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恋爱写真

  • 是个番外

  • 成年人阿多尼斯和成年人薰哥

  • 有原创女角出现

  • 薰哥!生日快乐啊!虽然我是晚了的(。)


==


接到工作的邮件时,薰深深地叹了口气。

大杂志的封面和内页专访,这绝对是经纪人小姐拼命争取来的工作。但是薰却有些提不起干劲。原因就是这个杂志,一向以尺度大闻名。

作为偶像,薰在注重自己形象的同时多少也会考虑到饭的心情,演唱会或者生写的时候也露出度比较高的时候。但那都是打着“不经意”的幌子进行的。虽然并没有刻意走清纯派路线,但至少薰的形象一直是清爽的美男子。过于大胆的工作他从来没有接过。

不过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也是该迈出这一步了吧,薰想。之前已经推掉过几次类似的工作了,再这样任性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omega的身份作为偶像其实很方便。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爱上omega的话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因此薰一开始就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性别,但也没有特别强调这一点。说到底,还是为了已经交往多年的恋人着想。

要隐瞒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很让对方为难了。为此甚至连标记都不可以。薰不想再做出任何可能会伤害恋人感情的事情——和外表不同,阿多尼斯的内心很纤细。即使嘴上不说,但是如果薰真的接下了太过分的工作,他还是会不高兴吧。

为了防止之后引来麻烦,薰决定先旁敲侧击地征求一下恋人的意见。


薰故意先一步将上一期的杂志丢在了家里的茶几上。两个人挤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薰若无其事地拿起了杂志。

“阿多尼斯君,这本杂志你之前看过吗?”薰小小心翼翼地问。“听说很多女孩子都在看哦。好好学习一下的话,或许会更有效地把握饭的心理。”

从过去开始就一直很认真学习的阿多尼斯,从薰的手里接过了杂志。

从封面开始就是半裸的英俊男人。应该说是摄影的技巧高超吗?明明露出度有限,氛围上却充满了官能感。

“写真都拍得很好吧?”薰居心叵测地说。

“嗯。”

“如果我去拍这种照片的话……阿多尼斯会喜欢吗?”

“为、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其实经纪人小姐为我争取到了来自这家杂志社的工作。应该说是让我打头阵吧,如果效果好的话,组合里的其他人也会有机会,你也可以拍这样的照片哦。”

“我的话,应该没有办法达到这种效果。但是羽风学长的话……”阿多尼斯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说,“一定会是大卖的照片。”


结果,在恋人的鼓励下,薰踏入了摄影棚。

“请脱掉您的衣服。”

化妆师如此要求道。因为拍摄中会露出身体,因此绝对不能怠慢,就连身上也要进行精心修饰才行。

“羽风先生的身材很好。拍出来会很漂亮的。”化妆师说。

虽然被这样夸奖了,薰并没有高兴的感觉。感觉越来越不妙了,早知道就不听零那些“老人家的裸体对小姑娘们不会有吸引力”的胡话,将工作推给他了。

化妆完毕后的薰只穿着一条低腰的牛仔裤,上身好像准备去游泳一样披着浴巾,到了拍摄现场。摄影棚被布置成了浴室的样子,中央甚至放着一个盛了一半水的浴缸。

“这次是要在浴缸里拍摄吗?”薰皱着眉头问。

“是的。辛苦您了。请您稍等一下,拍摄的搭档还在化妆中。”

“诶?还有搭档吗?”

“是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非常优秀的搭档。”摄影助理话音未落,摄影棚里走进了一位高挑的外国女性。一看她的体态就知道是一位专业的模特。她只穿着紧身的背心和短到危险的热裤。

“是这位吗?”薰小声地问助理。

“啊,是的。请您准备一下,摄影马上就要开始了。”

和薰搭档的这位女模特完全是欧美血统,不仅身高和薰相仿,五官虽然精致,但线条也很硬朗,让薰想起阿多尼斯的姐姐们。起初薰还以为她会是一位alpha。询问了一旁的工作人员之后才确认她是beta。大概是为了配合自己的omega身份,故意制造出倒错感吧,现在似乎很流行的样子。

但是要和这位模特一起挤在一个小小的浴缸里,想避免身体接触是不可能的。薰不断地说着“失礼了”,一边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身体,来完成摄影师要求的动作。

“羽风先生,请不要这么拘谨,稍稍放开一点比较好。”摄影师说。

“抱歉,我这边还有点不适应。”薰苦笑着将手放在模特的腰上,“这样可以了吗?”

啊啊,完蛋了,阿多尼斯看到照片绝对会生气的,薰心里想着。

虽然平时从来没有被约束过,但是薰很清楚阿多尼斯对自己的独占欲。这一部分出于阿多尼斯alpha的天性,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无法标记薰的焦躁感。长久以来一直辛苦阿多尼斯了。作为补偿,薰只能尽量避免在工作上和其他人有亲密的行为,就连电视剧接演的也净是些纯爱角色。

话说上半身姑且不提,这条裤子已经低到内裤都能看到的地步了吧。真的没问题吗。薰忍不住胡思乱想着。而且被水浸透的身体已经冷得不像样子。再这样拍摄下去的话晚上关节都会很疼的。

大概是注意到薰不在状态,摄影师提出了休息十分钟。


“这样子不行,羽风先生。”摄影师严肃地说,“刚刚拍的照片完全没有一点精神。氛围也很糟糕。”

“非常抱歉。再给我一点适应来的时间可以吗?”

“之前看你的表演,还以为你会很擅长这种类型的工作,没想到意外地很青涩。我这边也会相应调整方向,不过还是请你带着热恋的心态来接受拍摄?”

“是要这样吗?”

“对着陌生人露出恋人一样投入的表情对素人来说很难,不过羽风先生你是专业的吧。啊,难道你其实是童贞吗?”

薰大力摇了摇头。

“有经验的话应该就不难办到,总之请你在这十分钟时间里先和汉娜小姐单独相处一下,尽量先熟悉起来。我们拍摄时间表比较紧张,还请你配合。”

摄影师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留下薰和金发模特两个人呆在休息室里。


从过去开始薰就一直很擅长和女孩子相处。但是现在的场面他从来也没有遇到过——两个人浑身都湿淋淋的,披着浴巾。再过十分钟他们就要在镜头前扮演一对亲密的恋人。

“汉娜小姐?那个……听得懂日语吗?”

金发的模特点了点头。“说的话,不太行。”她用生硬的声音说。

“诶?这种感觉倒是挺熟悉的。”发现能和对方交流之后,薰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刚刚拍摄的时候如果有冒犯,还请你不要介意。”

模特比出了一个ok的手势。

“如果觉得太过分的话也请和我说吧,我会和摄影师那边商量一下的。就算是工作,让女孩子为难的话也不好。”

是因为日语不好的原因吗,其实模特小姐看上去并不能完全理解薰的话。她只是很礼貌地微笑着,注视着薰。

感受到了对方真诚的目光,薰迟疑了一阵,说:

“其实我……有一个交往了很久的恋人。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如果可能的话,我也不想伤害他。但是工作就是工作,不可以用这样半吊子的心态来进行。只是……抱歉,影响到你的工作了。”

女模特有些困惑。

“不要紧吗?”她问。

“什么?”

“告诉我、这个。”

“啊,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薰微笑了起来,“我呢,从过去开始就拿话不多的外国人没什么辙。不过你一定会帮我保守秘密的吧。”

“可以。”汉娜露出了和她外形不相称的可爱的笑容。

从摄影师的反应来看,薰感觉之后的拍摄虽然比之前好一点,但最多也只能算是马马虎虎。汉娜倒是非常配合薰的动作,也故意巧妙地通过借位来避免和薰的直接接触。摄影师也很体贴地提前结束了双人部分的拍摄。对于这一点,薰心里充满了感激。

为了回应大家的体贴,薰在拍摄的时候拼命回想着阿多尼斯的脸庞,想找到一点状态。结果适得其反。因为太过沉醉了,时不时地就会分心。这样在镜头下一定会是很傻气的表情,薰心想,看来要辛苦后期了。


因为拍摄时间比预定的时间要长,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值得庆幸的是阿多尼斯因为工作的原因还在外地。不用第一时间告诉他拍摄的状况,薰觉得松了口气。他只给阿多尼斯发送了一条“我到家了,晚安(●′ω`●) ”的短讯。

本来以为收不到回信,结果在十分钟之后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音。

“晚安ʕ•͡●̫•ʔ ”

虽然至今阿多尼斯还是不擅长电子通讯,但在给阿多尼斯的手机安装了颜文字快捷输入之后,薰觉得和他的沟通质量直线上升。


杂志出刊的前几天,杂志社向事务所寄来了样刊。本来想抢先将杂志藏起来,不巧那天事务所将组合的所有人都召集过去了。等薰到事务所里的时候,杂志已经到了晃牙手里。

“呜哇,好夸张。”晃牙感慨道,“完全就是在出卖灵魂嘛。”

晃牙翻开的那一页正是自己靠在浴缸里,和模特额头抵着额头的照片。

“不愧是大杂志社,前辈的照片,很漂亮。”阿多尼斯接过杂志,冷静地说。

薰感觉背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阿多尼斯君你听我解释啦,这些都只是角度问题,这位模特小姐很专业哦,我们……”

“学长,为什么很慌张的样子?”

阿多尼斯锐利的视线从杂志移到了薰的身上。

“就是那个啦……看到我和别人拍这种照片,阿多尼斯君你其实很生气吧?会嫉妒吧?”

“嫉妒是吗……”

阿多尼斯思索了一下,然后说:

“完全没有。只是单纯觉得照片上的前辈,非常漂亮而已。”

像是想要说明这一点似的,阿多尼斯将手中的杂志内页大大地张开。照片因为打光恰到好处的缘故,有种阳光照在水面上的透明感。女模特的手指捂在薰的眼睛上。薰迷茫地微张着嘴唇,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模特的手臂,从胸口以下的身体都浸没在清澈的水中,好像玻璃一样优美和脆弱。大概是为了突出中性的感觉,薰的身体看起来比实际上还要更纤细和柔韧一些。

明明看过各种各样自己的写真,但是这一次薰觉得完全就是羞耻play。

“没有什么好看的啦。”他说着,去抢夺阿多尼斯手里的杂志。阿多尼斯乖乖地将杂志交给了他。

“这么讨厌这些照片吗?”阿多尼斯困惑地问。

“只是觉得这样被拿出来给大家展示,很奇怪啊!而且偏偏是阿多尼斯君你!”

“吾辈倒是觉得没什么,真是好照片呢。下次小狗也应该去拍。”

“本大爷的话一定能拍出更高质量的照片!”

“明白了。”阿多尼斯说,“觉得在大家面前这样很羞耻的话。抱歉,我不会再这样做了。”

“嗯嗯,阿多尼斯君真是乖孩子~”

“不过,我可以自己买一本吗?”阿多尼斯真诚地说。

薰露出了被打败的表情。因为有些不甘心,他忍不住小声又问了一次:

“我说你啊。真的觉得无所谓吗……”

“嗯。”阿多尼斯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可是你的男朋友和别人的亲密照哦?”

“我明白。”阿多尼斯说,“但这些只是学长努力制作的商品而已。”

“商品?”

“就是要让大家喜爱的、愿意购买的东西。是前辈努力拍摄的成果。我是不会否定的。”阿多尼斯想了想说,“毕竟这些商品,并不是学长你。”

“对对,这也只是工作而已嘛。”看到阿多尼斯真的好像不介意的样子,薰松了口气,笑眯眯地说。

“而且,”阿多尼斯低声说。

“商品的话只要购买就能获得。但是学长……是属于我的。”

发出了堪称危险的专属宣言之后,像是为了证明这一点,阿多尼斯无声地在队友的瞩目下,捂住金发男人的眼睛,将他抱进了怀里。


end

评论(17)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