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2)

不知道为什么无法显示tag,再重发一遍好了


 (2)


气温开始升高的初夏里,阿多尼斯重新加入了组合练习。

所有的歌曲和舞蹈都要重新学习,因此阿多尼斯要花费比其他人更大的功夫。不过本身的身体素质很好,嗓音也没有受到影响,在这个基础上,经纪公司索性为他们推出了两首新曲,这样子大家基本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阿多尼斯也不会落下太多的进度。和组合其他成员的磨合也比想象中来得顺利,本来就是自己合作了多年的伙伴,即使再重来一次,关系也很快就变得亲密起来了。

几个月过去了,阿多尼斯的记忆也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最近一段时间那种焦灼地想要赶快恢复记忆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了——即使焦急也没有用,不如还是现在加倍努力一点,把那段时间造成的差距赶紧弥补起来,阿多尼斯是这样想的。


早上的训练结束以后,下午是难得的空闲时间,晃牙约了阿多尼斯去乐器店,一来是晃牙自己想要去为下次的演出做一点准备,另一方面则是阿多尼斯听说十年后的自己除了陶笛之外,也学会了一些别的乐器,因此拜托晃牙给自己进行一些特训。本来阿多尼斯还担心这样会给晃牙造成麻烦,没想到一听到阿多尼斯的请求之后晃牙兴致勃勃地为他准备了一整套的教程,为了让阿多尼斯尽可能多地接触到乐器,今天去乐器店就是教程中的一环。

一路上晃牙也在给他普及各种各样的乐器知识,阿多尼斯非常认真地听着。由于两个人是同年,过去也是很好的朋友,因此私下里常常一起出来玩。阿多尼斯的求知欲往往能给晃牙带来很大的满足感。

虽然平时和薰也时不时地在约会,但每次薰的态度越温柔,阿多尼斯就觉得更加紧张和愧疚,约会更像是在履行什么义务一样,偶尔薰试图有些亲密接触,阿多尼斯也会有些抗拒,因此始终无法拉近两个人的距离。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阿多尼斯的别扭,还是工作的确增加了,最近约会的次数逐渐地减少了。

阿多尼斯不知道该怎么向薰表达自己的想法才好。并不讨厌前辈、只是现在无法把前辈当做恋爱的对象、不知道怎样来面对你——这样的话好几次都到了他的嘴边。但是看到薰的笑容,他又觉得无法说出口。


“羽风前辈最近很奇怪。”就在阿多尼斯走神的时候,晃牙主动提起了这个名字。

“……是吗?”

“你不觉得吗?最近那家伙注意力总是不太集中的样子。”

“是因为工作太多了吧。”因为有出演电视剧的工作,今天薰也没有来参加训练。阿多尼斯知道他还有一个深夜广播的固定工作。这样想来,薰一天休息的时间可能只有四五个小时,之前约会的时候也曾有过在电影院睡着的例子。

“明明是同一个组合的,他这段时间好像格外地拼命。该不会是想单飞了吧……”

薰在这个时候想要离开组合的话,说不定会和自己有关系。想到这里,阿多尼斯觉得更加苦闷了。

“喂,难得本大爷带你去长长见识,为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愁眉苦脸的样子。”

“是在想,羽风前辈的事情。”

晃牙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们吵架了吗?那家伙不会这种小事就要赌气出走的吧。”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

“没有吵架。只是羽风前辈对现在的我,应该很失望。”

“什么嘛,又不是你的错。那个家伙也明白这一点的。”

晃牙拍了怕阿多尼斯的肩膀。

“大神,对于过去我和羽风前辈的事情,你知道些什么吗?”

“要说知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反正你们过去好到让人恶心的地步了。而且羽风前辈过去不是这样子的。”

“是什么意思?”

“高中的时候那家伙是个成天跟在女人后面跑的轻浮男哦。而且非常讨厌男人,又很散漫,总之看不惯他的人还挺多的。虽然本质上还是一个很可靠的前辈。”

“讨厌……男人吗?”

“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和你交往。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在玩弄你,和他大吵了一架,结果你们根本是串通好的……真是的,超丢人啊!”

晃牙的话完全没有办法解答阿多尼斯的困惑。如果自己能够再成熟一点的话,或许可以圆滑地处理现在和薰之间这种暧昧的关系吧。既没有办法对薰产生像过去那样的情感,又害怕会让这个漂亮的男人露出受伤的表情,阿多尼斯实在不能找到两全的解决方法。

电车外的阳光变得更加灼热了起来,阿多尼斯的脊背被晒得有些刺痛。


这次的单曲MV拍摄地点选在了树海。作为一处充满生机,但同时又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地点,这里氛围很适合Undead。一直以来,比起人工的景物来,阿多尼斯更喜欢自然景色。过去的几个月里几乎都没有什么亲近自然的机会,因此虽然风景完全不同,他还是产生了回到故国般的亲切感。

“状态很好哦,阿多尼斯君果然很喜欢这里~”在拍摄的间隙,薰悄悄地对阿多尼斯说。

“拍摄地点,是前辈提议的吗?”

“算是吧,正好大家也觉得这里不错。”薰将汗湿的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面,“不过稍微有点热,夏天的话果然还是室内比较好呢。”

“前辈出了很多汗,补充点水分会比较好。”

“阿多尼斯君不觉得热吗?”

“还好。故乡会更加炎热。”

过了一会儿,薰说听见了鸟的叫声。

“如果在这里吹起陶笛的话,或许会有鸟聚集过来。”说到这里,阿多尼斯有点后悔没有把陶笛带来。

“白天这里有这么多人的话还好。不过到了晚上会有点恐怖——我们今晚也有拍摄计划吧。”

“嗯。”

“晚上感觉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呢,这种可怕的树林里。虽说有灵异事件的话说不定是好事,听说经历过灵异的唱片会卖得意外的好。”

薰好像很期待似的说着。

“我夜晚视力很好,会保护你们。”

“从幽灵的手里吗?阿多尼斯君很厉害呢。不过现在的你只有十六岁,是我们这些大人来保护你才对。”

薰说完,就起身去和那边的零讨论接下来拍摄的细节,完全不给阿多尼斯反驳的机会。


夜间的拍摄不如白天顺利,在持续了四个小时后,精疲力尽的成员才结束了拍摄。因为已经接近午夜,剩下的单人镜头只能第二天再补拍。

深夜的森林里充满了轻薄的雾气,虽然有手电筒照明,但能见度还是很低,四周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薰却好像心情很好似的走在阿多尼斯的身边。

“前辈,不害怕吗?”

“这么多人,没有什么可怕的吧。比起鬼怪来,阿多尼斯君,刚刚开始你肚子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哦。”

阿多尼斯脸上烧了起来。虽然晚上工作人员为他们准备了便当,但是相对于一天消耗的体力来说,便当的分量太少了。拍摄到结束的时候阿多尼斯的肚子已经饿得叫了起来。他本来以为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样子,还心存侥幸。现在被薰说出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薰把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手心。阿多尼斯抬起来一看,是一包饼干。

“热量超级高的,一定要瞒着助理小姐。”薰小声说着,好像是什么很不了的秘密似的。

“现在,不能马上吃吗?”

“不能,要等回到旅馆之后悄悄地吃。”

阿多尼斯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谢谢你。没有这个今晚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阿多尼斯君和我来这里旅行的时候,也是一路上不断地在吃东西补充能量。我想现在应该也会这样吧,所以稍微准备了一些。”

阿多尼斯从薰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一些变化。他好不容易松懈下来的心又抽紧了。

“为什么一副这么奇怪的脸,”薰看着他,“阿多尼斯君不是很喜欢这里吗?”

“关于之前的旅行……能再多说点吗?”

“阿多尼斯君对这个感兴趣吗,好开心。大概是六七年前的事了,因为你还挺喜欢有点冒险性质的地方,所以我们选择了这个地点。季节也和现在差不多,不过没有那么热……”

应该是一次愉快的旅程吧,阿多尼斯想。尽管手中电筒的灯光非常微弱,他还是发现,薰说这些事的时候看上去很幸福。

“那时候感觉比现在还要漂亮一点。虽然说现在想起来只是两个人在森林里徒步旅行而已。但因为稍微有些危险,所以一路上总感觉很刺激。本来说好了要来第二次的……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就没再来过了。”

“是指,我受伤的事情吗?”

“不是啦。是那时候和阿多尼斯君一起太开心了,结果不知不觉就迷失了方向,然后在慢慢摸索回正确道路的过程中,在森林的深处……发现了尸体。”

阿多尼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不至于到害怕的地步,但在黑暗的森林里突然提到尸体什么的,让他脊背上有些发寒。

“是自杀的人,就那样吊在树上,大概是很久以前的了,骨头上都长满了植物了,简直好像是什么恶趣味的艺术品一样。”

薰非常详细地描述着当时的景象,仿佛现在他们面前就有一棵吊着尸体的树。

“估计是被那股‘死’的气氛感染了,我有那么一瞬间也觉得自己真的会死在这里了。不是那种很恐慌的状态,而是觉得‘就这样结束吧’也不错的感觉。很奇怪吧?明明我还是更喜欢能死在大海里的……当时会产生那种想法,只能说是被过路魔上身了。”

薰的声音忽然变轻了。

“结果还和阿多尼斯君说了一些很丢脸的话。像是交代遗言之类的……因为太丢脸了,本来以为阿多尼斯君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阿多尼斯终于渐渐听明白了一些。

“抱歉,我不记得来过这里。”他说。

“忘记了也没关系,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很美好的回忆。”

薰耸了耸肩膀,“只是刚刚开始一直在想,如果那时候结束了的话,阿多尼斯君就会一直在我身边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阿多尼斯忽然觉得雾气好像变得更浓了,连薰身体的轮廓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好像再走一段,薰就会变成雾气的一部分了一样。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阿多尼斯已经紧紧握住了薰的手腕。

“嗯?是在担心我吗?没关系,我不是那么弱小的生物了,不用阿多尼斯君保护也可以。”


这种事情,一开始还就知道了。

阿多尼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他现在的想法。

想确认这个人的存在,害怕这个人会消失,除了紧紧抓住他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在凝视了阿多尼斯几秒钟之后,薰叹了口气。明明手腕已经被抓到了疼痛的地步,但直到走出森林,他什么也没有再说。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