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我们的百花是花园,花园的锋锋真鲜艳,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狂剑脸上都笑开颜

[全职][喻黄]龙与物权法

我也不知道这文和物权法有什么卵关系。有一天突然改了标题,大家也不要奇怪。

忧郁地看着隔壁片场



===

这个月的第八天,黄少天第二次接到了违章停龙的罚单。

事情不怪他,这个地方的停龙场本来就少,位置又会因为天气和时间不断改变。他的龙个头特别大,普通的停龙场根本停不下它。现在又刚好进入夏天,黄少天还得尽量想办法把龙停在树荫底下,不然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暴晒,龙背上的鳞片会烫得像炭火上的煎锅,而且龙会变得暴躁不安,难以操控。

但是找停龙场确实是件麻烦的事。不仅麻烦,而且贵。因此,黄少天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偷个懒,抱着一点侥幸心理,把龙随便找个交警看不到的地方停着,自己在方圆两公里的范围内活动,一感到什么风吹草动,就火速跑到龙跟前把龙骑走。

饶是这样,他这个月也已经是第二次被交警钉罚单了。

黄少天站在他的龙面前,望着罚单,觉得自己特别想说点什么。第二张罚单意味着,如果这个月他再多违章停龙一次,交警就会直接把他的龙用拖车拖走,没收牌照,接受洗脑再教育,然后重新投入龙贸市场。

这条龙是黄少天最亲密的伙伴,要是有人敢把它拖走,黄少天会挥着剑从拖龙场杀到龙贸市场,从西市杀到东市,直到把它救出来为止。

这样就势必要造成死伤,也就破坏了这个城市、这个星球乃至整个宇宙的和平,到时候人们都会来责备这条龙说它是祸水,这样龙会怎么想,它会不会抑郁呢如果抑郁影响了速度,跑不快的龙就好像生满了锈的剑,这么一来我到底算是救了它还是害了它——”

就在这顷刻之间,黄少天思绪已翱翔到了几万里。龙不耐烦地嗷了一嗓子,才把他拽回了现实。

黄少天发现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

龙还趴在地上,瞪着绿色的大眼睛,看着他和他手上的罚单。龙对自己的悲惨命运还一无所知。这是一只年纪很轻的龙,虽然聪明,但也缺乏历练,特别是在此时,它的肚子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咕嘟声,它就什么也不愿意再思考了。

黄少天打开导航,最近的饲料站在几公里开外,最近的餐馆倒是就在对面。所以为什么龙和人不能吃一样的食物?他们不都是只有一个胃吗?黄少天之前甚至给龙喂过披萨和汉堡,但是龙只是嗅了嗅,就用鼻子把这些吃食都拱回了黄少天怀里,转身又把头埋进了它的食槽里。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免正常人误食,龙的饲料都被染成了特别鲜亮的蓝色,吃完之后龙的鼻子和嘴上都是蓝蓝的一片,如果黄少天不赶紧用一块大毛巾帮他擦干净,它准要找准机会在黄少天身上蹭上一大块蓝色。

关于龙饲料的味道,黄少天不是没有好奇过,直到后来,郑轩拉着他说了说自己误食龙饲料的体验。据郑轩说,当时他在喂领导的龙的时候,恰好自己也饿了。出于一时脑抽,他把手伸向了龙的食槽。

“也没人说吃这个对人类有害。”郑轩义正词严地说,“我花钱买的食物,吃一点又怎么了?”

黄少天问他味道怎么样。

“没什么味道,就感觉眼前白光一闪,”郑轩说,“然后又一闪,噼里啪啦地乱闪。然后我就在十公里外一个动物园门口醒了过来。”

“领导的龙等我等了一个小时。领导等他的龙又等了一个小时。”他补充道。

鉴于郑轩这样惨痛的经历,黄少天彻底打消了尝尝龙饲料的念头。不过为了避免自己在饥饿之中干出郑轩那样的傻事,他抱着一堆垃圾食品爬上龙背。

一大片苹果形状的乌云缓缓地飘到了他们的头顶。可能再过几分钟,就要下雨了。


这个饲料站很冷清,黄少天去付钱买代币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个地方的营业执照。营业执照上面的字有些模糊,但大概是真的。饲料站的老板好像听不太懂黄少天说的话,也可能是因为太老了,听不清楚,总之对除了钱以外的东西,反应都很迟钝。黄少天总觉得他的货架上摆的那些瓶瓶罐罐看上去都十分诡异,也不知道是腌了五十年的咸菜和小动物,还是什么别的违禁品。

但还好这里的龙饲料看上去是正常的。价格也符合市场标准。黄少天把代币投进自动饲料机,一转眼就蓝色的、粘稠的块状物就填满了食槽。他的龙把头埋进去。龙虽然跑得飞快,吃饭却慢条斯理,甚至有一点优雅的意思。黄少天搬了把椅子,也开始吃自己刚刚买的垃圾食品。外面果然下起了暴雨,雨点打在薄薄的铁皮屋顶上,好像随时都能将屋顶击穿一样。黄少天稍微挪动了一下位置,把椅子换到了一个不漏雨的地方。一抬头正好是电视机。

现在正在播放的是三百六十集大型情感悬疑伦理动作片《天堂信息素》。黄少天不知道电视台的宣传口是不是和各个龙饲料站有过什么协议,总之无论他什么时候,走到哪个饲料站,电视里播的都是这部电视剧。根据黄少天个人的心得,这部剧每一集的主要内容,就是一个长得特别英俊,战斗力特别逆天,台词特别稀少的枪手,如何用他非凡的魅力,征服一个又一个人类或者非人类的故事。每一集基本都从酒馆开始,在床上结束。

再这样下去,全宇宙的美人儿都要给这个枪手泡完了,黄少天心想,再想往下演,大概就只好去和不那么美的人谈恋爱了。等不那么美的人也都谈完了,那就只有和龙了。

每当想到谈恋爱这件事情,黄少天就总觉得如果能和龙谈恋爱,说不定情况还更好些。龙在多年的驯化下,都变得十分温顺听话,哪怕它主人的话,比一般人还要多些。如果它不肯听话,揍它一顿它也不会记仇。

想到这里,黄少天决定跟自己的龙调情一下。

他绕到后面轻轻地踹了龙屁股一脚。

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缓缓地扭过头,十分温柔地看了他一眼。

窗外一阵电闪雷鸣,电视上的枪手正在对新目标发出会心一击。饲料站的老板好像睡着了。在雨声中好像混合了沉重的呼吸声。

黄少天却没来得及心神激荡。

他注意到,他的龙嘴里叼着一截东西,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流蓝色的粘液。从形状上看,那是一截人的手臂。



评论(29)
热度(592)