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卜洋]一朝悲歌成金曲 7

我们还是少量多次8


7.


卜凡在头一个小时就买完了要买的,跑去咖啡馆坐着打游戏。等夕阳西下,他才接到李振洋的电话,刚推开咖啡馆的门,就看到李振洋拎着大包小包,站在咖啡馆门口的灯柱底下等他。

这个地方真的蛮适合街拍的,空气透明度高,气候宜人,穿长袖短袖都合适,从店面、石板街到路灯柱子都很美,还有点海风。李振洋没有特意凹造型,都觉得自己再站一会儿就要有人过来搭讪了。李振洋连说什么都想好了。他要很冷酷很装地说:“我单身,但在等我前男友。”

听上去像是一个好故事的开端。可惜还是卜凡先出来了。卜凡皱着眉头说:“也买太多了吧。”

确实买了很多,李振洋一点反省的意思都没有,手头宽裕一点以后他重拾冲动消费的习惯,走到哪买到哪,而且随手也给其他人也买了不少。卜凡的衣柜里自然也有不少他买的东西,分手的时候挑都挑不出来。李振洋觉得自己的衣柜里应该也不少卜凡的东西。

反正,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活起源,本来没有什么甜蜜的因素,主要还是因为穷。


进厂前,李振洋已经有两年没有大肆购物过了。他刚进公司的时候,面对艰苦的生活条件,还有多少点体验生活的感觉。结果体验了足足两年,把自己家底都给体验干净了,真实地成为了困难群众。比起穷,他更难以忍受的还是丑。衣柜两年没怎么更新,他和里面的衣服已经相看两厌,每天出门前都感觉需要一套全新的漂亮衣服。

所幸公司良心发现,在进厂前给了他们一笔置装费。小的两个觉得这是一笔巨款,大的两个不屑一顾。

“就这点钱,搁过去,就是你岳哥买俩钥匙扣的钱!”

“是你们洋哥买俩手机壳的钱!”

两个成熟健康的男性互相吹捧着,大摇大摆走进了商场。他们都好久没有逛过大商场了,李振洋尤为亢奋,叉着腰开始对李英超神吹:“弟弟,你看看这些店!你洋哥都走过!”

李英超被他忽悠了一年多,已经不会上当了。但他确实是生平首次进这种店,非常心虚,又要挺胸抬头,装出一副hold得住场面的样子。他起初紧紧跟在卜凡身后,但很快就被李振洋揪了出来。李振洋一手搭着他的肩,一手指着摆在最顶上的包,说:”拿这个给他试试。“

李英超本能地往后缩,浑身都写满了抗拒。李振洋拍了一把他的背,让他挺直了。

”你看你把人孩子吓成什么样了。“岳明辉挺身而出,“哎麻烦您把那个帽子也拿来给他试试。”

两个人开始变着法子打扮弟弟。李英超想溜,但一身贵重物品,不敢乱动。

卜凡看不下去了,把李英超拎出来,“你们别欺负我弟弟了。”卜凡说。

李英超小心翼翼地把身上的挂件一样一样卸下来,女店员在一旁看着,并没有帮他的意思,很不耐烦地从他手上接过一件件单品。李英超看上去更局促了,皮带的搭扣怎么弄也弄不开。

李振洋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冲管钱包的岳明辉伸手:“岳啊,这皮带我小弟用着蛮好看的,买了吧。”


他们领着李英超在商场一楼见了见世面,最终还是屈从现实去了三楼的男装部。李振洋看了看岳明辉手里那个装钱的信封,心中充满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伤感。衣服基本还是他挑的,当他们四个齐刷刷换了一身黑从更衣室里走出来,都感觉瞬间闪耀,可以给自己点一首乱世巨星。

“不错是不错,”李振洋挑剔地看着李英超说,”哎,还是贵一点儿的好。“

“你就虚荣,”卜凡说,“我看就挺suai的。”

李英超点头,“凡哥说得对。”

李振洋直接动手揍他,“那你把身上这套脱了,别穿了。自己去挑一套吧。”他说。


李英超来的时候年纪太小了,其他三个人实在没法把他当同事看。第一回见到他岳明辉就说,秦姐,我们这怎么还有童工啊。

童工很不高兴。童工说,我十六岁不算童工了。

你有十六吗你?岳明辉继续发问。

四舍五入就十六了!童工说。

那不还是童工吗。岳明辉还想和他继续讲讲道理,小家伙已经气冲冲地跑了。

卜凡和李振洋以前只当过别人的弟弟,头一回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小弟,感觉非常新奇。更何况,这个孩子长得相当好看。于是,他们俩把各自从三岁起开始幻想“如果有个弟弟”之后要干的事,全部带着李英超做了个遍,过足了当哥哥的瘾。

很奇怪,卜凡就从来没有让李振洋享受过当哥哥的快乐。要说天真活泼,李振洋刚认识卜凡那回卜凡也相当天真活泼,是一个会当街演唱大风车的快乐男孩,而且多少还有点盲目崇拜李振洋。可以说是首个理想的弟弟人选。李振洋却没有跟他做兄弟的念头。可能是因为个子太高了。李振洋想,要是真有个比自己高这么多的弟弟,自己可能会憋屈死。

还有一个李振洋不愿意承认的原因是,他打一开始就觉得卜凡性感。

李振洋当模特那几年见过许多美人,包括在他自己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对自己有自知之明,知道怎么精准地展现自己最吸引人的一面。但卜凡刚上学那会还太嫩,并没有搞清楚他自己最大的魅力点在哪。卜凡的性感是粗粝的、未经算计的,在李振洋刚觉得他幼稚的时候,又会出其不意地被他的眼神给重重地咬了一口。

最可怕的是,卜凡自己对此毫无察觉,在李振洋心跳一百八的时候他依然会破坏气氛地傻乐,说哥哥,你冰棍化手上了。

李振洋觉得他这个小学弟很有一点骨骼清奇。

报告二团长,李振洋迅速给自己下达了指令,我要把他拿下。


2018-06-06 /  标签 : 卜洋 196 9  
评论(9)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