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2)

……其实只是普通的傻白甜日常而已。标题是我乱起的。

根本不会写战斗场面。所以才不让他俩打游戏呢(。


==



2.

第二天早上邹远一大早爬起来洗脸刷牙,还特意将头发好好梳了一下。完事之后他拉开衣柜,看到去年妈妈硬给买的那件浅色条纹衬衣正放在最上面。邹远知道自己再不穿一次,多半又要被老妈抓着唠叨,正好今天要出门,就随意地把衬衣拆了包装套上。刚穿到一半,就发现妈妈正在背后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他。

“这是去哪呀?”

“俱乐部。”邹远说,“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啊。”

“去俱乐部收拾成这样干什么?你要是出去找女孩子约会也不用瞒着家里,但千万小心别给人认出来……”

“不是,”邹远一边扣纽扣一边说,“今天要拍照片。”

“拍照片?你接代言了?”

“是杂志。”邹远说,“而且是全队一起啦。”

他自己虽然也是个全明星选手,但在那二十四个人里实力只算中等偏下,形象也不特别出众,再加上百花近几年战绩平平,自然不会有代言找上门来。至于媒体采访,在他当队长的那一年里倒是要经常应对,但他始终有些力不从心,加之压力过大,在媒体面前多少都有些局促,以至于到了后半赛季,赛后的发言大都交给了唐昊,公众的关注也渐渐从他身上移到了唐昊身上。

邹远并不在意这种事。他必须心无旁骛。

只有比赛,只有荣耀,只有不断地、枯燥地练习。他并不想当一个空有运气的选手。


邹远到俱乐部的时候,在门口碰见了他的队长。于锋穿着黑色的T恤加牛仔裤,一如既往有些随便。邹远一看到他,就觉得规规矩矩穿着衬衣的自己有些傻气。果然于锋一看到他,也愣了一下,然后说:“穿这么正式?就差一条领带了啊。”

“这不是拍照片嘛。”邹远脸有点红了。他觉得衬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紧紧地勒着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以前记者招待会还有电竞杂志采访什么的穿队服就行了,这次忽然说要拍便服,也不知道穿什么好。”

“你把扣子松一松,或许会好点。”于锋说。

邹远依言解开衬衣上面两颗扣子,果然觉得轻松了不少。“早知道还不如穿T恤。”他抱怨道。

“行了,你这样挺好,不难看。”于锋顺势拍了拍他的背,“我们进去……嗯?。”

于锋又在邹远背上捏了几下。他手掌滚烫,力道又有些重,让邹远忍不住缩了一下。

“……你干什么?”他问。

“新衣服?你标牌好像没剪啊。”于锋在他背上摸索了一阵,“你别动啊。”

他两只手指顺着邹远的后颈探进衣服里,飞快地夹出一张吊牌,“看。”

邹远耳朵又红了几分。“别看了,赶紧帮我弄下来。”他小声说。

于锋帮他拽了几下,硬是没把吊牌拽下来。他向来胆大心细,怕弄坏了邹远的新衣服,便干脆用牙咬开了系吊牌的绳结。在这番搏斗中,他的鼻尖和嘴唇都时不时地蹭在邹远湿漉漉的后颈上,却只闻到一股棉布和塑料的味道——新衣服的味道。邹远一动也不敢动。好像抵在他颈上的是一把手枪,连呼吸都屏住了。

于锋却好像能听到他心跳剧烈的鼓动。

等到于锋终于大功告成,将吊牌甩进一旁的垃圾桶后,邹远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大热天的果然不该穿长袖衬衣,”于锋担忧地看着他,“要不然你怎么会出这么多汗?”

“是啊,”邹远擦了擦额上的汗珠,低声说道:

“这里真是,热过了头。”


tbc.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