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新百花]通天笔记(6)

(6)


从百花谷到微草堂,中间隔着大半个天朝。到霸图找张佳乐,则要更远。

于锋问邹远,你们魔教之中有没有能够日行千里的法宝什么的?邹远说并没有。不要说法宝,就连跑得快的马,百花里也不是很多。百花养的马矮小小的,能驮着人爬高上低,很是吃苦耐劳。但日行千里却是万万做不到。 

邹远特别懂事。邹远说:“没关系,有没有葬花,你都是百花的教主。……说起来,你的剑呢?”

“……”

于锋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他将哀愁埋进心里,目光投向东北。离春暖花开的日子不远了。可百花谷外的苍茫大地俱是一片萧瑟。

为了重振百花,我们去找那把剑吧,他说。

他们于一个布满青色雾气的清晨离开了百花谷。邹远挑了两匹最亲人的马,一匹叫乳玉,另一匹叫湖风。于锋这个教主只当了几天,谷里的很多人他还不认得,走那天觉得山谷里的人都在为他们送行,心里有些愧意。于锋想起了百花谷建谷的传说中,那两位前辈在一片荒谷中施展法术,一夜之间建起了这座堡垒。而如今,百花已失去了魔力。他只是一座古老的,温柔的城。

他们骑着马过了山门。邹远有些紧张地捏住缰绳。于锋问他为什么。他却摇了摇头。

“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邹远说。

于锋觉得这话怪怪的。

于锋来的时候手里没有剑。这趟出去,却不能两手空空。魔教现在富可敌国,弄一把剑给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张伟这个耿直的好人将武器库细细盘点了一遍,挑出了一把最威风的重剑给于锋。只是这剑没有名字,出去行走江湖的时候有点不够气势。 于锋对邹远说,这不是神器,却也是一把好剑,我看,我就先叫它葬花吧。等来了真的葬花,我再给它想个新名字。

邹远一脸关怀地看着他。

这不会真的是葬花吧?于锋心里还怀着意思侥幸。

不是不是。邹远连忙摆手,真的葬花张伟前辈见过,他不会弄错的。

过了很久以后,于锋才意识到,邹远这个话蕴含着一个事实——邹远自己也没亲眼见过真正的葬花。

这一路山长水远,于锋觉得自己应该跟邹远多交流。但是邹远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闲下来的时候,他会摆弄一个小孔明锁。于锋看他完了很久也没有玩出诀窍来,心里焦虑,忍不住想帮他一把。可是到了于锋手上,他也解不开,直到到了下一个城镇,邹远默不作声地买了一个新的给他。两个人晚上到了客栈,就面对面玩起孔明锁,场面很融洽,但也很诡异。

那把剑……邹远一边玩一边问,真的很重要么?

剑对于剑客来说就是很重要的。于锋坚定地说。你对你的武器就没有这种感情么?

邹远说,我的武器大部分只陪我一下,就会被我丢出去。

于锋觉得这话没法接了,只好又低头摆弄起小木块来。这个不可爱的小木块就好像邹远一样,看着很简单很规整,但是于锋找不到该放他的位置。

你现在其实有葬花了,邹远说,虽然不是孙前辈的那一把,可这也是一把很好的剑。如果我们都说他是葬花,江湖上大部分的人都会信的。

张佳乐就不会,于锋说,孙哲平也不会。

于锋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问邹远,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走这一趟?

邹远窘迫地看着桌面。他说,我也弄不明白。这明明是件好事,可我总觉得不应该这样。

他又想了想,说:大概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觉得有些害怕了吧。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