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柔软(17)

(17)

列车还有十几分钟才到,趁着这个空档,阿多尼斯和零去找自动贩售机买饮料。和薰坐在同一个长椅上的晃牙,欲言又止了很久之后,说:
“虽然不想问但是……怎么搞的,总觉得最近阿多尼斯那个家伙看你的眼神怪怪的,好像看女人一样,有点恶心。”
“啊,因为我们交往了啊。”薰若无其事地说。
“什、什么?!”
“为什么一副很奇怪的样子,就是像你和朔间桑那样的关系嘛。”
“混蛋、谁要和吸血鬼混蛋是那种关系啊!”
“不要害羞,我会祝福你们的,连着阿多尼斯君的份一起。”
“啊啊啊啊啊咬死你算了!!而且你这家伙不是一直宣称自己喜欢女人吗?”
“我现在也很喜欢女孩子啊。但喜欢归喜欢,身为一个omega,最终和alpha交往也是很正常的事。总之这边是这边、那边是那边。安心,我分的很清楚的,没有在欺负阿多尼斯君。”薰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你这家伙可以这么厚颜无耻啊?!”
“搞错了哦,是小狗你太纯情了吧。这样子的话朔间桑也会很苦恼的。”
“吸血鬼混蛋有什么好苦恼的?啊、你和阿多尼斯那家伙难道……”
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跟你们不一样哦,我和阿多尼斯可是做过很多次了。真是的,朔间桑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情来和你交往的啊,是我的话早就受不了了。”
晃牙的脸涨得通红,“别以为谁都跟你这个发情期混蛋一样啊!可恶、连阿多尼斯那家伙也!”


“怎么了,大神。”阿多尼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晃牙的背后。
“你不要过来,你们两个都不要过来!我要离你们远一点!”
晃牙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挪到了另一张椅子上。
“羽风学长,大神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闹别扭而已。朔间桑呢?”
“前辈正在和那边的铁路爱好者聊天。大神他,没问题吗?”
“没事没事,只是把我们正在交往的事情告诉他了而已。”
“唔……!”
“没问题吧阿多尼斯君,脸色怎么一下子青了。”
“大神,会很难接受吗?”
“诶?不会不会,小狗可是接受度很高的。”
阿多尼斯试探性地从袋子里拿出一罐饮料,递给晃牙。晃牙很别扭地夺过饮料,又用看叛徒般的眼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大神,接下来还要一起旅行,要和平相处。”阿多尼斯说。
“本大爷现在不想见到你们两个!!”
阿多尼斯用求助的眼神望着薰。“被讨厌了,学长。”
“朔间桑,你也管教一下小狗吧。”薰对着正在慢慢走来的零说,“阿多尼斯君好像被他伤害了。”
“哦?发生什么事了?”
“我和阿多尼斯君交往的事情,好像对小狗造成了很大的刺激呢。”
“啊,你们真的在交往吗?”
“搞什么啊,结果朔间桑也不知道吗?”
“吾辈虽然隐约察觉到了暧昧的气息,但是没想到真的是那样呢。哈哈哈哈,不过看到薰君和阿多尼斯这么幸福的样子,吾辈很欣慰。”
“是啊,阿多尼斯君开心点吧,朔间桑在祝福我们呢。”
“我、我会努力的。”阿多尼斯挤出了一个优点生硬的笑容。在薰想继续捉弄他的时候,列车进站了。


和薰交往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阿多尼斯依然觉得充满了新奇的感觉。恋爱中的羽风学长和之前的感觉不太一样,有时候会让他觉得有点别扭。

大概是过去和女孩子交往的时候留下来的习惯吧。阿多尼斯有时候觉得薰也在有意无意地把他当做女孩子来对待。比如明明现在只是一起坐车而已,薰却一直牵着他的手,感觉很古怪。

“羽风学长。”

“嗯?”

“列车很安全,可以不用一直这样的。”

“阿多尼斯君不喜欢牵手吗?”

“有点热。”

“啊,又说这种扫兴的话了。”薰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听话地放开了他。

“昨晚没有又睡好吗?”阿多尼斯问。

“是今天早上勉强自己太早起来了。”

的确,这次旅行的地点虽然是零决定的,但所有的旅程安排都是由晃牙设计的。从时间上来说,几乎完全忽视了某位学长的作息。

“五点出发的话太阳还没升起来,吸血鬼混蛋也没问题的!”晃牙当时是这样说的。

薰懒洋洋地靠着阿多尼斯,闭上眼睛,“阿多尼斯君记得到站了提醒我哦。”

“好的,请交给我。”阿多尼斯说。 


薰的生活作息非常不健康。相比之下,零虽然是昼伏夜出,但是起码有规律。但是薰的情况要混乱的多,阿多尼斯起初经常接到他凌晨四点发来的、长长的信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复,阿多尼斯要拿着手机把短信读很多次,然后在本子上记下需要回复的内容,再找机会当面告诉薰。

每到这种时候,薰就说觉得好像在异地恋一样奇怪。

即使两个人一起出去过夜,阿多尼斯第二天也会习惯晨练。但是回来的时候薰总是说被一个人丢在房间里会寂寞、阿多尼斯君必须好好安抚自己才行之类的话。阿多尼斯也不太明白他是真心感到不快,还是只是想找借口撒娇而已。但是如果不去晨练的话,待在房间里也没有事情可以做。就算再怎么喜欢薰,也没有办法无所事事地盯着他的睡脸看几个小时吧。

后来阿多尼斯和薰出去的时候都会带上作业和课本。这样的安排对阿多尼斯自己来说是好事。因为他不擅长说谎,每次都是以“我今天要在学长那补习功课”为借口在外面过夜。如果带上书本的话,感觉会自然很多。

总之为了保护羽风学长,暂时还不能让姐姐们知道他的存在。


此外,因为常年处于姐姐们的经济制裁之下,去旅馆的花费还要阿多尼斯支付的话,他基本就只能选择不吃饭。所以每次旅馆的钱都基本上是薰在付。阿多尼斯能做的只有偷偷记录下来金额,想着什么时候一并还给薰——至少应该一人一半才行。

结果有一次被薰发现了他的记录。

“这是什么?”薰一边翻一边问,“啊,该不会是……”

“是和学长一起过夜的记录。”

阿多尼斯老老实实地说。

薰翻了几页,面红耳赤地把本子还给阿多尼斯。

真的欠了学长一大笔钱了。阿多尼斯忧愁地看着记录想,果然还是需要去打工,或者多接一些有报酬的工作才行。


tbc。

评论(32)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