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Starry Liquid Dream(5)

又开始,开荒了啊。

说好的短篇,怎么,写不完啊。

贫贱夫夫百事哀,百日夫夫海样深。(别闹


==


在感到有什么东西入侵到房内的瞬间孙翔就清醒了过来。他不动声色地伸手摸到床下,将那把猎刀握在手中。

他凝神听了一会儿,从那窸窸窣窣的响动判断,那个入侵者的身形并不大,好像是某种特别小,又毛茸茸的东西。

孙翔心里立刻就有数了,他心里倒数着:三,二,一……

在那东西爬到床边的时候孙翔伸手在床边猛地一捞,轻而易举地逮住了那个入侵者。

果然是他昨天捡回来的那个小怪物。孙翔拎着它的脖子,还没能抱住它,就被它的小短腿“啪”地一声蹬到了脸上。

孙翔暴怒。

结果周泽楷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孙翔在和一个毛团子对掐的景象。他也不劝架,而是干干脆脆地一伸手把两个不老实的家伙都圈在了怀里。孙翔一见他醒了就收敛了许多。小怪物被两个大男人挤在中间,感到生命垂危,顿时也老实了起来。

周泽楷见风波平息,小心地摸了摸小东西的头毛。孙翔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即视感。他有点不高兴,粗暴地戳了它圆滚滚地肚子几下,一边戳一边说:“我给它想好名字了,叫肉。”

“?”

“就叫肉。”孙翔气鼓鼓地说,“哪天不高兴了,我就还把它给吃了。”

周泽楷哑然失笑,赶紧从孙翔手里把刚刚得到名字的宠物拯救下来。他想自己搭的那个院门果然不太牢靠,才让这个家伙跑了出来。不过它为什么要跑过来呢?周泽楷和它大眼瞪小眼地意念交流了一会儿,终于福至心灵地想起他们好像从昨天开始没有人喂过这个小家伙一点东西。

周泽楷有点自责地抱着它下床去找吃的东西。经过一番努力他找到了两个干瘪的果子,还有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做成的肉干。不得不说,孙翔起名字还是有一定远见,这个被命名为“肉”的小动物的确是食肉的。它兴趣索然地用爪子将果子拨拉到一边,却冲着那块黑乎乎的肉干扑了过去,奋力地撕咬起来。周泽楷见它咬了半天也没咬动,便好心地撕下一小条塞到它嘴里。他看着它从他手指上叼走食物,吧唧吧唧地吃个精光的样子,心里有一种特别新奇而舒服的感觉。

他琢磨了一下,觉得有点像他和孙翔相拥而眠的第一个清晨里,他一睁眼看到对方时的感觉,如同初次相遇一样新鲜,又有如久别重逢一样美好。


后来周泽楷喂完了小动物再回去床上,孙翔已经又睡着了。周泽楷帮他盖上了毯子,犹豫了一下,克制住了将手里的毛团子塞进他的被窝里的欲望。


孙翔起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完成了打水觅食的工作,正在专心地修补院门。周泽楷专注起来的时候眼里往往只有一样东西,以至于孙翔都不好意思去闹他。在孙翔原本的教育里,他们都是被精确地设计好了的机器,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应该只专注于他们生来注定要做的事情。就好比周泽楷生来并不应该在这个孤独的星球上修补一个木头架子,他应该成为战场上的统领,而孙翔此时应该在他的麾下与敌人厮杀。只是孙翔从一开始就主动偏离了这条轨道。

做不一样的事情,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孙翔从一本不应该被他阅读的书上学会一个词来形容自己。

“这叫叛逆。懂?”

他跟周泽楷这么说的时候,周泽楷有些心情复杂地挑了挑眉毛。


周泽楷与他不一样。周泽楷起初并没有他这样强烈的反抗自己命运的愿望。与已经批量“生产”的孙翔不同,周泽楷是新模型开发进程中的第一个失败的试验品。他在更加严苛的教育中成长,并比孙翔具有更多的知识以及全面的能力,同时也面临着更加严格的筛选。因此他并未对自己的未来抱有期望,甚至在接到处决的命令时他都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

他只知道他自己失败了,但是失败是什么,恐惧是什么,死亡又是什么,这些词汇他都在书本上读过,却从未亲身经历过。

所以他并不惊慌。

直到那一天他被押上飞船,锁进在一个没有光线的黑匣子里。他发现这趟有去无回的旅途中,他居然还有一个旅伴。在黑暗中他看不到另一个同伴的脸,却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还有一个人痛苦的喘息声。

这个人好像被殴打过。周泽楷冷静地判断着。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那个人挣扎着爬起来,咚咚咚地狠狠砸了几下墙壁。

“混蛋……”那个人筋疲力竭地说。

周泽楷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帮助那个人,只能静静地在黑暗中感受着他的愤怒和绝望。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明白痛苦的意思了。

然而那个人却还在锲而不舍地尝试,他开始在黑暗中摸索一切可能帮助他逃亡的东西。周泽楷感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在一个足够的距离,那人被周泽楷的腿一绊,整个人朝他跌了过来。

这一下撞得两个人都很疼。但那个人还是很快地反应了过来。他抓住周泽楷的衣襟死死不肯放手,说:“原来你在这里。”

周泽楷没有出声。

那个人又说:“我们……一起逃走。”

无论那个人说得多么笃定,周泽楷其实知道他们并没有逃走的可能,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但是周泽楷并没有直接地拒绝他。他隐隐地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拒绝这个人。

最后周泽楷只是试探性地,偷偷握了一下这个人的手。“……别怕。”他说。


“别怕啊。”

孙翔举起剪刀说,“我保证给你剪得特别帅。”

周泽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的发尾的确有些太长,刘海也遮住了眼睛。但是孙翔说要给他剪头发,他还是十二万个不放心。

算了,他心想,反正到时候天天看的是孙翔。

孙翔动起手来干脆利落,卡擦卡擦几刀下去,周泽楷就觉得后颈凉飕飕的一片。然后孙翔绕到他前面来,用两指夹起他的刘海,又是卡擦一刀。

“呃。有点太平了。”孙翔眯着眼睛装模做样地看了一下,“我再修补一下。”

他又折腾了很久,才放过周泽楷的头发。他捧着周泽楷的脸看了很长一会,十分勉强地挤出了一句“还不错”来。

周泽楷有时候觉得孙翔大概是真的不知道“量力而行”这个词的意思,无论扬言要给自己理发时,还是在飞船上鼓动他逃跑时。他什么都敢去试,被打击了也只是消沉一小会儿,很快就恢复了他往常那个又勇敢又骄傲的模样。

周泽楷和他不一样。周泽楷比他冷静、理智、内敛……

然而周泽楷此时忽然觉得自己大概是和孙翔呆久了,他觉得自己这时候有点,冷静不下来。

他觉得孙翔想法是对的,什么都要试试才知道,行不行。


他终于将目光从自己奇怪的刘海上挪开,平静地从孙翔手里接过剪刀,并将对方按在了椅子上。

“换我。”

刀锋银光一闪,孙翔不寒而栗。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