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完结)

写完了!!!!!可以写下一篇了!!!!!!


==

电话铃声响了三声之后,阿多尼斯拿起了听筒。本来还以为是助理预设的morning call,结果却是薰。薰在那头听到他的声音,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吗?

“没关系。”阿多尼斯说,“有什么事吗?”

他看了一眼床前的闹钟,是早上的七点半。按照往常,他这个时候的确早就起床了。只是昨晚最后一场演唱会弄到太晚,才让他睡过了头。

“想吃早餐吗?”

阿多尼斯答应了他。薰说二十分钟以后来找他。阿多尼斯只用了十分钟就敲响了薰的门。从门外他能听见里面电视的声音。薰打开门,脸色看上去并不是很好。

“需要再休息一下吗?”阿多尼斯问。

“看上去有那么糟吗……”薰苦笑了起来。

阿多尼斯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虽然最近正在慢慢好转,但是薰之前几乎是要依赖安眠药才能入睡。为了能让薰休息好,这次巡演中他们都是在各自的房间里过夜。幸好这是最后一天,今晚他们就能启程回到日本。

“不要再盯着我看了。我准备了帽子和墨镜,挡起来的话就好多了吧?”薰将阿多尼斯推出门外,“再晚一点人就会多起来了,被人认出来可不好啊。”

比起客房订餐服务,阿多尼斯毫无疑问更喜欢餐厅的自助早餐。从早晨开始就有无限量供应的肉食,在他看来就好像天堂一样。这家酒店的餐厅就在海滩边上,不过如果在外面吃,或许还会引来海鸥,那样的话又会引发新的战斗。所以他们还是选择了室内靠窗的位置。

薰时不时望向落地窗外的海,“今天风不是很大。这样的海面很适合冲浪。”

“要去吗?”

“大概不行吧。”薰稍稍活动了一下肩膀,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连开了这么几天演唱会,现在完全没有力气去了。明明之前一直说好要教你的。”

阿多尼斯默默将碗里的肉夹给了薰。


薰还是忍不住想去海边走走。他是真的很喜欢大海吧,阿多尼斯想,昨晚的演唱会舞台搭在露天的海边,薰也比平时更加情绪高涨。

现在是接近年末的时候,热带的海岛气温却还是让人吃不消。虽然阿多尼斯的母国也常年炎热,但空气不如这里湿润。在他看来,湿热的海风会让皮肤变得粘腻,算不上是很讨人喜欢的东西。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脚下的沙子也在一点一点地变烫,但薰好像浑然不觉似的将鞋拎在手上,赤脚踩在沙滩上。

“羽风前辈为什么这么喜欢海呢?”

“因为海,浪声会让人心情变好吧。而且大海的话什么都能包容,感觉很让人安心。从很小的时候妈妈经常会带我们去海边玩,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喜欢了。”

薰家里的情况,阿多尼斯多少从零那里听到了一些。就在这次巡演开始前,阿多尼斯还见到了薰的姐姐。但总的来说,薰很少在阿多尼斯面前提起家里的事情。

大概是想起了过去的事,薰陷入了沉默。阿多尼斯无声地握住了薰的手。大概感觉到了阿多尼斯的担心,薰笑着说他没事。

“不过关于妈妈的事,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告诉你才行,因为是非常宝贵的回忆啊。”薰轻快地说。

阿多尼斯点了点头。

“说起来,如果阿多尼斯君恢复记忆的话,说不定会把现在的事情都忘掉吧。”薰说。

“会有那种事吗?”

“我听说会是这样,之前朔间桑演的那个电视剧里不就有这样的情节嘛。” 

“就算是真的,也没关系。”阿多尼斯说,“只是变回了过去的我而已。”

“那现在的阿多尼斯君,会消失吧。”

“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阿多尼斯有点苦涩地说。

“那还是算啦。”薰说,“再经历一次失去阿多尼斯君的痛苦什么的……只是想象一下,都快要无法呼吸了。”

“……”

“啊,是我不好,不该提这些扫兴的事。”薰抱歉地说,“作为补偿,我请你吃雪糕吧?”

虽然很想要雪糕,但此时的阿多尼斯更想抱紧眼前这个男人。

“羽风前辈……”

“我知道,会给你买巧克力口味的。你在那边的椅子那里等我一下吧。”

“不是。”阿多尼斯说,“今天是前辈生日,我有东西要给你。”

“阿多尼斯君专门为我准备了一份吗?好开心~本来还以为昨晚大家给我的礼物里就有你的那份了。”

阿多尼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

“羽风前辈,手给我一下。”

“诶,是要求婚吗?该不会是要求婚吧?在这里吗?”看到盒子的瞬间,薰陷入了混乱,“我不是女孩子,你可不要单膝下跪……”

“这个戒指……是以前的我送给前辈的吧。”阿多尼斯指着薰中指上的戒指。

“嗯……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前辈一直戴着这个,从来没有换过。”

阿多尼斯打开手里的盒子,露出另一枚戒指。“可以吗?羽风前辈。”

虽然和之前的戒指是同一品牌的,但是为了和之前的区分开,阿多尼斯特意选了不一样的款式和材质。他有些忐忑不安。知道自己在做很残忍的事情、即使现在被薰拒绝了也是没有办法——但正是刚刚薰的话,让他下定决心要拿出这份礼物。

“是阿多尼斯君挑的吗?”薰平静地问。

“嗯,听说是经典的款式。”

“那没办法了啊,这么可爱的戒指,又是阿多尼斯的礼物。”

薰将手收了回来。下一秒。他开始慢慢地、很用力地褪下手上戒指。他的手指此时一点也不灵活,不断地发抖和打滑。

“抱歉,戴太久了,有点难弄下来,你稍等一下。”

“太用力了,羽风前辈,这样会伤到手指。”

“没关系,很快就好了……”戒指卡得太紧,薰皱起了眉头。

“让我来吧。”

看不下去薰自虐般的举动,阿多尼斯抓住了薰的手指,轻柔地按摩着手指的关节,将戒指一点一点地移了下来。薰像是怕打针的小孩似的不忍注视着这个过程,将头扭向了海的方向。他的肩膀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

终于将戒指取下来以后,薰的手指两侧都被磨得发红。阿多尼斯把戒指放进了薰的另一只手中。这才拿起自己的那枚,为他戴上。

感觉到戒指已经完全锁在了自己中指的根部,薰慢慢转过头来。“嗯,这样就好了……”他小声说。

他突然扬起另一只手。阿多尼斯眼疾手快地将他拦了下来。

“羽风前辈!”

“骗你的啦。”薰说着,张开手,另一枚戒指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会丢掉的。”他将戒指放回阿多尼斯手中的盒子里,合上盖子。“这个就还给阿多尼斯君。请替我永远保管好它。”

“我会的。”

阿多尼斯将盒子放入口袋,再次牵住了薰的手,往冷饮店的方向走。他的确需要一点冰凉的甜品来冷却现在的情绪。

薰手上那枚戒指渐渐变得滚烫起来。阿多尼斯却不敢再看薰的脸。明明是这么快乐的时刻,他却觉得,此时只要再看到一次薰的笑容,他都会忍不住想要流泪。

坚持住,再走几步路就到了。感觉到自己的眼眶越来越热,阿多尼斯忍不住给自己打气。幸好,他已经闻到了巧克力那股甜蜜的香气。


评论(11)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