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新百花]通天笔记(二)



 

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想当魔教教主的。

 

于锋刚进蓝溪阁那会,武林联盟正和魔教掐得天昏地暗,腥风血雨。江湖上天天各种小道消息不断,就连普通的老百姓也看起了热闹。于锋的父母就曾在信里向他打听,王盟主本人是不是也像画像那样丰神俊逸。可惜微草和蓝雨向来有些不对付,于锋自然也不习惯说王杰希好话,他想了很久,只好回信说只有五成相似。

 

距离那时候也没过多少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武林盟主还是那个有异人之相的武林盟主,魔教教主却眼看着就要变成自己了。于锋坐在银子堆成的山里,感到有些唏嘘。

 

好凉好硬的银锭,他想,就好像刀剑一样无情。

 

刀剑一样……

 

刀剑……

 

剑……

 

于锋猛地抬起头:

 

“葬花在哪?”

 


 

张伟神色有些尴尬。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为难地摇了摇头。

 

于锋感到窒息。

 

“也卖了?”于锋绝望地问。

 

张伟连忙摆手,“葬花是我教圣物,断不敢随意处置,只是前任教主退出江湖的时候,把葬花给藏、藏了起来……”

 

“藏在哪了?”

 

“前教主走的时候,留了一张地图……”张伟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图上面大概有葬花的线索。”

 

“那图呢?”

 

“那张图是我教圣物了,归现教主保管,待三日之后您正式继任教主之位,自然就会交到您手上。”

 

于锋皱着眉头想了想。“前教主退隐已有一年许,其间我教从未派人打探过葬花的下落吗?”

 

“这个自然是打探过的。”张伟说。“但一来阵势太大,势必会让江湖得知我教秘宝遗失之事,二来即便寻回了葬花,教中一时也没有能驾驭它的人。”

 

“所以,就,没找到。”张伟说。

 

于锋一瞬间,觉得百花要完。

 


 

整座百花谷都在下雨,于锋的心里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他泡在澡盆子里,听着噼里啪啦的雨声,觉得自己得好好理一理百花的这条复兴之路。转眼泡得水都凉了,也没琢磨出个头绪来。

 

此时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走进来了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提着一大桶热水进来。于锋直到他要干什么,便从澡盆子里爬了出来。年轻人不声不响地把热水倒进了于锋的澡盆子里。

 

于锋说:“谢谢你。”

 

年轻人犹豫了半天,说:“是我谢你才是。”

 

于锋忍不住多看了年轻人几眼:“我们见过么?”

 

这个年轻人长得特别特别的普通。于锋觉得自己或许见过他,但是此刻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立刻忘了这个人的模样。

 

普通的年轻人抱着桶,有些失落地说:“此前武林大会上,或许是见过的。”

 

于锋根本想不起来。

 

于锋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敢问这位兄弟高姓大名?”

 

年轻人说:“在下邹远。”

 

于锋哦了一声,然后愣住了。

 

要说起来于锋之前也算是见过邹远,在百花谷大门口就贴着历任教主的巨幅画像。那个上面邹远少说得有七尺多高,豹头环眼,虎背熊腰,手擎雷霆脚踩烈焰……

 

现实中的邹远缩了缩肩膀,有些畏寒似地打了个小喷嚏。

 

“你就是百花的教主?”于锋问。

 

邹远低头说:“很快就不是了。”

 

于锋也听不出他是遗憾还是轻松。这一日下来他觉得百花内部行事诡谲,不循常理,自己还得处处谨言慎行才是。

 

邹远看他有些不自在,连忙解释说:“这个教主我是做不成的,您来了,对谁都好。”

 

邹远说完,很勉强地笑了一下。

 

这一笑起来,于锋反而觉得背上凉飕飕的,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窜了下去。他正要开口,邹远忽然说:

 

“于先生,有话穿上衣服再聊,行吗?”

 


 


评论(13)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