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2)

本来想开车,但是今天正好是七夕,那就先写一回七夕吧。


2.


外面的大雨看样子会这样一直下到七夕。站在教学楼里看着被雨水洗刷成深色的田径场,薰这样想到。

幸好没有继续在天台上睡觉,不然大概怎么样也逃脱不了变成落汤鸡的下场。对了,之所以能幸运地逃过一劫,一定是因为转校生的缘故。

女孩子真好啊。薰感叹到,有女孩子的地方,连雨水的味道都比平时更加温柔好闻,薰的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他忍不住贪婪地深吸了几口气。

转学生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这个动作,扭过头来看他。

看来是被当成变态了。薰苦笑了起来。抱歉,他说。

转校生沉默地摇了摇头。

这个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爱说话。薰觉得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现在在这条潮湿的走廊上,只有雨声,气氛也很好——如果现在这条走廊下避雨的除了他和转校生之外没有其他那两个人就更好了。

薰转过头,正好对上了阿多尼斯充满关爱的眼神。

他打了个寒战。

我现在不在“发情期”了,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薰很想这么说。但是转校生还在这里,让他觉得不好讨论这个话题。

“转学生马上还要去学生会吧。”薰说,“下雨天女孩子一个人很危险,我护送你过去吧。”

转学生点了点头。


薰无聊地摆弄着手里的手机。

手机里面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名字一个一个地掠过。薰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七夕约会的合适人选。

大概是持续阴雨的缘故,他对这个七夕提不起多大的劲。特别是转学生在七夕这一天要因为制作人的工作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和他约会的可能性。

话说回来,其实一开始就没和转校生什么可能吧。薰在这件事上有着莫名清醒的态度。在他回想起来的时候,好像只有那个避雨的走廊,有过那么一瞬间真真正正心动的感觉。

那种感觉真的只持续了只有几秒钟。之后护送转学生走到学生会门口的时候,薰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

最近的怪事很多,整个学院都不太平,就连自己也变得奇怪起来了。

薰烦躁地把手机丢在一旁。

桌面上还放着几张彩笺。据说是这次七夕祭的投票道具。如果有恋人在的话,这也可以当做增进感情的小道具也说不定。

自己的恋人,一定是一个温柔的、有包容力的女孩子。

可惜直到现在,似乎也没有能遇见那么理想的对象。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薰一边抱怨着,用笔在其中一张彩笺上写下了一行字:

“希望得到可爱的恋人。”


连绵不绝的雨在七夕的那天停了下来。

薰有些后悔没有提前安排好约会。特别是到了晚上银河出来的时候。远处传来了演唱会的声音。是哪两个组合在对战呢?薰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因为是七夕祭,今天也来了很多校外观众。不过这个时候她们的目光一定都集中在舞台上。现在去搭讪的话不会有什么成果。薰决定等到散场的时候去碰碰运气。也许能遇到一个愿意和自己去花园露台,一边看着银河一边约会的女孩子也说不定。

薰的手指碰到了口袋里的那张彩笺。现在正好可以找个什么地方把它挂起来。趁还没到散场的时候,也许还来得及实现这个愿望呢。

薰抱着这样的打算,独自一人从教学楼走到了演唱会的入口。他记得那里有布置着大量装饰用的竹子。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上,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薰找到了一个高高的枝头,全神贯注地将短笺挂在了上面。等他做完了这些,满意地拍了拍手,转过身来时,他看到阿多尼斯正站在他的对面,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星光还是那么的好。只是对象一点儿也不浪漫。

薰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学长挑战最高那根竹枝失败的时候。我本来想帮助学长。不过学长跟我一样高,应该没有问题的。”

“算了,”薰叹了口气,“反正也没什么丢人的。”

阿多尼斯眯起眼睛,望着竹枝。

“学长的愿望写了什么呢?”

“是秘密~反正你也没办法帮我实现这个愿望。”

“是吗?”

阿多尼斯看了一会儿,终于放弃了继续观察。他往薰的方向走了一步,似乎害怕薰像上次一样逃跑,他站在了一个伸手就能抓住人的位置。

“其实我在找羽风学长,”阿多尼斯说,“很奇妙,每次我想要找学长的时候你就会出现。”

薰根本没觉得这有什么好的。如果有事情发简讯就好了。可惜undead里一个两个都是现代科技白痴。

“有什么事吗?提前说明一下,散场之后我有很多事情做,你最好不要占用我太多时间哦。”

“不会占用时间。只是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

“怎么了?”

舞台那边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喧哗,似乎到了投票的时间。观众们兴致都很高。薰感觉自己也被那股热情感染了。他感到汗水顺着自己的额头慢慢往下滑。

“我拿到了上一次的体检报告。”阿多尼斯说。

“那种东西对你来说没什么必要吧。用眼睛看也知道你健康得不得了。”

“常规指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阿多尼斯停顿了一下。

“激素水平显示,我应该是一个alpha。”


薰只惊讶了几秒钟。

“哦,恭喜你。”他冷淡地说,“等飒马君演出结束了,你让他给你做红豆饭吧。”

你是alpha,你特别了不起——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薰莫名其妙地想。

阿多尼斯对红豆饭这个词稍微有一点理解障碍。不过他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

“学长是omega吧。”阿多尼斯说,“以后我会更加小心对待学长的,请不要担心。”

薰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人物设定。等他还想回应点什么以免露馅,阿多尼斯已经回到了观众中。舞台的那头主持人宣布红月取得了优胜。这下子,倒真是有一个让他和飒马君一起庆祝的理由了。

薰一边想着,一边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他不明白自己在刚刚阿多尼斯说话的那一瞬间,为什么突然紧张成这个样子。


tbc.

评论(1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