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X)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阿多薰]关于情人节,突然失去了标题的小段子

(因为原定的标题涉及的段子,忘记该怎么写了)

(男子高中生闲聊第二段。)


==


“女孩子们还真是热情啊。”薰一脸满足看着面前的几个大箱子,里面塞满了今天观众送来的礼品。因为是情人节的缘故,其中大部分的都是巧克力。今年的数量比起去年来又有了大幅度增长,看来是自己魅力又上升了吧。不过因为四个人的礼物都混在了一起,所以实际收到的礼物数还是未知。想到这里,薰燃起了幼稚的好胜心。他开始清点起箱子里的礼物来。阿多尼斯推门进来的时候,薰刚刚清理完第一个箱子,在数量上落后零一点,名列第二。

“羽风前辈在做什么?”

“啊,来得正好,阿多尼斯君也来帮帮忙吧?”

“是要把礼物分类吗?“

“嗯嗯...

[阿多薰]阿多尼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没什么cp感,只是男子高中生闲聊的故事


==


“羽风学长,我想请教一件事。”

阿多尼斯提出这个问题,是在返程的大巴上。车程有大约两个小时,一般碰上这种团体外出的场合,薰总是很喜欢和阿多尼斯在一起。因为阿多尼斯总是很安静,不会打扰他。他们上车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按理来说,都应该好好在车上睡一觉。但是薰却一直在玩手机。阿多尼斯闭着眼睛,也能听到他的手机一开始时不时地有震动声,后来就没有了。大概是薰以为阿多尼斯睡着了,所以特意调了静音模式。

阿多尼斯悄悄睁开眼睛。薰靠着车窗,手机屏幕的白光正好照亮他的脸。窗外是一片橘黄色,车子行驶在一条很长的隧道里面。因为信号不好的缘故,薰...

[es][阿多薰]风沙星辰(下)

晚上八点了,阳光依然灼热。红色的戈壁就好像科幻片里的火星表面一样,一路上也没有其他的车,只有一些形状奇异的植物,零散地分布在路的两旁,让薰产生了自己正在和阿多尼斯进行太空旅行的幻觉。可惜重力还在,氧气还在。阿多尼斯将半个身子探到后座摸索了一会儿,拿来一块饼干。后座上有水、干粮、行李,地上的金属箱子里放着一把枪。在出发前,阿多尼斯教会了薰枪械的操作方法。沉重的枪支和火药的味道,让薰在之后每看到那个箱子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安。但到目前为止,万幸的是,这把枪并没有派上用场。

阿多尼斯将压缩饼干掰成一小块,塞到薰的嘴里。薰虽然喜欢甜食,但几天下来也对这股甜腻的花生味道感到厌烦。说不定还是饿...

[阿多薰]风沙星辰(上)

全篇都是开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阿多尼斯抱着一大箱矿泉水水从加油站里走出来,放到后座。加上薰塞进来的两大袋食物,这下子就算装备齐全了。再往前开,不知道多久才会有下一个商店,无论如何也得把车子塞得满满的才行。

旅行已经持续到了第三天。平时总是精力满满的薰看上去终于有些疲劳了。昨晚的旅店住得并不舒服。房间到了夜里依然燥热,还能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可能是虫子或者蜥蜴什么的。阿多尼斯半夜醒来时,注意的是另一张床上的薰,白色的月光照在了他皱起的眉头上,或许是做了噩梦。阿多尼斯想碰碰他的脸颊,但是觉得自己过烫的掌心也可能会惊醒他。在这里半夜惊醒的话或许就不能...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完结)

写完了!!!!!可以写下一篇了!!!!!!


==

电话铃声响了三声之后,阿多尼斯拿起了听筒。本来还以为是助理预设的morning call,结果却是薰。薰在那头听到他的声音,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吗?

“没关系。”阿多尼斯说,“有什么事吗?”

他看了一眼床前的闹钟,是早上的七点半。按照往常,他这个时候的确早就起床了。只是昨晚最后一场演唱会弄到太晚,才让他睡过了头。

“想吃早餐吗?”

阿多尼斯答应了他。薰说二十分钟以后来找他。阿多尼斯只用了十分钟就敲响了薰的门。从门外他能听见里面电视的声音。薰打开门,脸色看上去并不是很好。

“需要再休息一下吗?”阿多尼斯问。

“看上去有那...

[es][阿多薰]Honeymoon

周末看完了西部世界!一颗赛艇!!!!!!

赶紧趁阿多五星还热乎(没有关系)来写个小paro


Honeymoon


走进烟雾缭绕的酒吧,俊俏的牛仔就坐在吧台前,摇晃着酒杯。阿多尼斯没有坐到他的身边。因为如果他这么做了,牛仔也不会搭理他。他的身边总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女游客,和她们调情是牛仔的使命。

阿多尼斯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距离上次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牛仔看上去还是老样子。现在是一天的开始,牛仔是全新的、没有受过伤害的样子。现在不是他们应该见面的时候。但是阿多尼斯总会想要提前一点儿,看看牛仔这副悠闲的模样。两个小时之后,他们要一起去猎杀荒野中的大盗。


第一次见到牛仔的时候,阿多尼...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4-5)

为什么写这么久,还不是以为自己能一口气写完吗!!!!!!!!

结果还是没写完啊!!!!!!!


(4)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房间。

家具和装饰都以浅色为主,薰的房间仿佛电视上的装修模板一样异常干净整洁,没有什么人生活的气息。

“怎么了?阿多尼斯君。”

“羽风前辈……平时都住在这里吗?”

“怎么了?最近很忙没有什么时间收拾,不过还不至于太乱吧。”

阿多尼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困惑。

“莫非是想起来什么了吗?”薰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阿多尼斯摇了摇头。他无法想象自己在这里生活的样子。

以前和薰也曾经这样坐在这张桌子前吗?那时候自己是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薰呢。阿多尼斯这样胡思...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3)

(3)


外面下起了雨。

阿多尼斯的伞一把巨大的黑伞,几乎可以挤下所有的成员。但在这个下雨天,他一个人打着这把伞,就显得富富有余。这种时候应该不会有人能看清他的脸了,想到这里,阿多尼斯摘下了口罩。这个国家喜欢戴口罩的人异常的多,阿多尼斯却不太习惯。这么舒服的天气,雨水的气息让他觉得很舒服,好像由里到外都要被洗干净了一样。如果还用口罩遮挡着,就太可惜了。

恢复工作已经有几个月了,一切都慢慢往好的方向走。据晃牙说,经过了这一次的变数,阿多尼斯的人气似乎比以前还要更高,在组合固定的粉群以外也获取了大量的知名度。突然变成了人气偶像这件事,对于阿多尼斯来说始终还是像天方夜谭一样不可思议。但每天能...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2)

不知道为什么无法显示tag,再重发一遍好了


 (2)


气温开始升高的初夏里,阿多尼斯重新加入了组合练习。

所有的歌曲和舞蹈都要重新学习,因此阿多尼斯要花费比其他人更大的功夫。不过本身的身体素质很好,嗓音也没有受到影响,在这个基础上,经纪公司索性为他们推出了两首新曲,这样子大家基本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阿多尼斯也不会落下太多的进度。和组合其他成员的磨合也比想象中来得顺利,本来就是自己合作了多年的伙伴,即使再重来一次,关系也很快就变得亲密起来了。

几个月过去了,阿多尼斯的记忆也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最近一段时间那种焦灼地想要赶快恢复记忆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了——即使焦急也没有...

[阿多薰]我们的失败

大概不会很长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的但是写不完了就这样吧!!!!!

好好好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好好好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断网让人解放自我啦!!!!!!!!!!!!放飞心情撒狗血啦!!!!!!!!!!!!!


(1)

门后面的房间和阿多尼斯记忆中的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一些细小的陈设有了改变,但大的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就连床单的颜色都和阿多尼斯印象中的一模一样。桌子上干净得没有一点灰尘,完全不像是闲置了多年的样子,大概是母亲一直在打扫的缘故吧。

如果说房间有什么违和的地方,就是房间的中央放了两个大大的纸箱子,里面装着他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

“是薰君昨天送过来的。”母亲说,“他说这里...

上一页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