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鹤一期]告白

告白


“为什么要做那么荒唐的事情呢?”一期一振问,“用钢管砸烂了一整家水果店,实在不像是你这种人会干得出来的事情。”

“没有什么理由。”在审讯室灰色的光中,对面男人笑了笑,“大概是看那家店的草莓不顺眼。”

“是吗?”一期一振的笔尖在审讯笔录上顿了顿,没有记录。“就算是真的,你也只对草莓下手就可以了吧,何必把蜜瓜芒果什么都一并砸烂呢,连水果店的玻璃也全都没有放过——这下子老板必须要停业很久了。”

“警官你是经常光顾那家店吗?”犯人问,“而且好像刚刚提到草莓这个词的时候语气特别重,该不会那是你喜欢的水果吧?”

一期一振装作没听见他的问题,将讯问继续下去:“你是和水果店的店主有什么过节吗?”

“不,我不认识他。对于他我满怀歉意,到时候一定会好好地赔偿他的损失。”犯人诚心诚意地说。

警官皱起了眉头,“既然你也知道这样不对的,那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真的没什么理由。”犯人说,“如果真要说的话,大概算是愚人节的恶作剧吧。”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恶劣的人,鹤丸先生。”

“是吗,你认为我是怎样的人?“

“只是为了恶作剧就砸烂了人家一整个店铺,这种人我无论如何也……”

“啊,你不要生气嘛。”鹤丸说,“既然你认为恶作剧这个理由无法接受不了,那我也还准备了别的理由。”

“无论什么理由,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期一振有些恼怒地说。

“是吗?可是你为什么从刚刚开始都没有记录讯问的内容呢?”

鹤丸轻轻将空白的笔录从一期一振的白手套间抽了出来,“你是在期待着我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你这么信任我,让我很开心。”鹤丸说,“为了报答你,我就给你一个最有意思的理由吧。比如……你相信时间逆转吗?”

一期一振并不知道犯人想说什么。他沉默地盯着犯人。

“看来你是不相信的。不过这种事情的确像是天方夜谭。我这么说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觉得我的精神有问题了?说起来,刚刚我好像听到播报说,有一个攻击性很高的精神病人从医院逃了出来,就在我们这个辖区。所里现在的其他人好像都外出去追捕那个精神病人了吧?”

一期一振突然觉得神经紧绷了起来,“你想说什么?”

“你不用害怕。”鹤丸按住了一期一振的左手,“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一个人。”

“通过砸烂水果店的方式来救人吗?”

“是啊。请您让我从头说起。……现在是几点了?“

“八点十五分。”

“那么,我接下来说的,就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一个小时以后,一个上班族下班回家的路上,经过了那个水果店,在那家店买了一盒草莓。不过这个男人在给钱的时候,不小心将零钱弄到了地上。因为是在夜晚,所以捡了很久才将硬币捡齐。

“这个男人其实并不是这么手脚笨拙的人,他只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他知道大概在这个时间,有一位巡查会骑车经过这里。他想制造一次偶遇。

日光灯下,一期一振的脸色得有些不好看。

“等男人将硬币都找到的时候,果然如他所愿,那个巡查骑着车出现在了街上。男人面带着微笑向和那位巡查打招呼,这时却发生了意外。

“是那名精神病人。他突然从巷子里冲了出来,甚至还第一时间夺走了铺子上的水果刀,砍向了他面前的那个男人。

“男人勉强躲过了他的第一下攻击,那位巡查先生为了保护他,扑上去与病人扭打了起来。男人无法插手,只能抓起旁边的巡查遗落的对讲机请求支援。等他通报完方位,战斗也已经结束了。精神病人被打晕在地上,双上被铐起。而那位巡查转过身,男人看到他的腹部扎着水果刀的刀柄。他死在救护车到来之前。“

鹤丸吸了口气。

“这就是一个小时后会发生的事情。”他说。

一期一振茫然地看着他。他不相信鹤丸的陈述,一个字也不相信。但是如果这是真的……他的手不自觉地按在了自己的腹部上,想象着那样一柄水果刀。

“不幸中的万幸是,那个上班族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会获得回溯过去的能力……在这一次的事件中,他就拥有这样的幸运。他顺利地回到了事件发生之前。当然,他开始拼命想要阻止这一切。”

“如果那时候没有刻意制造偶遇就好了。那样那个巡查就不会为了救他而死——男人起初是这样想的。于是他第二次经过那个水果铺的时候没有停留,只是躲在暗中观察。然而那个巡查还是死掉了。这一次是为了拯救那位水果铺的老板。从结果上来看,并没有任何变化。”

“第三次男人拿走了水果铺上的刀子。啊,这次可是万无一失了吧——愚蠢的男人这样想。结果精神病人用水果铺上的蜜瓜砸死了巡查。被蜜瓜砸死诶……真是奢侈的死法,说出去都让人哭笑不得。”

“第四次男人打算先下手为强,先袭击那位精神病人。但在搏斗中那位巡查听见响动赶来援助,结果又不幸被病人重伤。

“重伤相比起死亡是很好的结局了吧?但是那个男人还是不甘心。在不断地失败中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与其禁锢住那个精神病人,不如干脆困住巡查自己。用什么办法让他在那段时间内无法离开一个安全的地方就好了。”

“那么到了提问环节,想要困住一位巡查,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鹤丸竖起了一根手指。一期一振觉得自己能猜到答案。但他不敢说出口。

“只要在那位精神病人出现前,有另一位犯人出现就好了。”鹤丸说,“为了将罪犯缉拿回所讯问,巡查就不会在那个糟糕的时间遇到袭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男人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犯人并不是说有就有的。毕竟这里是一个很和平的街区。但想要制造一个犯人,也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他自己不就是一个现成的材料吗?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啦,他砸烂了水果铺,成为了罪犯,如愿以偿地被那位巡查带回了警察局,接受讯问。而因为他的举动,那位巡查直到现在为止,都安然无恙“

一期一振放下了手中的笔。他觉得冷汗浸透了脊梁。

“你是想说,你是为了救我,才犯下了这样的事情吗?”

“你不用觉得内疚。本质上这是我自己闯的祸。不管怎么样都和你没有关系。你的报告不用写那么长,只要说有个人酒后犯迷糊,袭击了水果店就好。至于上面的那个故事,是对你的特别招待。”

“那是骗人的……吗?”

“当然啦,世界上怎么会有时间穿梭这样的傻事呢?你们警察都是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吗?”

“你……”

一期一振正想斥责他。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混乱的喧哗。一期一振走出审讯室,发现几个同事押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警察身上还沾着血。

“这个疯子力气不小。”受伤的警察咒骂道,“我们三个人才制住他。幸好你在局里,不然巡逻的时候估计就得一个人对付他了。”

一期一振回到审讯室时,呼吸已经平稳了下来。鹤丸依然面带着笑意望着他。他们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谎言和真实如柳絮一样漂浮在这间审讯室里。

“精神病人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一期一振忽然问。

“不是说了吗,我是听广播说的。”

“这件事根本还没来得及经由媒体播报。”

“啊是吗?”鹤丸摸摸自己的头发,“刚刚忘了介绍,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不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他还是那位病人的主治医生。所以病人见到他之后才会第一时间发动袭击。”

一期一振怀疑地望着他。

“他最早知道病人逃离的方向。也知道就在今天,正好轮到那位巡查巡逻这个区域。”

鹤丸的话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不过这些事都不重要了。因为已经没事了。”他说,“计谋成功,那位非常重要的巡查,现在正安然无恙地记着笔录。”

“以上,就是我鹤丸国永的最终供述。”





end

评论(9)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