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9)

阿多把薰哥当对象,薰哥却只把阿多当充电五分钟演出两小时,悲哀啊!

阿多柠檬茶爽过吸大麻!

薰哥再这样就离送自己去电疗不远了!

以及虽然大概也不会写到啦 但是我自己的cp立场是晃零……



9


在一定情况,声波仿佛是有形的。薰懒洋洋地靠在后台的时候,就感觉震耳欲聋的电吉他声好像真的在一波一波地摇晃着他的身体,让他这个优秀的冲浪手都有点眩晕。

“喂,过来一下好吗,阿多尼斯君。”

尽管后台一片漆黑,但薰知道阿多尼斯就在他附近,像一头潜伏的黑豹一样。

“羽风学长,马上就要上台了。”阿多尼斯说。

“啊~我当然知道,”薰笑眯眯地说,“可是我这边还是进入不了状态,还需要阿多尼斯君来帮帮忙。”

阿多尼斯的视力一向比自己要好,特别是在黑暗之中。几秒之后薰感到阿多尼斯重重地用身体把他压在墙上。晃牙的吉他声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更加尖锐。薰搂着阿多尼斯的脖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让每一个细胞瞬间都苏醒和兴奋起来。

一点信息素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只要一点儿,他就可以在绝佳的状态下演出一整晚。

阿多尼斯咬住了他的耳垂。在感觉到有点痛的时候,薰适时地制止了他。

“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过头了。”薰说,“上不了台的话会很麻烦吧。” 

“抱歉。”

阿多尼斯慢慢地、慢慢地放开他。他转身向舞台走去。

薰将外套搭在肩上,平复了一下呼吸。

好危险啊。他松了口气。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说不定总有一天就会擦枪走火也说不定。那样就彻底完蛋了。

不如说已经完蛋了吧——竟然会想要和男人接触到上瘾的地步。想到这一点,薰脸上又发烫了起来。

这都是omega的天性,不能怪自己。薰想,真的,我已经很努力了。


演出持续了三个小时,如果平时没有坚持锻炼的话,恐怕都很难坚持到现在。最后一首歌的时候薰的头发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下次演出时或许还是扎起来比较好,薰想。那边的晃牙已经完全进入了失控状态,从舞台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如果他真的像他自己说的是一头孤高的狼,此刻尾巴也一定在拼命地摇晃。在即将跳下台接受狂热观众洗礼的前一刻,零伸出一只手把他拽了回来,用话筒拍了拍他的脸。

“不要得意忘形了哦。”零说,“如果你跑得太远——”

接下来的话薰没有听见。观众的尖叫声淹没了一切。特别是前几排的女高中生,几乎已经要涌到台上来。学生会的工作人员拼命地维持秩序也无法阻止这样暴乱的场面。薰唯恐天下不乱地伸出手一路和最前排的观众击掌。都到了这种时候,不再放肆一点的话就不像Undead了吧。

就当这狂热的氛围几乎抵达顶点时,薰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子弹击中了。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钳住了他的身体。他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那是一股强大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

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在这些观众里面有一个alpha。

或许就是这个正握着他手的长发女生。她兴奋得双颊绯红,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释放出了过多的信息素。

薰屏住呼吸。但是有些太迟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动不了。对方大概很快也会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样僵持下去,他要么会被观众拖下舞台,要么也会控制不住地冲下舞台。

不管哪边,他的偶像道路大概都要在今天结束了。

“喂,亲爱的,放开我、好吗?”薰微笑着、艰难地对拉着他手的观众挤出这几个字。

alpha在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接着她眉头皱了起来,带上了本能的敌意。

薰回过头,阿多尼斯就站在他的身后。


回到后台,薰几乎是瘫倒在了化妆间的椅子上。谢幕的时候他的腿和腰都是软的,完全是靠零和晃牙架着他,把他一路运回后台。

“薰君现在感觉怎么样?”零一脸无奈地望着他。

“不好,非常不好。”薰痛苦地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要阿多尼斯君过来吗?”

薰捂住脸。从刚刚开始阿多尼斯就一直避免和薰接触。他的脸色看上去也不太好。现在更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大概刚刚把自己抱回舞台的时候,自己瞬间的失控对他也造成了影响。

“不需要吗?”零继续问。

“……需要。”

薰小声挤出了这几个字。


零和晃牙离开房间之后过了一段时间,阿多尼斯才走了进来。他手上拿着药和水。薰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喂,你没事吧?”薰虚弱地问。

“没事。我刚刚已经吃了抑制剂了。”阿多尼斯平静地说。薰注意到他发梢是湿的,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水。

“你是alpha吧,居然也会随身带那种东西吗?”  

“因为羽风学长常常要做危险的事。但是我不想伤害学长。”

真是的,说这么温柔的话,搞得自己好像在欺负后辈一样。薰有些迷茫地望着阿多尼斯。世界上真的会有善良到这个地步的人吗?即使有这样的人,又为什么会一直忍耐自己的任性呢。

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会变得更加大胆吧。

薰推开阿多尼斯手中的药片。

“我现在不想要抑制剂。”薰说。

“不可以。”阿多尼斯执拗地说,“我之前从书上读到过,这样下去你会很痛苦。”

“现在就已经很痛苦了……比起抑制剂来,阿多尼斯君你不能帮帮我吗?”

阿多尼斯沉默了。他把水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可是,之后学长又会讨厌我了吧?”他说。

“怎么会呢……真的~真的。”薰像在哄小朋友一样,凑近了一些,用粘稠的声音说,“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抑制剂对我们都没什么用吧……”


像是为了证明他说的都是对的,阿多尼斯在下一刻无声地、利落地解开了薰的皮裤。

后辈温暖和粗粝的手指让薰产生了一种非常幸福的错觉。


评论(26)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