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于远]墟下长歌(4)

处女座的攻,你值得拥有(不


--




4.

在来到百花之前,于锋多少是有些羡慕邹远的。

在百花隆重推出邹远的那个时期里,蓝雨内部曾经认真研究过邹远以前的比赛录像。虽然在前一个赛季他上场的次数寥寥无几,然而他们队里的那位战术大师只看了几场,便已清楚这个新人的底细。

“百花推出的这个人并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只是别无选择罢了。”喻文州说。

接下来的发展果然如他所料。邹远在那一个赛季的表现并没有什么闪光点。相比起他的前辈来,他只是个蹩脚的复制品罢了。

但是这样一个选手,却手握着于锋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于锋来到百花前,曾经考虑过,如果邹远不愿意让出核心,他应该如何应对。他是后来才知道,在他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邹远比任何人都要惶恐。不要说核心,他连是否会被俱乐部彻底抛弃,都是一个未知数。

对于两人来说那都是一个忐忑不安的夏天。

于锋刚来的时候并不高调,他搭着最早的一班飞机来到昆明。飞机降落的时候天都还没亮。因此俱乐部的经理没有在机场亲自接机,只是派了一辆车来。司机为他拉开车门的时候他才发现车里还坐了一个年轻人。他和邹远之前只在全明星大赛上见过,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交情。此时邹远看上去非常的疲惫,好像是强打着精神才来到这里的。他看到于锋,才露出一点放松的表情,对他伸出了手:“你好。欢迎来到百花。”

于锋与他握了握手。“今后一起为冠军努力吧。”他说。

“嗯……”邹远回答的有些犹豫。

于锋不太喜欢他这副消沉的样子。但他努力把这解释为是睡眠不足。他说:“邹队长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是不是起太早了?休息一下吧。”

邹远摇摇头说没有事。他当然不可能当着于锋的面就自顾自地睡过去。但他好像也不知道要跟于锋聊些什么,只是尴尬地,沉默地看着窗外。于锋忍不住有点同情他。他想这个人一定是百花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而被俱乐部硬逼着才来的。

但这个人,明明是全百花上下最不希望自己到来的人吧。于锋心想。


“真是糟糕的相遇啊……”于锋回忆起往昔岁月,不由得发出了感叹。在拍完了照片之后他们全队一起杀去吃饭。不知道是谁叫了点酒,之后事态就超出了发展。“虽然平时大家都不喝……但是队长这个,也,太不能喝了吧。”朱效平望着于锋杯子里的半杯啤酒。

倒是邹远淡定自若,虽然算下来七七八八喝了不少,但精神十足,还主动提出要送他回家。在回去的的士车上,于锋一直话就没停。邹远倒是一直耐着性子听他念叨。

此时邹远看了他一眼,说:“怎么了?”

“我想起我来的时候的事了。”于锋说,“好像那时候也走这条路吧。”

“没错。”邹远说,“队长你醉归醉了,怎么记性反而变好了。”

过了一会儿,邹远问:“有那么……糟糕吗?”

“嗯。”于锋说,“你看上去没精打采的,好像不太欢迎我。”

话一出口于锋就觉得自己多嘴了。偏偏他这句嗓门还有点大,听上去颇有几分讨伐的意味。他连忙补了一句:“没别的意思啊。我那时候也不太清醒。”

邹远看着他。“我那时候看上去是那样的吗?”他说,“现在印象好些了吗?”

于锋咧开嘴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完全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笑得这样傻气。但现在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必须好。不能更好。”他说。


转眼到了他俱乐部门口,邹远还有些夸张地一路扶着他到宿舍跟前。

“钥匙呢?”在门口邹远问。

“我没那么醉。”于锋说,“只有半杯,能怎么样啊。”

“嗯。你钥匙呢?”邹远一脸不相信。

于锋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你看,”他说,“我没醉。”

邹远没有搭理他,而是推开门让他进去。于锋觉得自己可能是真醉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开邹远的手臂。毕竟时候已经不早了,但却没有挣开邹远的力气。

邹远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弯下腰看着他,说:“队长,有没有哪不舒服?”

“胃有点……难受。”于锋说。

邹远一听就给他烧了壶水,又从自己房间拿了罐蜂蜜,给他兑了杯蜂蜜水。也许是因为于锋的房间整洁得让人毛骨悚然,邹远在烧完水之后也情不自禁地将电线按照原样卷好。于锋用欣赏地眼神看他做完这些,豪气冲天地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队长,”邹远无奈地说,“我真想给你现在拍一张放网上。”

“经理不会放过你的。”于锋双手捧着杯子,深吸了几口气,渐渐感觉自己在这甜蜜的热气中变得清醒了一些,酒精正在脱离他的身体,他正在慢慢变回正常的自己。

这时候他才发现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了。房间里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

他坐在椅子上心虚地看着杯子。视线的余光却能感到邹远坐在地板上,正抬头看着他。

“于锋……”终于邹远迟疑地说。

一听到他酝酿了半天,起头就换了个称呼,于锋顿时心里警钟大作。

于锋并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但在大事上,他同样也不想被这样杀个措手不及。

他慌慌张张地伸手按住邹远的肩膀。

邹远一脸视死如归地看着他。

“你不要说话。”于锋说。

邹远迷茫地皱起了眉头,“怎么了?”

“我真醉了。”于锋绞尽脑汁地说,“是真的。你现在说什么,我明天早上都不会记得。”


于锋觉得邹远最终大概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他眼神里的坚毅慢慢地消散了,好像又变成了他第一次参加全明星赛时,那个喜欢将自己隐藏在阴影里的年轻人。

“好吧。”邹远对着于锋非常勉强地笑了笑。“晚安,于队。”


评论(1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