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

大概不会很长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的但是写不完了就这样吧!!!!!

好好好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好好好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断网让人解放自我啦!!!!!!!!!!!!放飞心情撒狗血啦!!!!!!!!!!!!!



(1)

门后面的房间和阿多尼斯记忆中的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一些细小的陈设有了改变,但大的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就连床单的颜色都和阿多尼斯印象中的一模一样。桌子上干净得没有一点灰尘,完全不像是闲置了多年的样子,大概是母亲一直在打扫的缘故吧。

如果说房间有什么违和的地方,就是房间的中央放了两个大大的纸箱子,里面装着他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

“是薰君昨天送过来的。”母亲说,“他说这里不是全部的东西,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再打电话给他。”

阿多尼斯点了点头。

提到“薰君”这个人,阿多尼斯总觉得有点内疚。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自己的恋人这种事,对于现在的阿多尼斯来说没有任何的真实感。

——因为演出中意外受伤,阿多尼斯丢失了十年间的记忆。现在阿多尼斯的时间仅仅停留在刚来到日本定居的时候。

据说自己来到日本后入读了专门的偶像学院,毕业后也顺利地成为了一名偶像。而薰是自己从高中开始一直交往的恋人,两个人共同生活了很多年。对于这一切,阿多尼斯都毫无印象。不要说这些,他连自己已经成年这件事都花了很久才消化过来。

突然丢失了十年的时间,换了任何人都会不知所措吧。

因此在薰试探性地问他出院以后要不要和自己一起住的时候,阿多尼斯露出了迟疑的表情。觉察到他的不安之后,薰主动提出让阿多尼斯先回自己家居住。

虽然隐隐察觉到了薰的失望,阿多尼斯还是很感谢他这个建议。

手机滴滴地响了起来。是薰发来了消息。

“到家了吗?”

因为忘记了手机使用的方法,阿多尼斯没有办法回复。只好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简单和薰说了说现在的情况。

“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哦。”薰说。

“嗯,谢谢你。”

“不用这么客气也可以,阿多尼斯君。”薰说,“今天先早点休息吧。明天没有工作,我会过来的。”

“……好的。晚安。”

阿多尼斯如释重负地挂掉了电话。他现在还不太懂得如何把握与薰的距离感。如果是朋友的话,就算没有记忆,只要慢慢熟络起来都会比较容易应对。但是如果是恋人的话,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了,现在的阿多尼斯完全无法理解那种情感。他根本连恋爱的经验都没有,更不要说对方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了。

到底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人相爱,阿多尼斯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还在恢复期,阿多尼斯暂停了所有的偶像工作,专心疗养。事实上就算他想继续工作也不可能,因为过去表演的歌曲和舞蹈他都要重头学起,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新登台。

自己现在的工作是偶像,第一次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阿多尼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虽然自己从小一直想能像母亲一样,从事给人带来希望和欢笑的工作。但是这样不善言辞的自己现在成为偶像这种事情,听上去还是太奇怪了。

组合的队长,一个名叫零的前辈给阿多尼斯拿来了一些过去演唱会的dvd,阿多尼斯只看了一点就觉得羞耻得看不下去。

画面上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他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现在自己的房间书架上除了厚厚的字典以外,也放了不少印有组合写真的杂志之类的东西,里面刊登了一些访谈,阿多尼斯本来打算慢慢把这些都读完,或许能帮助自己早点恢复记忆。但看了几本之后,阿多尼斯觉得连自己的脸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而且自己和薰的恋人关系,似乎还没有向公众公开。从杂志里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想到明天要见到薰这件事,阿多尼斯觉得心里充满了苦闷。希望那个成熟的自己能快点回来吧。他发自内心地祈祷着。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薰带着甜点来到了阿多尼斯的家里。母亲和薰看上去还比较熟络。而阿多尼斯只能生涩地和眼前的男人打着招呼,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今天阿多尼斯君有时间吗?想和你出去约会。”薰微笑着说,“不会去太远的地方,就在附近,好不好?”

虽然有些忐忑,但阿多尼斯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被薰拉着出了家门。

薰带他去了附近的电影院看了电影,之后去西餐厅解决了午饭。由于阿多尼斯遗忘了大部分在日本生活的经历,一路上薰都非常照顾他,而且去的地方薰都很熟悉的样子,阿多尼斯推测这或许是过去两个人经常约会的地点。

但意外的是,薰始终没有提到过去的事,也没有问自己想起了什么。

明明他才是最希望自己恢复的那一个吧。阿多尼斯不明白他现在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自己的。

“阿多尼斯君,是有什么不舒服吗?一路上好像都闷闷不乐的。”薰有些担忧地问,“觉得哪里痛的话要马上告诉我哦。”

“那个……羽风、前辈。”

“是?”

“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呢?”阿多尼斯窘迫地问。

“哈哈,大概因为阿多尼斯君拼命追求我吧。”薰不假思索地说。

“……我、我吗?”

“脸红了啊~其实没什么,就是因为阿多尼斯君很可爱啦。”

阿多尼斯无法将“可爱”这个词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如果真要形容自己的话,“可怕”还比较恰当。

就在他皱着眉头仔细思索自己有什么会让人觉得可爱的地方时,薰将一勺雪糕送到了他的嘴里。

“开心一点,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阿多尼斯君能够露出幸福一点的表情呢。”薰这样说着,又再次温柔地笑了。


评论(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