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喻黄]龙与物权法(6)

6.Yell Shoe

 车越开越远,黄少天手上的手铐越来越多,从胳膊肘一直套到手腕,好像一排大力金刚圈。最后黄毛警官居然从身上不知什么口袋里摸出一个迷你size的手铐,把黄少天的两个大拇指都铐在了一起。

黄少天老早就放弃了挣扎。他一边口若悬河地和黄毛的警官试图讲道理,心里一直琢磨的却是:这么一排手铐,往人脑袋上一砸,一定能把人砸晕。

正在开车的那个戴眼镜的警察恰好看上去并不耐打。如果这时候把他打晕,在车子的自动驾驶系统运作起来之前,车辆势必会产生巨大的颠簸……只要给他一秒的时间,他就可以趁机逃脱。

黄少天将手臂并拢在了一起。

“好吵。”戴眼镜的警官忽然轻声说着,按了一个方形的按钮。

“咻”一声,黄少天的面前升起了一道黑色的屏障,隔开了他和驾驶舱。


黄少天靠回椅背上。他感到鼻梁上一轻,是喻文州把他的红蓝眼镜摘了下来。

“还戴着这个?”喻文州说,“戴久了估计对身体不好。”

“你不也戴着吗?说起来这个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我也没觉得戴上世界就更立体了难道是能隔绝阿宝星特殊的辐射?”

“这个东西的作用……你知道什么是信息素吗?”

黄少天想不知道都难。

“这个装置呢,主要作用就是让外星游客体验阿宝星本土特色,它能……”

车子忽然一个急刹车,喻文州的话也戛然而止。

黄毛警官拉开了车门。

“我们到啦。”他说。


他们的目的地竟然不是警察局,而是一家……鞋店。

这家鞋店看上去就算开到宇宙毁灭也没有人愿意进来消费。灰蒙蒙的壁橱里陈列着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滑板鞋,几乎找不到几只是成双的。门口大大的招牌上龙飞凤舞地写着“Yell Shoe”。

黄少天念了一遍店名,突然有了非常强烈的不祥的预感。

“放轻松点。”黄毛警官说,“我一般不随便打人,找我打人,是要给钱的。”

黄少天压根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眼镜警官拉开店门,黄毛警官把他们俩押了进去。

跟破旧的外表不同,这家店里面非常干净整洁。只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黄少天觉得这股味道自己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定闻到过,有点呛人,但并不让人讨厌,味道的主人可能还有个胡子拉碴的下巴。

如果那个人也在这里……一直毛毛躁躁的黄少天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怎么了?”喻文州问。

“没什么。”

戴眼镜的警官从左边的货架上拿下一只丝毫不酷炫的,灰色的鞋子,又从右边的货架上拿出下另一只灰色的鞋子,套在中间的那个模特脚上。这两只鞋竟然是一对,而且可能是整个店里唯一一双成对的鞋子

整个房间震荡了起来,然后飞速地坠了下去。下坠得速度之快,让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飞起来了。

黄毛警官摘下自己的警帽,又飞快地摘了自己的领带,正要旁若无人地解衬衣的时候,眼镜警官终于看不下去了:

“包子,注意影响。”警官说。

“你就装了五分钟警察,怎么就装出职业病来?”包子说。

房子停止了下落,门外边是一个庞大而空旷的地下空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喻文州问。

“是英雄。”包子自豪而神秘兮兮地说。


关于英不英雄的问题黄少天本来应该有很多意见要发表的,但现在,他的注意力再次被勾引到了自己的鼻子上。让他怀念的那股味道比刚刚在上头的时候更加浓烈,好像一头无形的巨兽,缓缓游动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

“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他问,“是想要在这里刑讯逼供吗?”

“你想多了。”戴眼镜的“警官”说,“不过如果你有一天真被刑讯逼供了,你可以打我电话。”

他递给黄少天一张名片,上面金光闪闪几个大字写着“安文逸 实习律师“,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Little & Cold LLP”。

安文逸:“这次找你们两个来,是有个人想见你们。”

“话先说清楚,话先说清楚啊,我们两个可不是一伙的他弄坏了我的龙和我的鼻子我还要找他算账呢,”黄少天义愤填膺地说,“等我要向他索赔的时候我会找你帮忙的,不过现在要是来的人要见他,我觉得你们最好现在就放我走,特别是赶紧把这些手铐取下来,不然要是误伤了多不好啊。”

他话说的有些含糊,也不知道是谁要误伤谁,反正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安文逸,也仿佛感到了一丝压迫感。

“他要见你们两个。”安文逸说完这句,推了推眼镜,径直退出了房间。


黄少天把手铐一个一个地拆了下来。喻文州在一旁眼带笑意,很感兴趣地看着他拆手铐。

等接下最后一个手铐,黄少天随手就把给喻文州铐上了。

“他们不审讯我们,我就先来审审你怎么样?这样吧,我文明地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不回答我再更不文明一点,你明白了吗。那么下面是第一个问题,”黄少天说,“你到底是谁?”

“我叫喻文州。”

“你知道我不是问你这个。你是什么人?”

“关于这个问题,”喻文州推了推脸上的红蓝眼镜,“我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喻文州慢吞吞的语速让黄少天几乎要变得有些不文明了……

“我的身份,其实是……”

也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故意要卖关子,但门确实就在这时候被粗暴地推开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好像刚刚睡醒的,脚上还踩着一双蓝色塑料凉鞋的男人,站在门口,看到他们两个,顿了顿,又拖着步子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了啊。”他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眯着眼睛看了黄少一会儿,说:“呃,你是不是,还应该再长高点啊?”

换了个人来说这话黄少天指不定要发动山呼海啸的语言攻击来还击,但此刻他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魏老大?”

魏老大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斜眼看了喻文州一眼,嘀咕道:“包子这小子怎么突然这么靠谱,居然超额完成任务,把两个都抓到了……”

一抬头,黄少天已经激动地扑将了上来:

“魏老大你这些年跑哪去了怎么突然跑到这个神经病的地方来开鞋店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的?”

魏琛特别高深地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老夫自有办法。”

 


评论(11)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