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卜洋]一朝悲歌成金曲(5、6)

看文前,朋友们,容我发问:

百雀羚买了吗!!!!!!!!!!!!!!

舒肤佳做好准备了吗!!!!!!!!!!!

霜淇淋吃上了吗!!!!!!!!!

(bql是真的蛮好的,主要是发货真的很快,我今天就收到了,一箱,好家伙。)


= =


5

诚恳地说,洛杉矶这个海,真的没什么好看的。李振洋摘下墨镜好好地看了一会儿,有点失望。卜凡更加直接,他说:“这和青岛看上去也差不多嘛。”

还是有区别的,青岛穿比基尼的没有那么多。李振洋想起他和卜凡回青岛那次也去了海滩。那天天气不好,海是灰的,看着不太干净,李振洋心情却比现在好,这样的天气人不用担心被晒黑,不用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海风吹着也舒服,还没有进入夏天,气温和湿度都刚刚好。更何况,卜凡说,离海滩走几步就到的地方有个饭馆,里面海鲜不错,饺子不错,生啤也不错。

但是那天他没跟卜凡去那个馆子,他跟卜凡回了家。家里也有酒和一大桌子的海鲜,他那天喝得有点多,卜凡把他架到了自己房间的床上放下。压低声音说别闹了洋洋,爸妈还在外面呢。

说完还结结实实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李振洋立马乖了。

所以说卜凡真的会照顾人,能被这个人喜欢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李振洋觉得很荣幸。


两个人拎着鞋沿着海滩走了没一会儿,李振洋就喊累,要找个地方坐坐。

卜凡:“那你就坐下来呗,这满地哪不能坐啊。”

李振洋说了一个字:“晒。”

他抬手指着不远处那个摩天轮,“我要去坐那个了。”

李振洋没有跟卜凡商量的意思。他知道卜凡会跟上来的。说起来,他们去过好几次游乐园,都跳过了摩天轮这个项目,主要是觉得怪无聊的。现在可能年纪大了,身心都处于一个疲劳的状态,就想玩这种只要舒舒服服坐着的项目。

美中不足的是这个摩天轮也是敞篷的,晒还是有点晒,风一吹还有点晃悠,坐着没有看上去美。不过升到半空,发亮的海岸线、棕榈树、冲浪板还有沙滩伞的组合,让李振洋终于有了一点度假的实感,就差一首假日风情的歌了,他想。

“你回去就进组吗?”李振洋问卜凡。

“差不多。”

“那这回得好好干啊,先立个小目标,票房十个亿吧。”

卜凡苦笑了一下:“你会去看吗?”

“看啊。”李振洋说,“我出钱,包场,就看你。”

卜凡之前演的几个乱七八糟的片子,他们都是一起看的。李振洋一边看对他的演技挑三拣四,疯狂吐槽,基本没有说过好话。卜凡气愤又羞耻,觉得他比外面的影评人还毒,影评人有的还会夸他两句气质出众呢。

而在经历了几年烂片洗礼之后,卜凡这次终于接到了个正经电影正经角色,虽戏份还是很少,但靠谱,甚至有希望就此翻开演艺生涯新一页。只是李振洋不会再陪他看了。

李振洋问:“你这个片子是喜剧还是悲剧啊,我怕看哭了。”

卜凡想了想,“大概你是要哭的。”

李振洋也这么觉得,这和喜剧悲剧真没有什么关系。他的泪点本来就长在卜凡这个人身上了。

“你呢?”卜凡问,“什么时候去杭州?”

“月底吧,北京这边还有好多事没有弄完,挺麻烦的。那边倒是都安排好了。”

卜凡点了点头,“有什么要帮忙的说一声。”

挺有意思,在这种情侣约会圣地,他们聊分道扬镳,聊得还挺心平气和的。李振洋放松了身体,转过头去看外面的海。整个人靠着护栏的姿势有点危险。

“你往里坐一点。看着都快掉下去了。”卜凡说。

“没事儿。”李振洋说,“不高,下面又是海。”

卜凡不跟他废话,直接上手把他往里面拽。

“你别这个样。”卜凡冷冷地说,“我不想和你发火。”


在和卜凡在一起的几年,李振洋把自己的终老之地从杭州改成了青岛。主要是跟卜凡回青岛那一趟他被伺候的太舒服了,又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他甚至还迷迷糊糊地跟着卜凡去看了几个楼盘。那时候,两个人搞不好都真的有和对方共度一生的想法,觉得他们的未来最终都会落入一套能吹得到海风的大房子里,并一直会有冰凉的啤酒和滚烫的肌肤。

李振洋将卜凡的手拉开。

“别操心了,小凡。”他说,“洋哥好着呢。”


6.


卜凡过去觉得,虽然李振洋比他还大个两岁,但中二病比自己还严重得多。这一病症的一大具体体现,就是李振洋的认知里,“木子洋”是另一个完全独立的人。

木子洋这个人最早是在秋天的时候出现的。按照李振洋的设定,木子洋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当时,公司给他们定下了三月精神出道的大方针,并第一次建议他们起个艺名。

“现在才起吗?咱去年不是用大名已经发过通稿了吗?现在再改名稍微有点晚了吧?”岳明辉第一个提出意见。

卜凡倒是不在意,第一篇通稿上他就叫卜凡了,完全没有这个烦恼。剩下三个人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什么靠谱名字,最后公司拍板,还找大师算了算,定下了三个名字。这里面,属李振洋的名字和本名差得最远,一开始根本反应不过来在叫谁。

“子洋。”卜凡深情呼喊,“我觉得这个名字特别言情。”

“滚。”李振洋深情回应。

“我不滚,子洋。”卜凡冲他飞吻。

“那我滚了,小凡凡。”

卜凡拉着他,“子洋,打个商量。”

“干嘛?”

“你赶紧把头发染回去吧。”卜凡苦苦哀求。

这几天他们拍新的宣传物料,李振洋染了一个非主流粉毛,卜凡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看着太怪了你知道吗,这样上你感觉跟上美少女战士似的。”

李振洋狂笑,“你要不乐意,让木子洋上你也行。”

这是卜凡印象中李振洋第一次用木子洋来自称。然而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卜凡只把关注点放在了别的地方。“不要了吧哥哥,我怕你受累主要是。”

李振洋把刘海往后一撩,霸气十足地说:“你可以自己动啊。”

卜凡被他的气势震懵了。不会是来真的吧,他想。这个大学长在床上变数一向很多,乖的时候很乖,烦的时候也是真烦,有时候还要搞些傻的不行的角色扮演。有一回,李振洋特意戴上了他的金丝眼镜,歪在床上跟卜凡说,来,今天我是你的高中老师,这是办公室。他拍了拍寒酸的床板,这是办公桌。

卜凡拒绝配合。卜凡说我高中老师年纪都挺大,没这么好看的。

是不是不听话,是不是想叫家长啦,七班的卜凡凡同学?李振洋摁着他的脖子逼他就范。

卜凡很愁,说李老师,能不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吗?下次我还是用个什么把你嘴堵上吧。

李老师脸上有点发烧。但李老师敬业,最后被顶得快哭了还没忘在他耳边哼下课铃,让卜凡差点笑场。

所以李振洋漫不经心地说要上他,卜凡觉得他真的干得出来。

幸好这个话题被俩人手机提示音打断了,没有继续下去。微信群消息里发来了他们最新物料预览图。

“帅是帅,可咱几个看上去不怎么像好人。”卜凡诚恳发表了感言。

李振洋比他看得更认真。他趴在桌子上,把照片无限放大,戳了戳屏幕上自己的脸。

“哎,木子洋。”他自言自语,“会有人喜欢你吗?”

李振洋声音很小,听上去非常不确定。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李振洋穿着已经洗薄了的白背心,趴在一堆歌词纸和企划材料上,对未来流露出了一丝不安。

卜凡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我喜欢。”

李振洋望了他一眼。

“行,你以后就和木子洋谈恋爱,别和我谈了。”李振洋说。

卜凡被他这个魔幻的思路给震惊到了:“你这个人,还能自己吃自己醋吗?”

李振洋傻笑了几声,继续趴着玩起了手机,懒散的样子让卜凡想到了融化中的草莓冰淇淋。


后来,李振洋总是说“希望你们可以喜欢木子洋”,好像在刻意地把自己的公众形象和本人区分开来。木子洋是一个虚构的、美好的偶像。真实与缺陷都可以好好地保留在李振洋这里。而早在他们甚至还没精神出道的时候,李振洋就已经逐步建立起了这个自我保护机制。

这都是卜凡后来分析的结果,如果他能早一点想到这件事,如果李振洋再一次问他,你喜欢木子洋吗?

卜凡想,自己大概会回答说,愿你还是你。



2018-06-03 /  标签 : 卜洋 241 10  
评论(10)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