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es][阿多薰]Honeymoon

周末看完了西部世界!一颗赛艇!!!!!!

赶紧趁阿多五星还热乎(没有关系)来写个小paro


Honeymoon


走进烟雾缭绕的酒吧,俊俏的牛仔就坐在吧台前,摇晃着酒杯。阿多尼斯没有坐到他的身边。因为如果他这么做了,牛仔也不会搭理他。他的身边总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女游客,和她们调情是牛仔的使命。

阿多尼斯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距离上次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牛仔看上去还是老样子。现在是一天的开始,牛仔是全新的、没有受过伤害的样子。现在不是他们应该见面的时候。但是阿多尼斯总会想要提前一点儿,看看牛仔这副悠闲的模样。两个小时之后,他们要一起去猎杀荒野中的大盗。


第一次见到牛仔的时候,阿多尼斯在另一条故事线上。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夹杂着尘土的热风里有一股故乡的味道,让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到了镇子上不过五分钟,姐姐们就把他抛到了一边。他在街上闲逛的时候,扶了一位跌倒在路上的外乡人,紧接着误打误撞地走上了寻宝的道路。

或许因为这天是工作日,并没有太多的游客,寻宝的这条路线上只有阿多尼斯和另外几个结伴来的客人。阿多尼斯很快忘记了这是一个游戏。在寻宝人被草丛中的毒蛇咬伤了脖子后,他甚至拼命地用尽一切办法为他施救,直到他彻底咽下最后一口气。阿多尼斯呆呆地望着尸体,直到同行的其他客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第一次来吗?”

阿多尼斯点点头。

“挺逼真的吧。”客人同情地看着他,“习惯了就好。”

因为寻宝人的死去,其他人都觉得今天完成这个故事线的希望很渺茫。最后只剩下阿多尼斯执拗地拿着破破烂烂的藏宝图四处奔波。不知不觉就到了夜里。而入园时给阿多尼斯配的枪一直好好地别在他的腰间。他一次也没有拔出来过。

他是在决定野营地点的时候遇到了牛仔。起初他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尸体。牛仔倚靠在一棵树旁,血就顺着树干淌到沙地上。阿多尼斯却听到了他微弱的呼吸。他还活着。

可能不能算是活着。阿多尼斯想,他们并没有真正地活过。

但是他还是走过去,用手捂住他的伤口,让他躺在他的膝上,还喂了他一点水。别的他什么也不能做了。这个人几分钟内就会死去。

牛仔灰色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他。这一路上阿多尼斯见到了好几个濒死的人,但没有谁是这样的眼神。

“是男人啊……”他好像有些不满似的轻轻地抱怨着,但却抓着阿多尼斯的手不让他离去。

“算了,就这样死掉太寂寞了……能抱抱我吗?”牛仔沾满血污的脸上露出了虚弱的微笑。

阿多尼斯答应了他的请求。或许是什么游客一时兴起把他当做了枪法练习的对象,又或者他的故事线就是要以死亡告终,阿多尼斯没有机会知道牛仔经历了什么。拥抱一个将死之人让他觉得悲伤。

“好冷啊。”牛仔在他耳边留下了这句话后就停止了呼吸。阿多尼斯又继续拥抱了他一会儿,才把他放在地上。

很快有人会把他修补好的。阿多尼斯这样安慰自己。可是会觉得冷的话,就代表他也能感受到死亡的痛楚吧。这样的事情,这个牛仔已经经历了多少次呢?

阿多尼斯捡起一旁的帽子,盖在了牛仔的脸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尸体,就连血迹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阿多尼斯的帽子被丢在地上。他捡起来,继续他的寻宝之旅。又过去了一整天的时间,在黄昏的时间他带着一袋金币回到镇子上。姐姐们说要在酒吧会和。他走进去,点了一杯苹果汽水。在掏零钱给吧台后的侍者时,阿多尼斯忽然看到牛仔坐在吧台的另一头,摇晃着他的酒杯。

他决定要再来一次。


评论(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