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5)

港一港,之后就不会严格按照原作时间线和event来写了。因为感觉原作随便加个新事件就啪啪啪打脸,这次日服新活动预告的时候我别提多提心吊胆了……

还有就是,呃,如果大家感觉有什么ooc的地方或者是严重和原作情节bug的地方还是请指出来,因为现在禁剧情翻译英文维基又怕不准确……总之磕磕绊绊的,尽力写吧。希望不要雷到大家!雷到也不赖我!



(5)


我的人生,结束了。

竟然跟男人、而且是自己的队友加学弟做了。

还是在公共浴室里。

好想带着冲浪板出去,一直到大海深处,然后沉下去算了。

薰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这些想法。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薰没有勇气确认那是谁。他把头蒙进了被子里。

太丢脸了。如果当初记得拿体检报告的话,也许不会这么狼狈吧。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幸运逃过了,没想到最终和家里其他人一样,自己还是个omega。

第一次发情期就这样。以后还要经历很多很多个这样的发情期。薰只是想到这一点,就害怕得头皮发麻。

身体的热度已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怪的酥软感。今天的演出一定参加不了了。重要的是,如果不吃抑制剂的话,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薰硬着头皮,掀开T恤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简直惨不忍睹。自己真的是和学弟做了吗,还是和熊搏斗了一场?这样的身体状况,根本没办法去买抑制剂吧。

薰思想斗争了一番,把手伸到被子外面,去摸他的手机。

“羽风学长?”

薰抬眼一看,晃牙正从被窝里伸出一个脑袋来打量他。他都差点忘了同屋的这个队友了。

“你怎么回事?”晃牙揉着眼睛说,“阿多尼斯昨天说你今天要请假。”

“是啊……晃牙君,展示队友爱的时间到了哦。”薰有气无力地说,“帮我去买一点东西好不好。”

“胡说,本大爷和你才没有什么队友爱!我们undead可是一个弱肉强……”晃牙话还没说完,先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严重削弱了他话里的威慑力。

“拜托你了,如果你不帮我的话,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晃牙一脸茫然望着他。

“你要什么?到底怎么了?”

“帮我,买点,抑制剂,可以吗?”

薰鼓足勇气说。


晃牙激动了起来。

“这、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帮你买?你自己去!”

“只是抑制剂而已,又不是保险套……用不着这个反应吧。”

“混蛋!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啊啊啊!”

薰被他闹得脑袋都疼了起来。

“安静一点好吗,晃牙君……”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晃牙像是想迅速逃离这个话题似的,赶紧跳起来去开门。

薰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

如果自己现在能够立即消失就好了,他想。


晃牙对着门外的人又喊又闹地折腾了一轮,才传来门关上的声音。

“刚刚是谁啊?”薰懒懒地探出头来。

“是我。”

一听到这个声音,薰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像昨晚激烈的回忆又贴回了皮肤上。

“我不想看到你。”薰冷酷地说。

阿多尼斯不出声了。

薰紧闭着眼睛,不想面对自己的这个学弟。他没有听到脚步声。也许阿多尼斯真的还站在门口。一步也不敢接近他。

“你不要害怕。”阿多尼斯的声音闷闷的,“我采取了措施。不会再对学长做那种事了。”

什么叫那种事,薰感到胃都收缩了起来,明明比较受打击的是我吧。

阿多尼斯走近了一步。薰本能地往后缩了缩。

“给你买了抑制剂。不知道你经常吃的是哪个牌子,因此我买了几种。你现在必须吃一点。”

他听到一阵塑料袋摩擦的声音,然后是倒水的声音。阿多尼斯走近了他。

“不希望学长再像昨天那样了。”他说,“对不起。”

薰悄悄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再次面对阿多尼斯,薰以为自己会很尴尬。

但看到对方脸的时候,薰呆了很久。

准确来说,他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脸——阿多尼斯说他“采取了措施”。

薰以为他去吃了抑制剂。阿多尼斯偏不按照正常路数。

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个潜水面具戴在了脸上。

现在这个潜水面具成功转移了薰的注意力。

“……这个东西怎么回事?”薰伸手敲了敲面具。

“这样就闻不到学长的味道了。”阿多尼斯递过水和药片。

薰叹了口气,把药片一鼓作气都吞了下去。药片外面包着糖衣,倒是没有他想象的难吃。

“还有。”阿多尼斯好像变戏法似的又掏出一个药盒,从里面掰出两个药片。

“这是什么?”

“是……避孕药。”

薰头痛得都快要炸开了。

“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

“我把昨天学长的情况和药店的人大致说了说,他们说谨慎起见,还是要吃一点这个。”

薰听得几乎要哭出来了。他无法想象阿多尼斯是怎么跟药店人描述自己的情况的,以“我有一个连胡乱发情的学长”开头,以“我们做了很多次”结尾吗?

薰一手捂住发烫的脸,一手哆嗦着把药片塞进嘴里。

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薰自暴自弃地把药片嚼碎在了嘴里。


“昨天的事,学长以前也遇到过吗?”阿多尼斯问。

“什么?”

“学长已经做了很久的omega了吧,之前不是也因为发情期请过很多次假吗?”

“啊,是又怎么样呢。”

阿多尼斯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每一次……都是和什么人,去做这种事情了么?”他问。

“怎么可能?”

薰难以置信地望着阿多尼斯。

如果不是你这个家伙,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就变成omega……薰愤愤不平地想,凭什么现在反倒摆出一副受伤的语气来质问自己起来了。

“抱歉。”

阿多尼斯好像松了口气。尽管薰看不到面具那头学弟的表情,但他猜想,那一定是一张很可恶的、轻松的脸吧。


阿多尼斯向薰伸出了手。但并没有真正地碰触他。他好像害怕自己的任何动作都会让薰再次受伤似的。

“羽风学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哪里都不舒服。现在最不舒服的就是看到你这个面具了。”薰说。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

“我不能拿下来。”他说,“如果……如果拿下来的话,或许会又忍不住想亲吻羽风学长你。”

“可学长昨天说,因为不是恋人,所以不可以跟我接吻。”

阿多尼斯用充满力量的手,按住了薰放在被子外的手指。这样,他又靠近了一些。

“那么,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做你的恋人可以吗?”他问。



tbc.

评论(39)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