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4-5)

为什么写这么久,还不是以为自己能一口气写完吗!!!!!!!!

结果还是没写完啊!!!!!!!



(4)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房间。

家具和装饰都以浅色为主,薰的房间仿佛电视上的装修模板一样异常干净整洁,没有什么人生活的气息。

“怎么了?阿多尼斯君。”

“羽风前辈……平时都住在这里吗?”

“怎么了?最近很忙没有什么时间收拾,不过还不至于太乱吧。”

阿多尼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困惑。

“莫非是想起来什么了吗?”薰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他无法想象自己在这里生活的样子。

以前和薰也曾经这样坐在这张桌子前吗?那时候自己是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薰呢。阿多尼斯这样胡思乱想着,就连薰在说些什么也没有听进去。直到意识到已经安静了很久,阿多尼斯才有些慌张地抬起头。

“抱歉、前辈?”

“没事没事,阿多尼斯君只听我说也可以。反正我很喜欢阿多尼斯君安静这一点。而且刚刚这样,会让我以为阿多尼斯君是真的回家了呢。”

“……阿多尼斯君不在的这段时间,稍微有点寂寞。”

阿多尼斯想起之前零也跟他说过,薰君最近很拼命的样子。虽然想到可能有自己的缘故,但是阿多尼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关心,只能像个傻瓜一样不停地道歉。

“羽风前辈,很抱歉。”

明明知道即使这样做也无法让薰开心起来。因为现在的自己不是薰期望的那个人。

阿多尼斯稍稍有点嫉妒过去的自己。

“为什么要一直道歉呢?真想安慰我的话,不如现在就决定回来住吧。这里本来也是你的家。而且……我对阿多尼斯君来说也不是陌生人了,对不对?”

薰非常平淡地说出了这些话。阿多尼斯却可以察觉到,他呼吸的节奏已经变得凌乱起来。如果在这里拒绝了薰的话,说不定就彻底结束了——阿多尼斯甚至有了这样的感觉。

“前辈……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想跟母亲商量一下。”

“嗯,无论是等一天也好一百年也好都可以。阿多尼斯君一定会给我一个答案的吧?”

阿多尼斯局促地点了点头。


回到家以后的阿多尼斯,只是和母亲简单地汇报了一下情况,就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在回来的路上,阿多尼斯已经想清楚了一切。或许住在一起之后,一切就会有些改变。阿多尼斯想,这对薰来说也是最后的希望吧。如果这样自己也没有办法恢复记忆的话,薰一定会非常伤心,大概也会这样放弃自己了。

如果是那样,薰在分别的时候,也会微笑着说没关系、阿多尼斯君已经很努力了之类的话吧。

对他们来说其实都是一件好事。就算自己慢慢地、一点点地喜欢上了薰也没有用。 薰一直想要温柔对待的并不是现在的自己。

他想,最糟糕的是,这甚至连失恋也算不上。因为现在的自己并没有真的和薰恋爱过。

阿多尼斯觉得有一点闷闷的感觉。


由于工作太过繁忙,正式搬到薰的家里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实际进行的时候发现并没有那么多东西要搬,阿多尼斯还是有大量的个人物品留在了他原来的家里,因此省却了很多麻烦,用薰自己的车子也只走了两趟就全部完成。阿多尼斯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放好以后,觉得屋子里看上去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大概自己真的是属于这里吧,所以即使多了一个人,房间看上去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薰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薰没有询问过阿多尼斯的想法,就贴心地把他的行李放在了客房里。对于这个举动,阿多尼斯觉得很感激。如果今天晚上就让他和薰挤在一张床上,他大概会因为紧张而彻夜难眠吧。

客房的布置延续了这间屋子其他地方的风格,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据薰说,因为零和晃牙最近也很少来拜访,因此这个房间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住。

“之前打扫的时候,角落上都有蜘蛛网了。”薰有些抱歉地说,“不过现在已经彻底打扫干净了,不用担心。”

“没有关系,现在这里已经很好了。”

“晚上觉得害怕的话可以过来叫我哦。”

不会害怕、因为我很强——然而看到薰的表情,阿多尼斯就悄悄地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另一方面,他也的确感觉自己比在野外露宿还要紧张。

如果是可以用力量战胜的对手,阿多尼斯从来不会感到畏惧。但是薰并不是那样的对象。

“羽风前辈晚上会觉得害怕吗?”阿多尼斯问。

“嗯?这是在我自己的家里,没有什么好怕的吧。要是有的话,也只可能是因为做了噩梦之类的。”

阿多尼斯点点头,“噩梦的话我可以理解。我也曾经梦见姐姐们突然变成了十米高的巨人,非常可怕。”

关于噩梦的事情他们又聊了几句。阿多尼意识到像他们现在这样和和气气地坐在床上聊天,简直像是家人一样了。阿多尼斯并不讨厌这样的状态。

在薰厌倦之前就这样吧——他甚至有了这样的想法。


(5)


入了秋以后的几天,气温迅速地下降,阿多尼斯也收拾着家里,打算把厚重的衣服取出来。薰这几天在海外拍摄,只是告诉了阿多尼斯衣箱的位置。

“现在的阿多尼斯大概穿衣品味会有点不同,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自己买点新的吧。”在短信里薰这样说道。

在实际看到衣箱之后,阿多尼斯就有些明白薰的意思了,虽然自己和薰的衣服分开在两个不同的箱子里,箱子上也贴了两个人的名字,但是里面有不少的衣服相似到几乎会弄混的地步。说不定有很多是薰买给自己的吧。

与衣服箱子一起发现的还有放在柜子旁边的一摞光盘和相册。在整理完衣物之后,阿多尼斯好奇心起,打开了其中一本相册。

有学生时代日常生活的照片、演出的照片,甚至一些出道后带访谈的杂志切页也被保留下来,除此之外,阿多尼斯还看到了薰和自己一家人合影的照片。看起来薰和姐姐们相处的也很好,笑得非常开心的样子。就连自己也露出了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但是相册里并没有薰的家人的照片。

初次之外,两个人的合影也少得出奇。本来阿多尼斯以为薰是会和恋人拍摄很多合影的那种类型,结果到头来相册里只有不到十张,只是地点都不尽相同。

在相册的最后两页分别放了他们两人单人的照片,应该是同一时间拍摄的,背景看上去都是在什么森林里,有一大片模糊的绿色。 下面还分别写着:

“薰眼中的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眼中的薰。” 

可能是互相给对方拍了一张照片的意思吧。在阿多尼斯看来,这只是普通的正面照而已,特别是自己拍那张,一看就是不会使用相机的人拙劣的手笔,就连焦距也没有能对好。

至于薰镜头下的自己……阿多尼斯仔细端详着照片上的脸。虽然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自己长大了十岁的样子,但是这张照片中的自己,的确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藏在这种地方的话,薰应该很久没有看这些照片了吧,阿多尼斯忽然想。但就算把照片收起来,这个房间里本身也充满了两个人生活过的痕迹,阿多尼斯在过去几周里已经充分感受到了。他无法想象薰一个人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是抱着怎样的心情。

毕竟薰只是轻轻地说了“很寂寞”而已。


一天后的傍晚,薰拖着行李回了家。阿多尼斯想到晚上还有排练,提前买好了便当。但是薰说他想稍微先休息一下。等阿多尼斯热好便当再端回来的时候,薰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离出发还有两个小时,如果现在睡觉的话就没有吃饭的时间。但看着这个平时对待自己温柔到不正常的男人终于沉睡了的样子,阿多尼斯不想叫醒他。

如果可以稍微回报他一点,保护他一点就好了。阿多尼斯想,自己明明已经这么强壮了,但是却好像始终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十五分钟后,薰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睛。大概是还没从睡梦中清醒,看到阿多尼斯后的薰,非常自然地将阿多尼斯拉过来,给了他一个吻。

虽然已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但过去这几天,薰并没有缩短自己和阿多尼斯的距离,每天说了晚安之后就会回到各自的房间,平时也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好像阿多尼斯只是寄宿在自己家的一个普通的客人。

所以阿多尼斯立刻意识到薰弄错了什么。薰纤细的手臂意外地非常有力。阿多尼斯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地被他带倒在床铺上。

不、不妙啊!阿多尼斯心里警钟大作,难道是要开始那种事情了吗?

在知道自己的恋人是薰以后,阿多尼斯就做了很久的思想建设和知识储备,其中当然也包括男人之间的做爱方法。幸好这么长时间以来,阿多尼斯一直没有用上这过这种知识。

终于到这个时候了吗?阿多尼斯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就算是要做,也不应该是在这种状况下。正当阿多尼斯考虑怎么让薰放开自己的时候,薰却哭了起来。

眼泪让薰慢慢地清醒了过来。“吓坏了吧,阿多尼斯君。”他说。

“没、没有。”

“什么嘛,明明就是一脸被欺负的表情嘛……啊,抱歉,我很快就好。”薰用力擦了擦眼泪,“真是的,一会还有拍摄,眼睛这个样子很麻烦。”

“羽风前辈……为什么要哭呢?”

“没什么,阿多尼斯君快点忘掉吧。”薰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作为补偿,我从海外给你买了甜食回来,就在外面的箱子里,阿多尼斯君快点去看看吧。”

“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吗?”阿多尼斯问。

“不是,不关阿多尼斯君的事,是我自己有点奇怪……”

薰努力地想要做出一副开心的样子,但在阿多尼斯看来,他哭得更加难过了。阿多尼斯想到了小时候母亲面对哭泣的自己所作出安慰的举动,试着模仿那样,小心翼翼地抱住薰,摸了摸他的头。

“这样会觉得舒服一点吗?”

薰呜咽着点了点头。大概是因为这个姿势不会被阿多尼斯看到脸,薰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一点。

“因为阿多尼斯君是个好孩子,所以即便什么也不记得了,也会一直这样和我在一起吧。”

“嗯。”

阿多尼斯能感受到薰的呼吸慢慢平缓了下来,但是自己的肩膀却变得越来越湿。

“我也很讨厌这样一直抓着你不放,一直让你露出困扰的表情。但是明明是好不容易得到的爱,又再次失去了的话……我大概会一生都无法再恢复了。”

“羽风前辈,现在和我在一起也很痛苦吗?”

“嗯,因为这段时间我已经明白了哦,一个人大概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喜欢上同一个人。所以我现在已经用光机会了,game over了……就算这样说,也安慰不了自己呢。每天都要面对阿多尼斯君这件事也慢慢变得痛苦起来了。”

“不是的……”是被薰的眼泪传染了吗,阿多尼斯觉得自己喉咙也变得酸酸的,无法很好地发出声音。“喜欢你……”他说。

如果再不说的话就会失去薰了——几乎是在被逼到绝境的的情况下,阿多尼斯第一次做出了告白。因为担心薰没有听见,他红着脸又说了一次。

薰并没有反应。

“抱歉,对前辈来说,可能不是过去的那个我就不行……”阿多尼斯有些失落。

因为看不见薰的脸,阿多尼斯无法确认他是否在听自己的话,便伸手把他他的脸捧了起来。薰他正逃避似的紧紧地闭着眼睛。只有在吻他的时候,他才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呜咽了起来。

大概没有人再见过这样的薰了。阿多尼斯突然想。而过去这段时间,一直成熟又稳重,一直温柔地包容着自己的那个男人,大概才是幻象也说不定。

“阿多尼斯君,骗人可不好啊……”薰这样说着,却死死地抓住了阿多尼斯的后背。


评论(2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