慰了一点。
方明华偷偷说:“说不定回去一摸游戏,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呢。”
孙翔也说:“对,我觉得队长不是失忆了,是抑郁了。你看他都不会笑了。”
江波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没有接茬。

等行李的时候江波涛悄悄把方明华拉到一边。
“我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江波涛说,“我觉得小周不只是失忆的问题。”
方明华:“我也觉得怪怪的,但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江波涛:“我这几天上网查了一下,也托认识的人问了一下,都说这个失忆了以后吧,人的脾气、习惯之类的都会有很大变化。但小周我觉得不止是这些,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越看越不像原来的小周,还有点阴气森森的感觉,怪吓人的。”
方明华想了想,问:“到底是怎么出事的,你打听过了吗?”
江波涛说:“不就是前几天那个矿泉水广告,说要到他们水源地长白山去拍宣传片,就把小周弄去了。结果说要原生态,就还真跑到了连信号都没有的老林子里面,小周拍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从山坡上滑了下去,也不知道卡在哪个石缝里了,找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的。找到的时候人已经晕了,直接就拉到医院去了。”
方明华:“我听说长白山那块邪得很,该不会是黄鼠狼精变成了队长的样子来冒充的吧。”
江波涛:“这个……”
方明华笑了笑,“我开玩笑的。”

八月份的上海热得好像要把人晒蒸发了似的。机场正好又塞车,他们等接车等了十分钟,各个都已经汗如雨下。一上车都激动得仿佛重获新生。
在一片感叹声中孙翔突然大喊了一声:“队长你怎么了!”
大家齐刷刷地望向周泽楷,周泽楷无辜地看着大家。
吕泊远:“翔翔你瞎喊什么呢?”
孙翔:“不是,你们看,队长去了一趟东北拍片不说,还偷偷给自己整了个纹身……队长你、你是不是学坏了,入了什么帮派……”
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周泽楷被汗水湿透的白色t恤里,正隐隐地透出一片一片黑色的花纹。
“不好意思。”坐在他身边的方明华低声说了一句,抬手就把周泽楷的t恤掀了起来。

“我去,好大一条龙!”
“你傻啊,你家龙长了四个蹄子?”
“这是麒麟吧,我上次打游戏的时候见过。”
“队长这纹上去疼不疼啊……”
这其中最大声的还要属孙翔,他悲愤地说:“队长你什么时候偷偷练了六块腹肌?”

在大家纷纷把玩周泽楷身上霸气侧漏的纹身的时候,周泽楷自己也很新奇似的,默默地盯着自己身上的纹身看。
“呃……”刚刚一直没出声的江波涛终于被大家这叵测的关注点搞得有些崩溃了,“那个什么,你其实,不是小周吧。”
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周泽楷”想了想。说:“我可能的确不叫周泽楷。”
江波涛擦了擦头上的汗珠。
“我刚刚想起了另一个名字,大概才是我真正的名字。”“周泽楷”又说。

“好,好,想起来就好……”江波涛努力保持镇静,一边思考对策,一边开始无声地安抚起周边已经惊呆了的队友,“是我们这边糊涂,居然认错人了,还把您给运到上海来了,哈哈哈……”
在这毛骨悚然的气氛中,方明华突然问:
“这位黄……黄大仙,敢问您把我们队长变哪去了,能还回来吗?”









*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周泽楷一个人在林子里面走了很久很久,终于碰到了一个人。
奇怪的是,那个人看上去并不是山里的住民,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然后很快又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再一个女孩子……周泽楷发现他遇见了一大群女孩子。
无论如何,能看到活人就说明有救了。周泽楷努力地用最后一点力气,奋力地跑到了她们面前。
女孩子们都是热心肠,看到突然冒出这么个衣衫褴褛的人,起初都是一愣。但很快就拥过来,兴致勃勃地给他披上了围巾,端来了热水。
周泽楷说了声谢谢,披上姑娘们的粉红大围巾,双手接过水。
他其实还是觉得有一点点不自在的,因为女孩子们都眼睛发亮地盯着他。虽然在联盟,女粉丝的热情对他来说已经是每天都必须要面对的事情了,但他碰上这种场面,还是尽量能躲就躲。但眼下是性命攸关的时候,自然不能讲究那么多了。
喝完了一杯热水,周泽楷觉得自己耳朵都红了。
女孩子们依旧簇拥着他,终于有个姑娘忍不住,小声问:“小哥?”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
他话音刚落,人群里骤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总之姑娘们突然都涌过来和他拥抱。在他觉得天旋地转被挤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他听到一个姑娘大声地说:“我们来合个影吧!”
没过多久,大家闹哄哄地围绕着周泽楷站好了位置,一头一尾的姑娘还拉起了横幅。周泽楷低头一看,发现上面写着“吾王归来”几个大字。
看来的确是冲着自己这个枪王来的。周泽楷这样想道。
只是拍摄团队那边也考虑得太多了,自己只是失踪了一会儿而已,派这么多人来搜寻不说,居然还去专门印了横幅庆祝……
太隆重了,周泽楷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end














评论(141)
热度(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