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15)

  • 快写完了

  • cp出个本儿

  • 然而写完了 按照我的脑洞 还得再来五到八个番外才行啊!


15


阿多尼斯梦见了一间甜品店。

他是循着香味找到这家店的。甜品店里空空荡荡的,不要说顾客,连店员也没有。玻璃柜台里放着一排排精致的蛋糕、雪糕、饼干,还有别的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柜台上面放着一个投钱的箱子。难道是自愿给钱吗?还会有这样的店,日本的习俗可真奇怪啊,阿多尼斯想。

因为真的有些饿了,阿多尼斯从玻璃柜台里拿了一份巧克力蛋糕,他掏出钱包,钱包里面有大量的现金,多到足够他买下这里所有的甜点。阿多尼斯觉得很开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蛋糕有些太小巧了。完全不够吃。而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明明是被香味吸引来的 但这个蛋糕却没有那股诱人的味道

他有些心虚地去买了第二块。在这里没有人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资金也充足,所以稍微放肆一点也没关系吧。

阿多尼斯大吃特吃起来。肚子却丝毫没有被填饱的感觉。望着眼前逐渐变高的盘子,阿多尼斯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

以前好像听说过,有那种无论如何也吃不饱的病。

阿多尼斯努力回忆着病症的名称。是得了相思病吗,阿多尼斯君? 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脑中响起。


阿多尼斯在极度的饥饿感中醒了过来。他躺在床上计算了一下,发现自己超过二十个小时没有进食,会饿也是理所当然的。

烧已经完全退了。头脑也很清醒。但是因为太饿的缘故吗?感觉好像没有办法从床上坐起来,如果有谁来能来拉他一把就好了。

……这个房间里的确还有其他人。

阿多尼斯甚至不用看是谁。只要闻一闻就知道了。

他内心剧烈波动起来。

他记得入睡前发生的一切。但他并没有想到薰真的会在这里陪他过了一整晚上。薰裹着被子睡在沙发和椅子拼凑的“床”上。因为个子有点高,脚是悬在外面的。

虽然很想就这样一直陪在学长身边。但是饿着肚子的话什么也不能做。阿多尼斯挣扎着爬了起来。

桌子上有便利店的袋子,是薰昨天晚上出去买的吧,好像是吃了三明治一类的东西。袋子里只剩下一盒香蕉牛奶。

阿多尼斯一口气喝完了牛奶。糖分迅速转化成了能量。他活动了一下身体,觉得现在可以好好出去觅食了。

在那之前,他将沙发上的薰挪到了床上。在把薰抱起来的时候,阿多尼斯想起之前学长抱怨过,两个人从来没有在床上做过。现在倒是有一张很大的床。不过学长昨天刚刚才拒绝过自己。

阿多尼斯发现薰的睫毛正在可疑地颤动。他弯下腰,明显地听到薰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是在装睡吧,学长。阿多尼斯判断道。自己一碰到他的时候他就醒了,却故意不想让自己知道。

为什么总要做这么奇怪的事情呢。一边说着不想再和自己接触了,一边又留下来陪了自己一整个晚上。如果能不要这么别扭的话就好了……阿多尼斯衷心希望学长能够变得坦率一点。

尽管如此,阿多尼斯也没有去拆穿他。他只是想,如果自己拎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回来的话,学长一定会忍不住起床的。


阿多尼斯又猜错了。

当他拎着食物回来的时候,薰已经彻底睡死过去了。一定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吧。阿多尼斯将食物放在桌上,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

和刚刚不同,薰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接近。阿多尼斯却害怕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把他给

吵醒,不得不深深呼吸了起来。

这是一张很大的床。阿多尼斯觉得就算自己在躺上去,也还是很宽裕。他并没有一丝的睡意,只是单纯地想离学长近一点。他轻轻地爬到了床上,躺好,再也不敢动一根手指。

说起来,这居然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这么一想,阿多尼斯觉得,他们的关系的确有些混乱、不合适,很有必要正本清源一下。虽然过去他也有很多次这样的念头,但总被薰以这样那样的方式逃避或者误解了,怎么弄都不太对劲。

这一次一定要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学长醒来时还觉得我讨厌的话,我就从学长身边消失。

阿多尼斯下定了这个悲壮的决心。他的心情却丝毫不沉重,反而快要漂浮起来一样,有一种轻飘飘的快乐感。薰在无意识间好像缩短了和他的距离,现在阿多尼斯只要动一动手臂,就能轻松地揽住这个让人苦恼的男人。

但阿多尼斯的快乐是因为另一件事——因为薰这样安静地躺在他的身边,他才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一直到入睡前,学长都一直握着他的手。

所以梦里才有甜品店和有那股捉摸不定的味道。

比现在桌子上放着的,刚刚烤好的松饼还要甜一点儿。



评论(27)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