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11)

  • 依然没有抽到石油王。羽风薰,已经来了四个了(眼神死)

  • 亲人上次的图大受欢迎,这次热情更加高涨,画出了有背景、有情节、有福利的新插图(与连载内容无关),特别精美、引人遐思,请看:




【阿多薰】柔软(11)


飒马便当总是带着一种古怪的风雅感,阿多尼斯戳起一块红叶形状的胡萝卜,心想只是吃这么可爱的东西,可不会变强啊。

“阿多尼斯殿下看上去有心事。”飒马指出。

“神崎,想不到你在这方面也很敏锐。”

“如果有什么烦恼,不妨说出来,我会竭尽所能帮助你的。”

“最近,喜欢的人终于开始亲近我了。但他好像有其他交往的对象。大概只是想和我保持身体上的关系吧。”

飒马的筷子啪地掉在了桌子上。

“阿多尼斯殿下,你可千万不能堕入道德沦丧的深渊啊!”

阿多尼斯沉重地点点头。

“我明白。我打算在恰当的时机说清楚这件事。”

“我支持你,阿多尼斯殿下。不管是谁,玩弄了我重要友人的感情,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寒光一凛,飒马拔出了刀。

阿多尼斯想,如果让飒马知道自己说的是谁。飒马大概会忍不住真的要刺杀他吧。

而且要杀两次。

为了学长的生命安全,还是不要再深入下去了。


其实也并没有到真正很烦恼的地步,阿多尼斯认为,自己本来只是有一点点情绪而已。羽风学长非常喜欢女孩子这件事阿多尼斯一开始就知道。过去在放学的时候,也曾经看到有女生在校门口等着薰放学,但是每一次都是不同的人——明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薰却好像一直无法决定要和谁正式交往。这也是飒马讨厌他的原因之一。

从这一点上讲,学长真的是无药可救。

即使明白这一点,阿多尼斯起初还是觉得,自己喜欢学长也没关系。因为不是女孩子,薰从一开始就不会刻意讨好自己。而且自己又很强大,不会被薰伤害,可以一直这样守护在他的身边。这样维持下去,或许有一天,羽风学长会真的喜欢上自己也说不定。也可能慢慢地,自己就可以不再喜欢他了。

无论哪一种都不会给薰带来困扰——这是阿多尼斯最基本的想法。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阿多尼斯几乎没有看到薰给女孩子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虽然薰还是经常缺席训练,但阿多尼斯也没有再看到任何一个女生出现在校门口,再加上薰最近一些过分亲近的举动。阿多尼斯觉得自己好像产生了多余的希望。

羽风学长或许正在慢慢地喜欢上自己。阿多尼斯这样想着,对薰的欲望也不知不觉间膨胀了起来。

因此才会在意那天晚上的那通电话。就连那天洗澡的时候,阿多尼斯也一直在想着些奇怪的问题:羽风学长用那么沙哑的、暧昧的声音和女孩子打电话,不会被对方看穿吗?而他在亲吻自己的时候,难道是把自己当做女生一样对待吗?自己无论怎么看也完全不像女生吧。还是说只要是alpha都可以?这不就和学长对女生的态度一样了?所以在羽风学长那里,alpha=女生?

……

阿多尼斯觉得这些问题太深奥了。不应该由自己一个人来解答。

他需要和薰谈谈心。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阿多尼斯带着便当来到3A的课室门口。这个班级洋溢着一股群魔乱舞的氛围,阿多尼斯刚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觉得空气有些不好。薰看起来不在课室里。阿多尼斯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等他转过身来,薰就站在他的身后。

“啊……该不会又是要我去训练吧?饶了我吧,阿多尼斯君。”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

“一起吃个午饭吧,我带了便……”

阿多尼斯还没说完,就被薰一把捂住嘴推到了一边。

“阿多尼斯君,不要这样带着爱心便当可怜兮兮地站在我们班门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这样被班上的家伙们看到有点恶心啊!”

阿多尼斯点点头,他掰开薰的手。

“午饭去露台可以吗?”

阿多尼斯不打无准备之战——他知道,花园露台是薰最常出现的几个地点之一。


“阿多尼斯君,告诉我,打开以后,不会看到饭上面放着一个爱心吧?”

薰非常犹豫地把便当放在桌子上,好像一个定时炸弹。

“没有。”阿多尼斯打开自己的便当盒,“跟这份是一样的。”

阿多尼斯的便当塞得满满当当的,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卖相,朴实得过了头。

“刚刚我就想说了,你的便当比一般人的要沉太多了吧。”

“这是我们家里的标准餐量。学长你也应该多吃一点肉,这样才会变得更强。”

起码要强到不要每次事后都让我一个人来清理现场的地步啊,阿多尼斯心想。

“呜哇这是……很高级的肉吧?虽然食材好的话怎么做都不会难吃,但是这么随意地料理感觉有些浪费。”

阿多尼斯有点不好意思。

“来日本之后,我才开始学习制作便当,但还不是很擅长下厨。”他说,“神崎指点过我,但我觉得他的做法有一点缺乏效率。”

“你和飒马君关系很好嘛。他在社团的时候也一直阿多尼斯殿下、阿多尼斯殿下地提到你哦。这平时你都是和他一起吃饭的吧,今天抛弃他真的好吗。”

“神崎的确是我重要的友人。但今天,我想和学长在一起。”

薰错开了视线。“所以说,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他问。

理智上,阿多尼斯觉得自己应该趁这个气氛不错的时候,和薰把人生问题都探讨清楚。但由于家庭内长期残酷的弱肉强食关系,导致阿多尼斯在吃饭时习惯了全神贯注。尽管这个时候不会再有任何人抢走他碗里的食物,阿多尼斯仍然有一种谜一样的危机感,导致他无法一边吃饭一边谈论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

“稍等一下。我很快吃完。”

他丢下这句话,狼吞虎咽了起来,直到把便当盒清空,他才注意到,薰大概已经用怜悯的眼神看他很久了。

阿多尼斯狼狈地擦了擦嘴角。

“这个样子,怪不得朔间说是小熊……”

薰嘀咕着,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了摸阿多尼斯的头。

电话、手机、便当、女孩子、alpha……这些字眼,在一瞬间,都被薰温暖的掌心给抹消掉了。

也许就是因为清空了大脑,阿多尼斯迅速地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

他捧住了薰的脸——不可以让学长在这里逃跑或者避开视线。一定要一决胜负才行。

“我和神崎一起午饭的事情,你应该不知道才对。”他说,“所以,羽风学长其实也一直都在注视着我吗?”




tbc.

评论(46)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