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新百花]通天笔记(5)

关爱大小眼,关爱老王,从呵护身边每个眼苏做起。












(五)


邹远见过一次王杰希。对他来说,那次经历简直就是童年阴影。


邹远那时候十五岁,从小长在谷里,每天练功吃饭睡觉,单纯地很,没见过多少世面。听前辈们说,那一夜将有一场恶战,登时吓得连饭也吃不好。入夜之后,前辈们将他们统统安置在了后山的山洞里。


山洞幽暗而潮湿,邹远一抬起头,就能看到不知什么东西绿莹莹的眼。他不敢再看,怕给吸去了魂魄,只好抱着脑袋坐了下来。唐昊从小就是个胆大的,在他旁边一直跟他絮絮叨叨地聊着,邹远也不知道自己答了什么。反正唐昊这个人从来自己说自己的也能很开心,邹远听他这么瞎扯着,也稍稍分散了一点注意力。


然后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就连他们栖身的山洞也隐隐震动了起来。头顶上的生物哗啦一声齐刷刷地飞了出去,像是一大片乌云。远方的天被火光染红了。


邹远惊出了一声冷汗。更尴尬的是,他的肚子这时候居然也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唐昊看了他一眼。


唐昊说:“你饿了?”


邹远摇摇头。


唐昊站起来就往外走。邹远拽住他。“你干什么?外面正打着呢!”


“打不到伙房那。”唐昊理直气壮地说,“况且,我也饿了。”


所以几年之后目睹唐昊干出以下克上的那档子事邹远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唐昊就是这么一个淳朴率性的男子。


唐昊在夜色的掩护下果敢决绝地迈向伙房,邹远不放心地跟在他后面,他们俩沿着山间小路飞奔,就好像是两个暗夜中的刺客。远处的爆炸声已经停了下来。邹远担忧地望着火光燃起的方向,连唐昊塞了两个饵块到他手里都没有发现。


“你想去看看吗?”


邹远还是诚恳地摇了摇头。


“没事,我们走。”唐昊还是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真的不能好好交流了。邹远欲哭无泪。


邹远踩着焦黑滚烫的地面,和唐昊躲在一块山石后面往外看。满是湿气的山中,四周能烧起来的东西都烧完了,火正在一点一点慢慢地熄灭。


“这火有古怪。”唐昊压低声音说,“青的绿的,像鬼火一样。”


在最后一丛野火的中间零零散散站着几个衣着古怪的人,为首的器宇轩昂,穿着一件墨绿长袍,头戴一顶宽檐尖顶帽。邹远正仔细打量他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猛地朝他们的方向瞪了一眼。


在红的绿的蓝的五颜六色如魔似幻的火光中,那张被烟熏得黑乎乎的脸看上去就好像恶鬼一样,用一只硕大的眼睛正狠狠地盯着他。


邹远吓得手一抖,直接甩出了一个烟雾弹,拉着唐昊头也不回地奔回了漆黑的山谷中。


 


邹远现在想起这件事都觉得难为情。但人一受惊吓,就要犯傻,就连唐昊这样的铁血硬汉都只有被拽着跑的份。


唐昊之后还愤愤不平了很久。要不是那时候邹远带着他跑了,他多半要去冲上去堂堂正正和王杰希打一场的。


“不就是一群捣药的么!”唐昊气鼓鼓地说,“跟天上的兔子有什么区别,看把你吓的。”


邹远也觉得特别懊恼。他不知道的是他随手丢出的那个烟雾弹,居然误打误撞地掩护了张佳乐,让他们一行人平安无事地退回了谷里。


过了两年他们重整旗鼓,千里迢迢杀将到了中草堂要一雪前耻,那一场三天三夜的恶战则彻底改变了邹远和唐昊的人生轨迹。


不过这都和于锋没什么关系了。


于锋说:“这个……王不留行,说的是王盟主,对吗?”


“多半是。那年他杀上百花谷后,没过几日,孙前辈就离开了百花。葬花也从此再未现身。”


“那我们得去找他。”于锋说。


张伟有些踌躇地说:“此人不是善茬,我以前在京城听说过一句话。”


于锋和邹远齐刷刷地望着他。


“王不留行,专治小儿夜啼。“张伟说。


“……”


“总之,”张伟说,“不管男女老幼,在王不留行面前,不行,也得行。”



评论(1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