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通天笔记 番外

算是个间奏,聊聊微草。




番外


 

在微草的药园子里有二百二十二种草药。它们都有不同的收获时节和不同的采集方法。在微草长大的弟子,从小就在药园子旁边长大,春夏秋冬都跟着草药一起玩耍,久而久之浑身上下都沁足了草药气味。有人说,在微草修足十年,旁人寻常的小病只要握一握他们的手就能治好。而云游在外的医仙方士谦本人,更是被传成了一棵会行走的千年人参精,连他的洗澡水都能有十全大补汤的功效。或许就是受不了络绎不绝前来求医的人,方士谦决定无限期地离家出走。他走后,微草的药园子依旧繁茂如故,只是看园子的弟子少了一大半,只有袁柏清黑着脸吓唬那些人不死心来求医的人。

说到底,微草根本就不是一个治病救人的门派。他们的草药另有用处。只是以往方士谦刀子嘴豆腐心,有人来了总要治,治完了竟然总能治好,久而久之,在江湖上攒下了不小的名望。然而到了如今,王掌门已有他自己的打算。

高英杰有些忧愁地望着丹炉,这里又闷又热,熊熊炉火彻夜不停地燃烧。以往乔一帆常常在这里拉动风箱。风箱就像他的人一样疲惫地伸展、疲惫地收缩,吹出来的风也是十分不得志的。上个月,乔一帆离开了微草。他走的时候只有高英杰一个人送。就为了这件事,高英杰闷闷不乐到了今天。

不是说其他师兄弟们不好,高英杰只是觉得,微草这么大,不至于容不下一个乔一帆。


刘小别惹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他奉了师命,去南方寻找一种紫色的贝壳,却在港口和蓝雨一个蒙着面剑客

打了起来。因为是在夜里,起初刘小别以为对方是黄少天,就起了争强好胜的心,你来我往了没几个回合,他发现对方身形矮小,俨然是一位没长成的少年,怎么也不像是大名鼎鼎的剑圣。他的兴趣顿时少了一半。只是对方剑势如风,威武雄壮,他一时半会却也脱身不得,只好陪着这小毛孩子又多玩了一会儿。哪知道这少年毫不讲江湖道义,竟用了下三滥的招式,使唤旁边的渔家用渔网把他兜了个正着。

刘小别眼睁睁地看着他抢走了自己的令牌,又用笔在他手上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蓝雨卢瀚文。

没过多久,那个”瀚“字就融成了一团墨,刘小别握紧了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地。

后来他回到微草。蓝雨的书信比他还快,已经静静地躺在他的案头。

上面写着:

”春雨未至,百草不发。“

字迹就跟那晚一样难看。刘小别看了两眼就揉成了一团。但还是晚了。这句话神不知鬼不觉地刻进了他的脑子里。


再说说梁方。梁方最近也是愁得不行。

梁方也是个剑客。和其他剑客不同,他就像药园子前的大水缸一样朴实、厚重、耐久高。但是过去方士谦特别烦他。主要就是因为,他是个打起来不要命的狂剑士,一不小心,就要躺着给抬回来。久而久之,对于他受伤这件事,大家都很冷漠了。 

抬他的周烨柏说:“你老横着回来,也没什么。你起码少吃点。抬得多累啊。”

“这回你估计不行了。”方士谦说,“见了阎王爷替我赔个不是吧。”

然而梁方每次都若无其事地活了下来。方士谦后来跟王杰希说,微草的人都有个草药的名号,可梁方得破个例,改叫韭菜吧,命硬得不行,割了一茬又一茬。

现在治病的换成了袁柏清,梁方觉得自己不能像过去那样百般禁忌。他去偷偷去袁柏清的小屋周围打探过,只听见里面霍霍的磨刀声。


在这段全门上下愁云惨淡,诸事不利的日子里,王杰希夜观天象。因为雾气和积云,他一连着几天什么也没看着。直到第五日,正当他打算照例向弟子宣布水星逆行的时候,西南升起一颗红色的灾星。

王杰希匆匆走下观星台,走入自己的屋子,打开窗边的鸟笼,一脸凝重地放出那只名叫海威的雪鸮。

 


评论(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