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孙肖孙]恋爱宝典

孙翔生日快乐!

改了bug。然后附上大家都很关心的周队的五分钟(不

 



 
 


 
 
 

恋爱宝典

 
 
 

1.

孙翔大喇喇地出现在了雷霆休息室的门口,身高能顶破门框。  

平心而论,肖时钦觉得他可能又长高了。他刚去嘉世那会儿,孙翔才跟他一样高,现在也就过了不到一年,孙翔已经比他长高了快半个头,堵在门口简直高耸入云,一副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个休息室的样子。幸亏他长得还算正派,不然那就跟地方势力来收保护费是一样一样的。

小戴第一个挺身而出。她个子比孙翔矮一大截,气势却能撞歪孙翔的下巴。她很不客气地说:“你来干什么?”

孙翔指了指肖时钦:“我找小事情。”

肖时钦莫名其妙:“有什么事吗?”

孙翔根本不跟他来这一套,用一种霸气总裁的气势直接伸手来拽人。“走。”

真打起来孙翔估计能干翻这一休息室的人。肖时钦只来得及冲小戴摆摆手表示他没事,就给孙翔拽到另一边去了。

小戴急得跳脚:“你放手!你流氓你!哎你轻点!!”

大概是考虑到小戴再这么嚷嚷很快就真有保安来抓流氓了,孙翔放开了手。

“我们聊聊。”他对肖时钦说。

 

孙翔以前都不怎么和肖时钦聊。主要是在肖时钦的定义里,孙翔那一般不叫聊,叫自我吹嘘。

“你看我豪龙破军blablablabla伏龙翔天blablablabla……打五个叶修都不在话下啊哈哈哈哈!”——大概是这样的。

肖时钦一开始还觉得很尴尬,隔了几个月就左耳进右耳出,不当回事了。后来他俩确定恋爱关系,孙翔基本还是这个风格。可能是完全被恋爱蒙蔽了双眼,肖时钦有时甚至觉得孙翔一代天骄遭遇降级重创,居然还能如此阳光乐天,自信爆棚,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肖时钦想到这件事还是有点惆怅。后来他看书,学会了吊桥理论,就觉得嘉世那座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吊桥,可能就是他和孙翔恋爱的直接原因。

 

肖时钦这一年和孙翔联络很少,两个人都一心扑在事业上,不谈儿女情长。肖时钦以为,自己过去和孙翔在一起那会将孙翔改变了很多,教会了他许多的东西,在他的人生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好像模子压在饼干上,印出不少条条道道的花纹。他甚至觉得孙翔这么难处,大概只有自己会这样毫无原则地惯着他,去了别的地方他大概是要吃大苦头的。

结果对比现在一看,得了,那个时候他还是雷霆的他,孙翔还是越云的孙翔,什么也没留下。倒是分开以后,两个人都好像磕了大力金刚丸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脱胎换骨。

比如现在,孙翔望着他,有些磕磕巴巴地说:

“小事情,呃,你今晚打得不错。”

肖时钦浑身不自在。他一向只习惯孙翔自夸。孙翔这么说搞得他很不适应。

他只好说:“你也是。”

“我找你不是来说这个的。”

肖时钦望着他,握紧手上手机,以防自己失手再摔裂个屏。他觉得多半没有好事。

“我是觉得,我们谈恋爱的姿势不对。”孙翔严肃地说。

 

肖时钦蒙了几秒,然后推了推眼镜。

“不是,你等等——我们没在谈恋爱吧。”肖时钦说,“不是早就和平分手了吗?”

“当然了,我又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孙翔很自豪地说。

“那现在在干嘛?”

“我在总结经验教训。”孙翔说。

肖时钦有些迟钝地眨了眨眼睛,天哪,轮回到底是个什么魔窟,让好好的一个孙翔都开始反思人生了。 

孙翔拽着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他看:“杜明最近跟我说,有个app,谈恋爱的,特别好使。”

孙翔各种游戏app中间果然有一个特别突兀的粉红色爱心图标,下面还写着“恋爱宝典”几个字。

“我想照着攻略,找你复盘一下。”孙翔认真地说。

肖时钦眼皮狂跳。他觉得,这个不太好吧。这种事情一般不带复盘的吧。

“可是……“

“不是说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分手了还是朋友吗?”孙翔理直气壮地说。

“朋友归朋友,可这是朋友之间应该干的事吗?”

“那当然了,说了是朋友,你要仗义!”

饶是肖时钦聪明绝顶,也被他这个神逻辑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孙翔趁其不备,把肖时钦往外边带,一把掼进出租车。

“先去酒店。”孙翔说。

 

孙翔的酒店离场馆十万八千里,一路上,孙翔没怎么说话,大概是刚刚的比赛失利,对他心情多少有些影响。肖时钦如坐针毡。轮回本来就是两届冠军,孙翔加入之后更是如日中天,眼看要从少年漫画变成起点爽文,但没想到在雷霆这接连吃了两次苦头。孙翔现在的行为,不管怎么看都是典型的“赛后别走操场见”。要是换了别人,肖时钦估计早就要打110了。

但对于孙翔,肖时钦还是有些基本的信任。不只是因为他们过去同队过、好过。最关键的是,肖时钦觉得自己是了解孙翔的。孙翔说什么向来就是什么。他说要跟肖时钦检讨一下谈恋爱的问题,那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天气挺热,一下车肖时钦就被迎面而来的热浪给吹得有些窒息。他刚从空调场馆里出来,身上还穿着雷霆的外套,现在已经被捂出了一身汗。孙翔穿的倒是很凉快,他来之前就换了一件短袖,紧紧地绷在身上。

“哎,你这样跟我出来,是不是得给你们俱乐部打电话说一声啊。”孙翔说。

不,我并没有跟着你出来,肖时钦想,是你自己把我拽出来的。

“没事,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他说。

“你回去干嘛?”孙翔是真的很不解地说。

给孙翔顺毛的事肖时钦也干过不少,虽然业务生疏了半年,但要捡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和善地拍了拍孙翔的肩膀,“都过去这么久,往前看吧,别复什么盘了。”

“是不是我刚刚当着你队员面叫你小事情,你不高兴了?”孙翔问。

“不是……”

肖时钦也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想和孙翔在一起。大概是对方刚刚输给了自己一场,两个人现在呆在一起,总觉得有些尴尬。也可能是觉得孙翔这个人太耿直而又无序,跟他在一起呆一天一夜,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现在是赛季末,肖时钦不允许自己出一点岔子,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

“没生气就好。”孙翔说,“你就当陪我玩一天,行不?”

“那你明天早上再找我吧。”肖时钦说。

孙翔明显有些泄气。“要是今晚能弄明白,明天我就不找你了。”孙翔说。

“这种事本来就是弄不明白。”肖时钦说,“况且你这样的,哪用得着什么恋爱宝典啊。”

孙翔低头摆弄这手机,好像根本没听见他这句话。过了一会儿,他说:“小事情,手再给我一下。”

肖时钦莫名其妙地又把手伸给他。孙翔的手很烫,也不知道是本身体温高还是给热的。孙翔抓着他的手握了一会儿才放开。比刚刚那次要稍微久一点。

“你觉得怎么样?”孙翔说。

“什么怎么样?”

“我们没怎么牵过手吧。”

肖时钦回忆了一下。“没有。”

“幸好没有。”孙翔说,“这跟宝典上说的不一样啊,什么增进感情,别扭死了。”

肖时钦语重心长地对孙翔说:“你那个宝典吧,多半是异性恋写的。对基佬不管用。我们不能生搬硬套。”

“差很远吗?”孙翔说。

“很远。”肖时钦说,“起码得有轮回到雷霆这么远。”

孙翔若有所思,“那我要是现在开发一个基佬向的恋爱宝典,一定得很火吧。”

“大概吧。”

“小事情,那这事儿你得帮我。”孙翔说。

 

 

2.

孙翔洗完澡只穿着内裤从浴室里出来。他跟肖时钦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脸立刻红了个透,赶紧跑回浴室拿了浴衣披上,才又走了出来。

肖时钦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视,电视上是他们晚上比赛的报道。孙翔在他旁边大大咧咧地坐下来。肖时钦能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味儿。他认得这个牌子。过去他们逛超市的时候,孙翔一次扛过四瓶,出去比赛的时候还随身带了一瓶。现在,他一闻到这股味道,感觉关于嘉世的回忆就从鼻子里直冲上脑髓。

孙翔心不在焉地陪他看了一会儿,开口说:

“那个什么,牵手是太恶心了。我看,我还是给你做手操吧。”

 

大概只有在和电竞有关的事情上,孙翔才会变得专注。

他低下头,安静地帮肖时钦放松手指关节,动作力度恰好,手指温度宜人,还带着水汽。肖时钦这样望过去,只能看到他的睫毛、鼻梁和耳廓。肖时钦觉得这样子的他特别省心,连带着整个人都变得可爱了一些。

肖时钦觉得自己好像又能爱了。

孙翔说:“关节这么硬,刚刚打比赛的时候一定超负荷了吧。”

肖时钦知道孙翔并不是在关心他。孙翔只是在等着他夸奖。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吗?”

“队里赛前特别紧张,要我一定要像上次那样把你盯死,逼得你腾不出手来才行。”孙翔轻快地说,“但还是差了点。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孙翔这句话说得并没有一点挑衅他的意思。他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肖时钦想,能这样心平气和地面对失败,孙翔可能真的是和过去不一样了。

“你是比以前更厉害了。”

“是吗?我觉得还可以更强大一些。”孙翔头也不抬地说,“这个赛季,我一定要击败那个人。”

肖时钦用不着去问那个人是谁。他终于放下心来——轮回并没有灭却孙翔的血性。孙翔只是长大了。

 

轮到肖时钦洗澡,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没带换洗的衣服。孙翔随手从自己箱子里拿出了一件给他,T恤正中有一个大大的骷髅头。只是内裤总不能也穿孙翔的。

“我去趟便利店。”肖时钦说。

“你……你想去便利店干什么?”孙翔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肖时钦很奇怪地看着他:“去买一次性内裤啊。”

“哦……”

“怎么了?”

“还是我去吧。”孙翔说着,速度给自己套了件T恤。肖时钦感觉一刹那间自己被孙翔的腹肌闪了一下。孙翔很快就跑得没影了。

肖时钦洗澡洗得很快。等洗完了孙翔也没回来。他披着浴巾在浴室里等了很久,直到得浑身上下都被吹得冷飕飕的,孙翔才在外面敲了敲门,没等肖时钦答应,门来开了一条缝,一个塑料袋被丢了进来。

肖时钦打开一看,里面真的只有一包一次性内裤。不过对方是孙翔,也着实不能指望他还会买点什么别的。

肖时钦换上孙翔的全副行当。他把镜子上的水蒸气一擦,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无法直视。要是一出去孙翔一定会狂笑三分钟。

肖时钦想睡在洗手间里。

踌躇了一阵子,肖时钦硬着头皮走出去。狂风暴雨般的笑声没有出现。孙翔衣服都没换,人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他以前就没有换睡衣的习惯,经常怎么从外面回来的就怎么钻进被窝里,顶多脱了毛衣和外套。肖时钦看了他一会儿,用被子把他卷了起来。

肖时钦刚刚和孙翔谈恋爱那会儿,其实还没有充分做好跟男人谈恋爱的身心准备。而且在他看来,孙翔也是半斤八两。出于负责任的态度,肖时钦认真地做了不少功课。其中就包括上同性论坛了解知识这一项。其中竟然有个帖子专门讨论荣耀选手男神。肖时钦点进去一看,发现最受欢迎的竟然是韩文清,当时就有点绷不住。再往下一看,发现里面还有不少意淫孙翔,说他八块腹肌帅裂苍穹,有人想让他当0的也有人想让他当1,有人想让他穿这个的戴那个做这个搞那个的……总之语言风格激烈奔放,肖时钦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承受不起。他赶紧合上了电脑。在他身后,孙翔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床上睡午觉。

大概是为了增进感情,孙翔那时候老往肖时钦房间跑,有时候只是两个人一起打打游戏,有时候孙翔就连午觉也顺带在他那睡了。反正肖时钦自己从不午睡,也许这就是后来他与孙翔身高差的原因。

肖时钦凑过去,认认真真地观察孙翔。他第一次发现,就脸的部分来说,孙翔真的是很有魅力的。

奇怪的是,在此之前他从未意识到这一点。孙翔的帅这件事对他来说,就好深海里的鮟鱇鱼一样,存在,但不能被他感知。然而在这一刻,他居然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孙翔的好看。

这证明,起码自己不是因为脸才和他在一起的,肖时钦心虚地想着,那估计得是真爱了。

他屏住呼吸,低头吻了吻孙翔的嘴唇,甚至壮着胆子吻得深了一点。孙翔在睡梦中还是配合的,比醒着的时候还要更配合一点。

刚刚论坛上那些淫邪的句子一瞬间都从肖时钦脑海中消失了,他觉得暖洋洋的,非常治愈,非常幸福,有种人无我有人有我全的自豪感。

然后孙翔睁开了眼睛。

他脸红得厉害,却又不甘示弱,唯有恶狠狠地按着肖时钦又亲了一回。

 

后来,因为肖时钦的实诚和孙翔的纯情,肖时钦做的那些功课多半都没有用上。肖时钦只记得他们之间发生过许多次的亲吻。几乎每一次,都能让肖时钦产生微小的幸福感。恋爱并不是他生活中的必需品,可他老觉得,自己以后即使和别人谈恋爱,大概都不会这么知足常乐,不求上进。或许这就是初恋应该有的状态吧。

 

 

 

 

3. 

肖时钦第二天早上醒来,孙翔已经收拾好了。肖时钦在床头摸了半天,“我眼镜呢?”他问孙翔。

孙翔凑过来,肖时钦发现自己的眼镜正架在他脸上。孙翔离的很近,以至于深度近视的肖时钦都能看清他的五官。

“你有五百度吗?”孙翔问。

“左眼六百五右眼五百六。”肖时钦把眼镜拿下来摁回自己脸上,“你今天想去哪?”

“你们这不是有樱花吗,我想去看看。”

“现在樱花都开过了。”

“科技这么发达,不能搞个大棚樱花吗?”

“不能。”

“没意思,那还有什么玩的啊。”孙翔低头看了看手机,“武汉我来过好几次了。”

“你要不要先吃早饭?”肖时钦说。

“要。”孙翔抬起头,“你们是不是有个叫户部巷。”

“有。”

“那走吧。” 

 

肖时钦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本地人,跟孙翔去户部巷,根本就是人间有真情。在他的观念里,这都是游客来的地方。他吃早餐多半是在雷霆的食堂,雷霆的食堂什么都有,价廉物美。不过带孙翔到这还是正确的。孙翔的食欲旺盛得可怕,一路上什么都要吃什么都要买。换了雷霆食堂,肯定没有这么多种类让他选。

“别浪费了。”肖时钦说,“吃完这个再买。”

“你放心,我才三成饱。”孙翔咬着面窝说。

孙翔身上没带什么现金。战到最后,还是肖时钦伸出援手帮他结账。等他帮孙翔把炸香蕉买好回来的时候,发现孙翔刚刚手上那堆纸盒子已经都吃空了。

孙翔把垃圾往桶里一丢,欢天喜地地冲向下一家小吃摊。肖时钦根本拦不住。

孙翔吃起来压根不管是不是当地特产,从头到尾也没说哪样不好吃。肖时钦想轮回是可能是虐待孙翔了,孙翔在嘉世的时候饭量明明是很正常的啊。

“你慢点吃。”肖时钦说,“我不抢你的。”

“你怎么不吃?你这样多没劲。”

肖时钦一进来就给自己整了一碗热干面。他没觉得这里做得比饭堂好。现在他手上还提着一大袋孙翔买的鸭舌。他觉得,看着孙翔吃东西的样子,就已经很饱了。

他们一直走到了没有小吃摊的地方。一抬头,眼前就是长江大桥。江边风大,肖时钦看到孙翔的头发被吹得满头满脸都是。

“这里的看上去比唐昊那边的要更气派。”孙翔仰着脖子给桥拍了张照片。

肖时钦没什么感觉。他只是注意到江边围栏上刻着不少字和符号。粗略估计每一百米就刻着八颗爱心,还有无数个字迹不好看的名字。

 “我去,你看这里有个人叫李轩啊!”孙翔大喊。

肖时钦一看,的确是李轩,估计不是虚空那个,这个李轩看样子好像和一个姓薛的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家伙在谈恋爱。

“你找找,说不定还有孙翔。“

“不找了,反正都是一堆没公德的家伙。真有本事的人才没必要把名字刻在这种地方呢。”

这倒是。肖时钦也很欣慰,觉得孙翔还是没有被邪恶app彻底洗脑,他们两个名字要是刻在这里,那就有点太low了。

在过去的某个时刻,孙翔好像对他说过,他们俩的名字如果哪天并在一块儿,那就是写在挑战赛冠军奖状上。然后是联盟总冠军奖杯上。然后还有更多。现在孙翔可能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毕竟这些幻想也没有变成现实。在现在的他们面前有奔流不息的灰色的江水和缓缓响起的汽笛声。烈日当空,巨大的钢桥好像什么超现实的怪物一样横亘在头顶。

在江风中孙翔这件骷髅头t恤被吹得像纸一样飞起来,肖时钦却感到自己的脊背滚烫,正在一点一点被汗浸湿。

孙翔一直看他,忽然恍然大悟地说:“小事情,你穿这身好奇怪。”

“你才发现吗?”肖时钦被风吹得有点头疼。

 

和孙翔恋爱,可能是肖时钦二十来年来干过的最不着边际的事情。肖时钦至今都记得这件事开始的那个晚上,他从孙翔那回到自己寝室,感觉自己好像走在路上被人洗劫了一样无助。他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是毫无准备。照理,他应该列好表格,精打细算,权衡利弊之后再走出这一步。但是孙翔压根管不了那么多。看样子,孙翔甚至连肖时钦可能不喜欢他的这个选项都没有考虑过。他就是这么一个霸气侧漏的男子。

按理来说呢,他们这应该是日久生情。但是肖时钦自己这边还没琢磨透这个情算什么情,生到一个什么阶段了,孙翔已经哇啦哇啦地杀将过来了。

更悲哀的是,和往常一样,肖时钦对于孙翔这种强盗逻辑,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他运作精密的大脑被热血冲撞了一下,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和孙翔抱在一块了。

肋骨好痛,他想,孙翔劲太大了。

 

反正基佬也是人,也有人的优点和缺点。放轻松,平常心。

肖时钦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恍恍惚惚打开QQ群,觉得自己必须找个谁来倾诉一下。下了赛场,他就是这样一个有点迟钝的、普通的青年男子。他在各个分组里浏览了好多圈,最后觉得跟谁倾诉都是不合时宜的。找周泽楷算了。周泽楷一定不会到处乱说。肖时钦自暴自弃地想。

最后他找了喻文州。喻文州跟他私交还算不错,而且聪明、懂事、老成,年轻的身体里仿佛居住着一个八十五岁的离休老干部。说不定还能给肖时钦提点建议。

生灵灭:“我跟你说个事儿。”

喻文州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让肖时钦毛骨悚然。

生灵灭:“你先答应我,别告诉黄少天。”

索克萨尔:“跟战队有关吗?”

生灵灭:“没关系。是私事。”

索克萨尔:“ok。”

生灵灭:“我脱团了。”

喻文州隔了好久也没回复。

生灵灭:“……算了。不打扰你了。”

索克萨尔秒回:“没事,你说。”

生灵灭:“我现在有点混乱。我觉得我不该谈这个恋爱。”

索克萨尔:“你是不是找了同事当女朋友?”

肖时钦惊出一声冷汗:“……是……不是。”

索克萨尔:“到底是不是?”

生灵灭:“算是吧。”

索克萨尔:“你们老板知道吗?”

生灵灭:“还不知道。我们暂时没打算让他知道。”

索克萨尔:“也是,你们嘉世现在是敏感时期,这种事情还是少公开的好。队里情况本来就复杂。”

提到战队的事,他们就多聊了几句,一路从战队的内部配置到联盟未来的战术方向,反正两个人现在没什么利益冲突,聊得也格外轻松。转眼肖时钦就快忘了自己开始谈恋爱这件事了。

索克萨尔冷不丁说:“是孙翔先告白的吗?”

生灵灭:“……………………………………………………………………………………………………………………………………………”

索克萨尔:“呃,我就开个玩笑……不过看你反应,你该不会真和孙翔在一起了吧。”

生灵灭:“…………………………………………”

索克萨尔:“这没什么,勇敢点,祝福你们。我去泡个脚冷静一下。”

生灵灭:“再见。”

索克萨尔:“……真是孙翔先告白的?”

生灵灭:“快去泡脚吧,水都要凉了。”

 

肖时钦之所以冷酷地终止了这次谈话,不仅是因为他被猜中了,还是因为他听见隔壁孙翔房间有动静。

他紧张地把耳朵贴在墙上。听见孙翔的寝室里有音乐声。也不知道播的是什么玩意,动次打次动次打次的。孙翔自己好像还跟着唱了起来。

有这么开心吗,肖时钦想。

和自己谈恋爱,真的是件值得这么开心的事吗?

 

这个问题他之后还要问自己很多次,直到今天,也没有找到答案。

 

 

4

孙翔吃的很饱。靠着栏杆不想动弹。肖时钦掏出纸巾给孙翔。

“接下来我们去哪?”孙翔问。

“你定吧。”

“我没什么想去的。”

“那要不回酒店?”

一提到回去,孙翔有点郁闷。“你们这就没别的好玩了嘛?”

“没什么了。还是说你想去黄鹤楼古琴台什么的?”

“那有什么好玩的吗?”

“没什么好玩的。”肖时钦无奈地说,“要不然,我们走一走,消消食,然后找下一家饭馆。”对这个安排,孙翔也并不满意。但老实说,虽然谈过一场恋爱,可他们和别的许多电竞宅男一样,都没什么约会的经验。

“那要不你看看你宝典上怎么说吧。”肖时钦说,“这时候我们该干点什么?”

 

肖时钦一直是个好人,但他也不禁觉得,这个世界上可能不会再有多少人像他这样对前男友这么仁至义尽了。

只是时隔这么久,他再次和孙翔独处时,竟然不尴尬、不伤感、不陌生。肖时钦甚至怀疑,他们两个关系一开始就是这样,谈不谈恋爱,可能都没什么区别。

过去在嘉世的时候,他们没时间一起去旅行。毕竟那是一段很短很忙碌的日子。也就是最后挑战赛线下赛那段时间,在北京呆了很久,肖时钦跟孙翔抽空把该去的景点都去了。

对于他俩脱离组织行动这件事,起初肖时钦是很内疚,很有负罪感,觉得这样不利于队伍团结。但当时,队里苏沐橙跟大家关系有点微妙,也根本组织不起来集体活动。一到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孙翔一拽着他出去,肖时钦也没什么办法。

“因为我才是你男朋友嘛。”孙翔说,“别人你就别操心了。”

 

孙翔把他领到后海去划小船。在孙翔的描绘中,后海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但是他们去的时间不太对,湖边只有一辆一辆的三轮车慢悠悠地经过,车夫很贫很能侃,仿佛认识每一条胡同的八辈祖宗。还有就是些老大爷沿着湖边遛狗。肖时钦走了没几步,就觉得提前进入了退休生活。还好有个码头停着许多花花绿绿的小船。孙翔说我们湖上走一圈吧。

他挑了一艘绿色的小船,兴致勃勃、吭哧吭哧一口气把船蹬到了湖心。肖时钦觉得孙翔这样的体力就算是自行车也能蹬上七十码。他惊奇地发现自己是有点晕船的。

“我们在这里停一下吧。”肖时钦说。

“干嘛。”

“这里挺舒服的,又没别人,正好。”肖时钦说。

的确,湖面上干干净净,只有他们一艘小船悬在绿色的湖面上。再远处,是随风摇曳的杨柳和它们深色的影子。

孙翔摸了摸鼻子。

“正好什么?”他问

“正好我给你讲讲下一场的战术。”

肖时钦从怀里掏出了他的黑色小笔记本,摊开。

……

面对这个注孤生的举动,孙翔并没有任何不满。他理所应当地凑了过去,还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个橘子,一边剥,一边听肖时钦说。

肖时钦给他讲解完了一页,孙翔正好剥完橘子,掰了一半直接塞到了肖时钦嘴里。

“你可赶紧歇歇,让我消化一下。”孙翔说着,把肖时钦的笔记本接了过来。

“你的字也太难认了。”孙翔鼻子都快贴到笔记本上了,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哪不明白?我再讲一次。"

孙翔笑了起来。“哎呀,你这个样子好像我小学老师。”

“你还记得你小学老师?”

“不怎么记得了。”孙翔诚恳的说。

所以说和孙翔真的很难聊天的。肖时钦只好继续跟他讲战术,讲了一会儿,孙翔突然说:

“对了,小事情。”

“怎么了?”

“我可能要亲你一下。”孙翔说。

肖时钦呆了一下。他觉得孙翔真是纯情得令人发指。他还在这么想孙翔已经猛地站起来,想要跨到肖时钦这边来。整个船开始剧烈颠簸,把肖时钦从这头颠到了那头。

“你别乱动!这在湖上,随便动起来船要翻的。”肖时钦。

孙翔估计也是真给这船晃得有点怕,整个人好像石化了似的僵着不敢动。

肖时钦小心地站起来,按着孙翔的肩膀,让他慢慢坐回去。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傻乎乎的姿势,等待船平静下来。然后肖时钦才低下头,碰了碰孙翔的嘴唇。他吻得很轻,也不知道是怕惊动了孙翔,还是怕惊动了船。

孙翔很高兴地看着他,说:“一股橘子味。”

 

现在肖时钦回忆起这桩事,只觉得充满了尴尬,恨不得自己能重生一次,把中间发生的错误都一一纠正回来。只是当时,他们都觉得那是一次很好、很成功的约会。

或许孙翔是对的,他们那时候真的需要一本宝典来指点迷津。

 

 

 

 

5.

“它说……我们应该去看个电影。”孙翔望着手机说。

主意很好,问题是肖时钦从来不看电影。上一次进电影院的时候,他才四年级。他也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片子可看。

“换一个吧。”他说。 

“那去雷霆吧。我还没怎么去参观过。”

肖时钦怀疑地皱起了眉头:“你这宝典连雷霆俱乐部都知道?”

孙翔:“你管这么多!宝典就是什么都知道的!”

肖时钦也不想跟他深究。“雷霆没什么好玩的。你去了可别嫌闷。”他说。

 

肖时钦穿着那件花里胡哨的衣服进大门的时候,保安差点没拿出手机偷拍。肖时钦严厉喝止了他。“不许外传,尤其是小戴。”他说。

“你们那个戴妍琦怎么这么凶。连你都怕,你还有没有一点队长的威信了。”孙翔很不满。

“没有,小戴平时还是很懂事的。”肖时钦说,“倒是听你这么说,周泽楷在你们那一定很有威信吧。”

“还行吧,大家都是哥们,也谈不上什么威不威信的,反正他打得最好,就是老大呗。”

孙翔说这话的时候是很骄傲的。他是发自内心地对这样简单的秩序感到满意。

轮回之于孙翔,可能就好像雷霆之于肖时钦,肖时钦想,这样的安排应该是最好的,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他们两个的地方。

那么嘉世算什么呢?

因为那个惨痛的结局,现在他们都很少回忆起在嘉世的日子。肖时钦觉得孙翔这半年来没怎么和自己联络,或许也是这个原因。

但嘉世对他们来说,并不只意味着失败和痛苦。

肖时钦很清楚,如果没有在嘉世的那段经历,他们都不可能站在今天的这个位置上。哪怕这使得他们因此分离。

 

孙翔一路东张西望,对哪都很有兴趣。“你们连十台电脑都没有,平时怎么团队对抗?”孙翔问。

“你听叶修胡说。他来雷霆参观的时候是哪年头的事了。不讲配置的话,十台电脑怎么都还是能凑出来的。再不够,训练营的孩子们自己带笔记本先凑合着。”

“哦……我们这是去哪啊?”

“寝室。我换个衣服。”

肖时钦凭着自己对地形的熟悉挑了一条最僻静的路。今天是周末,俱乐部没有那么多闲杂人士。但路上还是碰到了几个人。他们每个人的反应都差不多,看了看肖时钦,看了看孙翔,再看了看肖时钦衣服上的骷髅头,连招呼都忘了打。

肖时钦快步走过去。

他们跨越千山万水走到寝室门口,肖时钦飞快掏出钥匙开了门,再把门一关,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先坐。我换个衣服就来。”

 

肖时钦的房间和嘉世的时候是一样的,整洁干净,没有多余的东西。过去他一直有些抗拒去孙翔的房间,主要就是因为对他来说,孙翔的房间呆着实在太焦虑了——衣服铺在地板上,衣柜里放着零食,桌子上什么东西都能有,装袜子的抽屉里还能摸出几张账号卡。他很害怕自己在这样的房间里呆不到十分钟,就要忍不住帮他动手整理。

他换完衣服出来,孙翔正在看他桌子上的摆设:仙人球、雷霆全员的合照、生灵灭手办,还有个一叶之秋的小粘土白模。

孙翔正在和一叶之秋大眼瞪小眼。

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白模拿了起来。

“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放在行李里,忘了还给你。”

当时陶轩想要把孙翔打造成周泽楷第二的时候,着实搞了不少开发企划。一叶之秋装备更新,正是推出塑料小人的大好时机。白模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送到了孙翔的桌子上。孙翔又拿给肖时钦嘚瑟了一番,最后认为,这个一叶之秋的腿太短了,不够威风,想让陶轩再改改。

陶轩把这个意见反馈过去,那边还没改完,嘉世先危机了。这个半成品也就一直搁在肖时钦这。他离开的时候,这个半成品就和别的行李打包到了一起,带回了雷霆。

“你这么喜欢一叶之秋吗?”孙翔问。

“不……”

“我们现在也在做一叶之秋的手办,1/8的,很帅,做好了我送你一个。”

“其实我也没那么喜欢一叶之秋。”肖时钦鬼使神差地说,“只是那个时候想起你了,就摆在了这。”

孙翔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的时候非常帅,却又让人看着难受。这一点,肖时钦觉得没人敢告诉他。

“你把一叶之秋摆在这里,然后坐在这,跟我打了电话,说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孙翔说。

肖时钦回忆了一下,说:“差不多吧。”

孙翔狠狠地戳了一下一叶之秋的脸。

“混蛋。”他说。

 

 

6.

肖时钦打死也没想到,自己回雷霆干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当着父老乡亲们的面大哭了一场。哭完之后,他觉得自己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新的人,一个2.0版的肖时钦。

肖时钦2.0走进宿舍楼,用钥匙打开那间属于队长的寝室。肖时钦2.0打扫房间,整理床铺,打开行李箱,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

肖时钦2.0发现了那个一叶之秋的白模。他忽然想起了那样只属于肖时钦1.0的东西。

塑料小人瞪着大眼睛,细长的战矛直指着他,看上去虎虎生威。它本来应该是闪闪发亮的,但现在却只能这样了。

肖时钦2.0把一叶之秋放在桌子上看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过了一会儿,电话通了。

孙翔去上海已经好几天了。他走的那天,肖时钦1.0并没有去送他。转会确定下来之后,他们就很少再谈论这件事,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直到有一天,孙翔忽然就不在了。

现在接电话的这个或许也已经是孙翔2.0。他更年轻一点,系统更新换代会更快些。或许他也正想打这个电话。这样的想法让肖时钦2.0稍微好受了一点。

肖时钦2.0说:“我们还是分开吧。”

 

 

7.

孙翔趴在桌子上,如果他现在有一条尾巴,那一定是耷拉下来的。

他闷闷地说:“我那个时候都忘了问你为什么了。”

“不是你的错,”肖时钦说,“我毕竟是一个当队长的,不好跑去和竞争对手谈恋爱吧。”

这个道理孙翔显然也是明白的。可他说:“我不甘心。”

“都过去了。”肖时钦看到孙翔毛茸茸的头顶心,觉得手有点痒,“再找另一个人谈次恋爱,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你可是孙翔啊。”

“况且人都不是非得喜欢谁的。”他苦口婆心地劝孙翔,“谈恋爱只是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你看你现在过得多充实,联赛总冠军才是我们现在生活中的重头戏……”

肖时钦越说,越觉得自己像劝中学生不要早恋的班主任。

“你说得大概都对,反正我总也说不过你。”孙翔的视线落在了窗外。肖时钦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他只能听到蝉鸣。

“可是,我老觉得我现在还喜欢你。”孙翔小声嘀咕道。

 

孙翔的喜欢,大概是肖时钦最搞不明白的东西。过去肖时钦曾经觉得,孙翔这个人说轻一点是没心没肺,往重了说,那简直就是拔屌无情。作为一名越云土生土长的选手,孙翔到嘉世之后好像连越云两个字都不会写了。在网游里遇到越云公会的人他也从不避讳,和对待所有杂鱼一样呼呼啦啦就扫射上去了,倒是越云公会里有认得他的小玩家还跟他打招呼;“哎哟,这不是翔哥嘛!”

孙翔的反应一般都:“哦!哈哈!好!”

肖时钦一看他这么说,就知道他根本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后来他理解这不是孙翔的错。孙翔和他不一样,出道三年换了三个码头,哪都算不上家。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他热泪盈眶地说“我回来了”。

而现在,让他费解的是,对于孙翔来说,居然真的有那么一件事可以让他坚持这么久。

 

“这个一叶之秋,你拿回去吧。”肖时钦把那个小黏土递给孙翔,“也算是个纪念。”

“我不要。”孙翔硬邦邦地说,“一叶之秋我那多得是。”

“那我给你生灵灭。”

“别开玩笑,你生灵灭有周边吗?”

还真有。肖时钦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徽章套装,是生灵灭和他的机械小伙伴。“这可是你说的。送给你。”他说。

“你们雷霆是真穷,我相信了。”孙翔一边说着,一边把徽章揣进了兜里。”

肖时钦也不知道孙翔要生灵灭的徽章干什么。但此时此刻,看着桌上的一叶之秋,他隐隐产生了一种交换定情信物的别扭感。

“要不我还是给你个别的吧。”他说。

孙翔理都不理他。他忽然站起来,很轻松似地拍了拍手。

“复盘完了,我也该回去啦。”孙翔说,“五点的飞机,我得回宾馆收拾收拾去。”

 

一天中最温暖的时刻,他们一起走出了雷霆俱乐部。阳光灿烂,晴空万里。

“这里不好打车。”肖时钦说,“我给你叫个车过来。”

“行吧。今天谢谢你。”孙翔把手插进了口袋。肖时钦知道,那里面有五个生灵灭的徽章。

“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吗?”肖时钦问。

“没什么了。”孙翔说,“我就是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了?”

“宝典上说,真喜欢过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孙翔有些沮丧。“所以,分开是必然的。”

肖时钦眉头拧了起来。

“好。”肖时钦说,“既然你说到这个,那我们来聊聊宝典的事。”

孙翔一下子局促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聊的。我们不是都复盘完了吗。”

“我猜是江波涛。”肖时钦说。

“什么江波涛?”

“那就是方明华?总不会是周泽楷吧。”

孙翔握住手机看天,咬紧牙关什么也不肯说。

肖时钦把他脑袋摁下来。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宝典上没教你这个吗?”

 

 

8.

起初是轮回夜谈披露当年情史,周泽楷讲了五分钟,杜明讲了十分钟,方明华讲了半个小时,而江波涛,讲了足足八十五分钟。

“涛哥情圣啊!”杜明惊叹。

“不敢当,”江波涛谦虚地说,“明华哥还在看着呢。”

轮到孙翔,孙翔沉默了一会。

孙翔说:“我分手有一阵子了。”

“但是最近我觉得,我还想继续和那个人谈恋爱。”

孙翔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简直无限激发人的八卦欲。他本人没过多久就在大家的威逼利诱下招供了。

“我去,你们还有这段,嘉世绝恋啊!”吕泊远说。

杜明:“我懂我懂,情定西湖,千年等一回。”

周泽楷:[微笑]

吴启:“那我们俱乐部不就集体成了法海……”

在大家理性讨论谁是雷峰塔谁是小青的时候孙翔终于忍无可忍了。孙翔说:“那现在怎么着吧!”

“让涛哥来指点指点呗。”

涛哥有点尴尬。涛哥说:“承蒙错爱,不甚感激。但是这种事情都是因人而异的……”

然后呢,江波涛就给孙翔做了一个全面的剖析,从他的过去到现在,再从肖时钦的过去到现在,最后还顺便畅想了一下未来。

这一番话听得孙翔热血沸腾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打飞的去武汉拿下肖时钦。

正好这番有建设意义的夜谈过去没多久,就是轮回客场迎战雷霆。大家倒是都十分信任孙翔的职业素养,毕竟上一次主场打雷霆孙翔正面刚肖时钦毫不手软,还打出了超水平发挥。但是关于孙翔的恋爱素养,大家普遍都很不放心。

“我看还是我们全程给你参谋着吧。”杜明说,“你实时播报,我给你们出谋划策。”

孙翔欣然接受。

江波涛分析,肖时钦这样的战术大师,荣耀第三人,心脏界四大天王,对于专业评测、经验分析、秘籍宝典一类的词汇有着天然的信任感。正好,杜明最近玩的养成游戏有一款名叫恋爱宝典,玩起来简直管不住氪金的手。为了保障他们的策略得以落实,他们决定狐假虎威,假借第三方势力,将肖时钦一网打尽。

 

然而邪不胜正,不到二十四小时,他们这个团伙就被肖时钦一网打尽了。

“手机给我。”肖时钦伸出手。

孙翔理亏,不情不愿地把手机给他。

“你别看记录行吗。”孙翔有些心虚地说。

“我不看。”反正,聊天记录的内容他也能猜出大半。

“嗯。”

“你的想法我已经很清楚了。”肖时钦说,“所以我也跟你说说。”

“你说。”

“和你分开以后,我没有和别人在一起过。”肖时钦说,“一来是因为战队这边事情太多,二来我也没怎么做这方面的尝试。但是昨晚到现在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和过去也没什么区别。”

肖时钦有点紧张。这番话他也没打好腹稿,只好走一步算一步。毕竟他们现在都没有宝典指引,又回到了刚恋爱那会儿浑浑噩噩地状态。在这件他们两个都不太擅长的事上,他们好像在一个漆黑的山洞里探险。尽头或许有宝藏、晶矿或者是世外桃源什么的,可是走着走着,肖时钦凭着自己过人的直觉和分析能力,觉得路的尽头什么也不会有。他及时停了下来,探险应该就此结束,他们还可以回到起点,去等待下一次探险,肖时钦原本是这样想的。结果肖时钦自己鬼打墙似地转了一年兜回来一看,孙翔还坐在原来的地方等他。也是傻得可以了。

孙翔看着肖时钦,十分斩钉截铁地说: “这说明你多半还是喜欢我的。”

不好不好不好不好。这个场景总觉得有点眼熟。肖时钦脑中警钟大作——孙翔的强盗逻辑又上线了,要警惕,要把持住。肖时钦你不能在一个坑里摔两次啊!

肖时钦镇定地说:“那怎么办?”

这句话彻底问到孙翔了。汗珠顺着孙翔的头发上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天气是真的很热。他们都迫切地想要回到有空调的房间里。

孙翔说:“我……我觉得我们应该恢复联系。”

“好。”

“然后尽量多见几次面。”

“看比赛情况。”

“还有……没有了。”

说这几句话,基本已经挑战了孙翔的耻度底线。在轮回诸位情圣的熏陶下,孙翔的纯情程度还是如此令人刮目相看。再让他往下发挥,可能他们之中有人要先晒得中暑。肖时钦决定,对他们两个都好一点。

哎,有缘萍聚,就再往前走两步吧,肖时钦想。

“总之,”肖时钦说,“就当是回到一年前?”

孙翔喜形于色。他故作镇定地点点头。

“成交。”

 

 

9.

一路上,孙翔都在用手机跟弟兄们报喜,用的是语音,特别像小学生春游归来,开开心心地给家长讲见闻。

“嗯嗯。轻松熊还在呢,真的!”他说。

肖时钦忍不住问:“轻松熊是什么?”

孙翔踌躇再三,从钱包里摸出了一个黄黄的小方片。

“是他们给的,护……护身符。”

小方片上面印着轻松熊和他的小黄鸡,举着蜜糖抱着糖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肖时钦接过来一摸就知道是什么。

“你们轮回真有情趣……”

轮回的人兄弟情深到这个地步,简直太可怕了。肖时钦暂时不想面对他们。他把孙翔送到了酒店,就跟他道了别。孙翔最后到底还是又跟肖时钦拥抱了一回。肖时钦觉得他劲比过去更大了。

抱完以后,肖时钦忍不住煞了一回风景,他说:“我想不明白,你看上我哪点了啊?”

“你先说你看上我哪一点了?”

“你个子高。”肖时钦胡诌了一句。

孙翔倒是没觉得他这个答案有什么不对。他就是这么好打发。

孙翔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喜欢戴眼镜的!”

肖时钦发现这种似是而非的问题,以后还是少跟孙翔讨论为妙。

外面热得像火炉一样,酒店大堂近在咫尺,孙翔却情愿在大太阳底下跟他站着,消磨时光。孙翔高兴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发着光。看就了肖时钦觉得眼睛都疼,急需眼药水。

他估摸着,他们可能真的是要回归恋爱的状态了。

冷静点,平常心。

好像一个单机游戏走到了二周目,肖时钦想,血条正满,装备崭新,剧情依旧——这次可得从容一点,潇洒一点,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爱下去。

 

 

 

 

fin.




=====





关于大家都很关心的周队的五分钟情史


吕泊远:小周,逃不逃掉的了,来说说。

周泽楷拼命摇头。

杜明:不要害羞,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周泽楷:没有。

杜明:你这么说就是瞧不起全魔都的女孩子!要不然你就是自恋狂!

周泽楷:真……没有。

吴启:队长不招,来人,上大刑!

大家一起挠小周痒痒三分钟。挠得周泽楷热泪盈眶。

周泽楷:别闹……有的。

大家屏息凝神,洗耳恭听。

周泽楷很腼腆地说:

“秋山澪。”





评论(89)
热度(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