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7)

明天开卡池

已经不敢再说什么 抽到卡就开坑这种flag了,日日树这个坏男人让我怀疑自己。

啊……新剧情……啊药………………

无论如何 先过渡一下……之后再搞……



(7)


快要下雨的时候,阿多尼斯在操场上跑完了最后一圈。秋天快要到了,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适合跑步。阿多尼斯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水瓶,在仰头的那一刻,他的目光移向了不远处的天台。

“发生了什么吗?阿多尼斯殿下。” 

“没什么。”阿多尼斯摇了摇头,“不过感觉刚刚好像看到那边有人。”

“我什么也没能看到。阿多尼斯殿下的视力也未免太好了一点。”

“可能只是看错了。”

“这种时候会在天台那种地方的……多半是那个轻浮的好色男吧。”

“神崎,请不要这么说羽风学长。”

然而如果那真的是羽风学长就好了,阿多尼斯想。自从那次被拒绝以后,他们几乎就没有好好地说过话。薰好像就一直刻意地躲避着他。阿多尼斯并不奇怪薰会拒绝自己。但他没有想到,薰会讨厌自己到这个地步。

“抱歉,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喜欢起那个人来。这段时间的部活他也根本没有来,完全没把部长殿下放在眼里。”提起薰,飒马依然是义愤填膺。

“原来最近羽风学长他也没有参加社团活动吗?”

阿多尼斯更加担心起来。最近几次在校园里碰到薰,他的脸色都很不好。说不定是生了什么病。组合训练的出勤率也低得惊人。

“他一直都以自己是omega为借口来逃避着社团活动。之前他有一次借口请假期间,部长殿下还目击到他去海边冲浪了,他其实根本不是什么omega。”

阿多尼斯愣了愣。之前他的确也在商店街遇到过本该在家休息的薰。

“可是,羽风前辈他真的是omega。”他说。

“阿多尼斯殿下也请务必当心,不要被他欺骗了。”飒马痛心疾首。

“不会弄错的。”阿多尼斯说,“因为我是个alpha。”

这句话落入了飒马并不能理解的领域。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阿多尼斯却因为自己刚刚的发言而感到脸上发热起来——只差那么一点,就要将自己和羽风学长的事说出来了。


在那之后薰好像还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此阿多尼斯也一直为他保守着这个秘密。他知道这件事在羽风学长看来或许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

每次想到这里,阿多尼斯都觉得自己好像又变得弱小了。他束手无措。自从成长为一个强大的人以后,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


薰破天荒地第一个来到了排练室。这样他就可以更早地离开,甚至可能不用和其他人打个照面。零告诉他转校生带来了下一次演出的服装,每个人要试一下是否合身。零总是用转校生当诱饵,十次里面大概有只一次是真的。不过薰也并不是很在意,只要给他个借口就好。今天的排练室里也依然没有转学生。演出服倒是好好地放在了凳子上,袋子上还写好了每个人的名字。看上去是转学生的字迹。

零这家伙,也不完全算是欺骗自己嘛。

薰轻快地吹了个口哨,将衣服从袋子里抖了出来,在落地镜前穿戴起来。

门被轻轻敲了两下,然后传来了开门声。薰回过头,看到了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用一秒钟的时间迅速退出了排练室。

薰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一边麻木地把自己最后两个扣子扣好,一边想,啊,刚刚那个,是阿多尼斯君呢。

大约半分钟之后,敲门声再次响起。阿多尼斯用低沉的声音问,可以进来了吗,羽风学长。

“随便你。”薰说。

阿多尼斯又安静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

“羽风学长,今天很早啊。”

“嗯,不过我准备要走了。”

在开口的一瞬间薰就紧张了起来。以往他不是没有拒绝过别人,也不是没有被别人拒绝过。但拒绝之后他几乎都没有再和那些对象见过面。因此这时的阿多尼斯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新的难题。他已经想不起来过去自己是用怎样的语气和阿多尼斯对话的了。现在所表现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拙劣的表演。

“是吗,”阿多尼斯有些遗憾,“你已经很久没有来排练了。如果是因为讨厌我,那也至少应该和朔间学长他们一起练习一下。”

“我只是觉得练习很麻烦而已。并没有那么多理由。”

“的确很像是羽风学长的作风。”阿多尼斯点点头,“刚刚神崎才跟我说,学长你只是用omega作为借口在逃避部活和练习。”

薰的手指攥紧了。一个奇怪的主意却在他脑子里冒了出来。

“啊,的确是这样。”他微笑了起来,“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谎话。阿多尼斯君也不会告诉老师吧。”

阿多尼斯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有些危险的程度。但他没有对薰伸出手。

“学长这才是在骗人吧。”阿多尼斯说,“还是学长想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

“不行吗?阿多尼斯君也会觉得这样比较好吧。毕竟被人拒绝是很丢脸的事情。这一点我完全理解哦。就让我们继续和平共处吧。”

阿多尼斯在一瞬间露出了刺痛的表情。为此,他吸了口气,让这个小表情消失在了脸上。

“我明白了,羽风学长。”他说。

薰松了口气,有些内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阿多尼斯抬起头,薰发现他金色的闪亮的眼睛慢慢又燃烧了起来。

“没关系,我很强,不会被学长伤害到。即时会有痛苦,我也可以忍受。”

“喂……”

“只是一直这样下去,或许有一天,我会又变成过去那个弱小的我。”

“……”

“所以如果有办法让我不再在意你的方法,请告诉我。”

阿多尼斯抓住薰的手腕,将它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

“在那之前,我会一直好好地守护着学长。”


tbc. 


评论(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