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周中心]Killer Tune(完)

为了取材我专门去抽了水烟(。)咳咳、咳咳咳……

总之我完结了,感谢天感谢地,我的坑品有救了。





3.


黄少天和周泽楷,一直有点不大对付。

虽然几年前,轮回和蓝雨的确结结实实地干过一架。但是那次过后,他俩天南地北,业务范围不重合,大致上算是井水不犯河水。黄少天和周泽楷之间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审美差异。

黄少天,在这个信息化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思维的时代,毅然决定逆天而行,从小当一名剑客。后来,他拓宽了爱好,将目光从剑放到了刀,从刀到了飞镖银针手里剑……总而言之,所有的冷兵器,他都喜欢。

周泽楷也喜欢武器。但是不会发烫的武器在他看来是过时的,缺乏血性的,就为这个,黄少天能单方面跟他吵三天三夜。得亏黄少天在蓝雨不是扛把子的,不然两边早就打起来了。

说到蓝雨一年生九个月病每回出来依然精神抖擞的那位扛把子,那也是一位奇男子。总之蓝雨是一个怪侠云集的地方,不好说它弱,但又不是十分正规的强,很神秘莫测。它就是一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团伙。

比如黄少天突然凭空从老葛的伙房里冒出来这件事,周泽楷已经不怎么惊讶了。他以前还在别的场合和黄少天偶遇过,每一次都十分惊心动魄。他倒不害怕黄少天能对他怎么样。只是和黄少天纠缠,绝对是一件痛苦事情。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周泽楷,明天就是……”

“砰!”

骤然响起的枪声截断了黄少天的话。炽热的子弹几乎擦着他的身体射了过去,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个焦黑的弹孔。

“靠你以前不这样的,是不是要前辈来教教你不要打断别人说话啊?”

黄少天的剑比他的语速更快。周泽楷甚至都看不清他什么时候从腰间拔出了软剑,只看到一道银蛇似的闪光突然划破了他眼前的视野。他没有来得及思考,一个侧翻躲过黄少天这一剑,随手将射空了子弹的枪往黄少天刚刚在的地方砸了过去。黄少天的软剑擦着枪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嗡鸣。

剑和枪的声音周泽楷有点兴奋,让他微微地喘息了起来。被劈成两半的领结落在了地面上。他觉得喉头有些痒,伸手一摸,湿乎乎的液体淌了下来。

周泽楷舔了舔指尖的血,从怀中摸出另一把枪。

江湖上叫周泽楷一枪穿云,其实是有迷惑性。懂他的人就知道,这个人绝不会随身只带一把枪。他基本上是一个军火库。有时候他的部下觉得他可能既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简而言之,没有火药味的东西他都是看不上眼的。因为这个,江波涛这么讲究的人都从来不往身上喷香水。

“你流血了。”黄少天微笑着指出。“要是再深一点,蓝雨今晚打边炉可以多烫一盘黄喉——可惜文州大概会不吃。”

周泽楷这次真的听他说完了话才开枪。子弹却不是冲着他去的。伴随着短促的枪声,黄少天头顶的一排灯管应声而碎,黑暗瞬间吞没了一切。

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黑暗中发出了各种各样物体被击中的声音,有的沉闷,有的清亮。周泽楷一口气冲着黑暗打空了两个弹夹才停下来。

厨房里骇人的安静只保持了几秒钟。

“打个架而已,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野蛮?“黄少天愤怒地说,“打中煤气管道我们两个都要完你知道吗?”

周泽楷往他出声的地方补了两枪。“我记得在哪。”他说。

“我去,你说了五个字!”

周泽楷感到有风声正向自己袭来,他矮身躲到了冰箱旁边的空隙里。

“不打了不打了,说正经事。”黄少天说,“文州说,前些年你给他留下的那个疤,他很喜欢。他说,你快生日了,得给你备一件你礼物。我给你放这了。”

黄少天说完这句话就好像瞬间消失了一样,厨房里真正地安静了下来。

周泽楷又等了几分钟。才打开门,让外面的光进来。他谴责地看着门外的葛老大。

“黄少说要给你一个惊喜。”葛老大摊手,“我也没想到玩这么大。没事儿,这里不让你们赔了。”

周泽楷让他们拿了个手电筒进来。地上隐隐有几点血迹。看来他的确击中了黄少天。但对方跑得这么敏捷,声音还很愉快,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周泽楷松了一口气。

在一塌糊涂的料理台上,他找到了一个深蓝色的小盒子。大概就是喻文州给他的礼物吧。盒子上居然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卡片。

上面写着:“别怂,里面是一支笔,一块手表,没别的。”

周泽楷想这种破坏惊喜的行径,百分之百是黄少天干的。他打开盒子,里面真的只有一支笔,一块手表。

笔是马克的。

表是Omega的。

如果是博览群书的吕泊远在这,这时候已经要抄家伙找蓝雨告他们性骚扰了。

但周泽楷看了半天,也不明白这份奇怪的礼物有什么含义。他只困扰了一下,然后再度微笑着看着葛老大,继续他们刚刚的谈判。


4. 


周泽楷带着包子回到轮回,大概已经是午夜时分。车库里他的那两辆爱车已经回来了,宅子里却灯火通明。

“回来啦?”江波涛在玄关等他,一看到他,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伤了?身上这什么味儿?”

周泽楷把手套干净利落地一脱。“丢掉。”

“老大和狮子座干了一架。”包子打了个呵欠。

“黄少?他来干什么?”

“送这个。”包子把礼物递给江波涛,“说是老大要过生日了。”

“他们还记挂着这个。”江波涛谨慎地将小盒子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没看出什么异常,“安全起见,还是把这东西锁起来吧。”

周泽楷对他这个处置没有什么意见。“孙翔呢?”

“在露台上。”江波涛说,“等你好久了都。”


孙翔斜靠在露台的雕花椅子上,两条长腿架在桌上,估计是等了很久,有点昏昏欲睡。一见到周泽楷和江波涛上来了,顿时清醒了不少。

“周泽楷你好慢啊。”他说,“你快来看,酷不酷。”

周泽楷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是江对岸废弃了很久的那排五层高小楼。楼面上星星点点透出了光。要知道,那里断水断电已经超过了一年。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有点惊悚的。

楼面上的灯光组成了1124这个数字。

“我和江哥他们布置了整整一天,”孙翔得意地说,“我想玩这一手好久啦!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对象,今年我跟江副一说,他说正好这边楼没人,就试试吧。江哥说应该弄个爱心,我觉得不行,太俗气了。就这样才好。”

周泽楷望向江波涛,江波涛露出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创意是古朴了一点,不过还是挺有心的,对吧?你想和它合影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明显有点迟疑。但孙翔已经一手一个,把他和江波涛拽了过来,举着手机照了好几张。照完以后,周泽楷对江波涛使了个颜色。江波涛会意,拉着孙翔说:“可不能放上网啊。”

孙翔大部分时候还是挺听话的。他点点头,说:“江哥还给你买了花和蛋糕,还有……“

江波涛绝望地瞪了他一眼,孙翔这才想起这事要保密的,赶紧捂住了嘴巴。

“还有?”周泽楷问。

“一点新装备。“江波涛自暴自弃地说,“放车尾箱了,明天给你看。”

提到新装备,周泽楷脸上的表情明显鲜活了起来。

“那玩意有的是时间看,"孙翔急不可耐地说,“江哥,先让周泽楷把这边重头戏看完。”

江波涛会意,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周泽楷拆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遥控器。遥控器上居然还打着蝴蝶结。

“输你生日,按确认。”江波涛说。


以周泽楷对这一类东西的熟悉程度,一拿过遥控器就猜到这是干什么的。

他心跳有些加速。“可以吗?”他问。

“放心。”江波涛说,“我和小孙亲自去确认了几次,很安全。”

周泽楷眼睛里透出了藏不住的笑意。他手指很稳定地按下了按钮。

沉闷的爆破声接二连三地响起,江对面那一排发光的数字在爆炸声中被烟尘吞没。

整座大楼轰然坠落。

周泽楷几乎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以前爆破过不少东西。但一整座建筑,还是头一回。这样的经历世界上大概只有很少部分的人能够体会。收到这样的生日礼物,他很幸运。

江风徐徐地送来了对岸的气味。有尘土,也有硝烟。都是让周泽楷感到亢奋的气息。他觉得很舒爽——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因为他身边的人就是这样懂他的。

“开心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有些腼腆地微笑着说:“嗯。”





fin.

评论(17)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