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r)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周翔]Starry Liquid Dream (6)

……越写越像小周养了一条大型犬。


==

沿着河流一直朝西走,就能深入丛林。丛林稀稀疏疏,植物长得稀奇古怪,扁的圆的直的弯的都有,十分随性。虽不茂密,但也生机盎然。

孙翔在河边坐下来,伸手捧了一捧水,哗啦一声扑在脸上,凉得他浑身一激灵。

“我要下河去。”他兴致勃勃地对周泽楷说。

“不行。”周泽楷说。

孙翔理都没理他,扒了衣服就打算往河里跳。周泽楷也不和他废话,从后面一把擒住他把他摁在了地上。

“危险。”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孙翔想我这样被你压着才是危险。他抬起头猛地向上一顶,狠狠地撞上了周泽楷的下巴。周泽楷吃痛地“嗯”了一声,孙翔趁机反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翻身滚到侧边,挣脱了他的禁锢。

他还没能爬起来,突然觉得一阵剧痛从肩膀处传来。等回过神来,周泽楷已经再次将他压制在身下,一只手死死地卡着他的喉咙,孙翔感到呼吸困难,眼前发黑,却并不害怕,因为周泽楷在力度和时间上控制得异常精准,不至于真的伤了他。

又来了。孙翔心里不耐烦地嘀咕着,放松了身体。这是周泽楷制服他的一种惯用的手段。

孙翔这个人暴力的一塌糊涂。即便是现在,在与周泽楷偶尔的肉搏过程中他依然招招都下得是死手。他并不是想置对方于死地,只是从没有人教他去控制。幸好周泽楷在必要的时候比他更为暴力,并且也更有分寸。他有时候想如果不是刚到这里的时候两个人不得不互相扶持,他们很有可能率先厮杀起来。事实上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有许许多多别样的可能,他们可能成为仇敌、朋友或者亲人。毕竟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其实相当于两个陌生人,加上这里一切都是新的,就好像面对一张白纸,你可以随便写下任何东西。 但奇怪的是,这些可能的结果最终都没有发生。


面对周泽楷的惩戒,孙翔心里还是有点不高兴。因此周泽楷的手从他脖颈上移开后,他还是闭着眼睛装了一会死。他本来就给弄得缺氧无力,这时候装死的效果简直不要太好,连他自己都感到了一种魂魄离体的飘忽感。然后有人将他抱了起来,将他不安分的灵魂压回到肉体里,并强硬地给他灌来一口温暖的空气。

“孙翔……”他听见那个声音在喊他的名字。他睁开眼,周泽楷正目不转睛地,焦急地看着他。

虽然孙翔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他们这样是否是一对恋人该有的模样。但即便不是,他也知道周泽楷是需要他的。这样的认知让他洋洋自得,却又不知所措。


最后他们找了一处平缓的浅滩,最深的地方也不过没到大腿。孙翔本来想跳进水里遨游了一番,但没折腾几下就嫌水太浅,再加上刚刚被周泽楷重击过的肩膀还疼着,他不敢乱来,干脆坐下来泡在水里。周泽楷见他安分了下来,也就坐到他旁边。结果孙翔没消停一会儿,又开始往他身上泼水。周泽楷虽然觉得幼稚,但呛了几口之后也开始不甘示弱地反击。胡闹了一会儿,两个人都觉得有点累了,才又安静了下来。

孙翔的头发前几天被周泽楷剪 短了,发尾还有点翘,这时候难得湿漉漉地贴在脸上,看上去特别乖顺。他大半个身子泡在水里不够,还潜下去咕嘟咕嘟地吐了一会儿气泡。然后忽然抬起头,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周泽楷,我们在这里住下吧。”

周泽楷这时候已经不会被他天外飞仙一样的思路惊到了。他耐心地听着孙翔继续说下去。

“你会造房子吗?”

周泽楷说:“不会。”

孙翔四周看了看,陷入了沉思。

十秒之后他说:“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在这附近挖一个地洞。住在地底下,又不怕有敌人来。就好像那个什么鼠一样。”

“下雨呢?”

“那就把门关严实点。”

“那照明……”

“点火啊。”孙翔特别理所当然地说,“等肉长大一点了,我们还能把它放在门口看门。”

他看周泽楷有点不想和他说话了,又赶紧补上一句:“现在想这么多干什么,问题来了再解决呗。”

周泽楷隔了很久,才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孙翔觉得他这就算是屈服了,兴奋地一把揽过他,开始肆意地脑补起未来的美好生活。没过多久,他感到肩膀上一沉。低头一看,大概是粼粼的水波有极好的催眠效果,总之周泽楷自顾自地睡着了。

因为心情正好,孙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耐着性子小心地把周泽楷抱上了岸,守在他身边,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才忍不住把水泼在了他脸上。


也许是因为有了新的目标,孙翔一整天都亢奋得惊人,甚至第二天早上也醒得特别早。当周泽楷睁开眼睛的时候,身旁的床铺已经没有一点温度。昨天一天东奔西走却让周泽楷睡得格外沉稳。他忍不住又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直到孙翔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孙翔看起来特别奇怪,有些惊慌,也有些茫然和困惑。周泽楷从来没有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孙翔说:“肉它不动了。”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