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8)

我给国服翻译打败了。阿多尼斯一会儿喊羽风学长一会儿喊羽风前辈,倒是统一一下啊!让我多难做啊!!!!!!!!


薰薰哥不要心理斗争了,在ABO的世界喜欢男Alpha ,也是直男!


(8)


“我不懂,人是多少还是会追求差异的吧?喜欢一个和你身高体重都差不多的男人这么有趣吗?我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薰困扰地揉了揉头发,“清醒点吧阿多尼斯君。”

阿多尼斯认真思考了一下他的问题。

“因为这方面经验比较匮乏,我的确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很确切的理由……对于羽风学长来说,这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吗?”

“啊,我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硬邦邦的男人到底抱起来有什么意思呢?”

“原来学长在意的是这一点,”阿多尼斯点点头,做出了完全了解的样子。他抱住了薰的身体。

“哇啊,你在干什么?!”

“我已经放松了肌肉,这样就不是那么硬邦邦了吧。”

“不是这个意思,你放手……快一点!”

薰感到大大的不妙——他好像又闻到那股让他心神荡漾的味道了。这样不好,非常不好。

“真的很讨厌吗?”阿多尼斯小心翼翼地问。

薰觉得最可怕的事情就在这里。大概是那一点点微量信息素的作用,本来以为会出现的生理性厌恶并没有出现。而这样宽厚的、温暖的、好像可以包容一切的拥抱,在薰之前的人生里好像从来也没有过。如果这个时候放开手的话,或许以后也再也不会有。

薰说不出话来。他既不高兴也不难过。只是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了。但又非常想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这样他可以不回应,不拒绝,专心沉浸在这个拥抱里。


晃牙推门进来的时候就正好撞见自己的两个队友深情相拥的瞬间。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喂?你们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个地步了?”晃牙一脸震惊地说,“现在还没有冷到需要互相取暖的季节吧?”

“抱歉,我在和羽风学长讨论一些很困扰的话题。”

“是什么?什么话题需要抱在一起才能讨论?”

“大神你过来下。”

“本大爷才不要!你们脑袋的问题会传染给我的!”

虽然这样说着,晃牙还是好奇地接近了他们。阿多尼斯抓住他的手腕,把薰推进了他的怀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晃牙和薰同时发出了悲鸣。

“隔着一条走廊都能听到小狗的吼声……未免太吵了一点吧,嗯,怎么连薰君也?”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进来。

“朔间学长也来吧。”阿多尼斯说,“有一些事情,必须要让羽风学长确认一下。”

“薰君,需要吾辈拥抱吗?真是难得啊。”

零笑容可掬地张开了双臂,一次性将晃牙和薰两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在力气这件事情上,有时阿多尼斯都必须承认,他可能不是零的对手。晃牙和薰两个人殊死挣扎,也没能从零的怀抱里逃开。

“喂,朔间,这种恶作剧可以停止了哦,听话,放开手可以吗,这个月份我和男人接触的额度在刚刚已经用尽了,再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

薰的哀求完全被旁边晃牙的怒吼遮盖住了。

“零学长,已经可以了。”阿多尼斯说。

“吾辈好像被讨厌了呢,阿多尼斯君。”零笑着放开了薰,“再不放手的话,吾辈也会有麻烦是吗?毕竟薰君是个omega啊。”

“嗯,就是朔间学长想的那样。”阿多尼斯说,“希望羽风学长能明白一些事情。”

在明白之前薰已经逃也似的跑出了训练室。

晃牙从头到尾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从刚刚开始到底在干什么啊?倒是也放开我啊吸血鬼混蛋!”他大喊道。


阿多尼斯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在校园里搜索薰。最后居然是在海洋生物部的活动室找到他的。这个充满水的房间阿多尼斯之前和飒马来参观过几次。但从来没有在这里撞见过薰。

“你是在我身上装了发信器吗,阿多尼斯君?”薰放下手机,无奈地望着他走进来。现在想要逃走也太迟了。

“学长,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问题,所以希望能和你好好解决。”薰觉得阿多尼斯脸上仿佛写着“你逃不掉了”这几个字。

“阿多尼斯君,虽然你很想和我认真讨论,可是恋爱并不是问题,不是讨论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哦。”

薰隔着玻璃碰了碰水族箱里的鱼。他并不敢再看阿多尼斯。

“那么羽风学长,会讨厌被我触碰吗?”

“但那只是信息素的原因,而不是爱吧。”薰低声说。“上次的事情也是我不好。我已经在反省了。最近抑制剂我一直都好好地吃了,虽然还是会很难受。或许接受你的话我会舒服很多。但那样就变得好像我在玩弄你的感情一样了。”

“羽风学长……”

“所以说,这边并不是弱肉强食这种简单粗暴的规则能适用的世界哦。你很强,但伤害你也不会让我觉得高兴的。”薰说,“就连我也不是很明白……但如果只是因为喜欢信息素的话,那样应该不能算爱情吧。还是说阿多尼斯也能接受这样的关系?”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我在暑假看了很多有关omega的书。但关于学长你,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因为想见学长已经到了做梦都会梦到的程度,我实在无法置之不理。”

“呜哇,如果是思春期的女孩子说这个话我倒是会觉得很开心的……但阿多尼斯君这么说的话,总觉得有点可怕。”

“并不是有关……sex的那种梦。就是很普通的和学长在一起练习而已。你不用担心。”

“不不不我没有担心这个……可恶、你还说出来了。”

“抱歉。是我又学长害怕了吗?但是梦到学长,我很开心。而刚刚的学长就像梦里的一样,很安静地拥抱着我。我不明白学长说的那些事情。但是如果学长只是喜欢被我拥抱的话,那么我就一直这样做好了。还是说,学长需要再确认一次?”

阿多尼斯对薰伸出了手。

这样的距离还很安全。应该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是再近一点,就无法控制了。

薰感觉心中有一只巨大的、黑色的魔鬼,快要撕破胸口扑出来了。

“我们以后的关系如何,可就全看这个拥抱的质量了哦。阿多尼斯君。”

薰自暴自弃地把阿多尼斯拽了过来。


tbc.


评论(15)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